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济南战役,國民黨稱濟南會戰,是第二次國共內戰的一次戰役。1948年9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发动了济南战役,9月24日攻佔济南

济南战役
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一部分
日期1948年9月16日 - 1948年9月24日
地点 中華民國山东省济南市
结果 解放军占领济南,俘国军高级将领23人,缴获各种炮800多门,坦克、装甲车20辆,汽车238辆。国军在山东溃败。
参战方

中華民國政府 中華民國政府

中華民國國軍 第二绥靖区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產党
中国人民解放军 华东野战军

指挥官和领导者
中華民國國軍 王耀武(俘虜) 第二绥靖区(山东)司令长官兼山东省主席
中華民國國軍 牟中珩(俘虜) 第二绥靖区(山东)副司令长官

中国共产党 粟裕 代司令员兼代政委
中国共产党 许世友 山东兵团司令员
中国共产党 谭震林 华东野战军副政治委员兼山东兵团政治委员

中国共产党 王建安 山东兵团副司令员
兵力
防守110,000人,增援170,000人共29萬兵力 主攻140,000人,後備180,000人,共32萬兵力
伤亡与损失
陣亡22,423人,被俘61,873人,起义20,000人 27,000人

目录

背景编辑

1948年夏季,华东野战军在豫东战役兖州战役后,奪取了济南以南的鐵路,济南陷於孤立。[1]

其时东北野战军包围长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野战部队包围太原,华东野战军包围济南。毛泽东为首的中央军委原本希冀兵力占绝对优势的东北野战军先进攻长春,为其它战场解放军获取攻取大城市之经验。但林彪建议对长春进行持久围困。因此军委转向华东野战军,希望其尽快攻取济南。

经过编辑

蔣介石深知「濟南穩則徐州穩,徐州穩則中原穩」,親往濟南當面告誡王耀武濟南必須固守。1948年8月开始,国军被迫采取重点防御,以第二绥靖区11万余部队守备要地济南,并准备以徐州地区的3个主力兵团约17万余人(邱清泉李弥黄百韬)随时北上增援。[2]国军的防禦圈分成兩圈,外圈由碉堡、鐵絲網及壕溝組成,內圈依古城牆防守。8月8日,國軍空運濟南增援。[3]:8656

粟裕统一指挥攻城和打援,许世友谭震林率部分东、西两个集团对济南实施钳形突击。在火力上,调动整个华东野战军炮兵10个团,各类火炮500余门,在火力上压倒國民黨守军,甚至有坦克大队也调到了前线。

主攻的西集团由宋时轮(10纵)、政治委员刘培善指挥,攻占机场和商埠;助攻的东集团由聂凤智(9纵)、政治委员刘浩天指挥,首先占城东要点,尔后协同西集团攻城。9月9日共軍隱蔽行軍,15日圍攻濟南西方之長清,16日午夜共軍攻佔長清,兵臨濟南西郊。东线的“主攻”9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夜攻下東邊茂嶺山、硯池山。王耀武判斷共軍主攻方向在東面,急將第19、第57旅東調。西线机场失陷,使防守西线的吴化文第96军的阵地暴露在宋时轮的炮火下。

9月19日,国军外圈防禦的指揮官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吴化文在中共政治争取下率2万多人投降,並將濟南機場和周圍防區移交給了宋時輪劉培善指揮的攻城西兵團部隊。国军外圈防禦瓦解,监视吴部的预备队13纵投入战斗。吴化文曾經率部隊加入汪精衛政權,投降後其部隊馬上被改編為解放軍。[4]王耀武亂了陣腳,請求突圍,遭蔣介石斥責。

9月23日,濟南外城已被共軍全部攻占。9月23日18時,許世友下達了攻擊內城的命令。共軍集中的火炮、火箭筒和机枪一齐向城头开火。聂凤智擅自将“助功”的命令改为“主攻”,第九纵队第一个攻入济南,當天第九纵队25师73团获得“济南第一团”称号。

经过8昼夜激战,解放军攻克重兵防守、工事坚固的济南,开创夺取大城市的先例。周恩来后来说:“三大战役的序幕是济南战役。”

 
济南战役中,解放军缴获国民党军司令官王耀武的比利时造勃朗宁M1900式7.65毫米手枪。

国军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化装出逃,9月28日在寿光县被查出。11月初,第二绥靖区副司令牟中珩也在高密被俘。[5]

济南战役中国军伤亡22423人,被俘61873人。解放军伤亡27,000余人[5],包括三纵八师师长王吉文(亡)、十三纵队三十七师师长高锐(伤)、政委徐海珊(亡)。

美联社1948年9月25日南京电称:“济南的强攻战,显示共军已不再惧怕直接攻击政府据有的阵地了”,“共军已变得强大到足可以攻击并可能攻克长江以北任何城市”。

評價编辑

濟南戰役初期,很多人認為王耀武實力強勁,工事完備,必能久守。但济南国民党军的机动部队六万多人早在莱芜战役中全军覆没,致使王耀武守济南的军队不足,不得已只能重用吴化文。[6]王耀武两次飞赴南京,要求撤出济南,但蒋介石认为济南必须守住。此战,华东野战军以14万人攻城,18万人打援,打援兵力超出攻城兵力,受严阵以待的打援兵团所慑,徐州剿总3个兵团17万人未敢北上援济。杜聿明告訴李弥:“济南就是个大坑、王耀武是陈毅用铁线拴在坑底的肥肉。”吴化文起義對王耀武幾乎是覆灭式打击。城破前,王耀武打電話給軍法處和軍事監獄,命令將所有在押犯人全部釋放,顯示出他內心極度的不安。

时任国民革命军参谋总长的陈诚在其回忆录中对此役评价如下:

戡乱时期的剿共军事,以三十七年九月下旬济南的失陷,作为一个转捩点。在此以前,可以说胜败之机,犹未大定,国军努力的机会,还有争取的可能。但在此以后,显然已成江河日下之势,狂澜既倒,无可挽回矣。......济南为山东心脏,济南一失,整个山东就全成了一块死棋,而打通津浦,连贯南北,遂全然绝望。......其在共军方面,既已掌握了山东,自可抽调山东的共军,转移使用于其他战场,于是无论东北、华北、华中,均将造成我军之力日消、敌军之力日长的趋势。

参考文献编辑

  1. ^ CHINA: Province for a Poet. 《時代》雜誌. 1948年10月4日. (英文)
  2. ^ 粟裕, 济南战役胜利原因和重大意义, 1948-10-04 
  3. ^ 李新总主编 (编). 《中华民国史大事记》(全十二卷,十二册).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编,韩信夫、姜克夫主编.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年7月. 
  4. ^ Odd Arne Westad. Decisive Encounters: The Chinese Civil War, 1946-1950.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201. ISBN 978-0-8047-4484-3. (英文)
  5. ^ 5.0 5.1 《中国近代通史》第十卷,372页
  6. ^ 王耀武在回憶錄提到,杜聿明曾對他說:“吳化文反覆無常,表面服從而內心詭詐,靠不住,要注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