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干河

中华人民共和国河流
(重定向自桑乾河

桑干河,古稱㶟水,为永定河的上游,位于河北省西北部和山西省北部。在河北省怀来县朱官屯与洋河交汇后称为“永定河”[1]。永定河后经官厅水库北京南部入海河

桑干河谷

桑干河长506公里,流域面积2.39万平方公里,河谷底部海拔約845米[2],主要支流有壶流河御河浑河梨益溝[3][4]。干流建有册田水库

著名作家丁玲1948年写成的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即以此河畔的涿鹿县温泉屯1946年夏秋土改为原型。

干流编辑

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县管涔山恢河与发源于山西省左云县截口山源子河,在山西省朔州市马邑镇会合后始称桑干河。流经朔州市、大同市,由大同市阳高县进入河北省境内阳原县。石匣里水文站1956-1979年实测,平均每年径流量6.942亿立方米,最大年径流量1959年15.26亿立方米,最小年径流量1975年2.12亿立方米,最大洪峰量1953年2700立方米/秒,最小洪峰量1975年0.03立方米/秒。历史洪水调查,1896年最大洪峰量4240立方米/秒。结冰期90-120天,最大河心冰厚1.2米。石匣里水文站实测,1956年后多年平均悬移质含沙量18.8公斤/立方米,最大含沙量33.6公斤/立方米,最大年输沙量4700万吨,故有“小黄河”之称。20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上游对水利资源的开发利用和水土保持工作的开展,境内桑干河流量逐年减少,汛期时有断流、干涸现象。桑干河第二淤灌区、富民灌区及沿岸扬水站点,每年提引水量0.15-0.18亿立方米。

自1997年后,桑干河基本上处于干涸的状态[5],主要原因有:

  1. 植被的破坏导致水土流失,使得桑干河流量不能得到保持。
  2. 上游修建水库,截流流量。
  3. 地下水过量开采,桑干河得不到补给。

支流编辑

洋河

壶流河阳原县化稍营镇小渡口村西汇入桑干河。

水磨沟河,又称油房沟河。发源于深井镇草沟村南,在栗家湾村东南入桑干河。流长10千米。流域面积14平方千米,是宣化县境内桑干河支流中唯一常年河;

黑水沟河,发源于王家湾乡东南,向北流经常嘴、天桥湾、傅家堡、杨家沟等村,在胡家村西人桑干河。上游称天桥河,中游称傅家堡河,下游称黑水沟河。流长15千米,流域面积50平方千米

历史编辑

地质史上,250-300万年在大同-阳原盆地形成“古泥河湾湖”(也称“大同古湖”),面积极盛时为10000平方千米。[6]

桑干河战国时称浴水,两汉、北魏时为治水、灅水,隋时名桑干水,唐称桑干河至今。

參考資料编辑

  1. ^ 永定河流域生态补偿标准研究.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学报》第9卷 第4期. 2011年12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 
  2. ^ 桑乾河陽原縣丁家堡水庫 全新統中的動物化石 (PDF).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脊椎动物学报》(Vertebrata PalAsiatica)第18卷 第4期. 1980年10月.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年). 
  3. ^ 泥河湾盆地更新世人类活动遗迹与石器技术演化 (PDF).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第四纪研究》(Quaternary Sciences)第32卷 第2期. 2012年3月.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年). 
  4. ^ 河北阳原–蔚县盆地形成–消亡的深部构造机理(The Deep Tectonic Mechanism of the Formation and Demise of the Hebei Yangyuan-Yuxian Basin) (PDF). 《地球科学前沿》(Advances in Geosciences). 2017年2月.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年). 
  5. ^ 基於徑流還原的桑乾河生態基流及其盈缺分析研究. 《水資源與水工程學報》(Journal of Water Resources & Water Engineering)第29卷 第2期. 2018年4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 
  6. ^ 夏正楷:“大同-阳原盆地古泥河湾湖的岸线变化”,《地理研究》,1992年第11卷第2期,第52-5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