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贻昌

毛泽东之父

毛貽昌(1870年10月15日-1920年1月23日),字順生,號良弼湖南省湘潭市人,毛澤東的父親。

毛贻昌
Mao Yichang.jpg
毛贻昌像
顺生
良弼
出生(1870-09-21)1870年9月21日(同治九年)
 大清湖南省长沙府湘潭县韶山冲
逝世1920年1月23日(1920-01-23)(49歲)
中華民國湖南省长沙市湘潭县韶山冲
死因伤寒
纪念建筑毛泽东故居
国籍 中華民國
民族汉族
语言湘语湘潭话
教育程度私塾2年
职业商人
组织毛义顺堂
信仰汉传佛教
配偶文素勤(1885年-1919年)
儿女长子次子早夭
大儿子毛泽东
二儿子毛泽民
三儿子毛泽覃
两个女儿早夭
养女毛泽建
父母父亲毛恩普
母亲毛刘氏
亲属岳父文芝仪
岳母贺老太太

祖籍争议编辑

20世纪90年代,由于《中湘韶山毛氏四修族谱》的公开面世,在寻根问祖热的推动下,不少人开始对毛泽东祖籍进行“深入”研究,起初还仅仅停留在“学术研究”的层面上,后来逐渐异化为借伟人祖籍搭台,唱旅游经济大戏,“研究成果”也越来越低俗和荒唐。目前毛泽东的祖籍有“江西吉水说”、“浙江衢州说”、“河南原阳说”、“云南永胜说”等[1][2]

“江西吉水说”编辑

此说源于《韶山毛氏族谱》中的《源流记》:毛太华“避乱由江西吉州龙城迁云南之澜沧卫”,2002年5月27日, 人民网、中新社都报道说,江西吉水县八都镇毛泽东祖籍龙城遗址附近的院背村发现了3块刻有“毛氏祖籍”字样的千年古砖,进一步证明了毛泽东祖籍在吉水龙城。邹华享认为吉水县此举与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吴广玩的“鱼腹藏书”造假把戏异曲同工,即使真的发现了3块刻有“毛氏祖籍”的千年古砖,也无法进一步证明吉水龙城是毛泽东祖籍,“毛氏祖籍”不只是“毛泽东祖籍”,还不如干脆“发现”几块刻有“毛泽东祖籍”字样的古砖[1][2]

“浙江衢州说”编辑

1993年,衢州市社科联副主席郑艮安得到一份《韶山毛氏族谱· 凡例》的复印件,上面写到“自宋工部尚书让公世居三衢。生子休公,官至银青光禄大夫、国子祭酒兼殿中侍御史,出守吉州,迎尚书让公就养,占籍吉之吉水龙城家焉。”郑艮安以此为线索,“考察”出了韶山毛氏先人落籍三衢的来龙去脉, “论证”出《毛泽东祖籍在浙江衢州》,该文叙说了毛宝为江南毛氏一世祖, 毛璩为江南毛氏三世祖、三衢毛氏一世祖, 毛璩之子宏之、敏之在衢州烂柯山生息。吉水毛氏一世祖毛让是毛璩第十二世孙、清漾毛元琼第六世孙。“如是, 衢州毛氏——吉水毛氏——韶山毛氏, 这是一脉相承的, 是江南毛氏的主系相传。” 2000年4月, 郑艮安又自费出版了《毛泽东祖籍溯源———从韶山到衢州》,该书考叙了“以国为氏” ———毛氏的起源、河南原阳———韶山毛氏的古籍、浙江衢州———毛泽东的祖籍、江西吉水———韶山毛氏的原籍、云南永胜———韶山毛氏的客籍、湖南韶山———毛泽东的故乡。从此确立了毛泽东祖籍浙江衢州说。邹华享认为,客籍与祖籍还好区别, 而毛氏的“起源”、“古籍”,毛泽东的“祖籍”、“原籍”、“故乡”如何理解, 这几个词的词义如何界定,谁能明白无误地说清它们之间的异同?邹华享直指郑艮安这是在玩一种很低级的文字游戏,让读者有云绕雾照的感觉[1][2]

