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注音符號

用於抄寫漢語官話的字母表
(重定向自注音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扩展D区用字。有关字符可能會错误显示,詳见Unicode扩展汉字

注音符號,原名注音字母,簡稱注音,是標準漢語標音系統之一,以章太炎編創的「紐文」、「韻文」為藍本,1912年由中華民國教育部制定、1918年正式發佈,1930年改為現名。經過百年演變,現有37個字母聲母21個、介音3個及韻母13個)。中華民國自建國之初以來一直以注音符號為國語現代標準漢語)的主要拼讀工具,也是小學國語教育必修內容。中华人民共和国則在1958年推行漢語拼音方案前使用之。

注音符號
Zhuyinbaike.svg
以注音符號書寫的「百科全書」
类型 半音節文字漢字旁註標記
语言 中華民國國語
创造者 中華民國教育部
使用时期 臺灣澎湖:1946年至今
金門馬祖:1918年至今
中國大陸:1918年至1956年(改為汉语拼音
马来西亚:1919年至1982年(改為漢語拼音)
母书写系统
漢字
  • 注音符號
子书写系统 臺灣方音符號臺灣話
潮汕注音符號潮州話
蘇州注音符號吳語
粵語注音符號粵語
注音字母苗文
ISO 15924 Bopo、285
书写方向 从左到右
Unicode范围 U+3100–U+312F [1]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以縱橫式書寫的「百科全書」

歷史编辑

前身编辑

清朝末年,自1892年起出現漢語發音教育的革命,許多知識份子研擬漢字的拼音符號系統,史稱「切音字運動」,此運動出現許多套改造漢字的方案。其中,章太炎的「紐文」與「韻文」方案後來成為注音符號的前身。章太炎在1906年6月之後,第3次避難日本,他成為當時日本同盟會的機關報《民報》的主編。在1908年6月10日出版的《民报》第21號,刊登章太炎的〈駁中國用萬國新語說〉一文[1],文中發表他創造的36個「紐文」,22個「韻文」,是為今日注音符號的前身。因為當時的中國漢字仍是用二千年以來的「反切」方法,用漢字注音,相當不便。章太炎模仿日語假名文字,以「簡化偏旁」的辦法,利用漢字小篆的結構,創造一套記音字母[2]

名稱由來编辑

「注音」二字意謂註譯漢字的發音[3]。清末時期的「切音字」到中華民國初年公布時,名稱變成「注音字母」的原因,據吳稚暉的解釋,是由於當時召開的「讀音統一會」,要避開造字的嫌疑,表示此一方案是專門為了「注譯讀音」而設計。當時參加會議的切音字家王照則表示:「…專為白話教育計,絕非為讀古書注音…。」「讀音」的意思,即讀舊書之音註也[4]

制訂编辑

1912年,中華民國教育部召開臨時教育會議,通過「採用注音字母案」。1913年教育部召開讀音統一會,通過馬裕藻、朱希祖、錢稻孫、許壽裳、周樹人等人的提案,以他們的老師章太炎所創造的「紐文」、「韻文」為基礎,從該方案中選取15個字母:「ㄇㄈㄅㄌㄏㄕㄊㄙㄧㄩㄛㄟㄠㄥㄢ」,再改造部分漢字得出23個字母,另外造一字母「ㄦ」,共計39個。

演變過程编辑

在1918年,中華民國教育部正式公佈注音字母,初次公告的注音字母及其順序大致依三十六字母的傳統,以「見溪」開始,「來日」結束。字母的順序規定如下:

聲母 介音 韻母
ㄍㄎㄫㄐㄑㄬㄉㄊㄋㄅㄆㄇㄈㄪㄗㄘㄙㄓㄔㄕㄏㄒㄌㄖ ㄧㄨㄩ ㄚㄛㄝㄟㄞㄠㄡㄢㄤㄣㄥㄦ
1919年的順序調整

重新排定注音字母,廢棄原本36字母的次序,以語音歸類的方式,依發音部位排列並分組,即:

聲母 介音 韻母
ㄅㄆㄇㄈㄪ ㄉㄊㄋㄌ ㄍㄎㄫㄏ ㄐㄑㄬㄒ ㄓㄔㄕㄖ ㄗㄘㄙ ㄧㄨㄩ ㄚㄛㄝ ㄞㄟㄠㄡ ㄢㄣㄤㄥ
1920年正式增加字母「ㄜ」

1920年,官方正式公布增字母「ㄜ」排列於「ㄛ」之後,注音字母共計達40個。

1922年修改聲調符號標示位置

注音字母的聲調符號原為舊式的四聲點法,在字母的左下、左上、右上、右下四角加點,以標示四聲符號(平、上、去、入)。1922年教育部公布「注音字母書法體式表」時,為方便橫行連寫,聲調符號(ˊ ˇ ˋ)改標在注音字母右方。

