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陀部

古代突厥民族
(重定向自沙陀

沙陀部,又稱沙陀三部沙陀諸部沙陀突厥,又寫為沙陁,以西突厥處月部、同羅部僕骨部三部聯合為骨幹而形成的部落國家,又名处月朱邪朱耶[1],原是唐朝西突厥的一部,游牧于今新疆准噶尔盆地东南(今巴里坤)一带,因其地有大沙丘,故而得名。曾經依附於唐朝與吐番,在五代時,曾建立後唐後晉後漢等朝代。

概論编辑

其名稱沙陀,據《新唐書》與《舊五代史》等記載,為沙漠中的沙丘,其部落活動於此,以地得名[2][3]耶律鑄認為,沙陀,突厥語原意為沙漠鹽卥地。其部落以地為名,以漢字寫為朱邪,又轉寫處月,最後轉寫為沙陀[4]

沙陀部原居於烏孫故地,活動於在金娑山,至蒲類海(今巴里坤湖)之間的沙漠地區,隸屬突厥汗國[5]。歸附唐朝後,與同羅部與僕骨部聯合,形成沙陀部[6]

原附屬於西突厥薛延陀部,後歸附唐朝,最早的領袖為處月部的朱耶拔野。

日本學者森安孝夫認為,五代中的後唐、後晉、後漢、後周,以至於北漢北宋,建立王朝的主要領導階層皆出於沙陀部,因此將這些國家都歸類於沙陀系王朝[7]

歷史编辑

西域争雄编辑

唐太宗贞观七年(633年),處月部首领曾随西突厥贵族阿史那弥射至長安覲見。后來,處月隸屬于乙毗咄陆可汗。642年,乙毗咄陸可汗進攻伊州(今新疆哈密),又派遣處月、處密二部圍天山軍(治所在新疆托克遜縣西北),皆被唐軍擊敗。[8]

唐高宗永徽年间(653年或654年)唐军灭西突厥阿史那贺鲁,处月部亦被击败。武则天长安二年(702年)在庭州(今新疆昌吉吉木萨尔)设立北庭都护府,沙陀部首领朱邪金山因参与征铁勒有功,被封为“金满州都督”,受北庭都护管辖,后金山之子朱邪辅国因受吐蕃压迫,北迁庭州。

安史之乱之后回纥占领今新疆地区,而吐蕃则趁乱占据河西陇右(今甘肃)。沙陀人受回纥挤压,于是投靠吐蕃,于789年与其联军攻占庭州。后吐蕃为防止沙陀与回纥勾结,将其迁至甘州(今甘肃张掖),封辅国之子朱邪尽忠(唐将李克用曾祖)为统军大论,常为吐蕃先锋。

迁徙中原编辑

800年左右,回纥攻占凉州,吐蕃以沙陀驻地靠近凉州,试图将其再次迁往黄河以西的高原地区。809年,沙陀不愿西迁,朱邪尽忠率全体部众投奔唐朝。吐蕃追杀,沙陀人且战且走,三万人中仅剩下两千人到达灵州(今宁夏灵武市),朱邪尽忠亦战死,其子朱邪执宜继位。灵盐节度使范希朝将他们安定在盐州(今宁夏吴忠盐池县),任命执宜为阴山都督府兵马使,招纳旧部。

后范希朝改任太原府,唐朝为防止沙陀人反复,令其随迁至黄花堆(今天的山西朔州山阴县),后又分其兵隶各部,成为唐军重要的兵员来源。唐懿宗时,招执宜子朱邪赤心镇压庞勋起兵,赐姓名为李国昌

唐末风云编辑

876年,李国昌之子李克用反唐,攻占大同,880年,被唐军击败,父子二人率部北逃鞑靼黄巢长安,唐朝各藩镇不出援军,唐僖宗只好招李克用进兵击黄巢,于883年在黄陂击败黄巢。唐朝封李克用为河东(山西)节度使。黄巢死后,其旧将朱全忠势力日盛,与李克用在华北争战,终于在907年称帝,建立后梁,唐亡,中国进入五代十国时期。

三代一国编辑

913年,李克用之子晋王李存勗击败了反复无常的刘仁恭父子,从而占据了幽州。923年灭后梁,建立后唐,是為莊宗。岐国归附后唐,其余诸国除前蜀杨吴南汉外皆向后唐称臣。925年,后唐灭前蜀。

莊宗建国后痴迷于戏剧和打猎,把国家大事全盘托付给伶人宦官,又好殺多疑,不體恤士卒。926年由魏博軍的一個士兵皇甫暉煽動不能還家的同袍,發動了鄴都之變,李克用养子大太保李嗣源前往平亂,卻被叛軍擁立,莊宗打算御駕親征,卻被伶人發動興教門之變所殺,嗣源即位,是為明宗。933年明宗李嗣源驾崩,934年闵帝改元当年即被养兄李从珂篡位。李从珂貶謫李嗣源女婿石敬瑭,敬瑭投靠契丹,借契丹兵灭后唐。936年建立后晋,自称「儿皇帝」,对契丹(辽朝)的國君辽太宗称父、割地、上贡。石敬瑭死后他的侄子石重贵反辽,与辽国开战数次,终于被俘。后晋滅亡。

之后原后晋大将,沙陀人刘知远太原起兵,建立后汉,不久病死,傳至後漢隱帝劉承祐,因猜忌顧命大臣郭威,郭威起兵殺死劉承祐,不久篡漢,建立后周。原后汉皇族刘崇在太原称帝,建立北汉,延续后汉,托庇于,979年被宋朝攻滅,刘氏全族被俘,迁居开封

出身沙陀部的後晉皇室石敬瑭家族,據出土的石重貴墓誌銘,為石勒後代[9]

有人说雅库特人出自沙陀萨葛部。[原創研究?]

