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毓賢

清朝官员
(重定向自毓贤
毓賢

毓賢满语ᠶᡡ
ᠰᡳᠶᠠᠨ
穆麟德Yū Siyan太清Yv Siyan;1842年-1901年2月22日[1]),字佐臣內務府滿洲正黃旗,叶赫地方颜扎氏,是清朝末年著名的酷吏和極端排外人士。捐監生,納貲為同知府。他與剛毅的惡行都因為劉鶚的《老殘遊記》而廣為人知,他們都是「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的代表。

目录

簡歷编辑

监生出身。清光绪五年(1879年),由选用同知捐纳知府派分山东

十五年(1889年),署曹州知府。任职期间,不分良莠,一以诛戮为事,残酷镇压人民的反抗斗争,颇得上司赏识。

二十一年(1895年)升授山东兖沂曹济道,二十二年补山东按察使,奉命镇压曹县单县大刀会起义。

二十四年(1898年)升山东布政使,同年八月调湖南布政使,十一月署江宁将军。次年二月授山东巡抚

二十六年(1900年),出任山西巡抚,仍坚持仇教排外。八国联军攻陷天津后,毓贤率兵勤王,并随慈禧太后逃往西安。清廷与八国联军议和时,联军指毓贤为罪魁祸首。9月26日,被革职,发配新疆

二十七年(1901年)2月13日,清廷下令加重对“首祸诸臣”之惩处:毓贤即行正法。诏书甘肃追上了毓贤。22日被斩于兰州

屠杀编辑

毓贤在曹州知府4年,在官场上的的外号为“屠户”,对民众采用大批逮捕、滥用酷刑和大批屠杀的恐怖手段进行统治。他惯用打杖条、打板子、轧杠子、跑铁链子、跪铁蒺藜、站铁鏊、气蛤蟆(令受刑者仰卧,用杠子砸肚子)等酷刑。但最令人发指的是“站木笼”。他在衙门前置木笼12架,每架木笼内壁布满铁钉,把人吊在木笼内,再在人脚下垫几块砖,似踏非踏。[2]这样,人在笼内不能动弹,稍有动弹,肉体就被刺得鲜血淋漓;当人踏到砖时,马上抽去一块,直至把人吊死为止。[3]

毓贤感到外国教会势力比义和拳清朝统治的威胁更为严重,因此,对义和拳的镇压就不像以前那样卖力,采取了剿抚兼施的策略。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即提出“化私会为公举,改拳勇为民团”的主张,以实现其排外的目的。二十五年(1899年)二月,任山东巡抚后,明确表示“民可用,团应抚,匪必剿”,并特意在省城济南设场招纳拳民,令义和拳民教授兵勇拳艺。他任凭平原高唐茌平一带朱红灯、心诚和尚等义和拳领袖设场授徒,攻击教堂,打击教士。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7月,平原县杠子李庄教民李金榜欺压拳民,知县蒋楷袒护教民,派兵捉拿拳民,引发杠子李庄和森罗殿等地的武装冲突。毓贤闻讯后,一面派兵弹压,一面将蒋楷等人撤职查办,又派卢昌诒“亲往抚绥”平原义和拳,并通令山东各地义和拳大刀会等一律改称“民团”,允许朱红灯所部义和拳建旗帜,皆署“毓”字。自此,山东义和团声势愈张。外国認為毓贤镇压不力,视其为纵容义和团的“罪魁祸首”,美国驻华公使康格要求清政府撤换毓贤,清政府因此撤換毓贤,改派袁世凯山东巡抚

毓贤在京向端王载漪、庄王载勋大学士刚毅等力荐拳民可用,获准面见慈禧太后,1900年被重新起用为山西巡抚。任山西巡抚时,毓贤排外更加激烈,唆使义和团焚烧教堂及屠杀教民,对拳民首领款若上宾。之后对传教士假称兵力不足,未能在各县对其保护,设计命全省教士集中到省城太原一室之内。于1900年7月9日,在巡抚衙门西辕门前,毓贤将这46人尽数处决,妇孺皆不免。毓贤亲手杀死天主教山西北境教区正主教艾士杰山西全省共杀传教士191人、中国教民及其家属子女1万多人,焚毁教堂医院225所,烧拆房屋两万余间,是各省中死人最多的一个省。清廷事后为此付出四百余万两白银的抚恤金和丧葬费等赔款,另根據辛丑條約附件八停止山西人士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若干年,以示惩罚。

八國聯軍编辑

八國聯軍攻入天津後,毓賢自請勤王,而當聖旨命其統軍入京,毓賢卻不想出發,暗地裡唆使山西民眾呼籲朝廷讓他留下,朝廷不允,再發旨催促。[4]1900年7月,毓賢不得已才上路,而上路前還告訴義和團民:「教民罪大,焚殺任汝為之,勿任地方官阻止也。」當時,聯軍已破京師,毓賢在路上遇到逃亡的兩宮。[4]清廷與八國聯軍議和時,聯軍指毓賢為罪魁禍首。1900年9月26日,毓賢被革職,發放新疆。毓賢至蘭州,住八旗会馆,恰逢農曆新年,當時護理陝甘總督的藩司李廷簫宴請毓賢吃年夜飯。1901年2月13日,清廷下令加重對「首禍諸臣」之懲處:毓賢即行正法。李廷箫接旨,持告毓贤,毓贤道:“死,吾分也,如执事何?”廷箫因於山西藩司任內曾聽命毓賢殺害洋人,听後憂懼,元旦當天仰药死。22日,毓賢被斬於蘭州,劊子失手,一刀未死,其一個戈什哈見毓贤痛不堪言,说:“奈何苦我主!”遂夺刀助杀毓贤,然后自杀殉主。[5]

參考文獻编辑

  1. ^ Paul Henry Clements. The Boxer rebellion: a political and diplomatic review. New York: AMS Press. 1979. ISBN 9780404511609 (英语). 
  2. ^ 1993年版《菏澤市志》記載“酷吏毓賢任曹州知府,設木站籠12 架,濫用酷刑,菏澤人民無辜被殺害不計其數”。
  3. ^ 《十叶野闻》描述:“命木工制大木笼四,高及肩,囊其身于笼,而以木环围琐其颈,植木其中,足下初置砖,渐抽去。弱者半日、强者一日夜死矣。”
  4. ^ 4.0 4.1 清.羅惇曧,拳變餘聞
  5. ^ 《异辞录》云:“毓賢處斬,甘督李廷簫奉詔,先懷金往示。毓賢知其意,曰:‘我有罪,宜明正典刑,奈何自經溝瀆!’廷簫,老成持重人也,處覆巢之下,聞言悲憤,歸途中,自吞金死……甘省地方窵遠,劊子無能手,斬之不死。戈什某曰:‘奈何苦吾主。’奪刀剄之,亦自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