1928年再次更動次序

將「ㄧ、ㄨ、ㄩ」的位置改列在「ㄦ」的後面。

1930年改稱「注音符號」

1930年1月,吳稚暉到北平召開國語統一籌備會第一次年會並擔任主席,建議將「注音字母」的名稱改為「注音符號」[5]。同年4月21日,吳稚暉在中國國民黨中央第88次常會發表〈改定注音字母名稱為注音符號及推行辦法案〉,提案指出:「教育部前頒注音字母……其於音理之整齊畫一,實勝于假名。惟其功用,亦不過或注字音,或注語音,足當音注而已;與假名相同,僅適注音,不合造字,稱為字母,名不副實,……日本稱為假名者,名即謂獨體之簡單初文,假則謂其代音而已,不作文字論。猶言此為傳音之記號也。可以注音字母,亦宜改稱為注音符號,以昭核實。」此案於當日通過[6]。教育部於同年5月19日以483號訓令,令各級教育機關將注字母改稱為注音符號。

1932年廢棄「ㄪ」、「ㄬ」、「ㄫ」3個注音符號,增加輕聲符號(˙)

1932年5月7日,教育部正式以新國音取代老國音,中文以北京音為標準,本來的三個注音符號「ㄪ」(v)、「ㄬ」(gn)及「ㄫ」(ng)不再使用,後標註為只作拼寫方言之用。注音符號表成為現在使用的形式:

聲母 介音 韻母

1932年教育部在「編定《國音常用字彙》特組會議」時決定,為了便利說明,添補一個注音符號「」,作為「ㄓ、ㄔ、ㄕ、ㄖ、ㄗ、ㄘ、ㄙ」七個聲母單獨成音節時的省略韻母。另外有三個注音符號(-ng)、(-m)、ㄯ(-n),用作解釋聲隨韻母(ㄢ、ㄣ、ㄤ、ㄥ)時使用。「ㄤ」解作「ㄚ+ㆭ」、「ㄥ」解成「ㄜ+ㆭ」、「ㄢ」爲「ㄚ+ㄯ」、「ㄣ」是「ㄜ+ㄯ」;同理,複韻母「ㄞ」解為「ㄚ+ㄧ」、「ㄠ」是「ㄚ+ㄨ」。ㆭ、ㆬ、ㄯ絕少單獨使用,「嗯」常唸作「˙ㄣ」,也有人唸成「˙ㄯ」。但以上符號只作為發音輔助說明用 未列入正式符號表中。

1986年,中華民國教育部公佈羅馬字拼寫的「注音符號第二式」,注音符號因此又稱為「第一式」。

使用現況编辑

在臺灣,小學生學習漢字前,必須上十週的注音符號教學課,也有不少幼稚園亦已經教授。日常生活中,注音符號既用來標注生僻字,亦是台灣最普遍的漢字輸入法,多數電腦使用者均熟練使用。

闽南話客家話的教學上,也有使用增加符號的方音拼寫方案

在中國大陸,学校一般不教注音符号,民間也不會使用注音符號,但是一些字典、词典都通过汉语拼音注音符号并列使用的方式给字词注音,如《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

至於香港和澳門地區,絕大多數人口以粵語爲母語,即使學校課程裏有普通話,教的也是汉语拼音,學生常用的字典未必會標上注音符號,民眾對它就更陌生。

注音符號系統编辑

注音符號表编辑

中華民國國民小學教育所使用的注音符號表為傳統中文的直排。順序由上而下、由右而左。

國語注音符號
介音

符號字源及發音编辑

聲母
注音 圖檔 原型 字源 筆順 國際
音標
漢語
拼音
威妥瑪
拼音
例子

(注音,漢語拼音)