後裔编辑

在宋朝後,一部份沙陀人,融入汉人族群中[10],另有一部份則被稱為回回回族。辽代游牧于阴山长城的黑車子室韋与元代汪古一带是沙陀后裔,奉晋王李克用为先祖,后逐渐融入蒙古族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將回族分為在新疆的維吾爾族與中國本土的回族兩大區塊。

注釋编辑

  1. ^ 《永樂大典》卷7154·〈五代史補〉:太祖武皇,本朱耶赤心之後,沙陀部人也。其先生于窠中,酋長以其異生,諸族傳養之,遂以「諸爺」為氏,言非一父所養也。其後言訛,以「諸」為「朱」,以「爺」為「耶」。
  2. ^ 《新唐書》卷218:「沙陀,西突厥別部處月種也。……處月居金娑山之陽,蒲類之東,有大磧,名沙陀,故號沙陀突厥云。」
  3. ^ 《舊五代史》卷25〈唐書〉:「蓋北庭有磧曰沙陀,故因以為名焉。」
  4. ^ 耶律鑄《雙溪醉飲集》卷2〈後凱歌詞九首〉〈涿邪山〉註:「余嘗有處月説,稡載其畧於此云云。……處月之言,磧鹵地也。……。班固《燕然山銘》:『經磧鹵,絶大漠,踰涿邪。』涿邪山者,其山在涿邪中也。涿邪後聲轉為朱邪,又聲轉為處月。……《南部新書》:『北人三十軰於大山中見一小兒,遂收而遞飬之。長,求姓,衆云:「人共育得大,遂以諸耶為姓。」朱邪者,訛也。』此説可笑。朱邪,即涿邪也,諸耶二字,俱是華言。遐荒殊俗、隔絶中華,焉如華言?以為族望處月,部居金娑山之陽、蒲類海之東,皆沙漠磧鹵地也。西漢書注:『薛瓉曰:「沙土曰漢。」』其説得之。即今華夏猶呼沙漢為沙陀。突厥諸部,遺俗至今,亦呼其磧鹵為朱邪。豈可謂以諸人為父耶?朱邪,初曰涿邪,後聲轉為朱邪,又聲轉為處月,今又語訛聲轉為川如。」
  5. ^ 《新唐書》卷218:「沙陀,西突厥別部處月種也。始,突厥東西部分治烏孫故地,與處月、處蜜雜居。貞觀七年,太宗以鼓纛立利邲咄陸可汗,而族人步真觖望,謀並其弟彌射乃自立。彌射懼,率處月等入朝。而步真勢窮,亦歸國。其留者,咄陸以射匱特勒劫越之子賀魯統之。西突厥浸強,內相攻,其大酋乙毗咄陸可汗建廷鏃曷山之西,號北庭,而處月等又隸屬之。處月居金娑山之陽,蒲類之東,有大磧,名沙陀,故號沙陀突厥云。」
  6. ^ 《舊五代史》卷25〈唐書〉:「太祖武皇帝,諱克用,本姓朱耶氏,其先隴右金城人也。始祖拔野,唐貞觀中為墨離軍使,從太宗討高麗、薛延陀有功,為金方道副都護,因家于瓜州。太宗平薛延陀諸部,于安西、北庭置都護屬之,分同羅、僕骨之人,置沙陀都督府。蓋北庭有磧曰沙陀,故因以為名焉。」
  7. ^ 張雅婷譯,森安孝夫著《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台北八旗出版社,2019年初版。
  8. ^ 資治通鑒. 卷196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西突厥乙毗咄陸可汗既殺沙缽羅葉護,並其眾,又擊吐火羅,滅之。自恃強大,遂驕倨,拘留唐使者,侵暴西域,遣兵寇伊州;郭孝恪將輕騎二千自烏骨邀擊,敗之。乙毗咄陸又遣處月、處密二部圍天山;孝恪擊走之,乘勝進拔處月俟斤所居城,追奔至遏索山,降處密之眾而歸。
  9. ^ 〈大契丹國晉王墓誌銘並序〉:「王,姓石氏,諱重貴,趙王勒之裔,晉高祖之嗣也。」
  10. ^ 傅樂成《漢唐史論集》主張:「至周,沙陀幾與漢人無明顯之界線;至宋,已完全同化於中國矣。」(頁320)

資料來源编辑

  • 《草原帝國》(第二章)
  • 《中亞簡史附錄》(中亞突厥史十二講)

延伸阅读编辑

[]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沙陀部》,出自《古今圖書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