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曾植

沈曾植(1850年-1922年11月20日),字子培,號巽齋,別號乙盫,晚號寐叟浙江省嘉興府嘉興縣人,沈維鐈孫,蒙元史地學者、書法家、史學家、同光體詩人,「於學無所不窺」,樸學宗師。

Shen Zengzhi.JPG

名号编辑

据《沈曾植年谱长编》考证,沈曾植名号甚多,字子培,號乙盦乙厂乙葊乙酓乙龕乙閪),又號巽齋,晚號寐叟巽齋老人。

別署乙叟乙叜乙翁薏翁)乙僧壹庵(檍盦檍菴薏盦薏龕)蘧傳(釋蘧傳)蘧翁南于南于老人南于耕夫)、持卿病僧癯禪(姚埭癯禪)癯翁其翼楚翹建持恒服睡庵睡庵老人城西睡庵老人)、睡翁遜齋(遜齋居士遜齋老人)遜翁耄遜袌遺抱遺浮游翁梵持智積釋持皖伯寐翁孺卿儒卿孺庵孺庵老人)、灊庸灊皤餘黎餘翁支離叟苻婁廷嶽祠官李鄉農月愛老人姚埭老民東湖盦主東湖病叟青要山農踵息軒主宛委使者守平居士執鄙吝者茗鄉病叟大蠡室主馬鳴侍者曼陀羅寐稷白山人亶爰山人媻者藪長上霄長使東軒居士谷隱居士五伽耶老人餘齋老人小長蘆社人東軒支離叟鞞瑟胝羅居士菩提坊裏病維摩。

室名兌廬功德華精廬研圖注篆之廬校圖注篆之廬集方讃唄之廬隨庵全拙庵東湖庵三攝庵禮岳樓感音樓海日樓海影東樓右神館語溪北館雙木蘭館耀貞珉館蘇曼那館秋竹疏花館曼陀羅華館延恩堂寂照堂午影堂般室蟠室潛究室夕擥室大蠡室摩那室窔明室秀暎室曼陀羅室霞秀景飛之室平等光明月室餘庵坦照齋可常法齋護德瓶齋雙現前齋菌閣雙梧閣虹景閣靈詹閣天柱閣駕浮閣鼂采閣雙花王閣秋竹疏花閣曼陀羅華閣東軒藟軒瘣木軒紫藟軒踵息軒梧榭散那榭櫻春榭需窔持明窔癸庭苻婁庭株園華亭目妙廎嬰甯簃紫櫐書屋紫藟書屋窔嚴書屋潭月山房月午山房井谷山房室利摩奴理迦住處曼陀羅寱

生平编辑

光緒六年(1880年)進士,同年五月,著分部學習[1]。歷任刑部主事、員外郎、郎中、江西廣信南昌知府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章京安徽提學使,署布政使。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與康有為梁啟超等主張維新變法,成立強學會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丁憂離職,應張之洞之聘,於武昌兩湖書院主講史學。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事變爆發,與李鴻章張之洞劉坤一東南互保。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應盛宣懷聘,任上海南洋公學 (今上海交通大學) 監督。宣统二年(1910年),因病乞休。

辛亥革命後,以遺老自居,歸隱上海,號其樓為海日樓。民国六年(1917年),響應張勳,赴北京溥儀復辟,授學部尚書。民国十一年(1922年)卒,年七十二歲,諡誠敏

著作编辑

沈曾植學究天人,通儒學,工書法,專治遼金元三史,且精音韻、刑律、佛學、地理等學問,主張向西歐取經。著作有《元秘史箋註》、《蒙古源流箋證》、《辛丑劄叢》《研圖注篆之居隨筆》、《全拙庵溫故錄》、《寐叟題跋》、《護德瓶齋涉筆錄》、《漢律輯補》、《海日樓文集》、《海日樓劄叢》、《海日樓題跋》、《菌閣瑣談》等,詩篇有《海日樓詩集》、《病僧行》、《秋齋雜詩八首》、《鬻醫篇》等存世。

評價编辑

王國維曾讚賞沈曾植:“其憂世之深,有過於龔、魏,而擇術之慎,不後于戴、錢。”[2]

參考编辑

  1. ^ 《大清德宗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仁孝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实录》(卷一百十三):光绪六年。庚辰。五月。……潘作霖、冯锡仁、彭履德、李德炳、王咏霓、纪夔、谢树熿、郭翊、张叔煐、张嘉澍、宗室溥㟋、林承泽、戴辅衟、张正堉、谢启华、汪文炳、朱炳熊、涂国盛、葛咏裳、陈其宽、文焕、李作桢、钱锡晋、陈宗妫、熊尔梅、崔汝立、裔步鸾、张焯奎、金文同、姚延祺、曾炳麟、鹿学良、黄英采、徐鉴铭、夏庚复、熊润南、宋淑信、蔡揆忠、董翊清、宋秉谦、廖骧、夏震川、陈庆桂、宋荫培、唐骅路、杜炳珩、李沛深、吴国霖、李光宇、陈文锐、谢文翘、孙橘堂、张士彬、杨滨、冯桂芳、陈秉崧、仇汝显、王邦鼎、傅嘉年、王者馨、俞廷熙、乔保安、聂济时、洪勋、叶题雁、俞炳辉、任塍、朱方辉、王熙鋆、廖国琛、万立钧、贺颀、何汝翰、郑贞本、黄轩龄、王毓芝、沈曾植、范广衡、查毓琛、范金镛、齐普松武、程维孝、郑杲、程禄、俱著分部学习。
  2. ^ 王國維,〈沈乙庵先生七十壽序〉出自《經典纸閱讀·王國维文選》,四川文艺出版社,2009年,頁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