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上之战

战国时代秦国与齐国在濮水发生的战争

濮上之战發生於前312年,是戰國時代秦國齐国争霸的战争。

濮上之战
日期前312年
地点
濮水
结果 秦、魏、韩军大胜,齐军全军覆没,匡章仅以身免
参战方
秦國魏国韩国 齐国宋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樗里疾到满 匡章(逃走)、田声(战死或被俘)
兵力
未知 五都之兵、北地之众
伤亡与损失
不详 全灭

背景编辑

前316年,燕国子之獲得燕王噲讓位而主政;前314年,子之和太子平争权,战死数万军队[1]齐宣王匡章以五都之兵、北地之众伐燕大胜,仅五十天就攻占燕国全境。[2]

由於齐国的强大引起了诸侯的不满,为了缓解这种尴尬局面,齐、结盟攻打秦国,攻克了曲沃。秦国张仪遂入楚离间齐楚关系[3]楚怀王为获得张仪许诺的六百里土地,遣使入齐绝交。[4]不久楚王得知上当后怒而攻秦,秦败楚于丹阳,斩首八万。[5]此時楚国包围韩国的雍氏,齐、联合伐包围魏国境内的煮枣。秦王令樗里疾到满带兵攻楚解雍氏围,并联合魏国對峙齐国。[6][7]

经过编辑

齐、宋联军与秦、魏、韩联军对峙于濮水。经过激战,齐军惨败,副将声子战死(一说被俘虏),匡章仅以身免。经此一役,齐国元气大伤,田盼和齐宣王商议向宋国赠送齐国的余粮,以换取宋国坚定立场。[8]秦军令樗里疾助韓東征齊國、到滿助魏攻略燕地[9][10],最終幫助燕国民众得以赶走了入侵的齐军。[11]

前311年,秦惠文王卒。秦武王即位,齐国、楚国、魏国、韩国、越国皆宾从于秦。[12]

参考文獻编辑

  1. ^ 子之三年,燕国大乱,百姓恫怨。将军市被、太子平谋,将攻子之。储子谓齐宣王:“因而仆之,破燕必矣。”王因令人谓太子平曰:“寡人闻太子之义,将废私而立公,饬君臣之义,正父子之位。寡人之国小,不足先后。虽然,则唯太子所以令之。”太子因数党聚众,将军市被围公宫,攻子之,不克;将军市被及百姓乃反攻太子平,将军市被死已殉,国构难数月,死者数万众,燕人恫怨,百姓离意。—战国策燕策一
  2. ^ 孟轲谓齐宣王曰:“今伐燕,此文、武之时,不可失也。”王因令章子将五都之兵,以因北地之众以伐燕。士卒不战,城门不闭,燕王哙死。齐大胜燕,子之亡。—战国策燕策一
  3. ^ 齐助楚攻秦,取曲沃。其后,秦欲伐齐,齐、楚之交善,惠王患之,谓张仪曰:“吾欲伐齐,齐楚方欢,子为寡人虑之,奈何?”张仪曰:“王其为臣约车并币,臣请试之。”—战国策秦策二
  4. ^ 楚王使人绝齐,使者未来,又重绝之。—战国策秦策二
  5. ^ 十七年春,与秦战丹阳,秦大败我军,斩甲士八万,虏我大将军屈丐、裨将军逢侯丑等七十馀人,遂取汉中之郡。—史记楚世家
  6. ^ 二十一年,與秦共攻楚,敗楚將屈丐,斬首八萬於丹陽。—史记韓世家
  7. ^ 十二年,攻魏。楚圍雍氏,秦敗屈丐。蘇代謂田軫曰:「臣願有謁於公,其為事甚完,使楚利公,成為福,不成亦為福。今者臣立於門,客有言曰魏王謂韓馮、張儀曰:『煮棗將拔,齊兵又進,子來救寡人則可矣;不救寡人,寡人弗能拔。』此特轉辭也。秦、韓之兵毋東,旬餘,則魏氏轉韓從秦,秦逐張儀,交臂而事齊楚,此公之事成也。」田軫曰:「柰何使無東?」對曰:「韓馮之救魏之辭,必不謂韓王曰『馮以為魏』,必曰『馮將以秦韓之兵東卻齊宋,馮因摶三國之兵,乘屈丐之獘,南割於楚,故地必盡得之矣』。張儀救魏之辭,必不謂秦王曰『儀以為魏』,必曰『儀且以秦韓之兵東距齊宋,儀將摶三國之兵,乘屈丐之獘,南割於楚,名存亡國,實伐三川而歸,此王業也』。公令楚王與韓氏地,使秦制和,謂秦王曰『請與韓地,而王以施三川,韓氏之兵不用而得地於楚』。韓馮之東兵之辭且謂秦何?曰『秦兵不用而得三川,伐楚韓以窘魏,魏氏不敢東,是孤齊也』。張儀之東兵之辭且謂何?曰『秦韓欲地而兵有案,聲威發於魏,魏氏之欲不失齊楚者有資矣』。魏氏轉秦韓爭事齊楚,楚王欲而無與地,公令秦韓之兵不用而得地,有一大德也。秦韓之王劫於韓馮、張儀而東兵以徇服魏,公常執左券以責於秦韓,此其善於公而惡張子多資矣。」—史记田敬仲完世家
  8. ^ 濮上之事,赘子死,章子走。盼子谓齐王曰:“不如易馀粮于宋,宋王必说。梁氏不敢过宋伐齐。齐固弱,是以馀粮收宋也;齐国复强,虽复责之宋,可;不偿,因以为辞而攻之,亦可。”—战国策齐策六
  9. ^ (十一年)燕君讓其臣子之...十三年,庶长章击楚於丹阳,虏其将屈匄,斩首八万;又攻楚汉中,取地六百里,置汉中郡。楚围雍氏,秦使庶长疾助韩而东攻齐,到满助魏攻燕。—史记秦本纪
  10. ^ 七年,攻齊。與秦伐燕。—史记魏世家
  11. ^ 諸侯將謀救燕。齊王謂孟子曰:「諸侯多謀伐寡人者,何以待之?」對曰:「臣聞七十里為政於天下者,湯是也。未聞以千里畏人者也。《書》曰:『徯我后,後來其蘇。』今燕虐其民,王往而征之,民以為將拯己於水火之中也,簞食壺漿以迎王師。若殺其父兄,系累其子弟,毀其宗廟,遷其重器,如之何其可也!天下固畏齊之強也,今又倍地而不行仁政,是動天下之兵也。王速出令,反其旄倪,止其重器,謀於燕眾,置君而後去之,則猶可及止也。」齊王不聽。而燕人叛。—資治通鑑周紀三
  12. ^ 惠王卒,子武王立。韩、魏、齐、楚、越皆宾从。—秦本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