打开主菜单

格桑泽仁藏文བསྐལ་བཟང་ཚེ་རིང་威利bskal bzang tshe ring;1905年-1946年),汉名王天华四川省雅州巴安司(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人,中华民国政治活动家。[1]

目录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格桑泽仁于清朝光绪三十一年生于四川雅州巴安司。后来赵尔丰执掌川边,将巴安司改为巴安县,并在巴安县设立小学。格桑泽仁遂入巴安县立小学学习,因成绩优秀,不久便升入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创办的巡警学堂,但还没有毕业,巡警学堂便因辛亥革命而停办,他转入巴安县华西学校学习。[1]

民国九年(1920年),格桑泽仁到云南省昆明等地学习,提高了藏文汉文的口语和写作能力。民国十五年(1926年),四川军阀刘成勋四川雅安创办了西康陆军军官学校,格桑泽仁考入改校。不久,刘成勋在内战中失败,该校解散,格桑泽仁留居雅安。后来九世班禅额尔德尼派僧官贡登扎西考察西康,格桑泽仁自荐充任翻译。贡登扎西临别返回南京之际,将格桑泽仁推荐给国军第24军军长刘文辉,但格桑泽仁未能受到刘文辉重用。[1]

后来格桑泽仁来到南京。贡登扎西通过九世班禅额尔德尼将格桑泽仁推荐到蒙藏委员会(委员长为马福祥)任藏文翻译。不久,考试院院长戴季陶将格桑泽仁推荐给中央,格桑泽仁于1928年夏被任命为蒙藏委员会委员兼藏事处处长,并兼任蒙藏委员会所办的《蒙藏周报》社副社长。[1]

其间,格桑泽仁组织了“西康青年励志社”,以“互相勉励,互相提携,增进乡谊”为宗旨,鼓励西康青年到南京等地学习,并经戴季陶马福祥等支持,在中央政治学校内增设了西藏康班,学生是从北平蒙藏学校、太原北方军官学校东北讲武堂等校来的20多位西康青年。格桑泽仁任该班副主任。[1]

巴安事变编辑

此后,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任命格桑泽仁为党务特派员,回康区从事党务工作,以加强中央对康区的领导。民国二十年(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格桑泽仁作为康藏代表通电全中国,“敬希政府,正式宣战,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初,格桑泽仁从成都派人到康定筹备设立西康党务特派员驻康办事处,自己率领巴安籍的学员从云南返回家乡巴安,路经云南昆明时,受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和云南省党政官员欢迎,并被龙云授“滇边宣慰使”职衔,获赠云南造单筒步枪100支及长波电台一部。格桑泽仁抵达巴安时,受到家乡民众热烈欢迎。[1]

刘文辉对格桑泽仁的到来深以为忌,便在康定组织“反对格桑泽仁冒充康藏全权代表大同盟”,该大同盟指格桑泽仁冒充“康藏全权代表”,还在康定举行了游行,并致电南京国民政府各个部委以求支持,还派马泽昭丁子沛作为“真正的民众代表”到南京告状。南京国民政府方面对此未予理睬,并任命格桑泽仁为国民政府参议。同时,刘文辉所属的第24军驻巴安县的军官也恶语中伤格桑泽仁。格桑泽仁在巴安难以开展党务工作,地方乡绅还向他申诉当地驻军恶行,中央所派官员也遭枪杀。巴安县僧俗民人向南京国民政府告状称,[1]

康民受川藏夹压,无可申诉,幸蒙中央委格桑泽仁回康办党,唤醒康人。乃驻康旅长马啸不协力御藏,反压迫西康,并迭令僧等严防格桑,不准入康。僧等以中央大员衔命回康,未敢擅阻,讵驻巴军队竟将党部干事戴良晞要路枪杀,围攻党部。僧民等为拥护中央命令,自卫自决。

同时获得中央、龙云及西康地方势力支持的格桑泽仁提出了“康人治康”,并宣布了五条政纲:[1]

  1. 实行地方自治;
  2. 主张民族平等;
  3. 废除乌拉制度
  4. 改进耕作技术;
  5. 发展文教事业。

格桑泽仁还乘军阀混战,藏军又占领甘孜瞻化等地尚未撤离,刘文辉腹背受敌之际,强缴巴安县驻军第42团的武器,成立了“西康边防司令部”,即西康民族自卫军,格桑泽仁任司令。他还将巴安县的街道更名为“博爱街”、“中山街”、“平等街”、“自由街”等,并任命了巴安县得荣县等县县长,史称“巴安事变”。[1]

此外,格桑泽仁命令盐井贡嘎喇嘛缴交第42团驻盐井部的武器。但贡嘎喇嘛拒绝将所缴武器运交巴安县。格桑泽仁率军征讨贡嘎喇嘛,贡噶喇嘛遂投靠了西藏噶厦,和藏军共同进攻巴安民军,并包围巴安县县城。格桑泽仁指挥巴安县军民长期开展巴安保卫战,使藏军未能攻破巴安县。在战事胶着之际,格桑泽仁曾急电南京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等人,电文中称,[1]

鞑赖自清末以来,即与英帝国主义密切勾结,逐我驻藏边陆两军,占我西康二十二县[2]。凡有倾心内向不忘祖者,辄遭杀逐,如藏王丁吉冷之被绞,班禅活佛之被逐,色拉寺三十六名喇嘛永远禁锢,皆荦荦大者,其余僧民之横遭惨杀者,尤指不胜屈。

