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秦明耶沙

溫秦明耶沙緬甸語ဝန်စင်း မင်းရာဇာ发音:[wùɴ zɪ́ɴ mɪ́ɴ jàzà];1347年或1348年-1421年),或稱明耶沙မင်းရာဇာ发音:[mɪ́ɴ jàzà])、坡耶沙ဘိုးရာဇာ发音:[pʰó jàzà]),本名額尼奧ငညို发音:[ŋə ɲò]),他是緬甸阿瓦王國首相,任職於1379年(或1380年)至1421年間,輔佐了明吉斯伐修寄多羅般明恭三位阿瓦國王。[1][2]

溫秦明耶沙
ဝန်စင်း မင်းရာဇာ
首相
任期
1379年(或1380年)-1421年
君主明吉斯伐修寄
多羅般
明恭
个人资料
出生1347年(或1348年)
溫秦
逝世1421年
阿瓦
宗教信仰上座部佛教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額尼奧出生於溫秦的平民家庭,自幼聰穎過人,尤好鑽研碑銘、手稿、古蹟圖文方面的學問,並以此聞名鄉里。[1][3]1368年,阿瓦國王明吉斯伐修寄率眾來到密鐵拉地區修繕密鐵拉湖英语Meiktila Lake的堤岸。明吉斯伐修寄對堤岸上一個神龕中的少婦金像起了興趣,向附近村民詢問其由來。村民皆不知,推薦國王向博學的額尼奧問詢。隨後,額尼奧應詔前來,向國王解釋此像是蒲甘王朝國王阿奴律陀所捐,以紀念一逝於此處的妃子,並推斷堤岸下應該還埋有另一少婦金像。明吉斯伐修寄使人掘之,果如其言。額尼奧因此得到明吉斯伐修寄的賞識,成為阿瓦宮廷的一員。[4]

明吉斯伐修寄時期编辑

1370年(或1371年),北方撣族地區的孟養戛里英语Kalay互相征伐,額尼奧向明吉斯伐修寄建言,應等待雙方兩敗俱傷後,阿瓦再行出兵收漁翁之利。明吉斯伐修寄聽從了他的建議,順利降伏了兩邦。[5][6]阿瓦扶植的孟養詔法在阿瓦軍離開後就被推翻,明吉斯伐修寄想再度出征孟養。額尼奧向他建言,阿瓦不應過度擴張,應以易守難攻的眉都英语Myedu作為北方疆界,明吉斯伐修寄聽從了他的建言。1372年至1373年,木撣南征眉都,阿瓦軍成功擊退敵軍並取得決定性的勝利,此後的十四年間木撣軍不再南下劫掠。[7][8]

額尼奧得到明吉斯伐修寄的信賴,參與了明吉斯伐修寄全部的重要決策。1379年(或1380年),明吉斯伐修寄將額尼奧升為首相,並賜與其明耶沙的頭銜。[9]溫秦明耶沙的建言也不總是正確的,他曾支持以紹梅(Saw Me)為阿臘干英语Arakan國王的提案,紹梅卻只是個不適任的暴君,於1385年(或1386年)被趕出阿臘干。[10][11]溫秦明耶沙也曾建議明吉斯伐修寄接受苗妙總督勞驃英语Laukpya的邀約、進攻勃固王國,導致1385年至1391年三次失敗的征伐。[12]

多羅般時期编辑

1400年,多羅般繼位,溫秦明耶沙作為首相輔佐新王。多羅般後被太公總督梯訶波帝暗殺。梯訶波帝自立為王,被溫秦明耶沙為首的阿瓦廷臣反對。溫秦明耶沙等人處死了梯訶波帝,擁立明恭繼位。[13][14]明恭順利即位後,繼續以溫秦明耶沙為首相,並以溫秦明耶沙的兒子、女婿為地方總督。[15]

明恭時期编辑

溫秦明耶沙輔佐明恭艱難地抵禦了勃固國王羅娑陀利於1401年至1402年間的進攻,並於1403年率領使節團前往勃固進行停戰談判。溫秦明耶沙在勃固度過五個月的時光,勃固國王羅娑陀利對睿智的溫秦明耶沙青睞有加,以一勃固大臣之女與其婚配。[16][17]溫秦明耶沙在其著作中曾提及其與勃固大臣梯訶波帝(သီဟပတေ့)的即興哲學辯論,溫秦明耶沙持延遲享樂英语Delayed gratification的論點,梯訶波帝則是支持及時行樂。在守禮、互敬的辯論過後,溫秦明耶沙甘拜下風。[18]