發音
  「包」之古字,取其聲。   p b p 八 (ㄅㄚ, bā)   
  「扑」之古字,取其聲。   p 杷 (ㄆㄚˊ, pá)   
  「冪」之古字,取其聲。   m m m 馬 (ㄇㄚˇ, mǎ)   
  《說文》:「匚,受物之器。」古代盛器,音fāng,取其聲。   f f f 法 (ㄈㄚˇ, fǎ)   
  𠚣 「刀」字異體,來自其小篆( ),取其聲。   t d t 地 (ㄉㄧˋ, dì)   
  𠫓 同「突」(倒「子」形:「𠫓 」、「子  」),取其聲。   t 提 (ㄊㄧˊ, tí)   
  𠄎 「乃」字異體,取其聲。   n n n 你 (ㄋㄧˇ, nǐ)   
  𠠲 「力」字異體,取其聲。   l l l 利 (ㄌㄧˋ, lì)   
  「澮」字異體,音guài[註 1],取其聲。   k g k 告 (ㄍㄠˋ, gào)   
  象樹枝形,「柯」之初文,音同「考」,亦為「考」之聲符,取其聲。   k 考 (ㄎㄠˇ, kǎo)   
  非「廠」之簡化字,部首名,說文解字:「山石之厓巖,人可居。」,音hǎn[註 2],取其聲。   x h h 好 (ㄏㄠˇ, hǎo)   
  「糾」之古字,取其聲。   t͡ɕ j ch 叫 (ㄐㄧㄠˋ, jiào)   
  𡿨 同「畎」,田間水道,音quǎn取其聲。   t͡ɕʰ q chʻ 巧 (ㄑㄧㄠˇ, qiǎo)   
  「下」之古字,取其聲。   ɕ x hs 小 (ㄒㄧㄠˇ, xiǎo)   
  𡳿 「之」之古字( ),取其聲。   ʈ͡ʂ zh ch 主 (ㄓㄨˇ, zhǔ)   
  《正字通》:「左步為『彳』,右步為『亍』,合『彳、亍』為『行』。」,音chì取其聲。   ʈ͡ʂʰ ch chʻ 出 (ㄔㄨ, chū)   
  𡰣 「尸」字異體,取其聲。   ʂ sh sh 束 (ㄕㄨˋ, shù)   
  「日」字異體,取其聲。   ʐ r j 入 (ㄖㄨˋ, rù)   
  「節」之古字,老國音時讀尖音zie(入聲),取其聲;新國音尖團合流後聲母才改為j。   t͡s z ts 在 (ㄗㄞˋ, zài)   
  𠀁 「七」之《說文》小篆( ),老國音時讀尖音ci(入聲),取其聲;新國音尖團合流後聲母才改為q。   t͡sʰ c tsʻ 才 (ㄘㄞˊ, cái)   
  「私」之古字,取其聲。   s s s 塞 (ㄙㄞ, sāi)   
介音/韻母
注音 圖檔 原型 字源 筆順 國際
音標
漢語
拼音
威妥瑪
拼音
例子

(注音,漢語拼音)

發音
  源自數字的「一」,取其韻。
橫排時可寫成一豎「 」,尤其大陸地區多用一豎之形。
  j / i y / i i 逆 (ㄋㄧˋ, nì)   
  「五」之古字,取其韻。   w / u w / u u 努 (ㄋㄨˇ, nǔ)   
  𠙴 《說文》:「𠙴盧,飯器,以柳爲之。象形。」,音qū,即「去」( )之聲符(下半部)。取其韻。   ɥ / y yu / ü ü 女 (ㄋㄩˇ, nǚ)   
韻母
注音 圖檔 原型 字源 筆順 國際
音標
漢語
拼音
威妥瑪
拼音
例子

(注音,漢語拼音)

發音
單音韻母
  《廣韻》:「丫,象物開之形。物之歧頭曰丫。」取其韻。   ä a a 大 (ㄉㄚˋ, dà)   
  𠀀 同「呵」,取其韻。原本ㄛ、ㄜ視為同音位,後分出ㄜ。   o o o 多 (ㄉㄨㄛ, duō)
  「ㄛ」之轉化,由「ㄛ」添筆而成,為後來新加。   ɤ e ê 得 (ㄉㄜˊ, dé)   
  𠃒 「也」之異體,《說文》:「 ,秦刻石『也』字。」取其韻。   ɛ ê eh 爹 (ㄉㄧㄝ, diē)   
複音韻母
  𠀅 即「ㄚㄧ」。「亥」之異體,取其韻。   ai ai 晒 (ㄕㄞˋ, shài)   
  即「ㄝㄧ」。《字彙》:「丿右戾譌左,乀左戾譌右,𠀤非。」,讀作fēi,取其韻。   ei ei 誰 (ㄕㄟˊ, shéi)
  即「ㄚㄨ」。「幺」,小也,細也,截取「麼」字,音yāo,取其韻。   ɑʊ ao ao 少 (ㄕㄠˇ, shǎo)   
  即「ㄛㄨ」。「又」字小篆( )為右手之象形,取其韻。   ɤʊ̯ ou ou 收 (ㄕㄡ, shōu)
  𢎘 即「ㄚㄯ」。截取「圅」(函)字上方。
《說文》:「𢎘,艸木之華未發圅然。」,音hàn,取其韻。
  än an an 山 (ㄕㄢ, shān)   
  𠃑 即「ㄜㄯ」。今字作「隱」,匿也,為「𠃊」字小篆楷化而來。取其韻。   ən en ên 申 (ㄕㄣ, shēn)   
  𡯁 即「ㄚㆭ」。腳跛也,小篆( )形如跛了一腳而彎曲,
《玉篇·尢部》:「𡯁,跛、曲脛也。」,音wāng,取其韻。
  ɑŋ ang ang 上 (ㄕㄤˋ, shàng)
  𠃋 即「ㄜㆭ」。同「肱」,截取「厷」而來,如人胳臂彎曲模樣,
《說文》段玉裁注:「ㄥ,古文厷,象形,象曲肱。」取其韻。
  ɤŋ eng êng 生 (ㄕㄥ, shēng)
兒化韻母
  截取「兒」而來。本為「人」之異體。
隸變後,「人」位於下方作「儿」形,「兒」亦從之。取其韻。
  ɑɻ er êrh 而 (ㄦˊ, ér)   
老國音用聲母
注音 圖檔 原型 字源 筆順 國際
音標
漢語
拼音
威妥瑪
拼音
例子

