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棟軍,或作「棟」字營清朝時期由林朝棟統領的清軍地方軍團,曾參與中法戰爭施九緞事件等大小戰役,規模隨林朝棟屢建功勳而日漸擴充,至1895年全盛時期共有十營,為臺灣中部最具戰力的部隊。甲午戰爭台灣馬關條約割讓給日本,棟軍曾因林朝棟內渡後解散,但因其妹林篤順召集,又重新組織並編入其餘臺勇,成為乙未戰爭主力之一。

軍隊組織
Flag of Formosa 1895.svg

國家或地區 大清帝國
效忠於 大清帝國
種類 軍隊
參與戰役 中法戰爭(西仔反)
乙未戰爭

目录

沿革编辑

緣起與成軍编辑

棟軍的歷史與林朝棟父子關係密切:1853年小刀會起事,部分成員於1854年轉而來台,滋擾北台灣沿海,最後趁勢攻佔雞籠(今基隆市)。北路協副將曾玉明徵召林文察協助北台灣客家人及清軍,此為台灣客家義軍林文察林朝棟父子的首次合作。另一方面,客家義勇軍小型地方團練的「禮」字營,隨李惟義出征及「招降」太平天國捻軍。在太平天國滅亡後,士兵解甲歸田。

另一方面,1870年霧峰林家家長林文明凌定國斬殺於廳堂前,因而導致林家展開15年的訴訟,期間林朝棟曾前往北京控訴,並常居於此,因此捐了個兵部郎中的官位,成為具備道員身分的準官員。1882年林朝棟返回台灣,1884年中法戰爭爆發,福建巡撫岑毓英來台灣巡視,並興建台中府城(今台中市),而林朝棟自備材料人力協助建城,且施工十分有效率,因而被岑毓英推薦給新任巡撫劉銘傳

不久法國海軍將領孤拔率領遠東艦隊攻打台灣北部,林朝棟奉臺灣兵備道劉璈之命,徵召客家義勇軍「禮」字營500人部隊北上馳援[1],此即為棟軍之始。戰爭期間,林朝棟率「禮」字營駐守台北山區,在第一次月眉山之役第二次月眉山之役表現傑出,不但多次擊退來襲法軍,並成功掩護潰敗清軍撤退至暖暖,防止法軍進一步攻勢。因此戰後全台三十多營鄉勇僅林朝棟與張李成兩營未被裁撤。其中林朝棟因受劉銘傳賞識,手下部隊也獲得進一步擴充的機會。

持續發展编辑

棟軍初以「禮」字營為名,進攻武榮社時林朝棟旗下部隊已擴編為兩營,總兵力1000人。1886年時已有「棟」字營的稱號,並分為正營和副營[2]。這段期間林朝棟駐紮在罩蘭庄(今苗栗縣卓蘭鎮),負責台灣中路撫番工作,因此棟軍也以此為根據地,進行多次鎮壓就撫台灣原住民的軍事行動。同年底,臺灣巡撫劉銘傳調整撫墾編制,設立中路與南路營務處,林朝棟負責「棟」字營擴編為三營。

1888年施九緞事件爆發,林朝棟率領1800人前往彰化城救援,其中800人為新募鄉勇,應屬於民團,並有前營與後營兩個新營的編制,但事件結束後可能被解散。1890年隨林朝棟前去興建臺北城城牆。之後因應撫墾事業的需要,棟軍規模快速擴充,至1892年胡傳巡閱全台軍隊時,已有十營之多,為臺灣中部規模最大的軍團,其中大多數駐紮在山區堡壘中,以防原住民突然襲擊部隊。

1894年年底甲午戰爭期間,台灣巡撫邵友濂為防範日軍攻台,命林朝棟率領四營棟軍駐守獅球嶺砲臺,但隔年唐景崧接任巡撫,以同鄉徵召來的廣勇代替林朝棟率領部隊,棟軍隨林朝棟返回中部。不久馬關條約清朝台灣澎湖割給日本,在全台士紳支持下台灣民主國成立。

林朝棟先送妻兒至廈門安頓,準備在無後顧之憂下率軍迎戰日軍,然而返台時日軍已攻入桃仔園(今桃園市),民主國總統唐景崧倉皇逃走,臺北城失守。林朝棟見狀感到大勢已去,遂將銀餉發給全軍將士,然後獨自一人渡船前往廈門。至此,棟軍正式解散,只有少部份編入其餘抗日台勇。

編制编辑

軍隊架構编辑

棟軍編制規模隨林朝棟屢建功勳而不斷擴充,最初僅有一營,但不久即擴充為兩營(正營和副營),到了1886年已擴充為三營,1888年時又再度擴充,但之後可能有所增減。

士兵、裝備编辑

根據中法戰爭時的招募標準,棟軍的士兵必須符合「不吸洋菸、年力精壯」的條件。根據胡傳的紀錄,棟軍中四個練營的士兵較為強壯,而隘勇營的士兵較瘦弱。由於棟軍以維持隘務為主要任務,因此平時化整為零,駐紮在各堡壘中。這些堡壘分散在數十公里寬的廣大山區裡,每個堡壘的人數不定,少則兩三人,多則十多人。

裝備上,棟軍絕大多數的士兵配備前膛槍,僅有極少數的後膛槍槍枝。每個營中都配有修理槍械的工匠,但手藝並不高明,因此多數槍枝都有老舊損壞的問題,有時槍枝壞掉無法打靶演練,士兵甚至會有交換槍枝的情形,不過大體上棟軍各營的武器槍械充足,沒有裝備匱乏的情形,且經常保持操練,足以面對原住民突襲等實戰,加上林朝棟善用兵法,故戰力仍在全台各軍的水準之上。

影響编辑

棟軍成軍雖然只有十年,但在多次戰役中均有不錯的表現。如中法戰爭時,曾與法軍多次交手,多次擊退法軍來犯,並在第二次月眉山之役中為唯一未被擊潰的清軍部隊,成功掩護清軍主力撤退回暖暖;而在施九緞事件中,彰化城內數十名棟軍面對數千名民眾圍城,仍堅守多日,並與林朝棟率領的棟軍主力裡外夾擊,解除城圍,成為平定事件的主要戰力。另外,大約十年的山區防務工作,棟軍成功擊潰、撫平多數臺灣原住民的戰事,也使臺灣中部往山區的開發大有進展,樟腦外銷產業得以持續發展,成為清治時期末期臺灣主要經濟支柱之一。

乙未戰爭期間,棟軍被迫解散投入。如果林朝棟未內渡,而是親自領導棟軍抗日,也許會讓戰局會對臺灣民主國更加有利。甚至如果唐景崧未以廣勇代替棟軍,臺北城應不至於如此輕易的落入日軍手中。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鄭喜夫,《臺灣先賢烈專輯(第四輯)林朝棟傳》,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79年,第29-30頁、第87頁
  2. ^ 鄭喜夫,《臺灣先賢烈專輯(第四輯)林朝棟傳》,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79年,第88頁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