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元柱

梁元柱(1584年-1631年),字仲玉,号森琅广东广州府顺德县倫教人。明朝政治人物。

生平编辑

元柱貌殊端秀,聪颖绝伦,稍长有大志,外恂谨而中持刚介,尝观竞渡溺,族父援就己舍,勖之学。元柱感奋力读,无寒暑间。萬曆四十六年(1618年)戊午科由副榜领乡荐,天啓二年(1622年)成壬戌科進士。考选庶吉士,四年正月改授陕西道御史,掌陜西道。是时厂监魏忠贤奉圣夫人客氏交煽内外,权势赫灼,宰执皆俯首听命,廷臣稍有声者,率罗致而计去其异己。会所识同僚某人愿为介绍以结交魏珰,辄峻拒之,某曰:履虎尾不畏咥人耶?不答,索笔大书二十字示之曰:不忧不惧,君子乃能遯世;患得患失,鄙夫安可事君。某以为不识时务,逡巡去。甫入台,条上七事,侃侃数千言皆切中时弊。勋贵子弟得荫者,辄用郡守、部郎,往往骄侈,不习吏事,疏请改用间散光禄典簿,许以忠倚要路,巧营户缺,侵剥官物,并论罢之。四年汪文言狱兴,忠贤藉以罗织,人人自危。左副都御史杨涟抗疏列二十四大罪,下旨切责。元柱与台省诤臣合疏继言,不纳。会六月京畿大雨雹,独上穹苍告变疏,疏入,魏忠贤深感愤怒,摘疏末数语指以诽谤,将矫旨置于极刑,有同县宗人某方党忠贤,阴为调度,仅擬严旨削籍为民[1],即为介见忠贤者。归隐五年,筑园城北粤秀山南,濬池得奇石,移古树为配,謂皆偶得也,署堂曰“偶然”,日与其渊旧邝露黎遂球陈子壮赵焞夫梁继善辈诗酒高会,醉后画山水人物神鬼,无不精绝,好事者得片楮争宝焉。独不喜与当事往还,值上元,露跨马抵南海令前驱,令怒,将拘辱之,元柱为缓颊不可。崇祯改元,诏戮忠贤尸,复诸臣被冤陷者,元柱以原职召还[2]。二年(1629年)十月,清兵分三道入大安口进龙井马兰,军官周镇战没,张安、王纯臣遁,张万春降,遂围蓟州,破遵化,京师戒严。既而大兵将越蓟州,拒于袁崇焕,遂破玉田、顺义诸县,向德胜门攻南城。时元柱行抵河间,同召诸臣闻警皆迟疑不敢进,元柱慨然曰:主忧臣辱,此时恨不飞入都门,稽首殿阶,以笏书策上前,为国家三百年养士报耳,泄泄留此,意且奚为?闻者咸愧服,悉随之行,无逗留者。至京,补福建道御史,监顺天乡试,出巡清壩,旋按云南。自审理举劾,以迄清厘钱谷,一矢公平,积弊顿清。差峻,请便道归省,连丁内外艰,守制六年如一日,设祭田,由始祖而本支而分支,祖庙均焉。初元柱少时,族有忌者辱之不能堪,至贵,诣门谢,置弗校。服阕,崇祯四年八月迁陜西右参议[3],未赴病卒,年四十八,国朝雍正中祀乡贤。著有《疏要》四卷、《偶然堂集》四卷。

家族编辑

系出宋招讨使梁起,祖梁梦雷号明霖,嘉靖四十年辛酉举人,历官荆州通判,政多奇绩,万历二十二年甲午亢旱,荆尤甚,有旨令所在虔祷,梦雷祷雨晨出,遇道士不避,自称能召风雨,亟下车揖之,携至东郊,偕登坛,须臾雷雨大作,问足乎?梦雷曰:足矣!愿暂息。果晴霁,因与入城,中途道士私谓曰:公德及人多,但仙召有日矣,可速归,当今异人生尔家。言讫忽自去,城中民欢呼以迎,上官特荐,梦雷坚辞,弃官归,抵家百日而元柱生。梦雷旋卒,父士芳,诸生。

子泰臣、莊臣、莲臣,并庠生。墓在古楼睡牛岗[4]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熹宗哲皇帝实录卷之八十一》:天啓七年二月,削工科给事中顾其仁、御史周邦基吴甡、梁元柱、谢奇举、吏部员外郎张其实籍,仍追诰命,皆以推升藩臬,谓其久系门户也。
  2. ^ 《崇祯长编卷之十八》:崇祯元年三月,推陞被处官三十员:通政司通政使管左参议事韩国藩、光禄寺少卿王伉、大理寺右少卿陈胤丛、南大理寺右寺丞彭维城、太常寺少卿周之纲、徐扬先、光禄寺少卿蔡献臣、光禄寺寺丞许鼎臣、尚宝司少卿湏之彦、行人司司正李徵仪、兵科给事中杜三策、工科都给事中顾其仁、山西道御史侯恂、吴甡、陕西道御史梁元柱、巡按广东御史胡良机、吏部騐封司郎中徐楠、稽勳司郎中龚世法、员外张其实、文选司员外李白春、主事沈景初、稽勳司主事徐天衢、兵部职方司添注郎中叶大受、车驾司主事江用世、刑部浙江司员外郎张云鹤、太仆寺寺丞赵士焕、河南按察司副使史孔吉、江西抚州府知府朱大典、福建漳州府知府汪康谣、山西布政司参政张大猷。
  3. ^ 《崇祯长编卷之四十九》:崇祯四年八月,以河南分守道刘伸为本省按察使,户部郎中喻思慥为贵州左参议,工科给事中赵京仕为四川右参议,御史梁元柱为陕西右参议。
  4. ^ 《顺德县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