(注音,漢語拼音)

發音
  從「萬」古代簡體字「万」,取其聲。
「万」不僅是「萬」大陸簡化字,也自戰國以來的簡體字,曾和「萬」是大小寫關係。
v v v
  《說文》:「高而上平也。」取其聲。 ŋ ng ng 嗯 (˙ㄫ, ˙ㄣ)
  广 《說文》:「因厂(崖)為屋也。」取其聲。非「廣」之簡化。 n̠ʲ gn gn
其他注音
注音 圖檔 原型 字源 筆順 國際
音標
漢語
拼音
威妥瑪
拼音
例子

(注音,漢語拼音)

發音
  「ㄇ」多加一筆直豎表示閉口韻韻尾,只作解釋聲隨韻母之用,已停止使用。 - m m 山姆[註 3]
  「ㄋ」多加一筆直豎表示前鼻韻母韻尾,只作解釋聲隨韻母之用,已停止使用。 - n n
  「ㄫ」多加一筆直豎表示後鼻韻母韻尾,只作解釋聲隨韻母之用,已停止使用。 - ŋ̍ ng ng

聲調编辑

注音聲調採用黎錦暉的提案:[來源請求]四聲調號標在韻母右上角,而輕聲在直寫時則是標在整個字音上頭,橫寫時標在整個字音前頭[7][8]。輕聲只是將字輕讀,一般而言不列入四聲

名稱 陰平聲 陽平聲 上聲 去聲 輕聲
順序 一聲 二聲 三聲 四聲
符號 ˉ
通常不標
ˊ ˇ ˋ ˙

寫法编辑

依照中華民國教育部於1935年規定,注音符號的「ㄧ」在直寫時要寫成「一」、而橫寫時寫成「丨」。台灣國語教育一般使用直寫,故在台灣一般人並沒學過「丨」,在橫寫時亦寫成「一」。但為因應電腦化,要輸入直的「丨」較為困難,故2008年,橫式以寫成「一」為原則,亦可寫成「丨」[7]。中華人民共和國由於提倡橫寫,故字典等採用的注音符號字型,都固定造成「丨」的形狀。下為瓶子兩字的排列方法:



ㄥˊ
˙
ㄆ丨ㄥˊ ˙ㄗ

系統特徵及對應编辑

注音符號訴求系統性採用基底形式英语Underlying representation標音,而非實際唸法的表層形式英语Surface representation。故某些特殊符號組合時會有音變現象,一般人不注意並不會發覺,代表腦中已有一個音韻規則英语Phonological rule。注音符號中的音變現象及與漢語拼音威妥瑪拼音有差異的音節表列如下:

