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田盼(?-?),戰國齊國名將。大約生活於齊威王宣王時代(前356年-前301年),齊國王室宗親。田盼長期戍守齊國西部邊鎮高唐,並曾指揮名聞天下的馬陵之戰,還曾多次率領齊軍攻伐魏國及趙國,以及在徐州之戰後打敗由楚威王田忌統率的楚軍,立下了顯赫的戰功,是當時齊國的名將。

目录

齊威王之寶貝编辑

齊威王時,派遣盼子守齊國西陲重鎮高唐。當時,黃河自西南而來,在高唐邑西轉彎北上,過固河村西後又轉向東北。盼子憑河為險,設防衛齊。齊威王二十四年(前333年),齊威王與魏惠王狩獵郊外,間歇時,魏王問齊王:“你有國寶嗎?”齊王答曰:“沒有。”魏王說:“ 我這樣的小國還有光照十二乘的徑寸之明珠十枚。怎麼這樣大的齊國卻沒有寶貝?”齊王說他對寶貝的看法與魏王不同,他的臣下檀子,使守南城,則楚人不敢為寇,泗上十二諸侯皆來朝;有臣下盼子,派遣他守衛高唐,則趙國人不敢到邊界河中捕魚;他的吏僕黔夫,派遣他守衛徐州,則燕人祭北門,趙人祭西門,遷徙而跟從者七千餘家;他的臣子種首,派遣他防備盜賊,則道不拾遺。此四名臣者,他們光照千里,又何止十二乘![1]

往後事績编辑

馬陵之戰爆發時,齊威王令田盼與孫子、田嬰三人為將出兵赴援,田盼在此役全殲太子申立下了赫赫戰功[2]

前333年,楚軍與田嬰率領的齊軍交戰於徐州,齊將申縛楚威王大敗。楚威王依勢欲令齊王將田嬰罷職逐出齊國。此時,燕王刀下亡命至楚國的張醜對楚威王說楚王之所以戰勝於徐州是因為田盼不被重用出征,若現在將田嬰趕出齊國,齊威王必定重用田盼,重組兵將,再次交戰,這對楚王你沒有好處。楚王被張醜說服,不再逐趕田嬰[3]。这一仗的失利,使齐王十分恼怒。他孤注一掷,派出最杰出的将领盼子领兵,向楚国发起进攻楚王依照田忌的建议立刻调动了全国的军队,亲自担任统帅,并请田忌随军及时给他出谋划策,还任命相国和上将担任左右司马。另有九乘战车专门保卫自己。就这样,还是没有抵挡住齐军的猛烈攻击,楚军失败了

前325年,田盼與魏將公孫衍合兵,由田盼当任总指挥官 ,大破趙、韓聯軍,為齊國攻取了平邑[4]匡章用事之後,田盼逐漸退居二線。竹书纪年中【齐田肦败邯郸,韩举于平邑】

前312年,齊軍在濮水之戰中被秦、魏、韓打敗,贅子戰死,匡章敗走後田盼向齊宣王建議“易餘糧於宋”,使敵國“不敢過宋伐齊”,為齊國保存了實力,同時也為日後侵略宋國找到了絕佳的藉口[5]

別名编辑

又名田朌、田肦、田颁、陈盼、陈朌、陈肦、陈颁,也称“朌子”、“盼子”、“肦子”、“颁子”,亦稱齊盼子、齊朌子、齊肦子、齊颁子。

參考資料编辑

说苑尊贤 田忌去齐奔楚,楚王郊迎至舍,问曰:“楚,万乘之国也,齐亦万乘之国也,常欲相幷,为之奈何?”对曰:“易知耳,齐使申孺将,则楚发五万人,使上将军将之,至禽将军首而反耳。齐使田居将,则楚发二十万人,使上将军将之,分别而相去也。齐使眄子将,楚发四封之内,王自出将而忌从,相国上将军为左右司马,如是则王仅得存耳。”于是齐使申孺将,楚发五万人,使上将军至,擒将军首反,于是齐王忿然,乃更使眄子将,楚悉发四封之内,王自出将,田忌从,相国上将军为左右司马,益王车属九乘,仅得免耳。至舍,王北面正领齐祛,问曰:“先生何知之早也?”田忌曰:“申孺为人,侮贤者而轻不肖者,贤不肖者俱不为用,是以亡也;田居为人,尊贤者而贱不肖者,贤者负任,不肖者退,是以分别而相去也;眄子之为人也,尊贤者而爱不肖者,贤不肖俱负任,是以王仅得存耳。”

