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硬颚擦音

浊硬颚擦音辅音的一种,它在国际音标中的符号是ʝ,在X-SAMPA中的符号则是j\

濁硬顎擦音
ʝ
IPA編號139
編碼
HTML碼(十進制)ʝ
Unicode碼(十六進制)U+029D
X-SAMPA音標j\
ASCII音標C<vcd>
IPA盲文英语IPA Braille⠦ (braille pattern dots-236)⠚ (braille pattern dots-245)
音頻範例

浊硬颚擦音相当罕见,在由UPSID调查了317种语言后只发现7种带有此音位的语言。

特点编辑

浊硬颚擦音的特点有:

见于编辑

硬颚音编辑

语言 词汇 国际音标 意义 注释
阿斯图里亚语 frayar [fɾäˈʝär] 摧毁
加泰罗尼亚语 巴利阿里方言[1] figuera [fiˈʝeɾə] 无花果树 [ɟ]互补分布。在其它变体中和[ɣ]对立。参见加泰罗尼亚语音系
丹麦语 标准音[2] talg [ˈtsʰælˀʝ] 动物脂油 可能是词尾/j/出现在/l/后时的同位异音。[2]参见丹麦语音系
荷兰语 标准音[3] ja [ʝaː] 是的 频繁出现的/j/的同位异音,特别是语气强烈的口语中。[3]参见荷兰语音系
德语 标准德语[4][5] Jacke [ˈʝäkə] 夹克衫 一般记为⟨j⟩;也会被描述为近音[j][6][7] 或一个介于擦音和近音之间的变体。[8]参见标准德语音系
希腊语 标准音 γεια [ʝɐ]
塞浦路斯希腊语[9] ελιά [e̞ˈʝːɐ] 橄榄 /ʎ/的同位异音
匈牙利语[10] dobj be [dobʝ bɛ] 扔进 /j/的同位异音。参见匈牙利语音系
爱尔兰语[11] an ghrian [ənʲ ˈʝɾʲiən̪ˠ] 太阳 参见爱尔兰语音系
意大利语 南部方言 figlio [ˈfiʝːo] 儿子 标准语中和/ʎ/对立。参见意大利語音系
卡拜尔语 cceǥ [ʃʃəʝ]
韩语 사향노루/sahyangnoru [sɐʝɐŋnoɾu] 原麝 当/h/在浊声间且和/i//t//j/结合时出现。参见韩语音系
立陶宛语[12][13] ji [ʝɪ] 一般记为⟨j⟩;也被描述为近音[j][14]参见立陶宛语音系
马普切语[15] kayu [kɜˈʝʊ] 可能是近音[j][15]
缅甸语 [ʝ] /j/在词首的同位异音。
挪威语 东部标准方言[16][17] gi [ʝiː] /j/的同位异音,特别是闭元音前后。[17]参见挪威语音系
普什图语 Ghilzai及Wardak地区方言[18] موږ [muʝ] 我们
利普里安语 zeije [ˈt͡sɛʝə] 展示
俄语[19] яма [ˈʝämə] /j/在语气激烈时的同位异音。[19] 参见俄语音系
苏格兰盖尔语[20] dhiubh [ʝu] 他们中 参见苏格兰盖尔语音系
斯洛伐克语[21] prijímať [ˈpɾɪʝɪːmäc̟] 接受 /j/在闭前元音之间时的同位异音。[21]参见斯洛伐克语音系
西班牙语[22] sayo [ˈsäʝo̞] 罩衫 更常见的是近音;许多方言里也可能记为ll。参见西班牙語音系
瑞典语[23] jord [ʝɯᵝːɖ] /j/的同位异音。参见瑞典語音系

硬颚后音编辑

语言 词汇 国际音标 意义 注释
白俄罗斯语 геаграфія [ɣ̟e.äˈɣɾäfʲijä] 地理学 一般记为⟨ɣʲ⟩。参见白俄罗斯语音系
荷兰语 标准比利时荷兰语[24] gaan [ɣ̟aːn] 可能是软腭音[ɣ][24]参见荷兰语
南部口音[24]
德语 标准德语[25] Riese [ˈɣ̟iːzə] 擦音/ʁ/在前元音旁的同位异音。[25]参见标准德语音系
希腊语 标准现代希腊语[26][27] γένος [ˈʝ̠e̞no̞s̠] 性别 参见现代希腊语音系
林堡语 韦尔特方言[28] gèr [ɣ̟ɛ̈ːʀ̝̊] 高兴地 /ɣ/在前元音旁的同位异音。[28]
立陶宛语[14][29] Hiustonas [ˈɣ̟ʊs̪t̪ɔn̪ɐs̪] 休斯顿 非常罕见;[30]一般记为⟨ɣʲ⟩。参见立陶宛语音系
俄语 标准音[19] других гимнов [d̪rʊˈɡ̟ɪɣ̟ ˈɡ̟imn̪əf] 其他的圣歌 /x/在浊软塞音前的同位异音;[19]一般记为⟨ɣʲ⟩,也支持[ɡ̟]。参见俄语音系
南部方言 гимн [ɣ̟imn̪] 赞美诗 一般记为⟨ɣʲ⟩;标准语中和[ɡʲ]对立。参见俄语音系

变体编辑

语言 词汇 国际音标 意义 注释
马普切语[31] /ɣ/在前元音/ɪ, e/前的同位异音。[31]

另请参见编辑

  1. ^ Wheeler (2005:22–23)
  2. ^ 2.0 2.1 Basbøll (2005:212)
  3. ^ 3.0 3.1 Collins & Mees (2003:198)
  4. ^ Mangold (2005:51)
  5. ^ Krech et al. (2009:83)
  6. ^ Kohler (1999:86)
  7. ^ Moosmüller, Schmid & Brandstätter (2015:340)
  8. ^ Hall (2003:48)
  9. ^ Arvaniti (2010:116–117)
  10. ^ Gósy (2004:77, 130)
  11. ^ Ó Sé (2000:17)
  12. ^ Augustaitis (1964:23)
  13. ^ Ambrazas et al. (1997:46–47)
  14. ^ 14.0 14.1 Mathiassen (1996:22–23)
  15. ^ 15.0 15.1 Sadowsky et al. (2013:91)
  16. ^ Strandskogen (1979:33)
  17. ^ 17.0 17.1 Vanvik (1979:41)
  18. ^ Henderson (1983:595)
  19. ^ 19.0 19.1 19.2 19.3 Yanushevskaya & Bunčić (2015:223)
  20. ^ Oftedal (1956:?)
  21. ^ 21.0 21.1 Pavlík (2004:106)
  22. ^ Martínez-Celdrán, Fernández-Planas & Carrera-Sabaté (2003:255)
  23. ^ Engstrand (1999:140)
  24. ^ 24.0 24.1 24.2 Collins & Mees (2003:191)
  25. ^ 25.0 25.1 Krech et al. (2009:85)
  26. ^ Nicolaidis (2003:?)
  27. ^ Arvaniti (2007:20)
  28. ^ 28.0 28.1 Heijmans & Gussenhoven (1998:108)
  29. ^ Ambrazas et al. (1997:36)
  30. ^ Ambrazas et al. (1997:35)
  31. ^ 31.0 31.1 Sadowsky et al. (201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