注音 國際音標 漢語拼音 威妥瑪拼音 說明
整體音節的音變比較
ㄅㄛ pu̯ɔ bo po 實際讀作「ㄅㄨㄛ」、「ㄆㄨㄛ」、「ㄇㄨㄛ」、「ㄈㄨㄛ」,因為唇音「ㄅ、ㄆ、ㄇ、ㄈ」沒有開合的對立,而後元音「ㄛ」帶有圓唇性質英语Roundedness#Roundedness and labialization,相拼時於聲母後產生合口介音「ㄨ」。如:柏(ㄅㄛˊ)、婆(ㄆㄛˊ)、魔(ㄇㄛˊ)、佛(ㄈㄛˊ)。拼音中大多採用與注音符號相同的方式[9]
ㄆㄛ pʰu̯ɔ po pʻo
ㄇㄛ mu̯ɔ mo mo
ㄈㄛ fu̯ɔ fo fo
ㄅㄥ pɤŋ / pʊŋ beng peng 包含台灣在內,部分地區口音讀作「ㄅㄨㄥ」/pʊŋ/、「ㄆㄨㄥ」/pʰʊŋ/、「ㄇㄨㄥ」/mʊŋ/、「ㄈㄨㄥ」/fʊŋ/。如:蹦(ㄅㄥˋ)、碰(ㄆㄥˋ)、夢(ㄇㄥˋ)、鳳(ㄈㄥˋ)。拼音中大多採用與注音符號相同的方式[10]
ㄆㄥ pʰɤŋ / pʰʊŋ peng pʻêng
ㄇㄥ mɤŋ / mʊŋ meng mêng
ㄈㄥ fɤŋ / fʊŋ feng fêng
ʈʂ͡ɨ zhi chih 「ㄓ、ㄔ、ㄕ、ㄖ、ㄗ、ㄘ、ㄙ」與韻母「」結合時,韻母不寫出,一般人會覺得該韻母是「空韻」。如:制(ㄓˋ)、赤(ㄔˋ)、是(ㄕˋ)、日(ㄖˋ)、字(ㄗˋ)、次(ㄘˋ)、四(ㄙˋ)。事實上「ㄭ」韻有兩種不同的發音,在注音符號與漢語拼音中皆結合為一種,威妥瑪拼音中仍分為兩種。
ʈʂ͡ʰɨ chi chʻih
ʂ͡ɨ shi shih
ʐ͡ɨ ri jih
ʦ͡ɯ zi tsŭ
ʦ͡ʰɯ ci tsʻŭ
s͡ɯ si ssŭ
組合韻母的音變比較
ㄧㄡ jɤʊ̯ / iɤʊ̯ you / iu yu / iu 實際上無音變現象,拼音採用省略寫法。
ㄨㄟ weɪ̯ / ueɪ̯ wei / ui wei / ui
ㄨㄣ wən / uən wen / un wên / un
ㄧㄢ jɛn / iɛn yan / ian yen / ien 結合時產生 [a] -> [ɛ] 的音變,威妥瑪拼音較接近實際發音。
ㄩㄢ ɥɛn / yɛn yuan / uan yüan / üan 結合時產生 [a] -> [ɛ] 的音變,注音與拼音皆未反映此現象。
ㄧㄣ jn / in yin / in yin / in 「ㄣ」做單獨韻母時發音為 [ən],但與介母「ㄧ」、「ㄩ」結合時僅發 [n]
ㄩㄣ ɥn / yn yun / un yün / ün
ㄧㄥ / ying / ing ying / ing 「ㄥ」做單獨韻母時發音為 [ɤŋ],但與介母「ㄧ」結合時僅發 [ŋ]
ㄨㄥ wɤŋ weng wêng 在1941年的中華新韻中,獨立成音節時(如:翁 ㄨㄥ)和與聲母相拼時(如:東 ㄉㄨㄥ)屬不同韻目,發音也有所不同。注音符號並未區分此一差異,但在拼音中皆有分別。
ʊŋ ong ung
ㄩㄥ jʊŋ / iʊŋ yong / iong yung / iung 先讀「ㄧ」再讀「ㄨㄥ」,此時「ㄨㄥ」發[ʊŋ],如:用(ㄩㄥˋ)、窮(ㄑㄩㄥˊ)。

注音與拼音系統其他相異之處還有:

  • 如果「ㄧ、ㄨ、ㄩ」為音節之開頭音時,需增加或改寫成「y、w」以符合拼音的規則,詳見漢語拼音威妥瑪拼音主條目[11]
  • 「ㄦ」在單一音節寫作「er」或「êrh」,但作兒化韻尾時僅寫「r」。

擴展符號编辑

注音符號主方案爲國語而設計。基於漢語族下各種漢語的注音需求,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1932年四月出版了《注音符號總表》,由趙元任擔任主編,以注音符號為基礎修改,增加40個符號,稱作「閏音符號」,用來為各種漢語注音。委員會並為各個漢語族語言設立其分表,例如在「廣州閏音分表」上所載的,就是專門拼寫粵語粵語注音符號方案。見下表「閏音符號」欄。

及後於中共時期,各地人民政府在1950年代頒佈了多種漢語的新注音方案,用於農民速成識字課本。1954年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出版了《全国主要方言区方音对照表》,記錄各區的方音注音符號。與注音符號總表相比,此方案修改了一些符號,一些無須對立、可視作同一音位的符號被取消。例如粵語聲母「   」被取消,改為標記作「ㄐ、ㄑ、ㄒ」,以節省閏音符號。有些複音韻母的符號也被取消,改用兩個或多個符號組合出來。見下表「方音符號」欄。