  1. ^ 資治通鑑 周紀卷二》:齊威王、魏惠王會田于郊。惠王曰:「齊亦有寶乎?」威王曰:「無有。」惠王曰:「寡人國雖小,尚有徑寸之珠,照車前後各十二乘者十枚。豈以齊大國而無寶乎?」威王曰:「寡人之所以為寶者與王異。吾臣有檀子者,使守南城,則楚人不敢為寇,泗上十二諸侯皆來朝;吾臣有盼子者,使守高唐,則趙人不敢東漁于河; 吾吏有黔夫者,使守徐州,則燕人祭北門,趙人祭西門,徙而從者七千餘家;吾臣有種首者,使備盜賊,則道不拾遺。此四臣者,將照千里,豈特十二乘哉!」惠王有慚色。
  2. ^ 資治通鑑 周紀卷二》:魏龐涓伐韓。韓請救於齊。齊威王召大臣而謀曰:「蚤救孰與晚救?」成侯曰:「不如勿救。」田忌曰:「弗救則韓且折而入於魏,不如蚤救之。」孫臏曰:「夫韓、魏之兵未弊而救之,是吾代韓受魏之兵,顧反聽命於韓也。且魏有破國之志,韓見亡,必東面而愬於齊矣。吾因深結韓之親而晚承魏之弊,則可受重利而得尊名 也。」王曰:「善!」乃陰許韓使而遣之。韓因恃齊,五戰不勝,而東委國於齊。齊因起兵,使田忌、田嬰、田盼將之,孫子為師,以救韓,直走魏都。龐涓聞之,去韓而歸。魏人大發兵,以太子申為將,以御齊師。孫子謂田忌曰:「彼三晉之兵素悍勇而輕齊,齊號為怯。善戰者因其勢而利導之。《兵法》:『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將,五十里而趣利者軍半至。』」乃使齊軍入魏地為十萬竈,明日為五萬竈,又明日為二萬竈。龐涓行三日,大喜曰:「我固知齊軍怯,入吾地三日,士卒亡者過 半矣!」乃棄其步軍,與其輕銳倍日並行逐之。孫子度其行,暮當至馬陵。馬陵道狹而旁多阻隘,可伏兵。乃斫大樹,白而書之曰:「龐涓死此樹下!」於是令齊師善射者萬弩夾道而伏,期〔曰〕(日):「暮見火舉而俱發。」龐涓果夜到斫木下,見白書,以火燭之。讀未畢,萬弩俱發,魏師大亂相失。龐涓自知智窮兵敗,乃自剄,曰:「遂成豎子之名!」齊因乘勝大破魏師,虜太子申。
  3. ^ 戰國策 齊策一》:楚威王戰勝於徐州,欲逐嬰子於齊。嬰子恐,張丑謂楚王曰:「王戰勝於徐州也,盼子不用也。盼子有功於國,百姓為之用。嬰子不善,而用申縳。申縳者,大臣與百姓弗為用,故王勝之也。今嬰子逐,盼子必用。復整其士卒以與王遇,必不便於王也。」楚王因弗逐。
  4. ^ 戰國策 魏策二》:犀首、田盼欲得齊、魏之兵以伐趙,梁君與田侯不欲。犀首曰:“請國出五萬人,不過五月而趙破。”田盼曰:“夫請用其兵者,其國易未;易用其計者,其身易窮。公今言破趙大易,恐有後咎。”許昌首曰:“公之不慧也。夫二君者,國已不欲矣。今公又言有難以懼懼之,是趙不伐,而二士之謀困也。且公直言易,而事已去矣。夫難構而兵結,田侯、梁君見其危、又安敢釋卒不我予乎?”田盼曰:“善。”遂權兩君聽系數犀首。犀首、田盼遂得齊、魏之兵。兵未出境,梁君、田侯恐其至而戰敗也,悉起兵從之,大敗趙氏。
  5. ^ 戰國策 齊策六》:濮上之事,贅子死,章子走,盼子謂齊王曰:「不如易餘糧於宋,宋王必說,梁氏不敢過宋伐齊。齊固弱,是以餘糧收宋也。齊國復強,雖復責之宋,可;不償,因以為辭而攻之,亦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