董志珍在《衢州市牒资源综述》中介绍了江山市档案馆所藏《清漾毛氏族谱》,文内说:“清漾人毛让,字伯逊,毛宝十四世孙于北宋建隆三年迁居江西吉水(今江西吉安)龙城,成为江西吉水毛氏始祖。元朝末年,吉水仙茶乡人毛太华赴云南从军,明朝初年因军功从云南来到湖南定居,为韶山毛氏之始祖。毛泽东为韶山毛氏第二十世孙。”清漾是今江山市石门镇清漾村,那毛泽东的祖籍地就具体到了清漾村。往上溯,三衢毛氏的第六代毛元琼,于梁武帝大同年间,从烂柯山居清漾,那衢县(今柯城区)烂柯山是毛元琼的原籍、毛泽东的祖籍地。邹华享认为如果套“祖籍”研究者的思路,吉水毛氏祖籍浙江江山,江山毛氏祖籍浙江衢县,不能因江山、柯城都是衢州属地,就笼统地称之曰衢州,这违背了“祖籍”属地的通常说法。况且,衢州毛氏无法证实都是毛宝的后裔。2005年9月16日,烂柯山毛泽东祖籍记念地开发项目招商, 自称“经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认定, 毛泽东祖居地在浙江省衢州市烂柯山毛家湾双龙戏珠处”。邹华享指出“经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认定”没有“认定书”,如果是因为郑艮安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下属的出版社自费出版了《毛泽东祖籍溯源———从韶山到衢州》, 就说明毛泽东祖籍在衢州得到了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认定”,明显是拉大旗作虎皮的广告欺诈行为[1][2]

生平编辑

毛贻昌原本是一个贫农,读过两年书,10岁时,毛贻昌和文素勤订婚,14岁时,毛贻昌的母亲去世,15岁时,毛贻昌和18岁的文素勤结婚。毛貽昌17歲就開始操持家业,因家中負債,被迫加入湘軍當了幾年兵,長了一些見識,也積攢了一些錢。回家後,他陸續贖回父親毛恩普典當出去的土地,不久又買進一些,在毛澤東10歲時家里土地增加到20畝,第年能收入10擔稻谷。毛贻昌善于經營,精打細算,後又逐漸典進了別人的一些田地。後來,他集中精力做稻谷和牛的買賣生意,資本積累到银洋兩三千元,在小小的韶山衝里相对比较富裕。

1910年秋,毛贻昌打算送毛泽东去湘潭一家米店当学徒,毛泽东在私塾老师毛麓钟及两位舅舅等亲戚的帮助下,最终劝服毛贻昌将毛泽东送到湘乡东山小学堂学习。1917年之后的几年中,毛家几次被軍閥败兵勒索,又遭强盗抢劫,妻子多年的病痛日益加剧。但毛貽昌依然热心公益事业。1919年上半年,韶山嘴前的韶河上修筑石拱桥,毛贻昌参与修桥义务劳动,并慷慨解囊捐献。据“韶麓桥碑”记载,总捐款额为银洋108元,毛贻昌捐了4元,位列个人捐款额第三位。

在母亲逝世后不久的一段时间里,毛泽东曾请堂伯父毛福生作陪,将父亲接到长沙在自己身边住了一段时间。在父亲虚岁五十大壽生日的时候,毛泽东宴请友人为毛貽昌祝寿,还陪同弟弟毛泽覃陪父亲、伯父到照相馆拍照留念。

死后编辑

父亲逝世时,毛泽东正带领湖南驱张代表团在北京活动,未能回家奔丧。毛泽民请毛麓钟代毛泽东作泣父灵联:“决不料一百有一旬,哭慈母又哭严君,血泪虽枯恩莫报;最难堪七朝连七夕,念长男更念季子,儿曹未集去何匆。”半年后,毛泽东回到韶山,祭拜父亲灵位,向毛泽民了解父亲病情和丧事办理详情。

1959年6月25日,毛泽东回到家乡。第二天一早,他来到父母墓前,神情肃穆,深鞠三躬,说:“前人辛苦,后人幸福。”下山后,在参观父母生前住过的卧室时,他又对身边人员说:“我父亲得了伤寒病,母亲颈上生了一个包,穿了一个眼,只因为那个时候……如果是现在,他们都不会死的。”[3]

家族编辑

夫人编辑

子女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邹, 华享, 《关于毛泽东祖籍研究中的几个问题》, 《文史博览》, 2006年, (02期): 4–6 
  2. ^ 2.0 2.1 2.2 2.3 邹, 华享, 《使用家谱资料应注意的几个问题(下)》, 《图书馆》, 2006年, (06期): 67–81 
  3. ^ 毛泽东的父亲毛贻昌并非一味专断之人. [2009-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