今之藏印交通则铁道汽车正从事双线建筑,我则无论由任何方面进藏,均以牛马输运,而又受其种种无理之限制,以致边藏交通断绝。商业则以英印过剩货物普遍畅销于康藏,以吸收康藏各项原料,以致西康康定云南阿墩青海界谷各商场,一落千丈。教育则英藏文合编之教科书,所在皆是,不许偶用汉文汉语。军事则由西人直接训练,虽及衣履之微,咸取英制,而武器等项更不待言。其包藏祸心,由来已久。民十七经中央派员宣慰,鞑赖虽派代表驻京,而侵略野心,毫不稍戢。故去年两寺争产私斗,竟妄动干戈占我,中央宽大为怀,派人调解,犹复狡诈百出,抗不交还。

今年巴安二·二六党军冲突,即乘机百端联络,欲假道攻,以遂其吞并西康之阴谋,实行其大西藏国之迷梦。故威胁利诱,无所不用其极。泽仁以巴安关系国防,本阋墙御侮之义,严词拒绝。彼计不得逞,竟于五月巧日,令伪前敌指挥西哇冷巴,率军四千余人,猛袭巴安,经泽仁率军民设伏腰击,予以重创。乃移北路主力,大举反攻,欲突破南路,以抄袭北路川军之后,经泽仁抵抗两月余,大小血战九次,始将顽敌击退,曾电呈在案。惟数月以来,军民虽忠义愤发,再接再厉,而孤军无援,终有力竭声嘶,弹尽粮绝之一日,谨恳我中央政府速于援助,俾西陲边防,不致沦为东北之续。

国民政府参谋部回电格桑泽仁称,[1]

所呈各节不为无见,且以地方之力捍卫孤城,抗敌抚民,绥靖边疆,借纾中央西顾之忧,殊深嘉慰。……仍盼以本党立场国家观念,在刘总指挥指导之下努力奋斗,为西康改革之先驱。

格桑泽仁和藏军战斗之时,刘文辉调第24军马成龙团到巴安县进行弹压。马成龙团到达巴安县后,首先击败了藏军,藏军撤退。其后,马成龙团迫使巴安民军上缴武器,并捕杀了几位格桑泽仁手下干部。格桑泽仁在此之前便潜往农村,躲过一劫,此后经云南返回南京。至此,巴安事变以格桑泽仁失败,藏军溃退回金沙江以西,刘文辉继续统治巴安县而告终。[1]

南京、重庆、西康编辑

1932年10月,回到南京之后的格桑泽仁仍任蒙藏委员会委员兼《蒙藏周报》社副社长等职务。他募资购置了巨幅释迦牟尼像,赠给了巴安县丁宁寺(后称康宁寺),并将一些物品送给家乡。[1]

1934年夏,他奉蒙藏委员会及参谋本部会派,到甘肃省宁夏省青海省视察蒙藏区域。[3]

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在抗日战争期间曾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中将参议。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格桑泽仁和在重庆的康藏人士青攘呼图克图、国民政府女官员刘曼卿等人发起成立了“康藏民众抗敌赴难宣传团”、“西康民众慰劳前线将士代表团”,到各战区宣传以及慰劳前线将士。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格桑泽仁在重庆同巴安籍人士成立“东隆会”(该会得名于巴安县城东的东隆山),该会的宗旨是团结西康的青年,促进西康地区的建设,格桑泽仁任会长。[1]

民国三十年(1941年),格桑泽仁和妻子巴月照等人自重庆经云南回家乡巴安县,受到巴安各界欢迎。此前,格桑泽仁在重庆同刘文辉进行了谈判,以“国难当头,应团结对敌”,消除了双方一切隔阂。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格桑泽仁在龙王潭抗战建国纪念塔,该塔成为藏族地区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抗日战争纪念建筑。不久,康藏贸易公司康定成立,格桑泽仁任董事长兼总经理。[1]

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格桑泽仁从巴安来到康定,受到各界欢迎。在康定,他和西康省政府高级官员间加强交往,比如举办了酒会,和邦达昌等康藏大商人宴请了西康省政府主席刘文辉等;他一度主持康藏贸易公司日常工作;他多次发表促进民族团结的演讲,演讲内容被整理为《民族团结的交响曲》一文,刊登在《西康日报》;他还参加了西康省运动会,获步枪射击比赛第一名。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国民政府主席以格桑泽仁“功勋卓著”,特授予他一枚金质勋章。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格桑泽仁因肺病而请假,到四川省灌县二王庙养病。[1]1945年,他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 1945年5月,他任中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监察委员。[3]

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格桑泽仁病逝,终年42岁。国民政府在重庆召开追悼大会,并予国葬蒋介石手书“勤贤足示”白色绸布挽联。[1]   

著作编辑

  • 《边人刍言》
  • 《康藏最近之情形》
  • 《西康改省之计划》
  • 《康藏概况报告》
  • 《西陲佛教概况》
  • 《新康藏歌》
  • 《巴塘月令曲》

家庭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协饶益西,近代康区著名政治活动家——--格桑泽仁, 康定民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5年6期
  2. ^ 主要是指昌都地区赵氏建立的县
  3. ^ 3.0 3.1 田子渝, 刘德军主编,中国近代军阀史词典,北京:档案出版社,1989年,第46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