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梁鼎芬(1859年-1919年),字星海,號節庵中國廣東番禺人。清末民初官员、学者。

梁鼎芬
梁鼎芬


帝师(毓庆宫行走)
籍貫 廣東番禺
族裔 汉族
字號 字星海、心海、伯烈
号节庵、不回山民、孤庵、病翁、浪游词客、葵霜、藏山、藏叟
諡號 文忠
出生  大清咸丰九年
1859年
逝世 中華民國民国八年
1919年
中國北京
墓葬 崇陵旁的小山上
配偶 龚氏
親屬 (舅)张鼎华
著作

《节庵先生遗诗》 《节庵先生遗稿》 《节庵先生扇墨》

梁鼎芬在廣州寓所前的留影

目录

生平编辑

光緒六年(1880年)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九年,散館授編修。光绪十年(1884年)在中法戰爭中,時任直隸總督北洋大臣李鴻章力主議和,梁鼎芬彈劾李鴻章六大可殺之罪,指責李鴻章與法國議約時在中越問題上處理失當。梁鼎芬卻因此疏開罪慈禧,以“妄劾”罪重治,後因大学士阎敬铭力阻而免,仍連降五級,到太常寺去做司乐小官,故憤而辭官,到镇江焦山海西庵闭门读书。

還鄉後任惠州豐湖書院山長。時張之洞兩廣總督,慕其才名,先後聘梁為肇慶端溪書院院長、廣雅書院首任院長。張之洞移任湖廣後,梁鼎芬追隨充當幕僚。张之洞在武汉办《楚学报》,聘请王仁俊为坐办,由章太炎主筆。梁鼎芬見章太炎寫《排滿論》六萬言,兩人發生衝突。王仁俊向张辩解,谓章本是個疯子,“即日逐之出境可也”。梁鼎芬讓轎夫用抬轎子的木杠子痛打章的屁股。梁嗜食鱼翅,张之洞舉辦宴会時,必準備鱼翅一大盘給他大快朵頤。戊戌变法时,梁鼎芬支持张之洞查封上海强学会。稱康有为、梁启超“提倡维新”是“邪教、邪说,心同叛逆”。张之洞死后,梁鼎芬亲往送葬至南皮。一路上痛哭失声,響徹雲霄。送殡完毕后,梁在张宅门前徘徊多时,不忍離去。

辛亥革命后,梁鼎芬在陳寶琛的引薦下,擔任溥儀師傅。梁在張勛復辟時,曾積極參予,代表清室前往總統府,逼黎元洪奉還大政。梁鼎芬於1919年11月14日在北京病逝,葬在崇陵右旁的小山上,廢帝溥儀賜諡文忠

家庭编辑

梁鼎芬娶湖南才女龚氏为妻,龚氏貌美能文,伉俪甚笃。后来,梁鼎芬辞官出京時,付託妻子與文廷式,後來文龔二人有染,梁鼎芬听说后只是一笑,竟由他们而去。文廷式死後,前妻龚氏生活拮据,梁鼎芬送她三千两银票。[1]

梁鼎芬的家宅在廣州大東門(現中山四路)內榨粉街93號太史第(現廣州市豪賢中學旁),並開設有私人圖書館。

1910年,梁鼎芬將祖輩相傳的「葵霜閣」藏書命名為「梁祠圖書館」,並且對外開放,這是廣東第一間私人圖書館。他親定《梁祠圖書館單程》,內有觀書、抄書、借書、讀書、捐書五約,勸人多抄書,多藉書,又主張辦館為公和捐書公藏。梁鼎芬預料廣州不久將會成立「大書藏」(圖書館),其遺願是將自己的藏書捐入圖書館,並吩咐兒子若能讀書,可到圖書館去閱覽,不必定在家中。1919年梁去世後,梁氏後人將600多櫃藏書,共二萬餘冊,全部捐給圖書館,這是廣東省圖書館收到的第一批私人捐贈的圖書,其數量相當於當時省館藏書總量的兩倍。現在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藏書中,凡印有「番禺梁氏葵霜閣捐藏廣東圖書館」朱文長方印的古籍,便是80多年前梁氏後人捐贈之物。[2][3]

現在榨粉街93號的住戶已不姓梁,也不知道有梁祠圖書館。[4]

注釋编辑

  1. ^ 蘇同炳:《近世學者與文人羣像》
  2. ^ 大清遗老梁鼎芬:为保辫子倒地号哭. 羊城晚報. 2011-10-31 [2012-09-28]. 
  3. ^ 广州的故事 林子雄. 从藏书楼到图书馆. 廣州圖書館. [2012-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2). 
  4. ^ 辛亥革命前后的梁鼎芬. 羊城晚報. 2011-10-08 [2012-09-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0-09). 

參考書目编辑

  • 《梁鼎芬與黃晦聞史料》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