此外,在闽南話客家話的教學上,臺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另外增添新符號以能拼讀這些「鄉土語言」,稱之為「臺灣方音符號」。當中有不少發音雖早已有適用的閏音符號,但添製者並沒有沿用,而是另行新造。見下表「臺灣方音」欄。此外,中華民國的連江縣政府也在教育部指導下推出「馬祖閩東(福州)話」的方音符號[12],亦見下表「臺灣方音」欄。

人們還把注音符號運用到漢語以外。澳大利亞內地會傳教士胡致中於1920年代在爐山縣旁海爲當地的黑苗(Hmu)創製的文字,借用了注音字母、並添加了三個輔助子音字母,來直接拼寫旁海苗語的發音,稱為「注音字母苗文」。

漢語族語言擴充符號编辑

閏音符號 方音符號 臺灣方音 國際音標 說明
聲母
       b 蘇州「孛、袍」,廈門「馬、明」,松江、浦東「旁、排」,臺灣「文、木」之聲母。
  pf 「ㄅㄈ」的合音。西安「朱」之聲母。
  pfʰ 「ㄆㄈ」的合音。西安「初」之聲母。
    β 馬祖閩東(福州)話方音裏,元音韻尾後字的/p//pʰ/變作/β/,標作「 」。閏音符號則以「ㄪ」兼標/β//fɦ/
       d 蘇州「特、同、定」之聲母。
  ɬ 台山「三、四」之聲母。
  ʈ 咸陽、醴陸「眞」之聲母。
  ʈʰ 咸陽「昌」之聲母。
       g 蘇州「共、狂」,廈門「我、礙」,臺灣「義、鵝」之聲母。
  ʔ 台山「大、東、典」之聲母,由端母變成,跟零聲母對立。若它與零聲母不對立,則從省。
     ɦɣ 蘇州「鞋、合、孩、胡、王」之聲母。
       dʑʱtɕʰ 蘇州「其、及、強」,寧波「前、乾」,臺灣「日、二」之聲母。
    ʑɕʰ 寧波「紹、袖」之聲母。
  jʱi 蘇州「夷、樣、餘」;餘姚「謝、夜」之聲母。
  ɖʐtʂʰ 常熟「治、成、長」之聲母。
  ʂʰʐ 蘇州「樹、善、紹」之聲母。
    臨淄「知、張、征」之聲母。台灣方音於客家話標為ㄓ。
    tʃʰ 臨淄「池、長、恥」之聲母。台灣方音於客家話標為ㄔ。
    ʃ 臨淄「試、聲、上」之聲母。台灣方音於客家話標為ㄕ。
    ʒ 廣州、台東一韻母有時讀成近似這類音,在中國很少當聲母用。另外,在馬祖閩東(福州)話方音裏,元音及鼻音韻尾後字的/ts//tsʰ/變作/ʒ/,標作「ㄖ」。
       dzdzʱtsʰ 吳江「慈、情」,常州「治、直」之聲母。
       zʂʰ 臨淄「試、聲、上」之聲母。
  tʃs 這一組音性質跟「   」相近,但發音部位較前一點,用於粵語。實際粵音則爲//與/ts/、/tʃʰ/與/tsʰ/、/ʃ/與/s/的同音位自由變異。例子包括: :廣州西關「茲、正、精」,福州「寂、即」之聲母。 :廣州西關「此、扯、菜」,福州「七、此」之聲母。 :廣州西關「四、書、山」之聲母。
  tʃsʰ
  ʃs
  「ㄍㄨ」的合音。廣州「龜、瓜、拐」之聲母。
  kʰʷ 「ㄎㄨ」的合音。廣州「窺、誇、愧」之聲母。
聲母(含韻腹)
   ɦ(i) 溫州「羊、蠅」,浙江「羊、癢、營」之聲母及韻腹。
   ɦ(u) 浙江「霧、午、完」之聲母及韻腹。
   ɦ(y) 溫州「維、營、完」之聲母及韻腹。
韻母
單音韻母
    ɨʐ̩ 南京、北京「ㄓ、ㄔ、ㄕ、ㄖ」之韻。
    ɯ 南京、北京「ㄗ、ㄘ、ㄙ」之韻。
  ʉ 「ㄨ」與「ㄩ」之間的混元音。溫州「布、募」之韻母。
  ʮʯ 咸陽「如、書、蘇」,常州「如、豬」,黃陂「諸、出」之韻母。
    ɐă 蘇州「押、格、麥」,常州「押、鴨」之韻母;廣州「矮、歐、心、失」之韻腹。
  a 蘇州「鴨、襪」,臨淄「班、敢」之韻母。有需要與[ɑ]區分時才使用。
      ɔɔ˘ 蘇州「落、各、惡」,常熟「落、搏」之韻母。
    o 浦東「屋、叔」,溫州「巴、沙」,常熟「卜、六」之韻母。
    əə̆ 蘇州「厄」,南京「熱、墨」,松江「合、蛤」之韻母。
      œɵø 上海「安、端」,廣州「靴、鋸」,蘇州「亂、寒」,餘姚「谷、目」之韻母;廣州「居、恤」之韻腹。另外,在馬祖閩東(福州)話方音裏,/ø/標作「 」。
    e 寧波「哀、來、賽」,上海「半、南」之韻母。如有兩種「ㄝ」音,不圓唇的用「ㄝ」,圓唇的用「 」。否則以用「ㄝ」號爲原則。
  æɛ 浙江「班、談」之韻母。
複音韻母
    amɑm 即「ㄚ」。廣州「咸、藍、衫」,加應州「凡、減」之韻母。
  omɔm 即「ㄛ」、「ㆦ」。廣州老派「甘、磡」,臺灣內埔「參、掩」之韻母。
  onɔn 即「ㄛ」、「ㆦ」。廣州「安、幹、寒」之韻母。也可用於õɔ̃
      ouŋɔŋ 即「ㄛ」、「ㆦ」、「ㄚㄛ」。廣州「霜、郎、江」、福州「湯、寸」之韻母。也可用於ɑ̃
  ʊŋ 即「ㄨ」。溫州「風、紅、洞」之韻母。
鼻化韻母
       ã 閏音符號中,若/ã/、/an/無對立,可用「ㄢ」,如無錫話「三」之韻。
       ãĩ 臺灣同安「閒、歹」之韻母。
       ãũ 臺灣「喓」之韻母。
  ɑ̃ 蘇州「盎、邦、黨、裝」之韻母。
      æ̃ɛ̃ 閏音符號中,當無對立時以用「ㄝ」號爲原則,鼻化韻亦同。吳守禮認為在臺灣話漳腔中,過去曾有/ɛ̃/與//,故臺灣方音分二符。臺灣「嬰、病」之韻母。
     