溫秦明耶沙曾率使節團取得錫箔英语Hsipaw State(1404年至1405年)、洋檜英语Yawnghwe(1405年至1406年)、孟養(1406年至1407年)詔法的臣服。[19][20]明恭也聽從溫秦明耶沙的建言,分別任命迦梨夷旦瑜苗拉出任戛里英语Kalay孟養詔法[20][21]

1406年,在王子彌利憍苴成功征伐阿臘干之後,明恭在決策上逐漸更依賴其子彌利憍苴。在明恭立彌利憍苴為王儲後,溫秦明耶沙曾試圖安撫王弟帝陀的憤怒情緒,卻失敗了,帝陀於1407年叛往南方的勃固王國。[22]1408年,在勃固國王羅娑陀利征服阿臘干並將明恭的女兒奪入後宮之後,明恭無視了溫秦明耶沙待雨季結束後再行出征的建議,親率大軍南征,此次戰事以阿瓦的慘敗告終。[23][24]據緬甸史書記載,溫秦明耶沙曾勸明恭恢復其寵妃信菩彌的地位,明恭因懷疑信菩彌與象伕有染而降低其在後宮的等級。明恭聽從了建言,恢復了信菩彌的地位,信菩彌因此贈送溫秦明耶沙許多奢華的禮物。[25]這是緬甸正史對溫秦明耶沙的最後一處提及,另有一緬甸政書提及溫秦明耶沙在1413年(或1414年)還曾有對國王的進言。[26]溫秦明耶沙逝世於1421年,享年七十三歲。[27][28]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
  1. ^ 1.0 1.1 《緬甸史》,第174頁.
  2.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42–480頁.
  3. ^ Khin Maung Nyunt 2016,第8頁.
  4. ^ Myanma Swezon Kyan 1979,第362頁.
  5. ^ 《緬甸史》,第179頁.
  6. ^ Myanma Swezon Kyan 1979,第363頁.
  7.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09頁.
  8. ^ Yazawin Thit,第一卷,199頁.
  9. ^ Khin Maung Nyunt 2016,第8–9頁.
  10.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14–415頁.
  11. ^ Mani Yadanabon,第63頁.
  12. ^ Maha Yazawin,第一卷,290–302頁.
  13.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38頁.
  14. ^ Than Tun,第128頁.
  15.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41–443頁.
  16. ^ Yazawin Thit,第一卷,213–218頁.
  17.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69–470頁.
  18. ^ Mani Yadanabon,第126–127頁.
  19.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45–446頁、467頁.
  20. ^ 20.0 20.1 Yazawin Thit,第一卷,224–225頁.
  21.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67頁.
  22.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72–473頁.
  23. ^ 《緬甸史》,第187–190頁.
  24.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76–485頁.
  25.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1–3頁.
  26. ^ Mani Yadanabon,第181頁.
  27.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51頁.
  28. ^ Maha Yazawin,第二卷,55頁.
書籍
  • 戈·埃·哈威著; 姚梓良譯. 《緬甸史》. 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73年. 
  • Royal Historical Commission of Burma. Hmannan Yazawin 1–3 2003. Yangon: Ministry of Information,Myanmar. 1832 (缅甸语). 
  • Kala, U. Maha Yazawin 1–3 2006, 4th printing. Yangon: Ya-Pyei Publishing. 1724 (缅甸语). 
  • Maha Sithu. Myint Swe (1st ed.); Kyaw Win, Ph.D. and Thein Hlaing (2nd ed.) , 编. Yazawin Thit 1–3 2012, 2nd printing. Yangon: Ya-Pyei Publishing. 1798 (缅甸语). 
  • Sandalinka, Shin. Mani Yadanabon 2009, 4th printing. Yangon: Seit-Ku Cho Cho. 1781 (缅甸语). 
  • Khin Maung Nyunt. Minkyi Swa Saw Ke, Wunzin Pho Yaza and Meikhtila Lake (PDF). The Global New Light of Myanmar (Yangon). 2016-07-06: 8–9 [2016-08-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5-10). 
  • Myanma Swezon Kyan 8 2. Yangon: Sarpay Beikman. 1979: 362–363 (缅甸语). 
  • Than Tun. History of Burma: A.D. 1300–1400. Journal of Burma Research Society. December 1959, XLII (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