  ẽĩ 南京「天、點、見、千」之韻母。
       ĩ 臺灣「天、院」之韻母。
       ɔ̃õø̃ 長沙「寬、觀」,揚州「潘、管」,常州「參、亂」,紹興「官、換」,臺灣「好、否」之韻母。
    ũ 臺灣「鴦、張」之韻母。
音節化韻母
    杭州「兒」,臨淄「二、耳」之音節。
      廣州「唔」之音節、「噷」之韻母。
      湖州「二」,蘇州「唔」之音節。
      ŋ̍ 蘇州語音、廣州「五、吳」之音節;廣州「哼」之韻母。
輔音韻尾
         -m 表中以「ㄝ」元音為例,「ㄝ」可換作其他元音符號。
         -n
        
         -p-p̚
         -t-t̚
         -k-k̚
        

電腦支援编辑

編碼與Unicode编辑

臺灣和中國大陸的流行電腦編碼,均有收錄現代標準漢語的37個注音符號。臺灣的Big5把注音符號收錄在A3區段(注音符號內碼為A374-A3BA,調號為A3BB-A3BF),中國大陸的GB 2312-80則收錄在08區段(EUC-CN內碼為0xA8C5-0xA8E9,調號另行收錄)。

在Unicode方面,自1.0版即收錄了40個注音符號(包括ㄪ、ㄫ、ㄬ)在 U+3105-U+312C[13]。「ㄭ」在過往各版本的Unicode均未收錄。在2008年4月發行的Unicode5.1 版,把「ㄭ」放到U+312D[14][13]。後來再陸續加上「ㄮ」和「ㄯ」。

注音符號
Bopomofo[1][2]
Unicode Consortium官方代码表(PDF)
  0 1 2 3 4 5 6 7 8 9 A B C D E F
U+310x
U+311x
U+312x
注释
1.^ 依据Unicode 11.0
2.^ 灰色区域為未被分配的码点

1999年9月發佈的Unicode3.0版,加入U+31A0至 U+31BF的注音符號擴展區,照顧了臺語方音符號甚至注音字母苗文。比如闽南話音節的「ㆭ、ㆬ」,被正式訂為闽南話方音符號,載入Unicode注音符號擴展區用字:

注音符號擴充
Bopomofo Extended[1][2]
Unicode Consortium官方代码表(PDF)
  0 1 2 3 4 5 6 7 8 9 A B C D E F
U+31Ax
U+31Bx
注释
1.^ 依据Unicode 10.0
2.^ 灰色区域指示未被分配的码点

Unicode的注音符號照顧了臺語方音符號,但早在1932年已公佈的閏音符號卻沒有收錄。這導致其他漢語語言的使用者,無法以電腦直接處理其語言的注音。好像粵語注音符號中使用到的好些符號,都無法電腦編碼化錄入,反而有個別發音相同的臺灣方音符號卻遲來先上岸。有些民間使用者只好借臺語方音符號來代替Unicode缺收的閏音符號,例如借用「ㆲ」來表示「 」,借用「ㆰ」來表示「 」。有時其他漢語語言的使用者還要借用其他形近符號,來標示該漢語語言的注音。例如「 」得借用形似的日語片假名「ハ」,「 」更要借用形似的貨幣符號「」,「 」甚至沒有已收錄的符號稱得上形狀上確實相似。

Unicode3.0也在佔位修飾符號英语Spacing Modifier Letters區域裏加上了 U+02EA(˪,陰去聲)和U+02EB(˫,陽去聲)字元。由Unicode6.0起,它們被視為注音符號字元[15]

鍵盤及輸入法编辑

 
臺灣傳統鍵盤式行動電話上附有注音的數字鍵盤

注音符號的電腦鍵盤排列共分為大千式、倚天式、精業式、IBM式等。當中大千式在Microsoft Windows稱為標準式,是台灣使用最廣的排列方式。而行動電話另採另外的編排法,大致是將注音依序分散各鍵,因各家而異故無一定標準。

台灣市面上的鍵盤多數為大千式。其特點是直接將注音符號表放在鍵盤上,由上至下、由左而右把注音符號依序排列。由於注音符號一定按照「聲母→介母→韻母」的順序出現,注音符號表也有如此的順序。故使用大千式鍵盤時,一定是從左邊向右邊輸入(除聲調外)。另外,初學者學習的時候,也比較有跡可循找到注音的位置,不需要大海撈針。

 
大千式鍵盤排列方法

參見编辑

註解编辑

  1. ^ 今中國大陸改音kuài。
  2. ^ 今中國大陸改音hàn
  3. ^ 兩字讀做單音節「ㄕㄚㆬ」,即shām,ㄢ被拆為ㄚㄋ,ㄋ被ㆬ取代

參考文獻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注音符號總表》,北平:國語統一籌備委員會,1932年4月。
  • 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秘书处拼音方案工作组:《全国主要方言区方音对照表》,北京:中华书局,1954年12月。
  • 吳守禮:《國臺對照活用辭典》,臺北:遠流,2000年8月。

引用编辑

  1. ^ 駁中國用萬國新語說__臺灣人文及社會科學引文索引資料庫
  2. ^ 徐志炎口述,黃世澤整理,〈章太炎初創注音符號〉《章太炎研究》(台北市:李敖出版社,1991),頁210-212。
  3. ^ 《巴士的報》:《台灣注音符號ㄅㄆㄇㄈ的前世今生》,2018年10月12日。
  4. ^ 倪海曙《中國拼音文字運動史簡編》(上海:時代書報出版社,1948),頁66-67。
  5. ^ 詹瑋,《吳稚暉與國語運動》(台北市:文史哲出版社,1992),頁197-198。
  6. ^ 吳稚暉,〈改定注音字母名稱為注音符號及推行辦法案〉《吳稚暉先生全集卷五》(台北市: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史料編纂委員會,1969),頁312-314。
  7. ^ 7.0 7.1 國語注音符號手冊》,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2000年11月。ISBN 957-02-7324-0
  8. ^ 《國音學》,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音學編輯委員會,正中書局,1999年11月臺五版八刷,ISBN 978-957-09-0086-5
  9. ^ 刘明华. 汉语拼音方案的O韵母与UO韵母之辨. 科学之友. 2008, (11): 126–127. 
  10. ^ 「風」的發音有沒有ㄨ?
  11. ^ 拆解注音符號來快速學習漢語拼音
  12. ^ 連江縣政府:《馬祖閩東(福州)話日常生活常用詞彙編輯說明》,2009年11月。
  13. ^ 13.0 13.1 注音符號(U+3100‒U+312F)
  14. ^ Proposed New Characters: Pipeline Tabl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20). 
  15. ^ Scripts-6.0.0.txt. Unicode Consortium. 

来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