焉耆-龜茲文

吐火羅人使用的文字

焉耆-龜茲文(舊稱吐火羅文,西方文獻也多以吐火羅文稱之),又叫做中亞斜體笈多文,或北突厥斯坦婆羅米文。在絲路南道的于闐亦用婆羅米文字,稱為中亞直體笈多文或南突厥斯坦婆羅米文。絲路北道和南道的婆羅米文,一般合稱為中亞婆羅米文。焉耆-龜茲文大多源自於西元八世紀(附帶有幾個較早期的)那是寫在棕櫚葉、木板以及中國紙上,其藉由塔里木盆地極其乾燥的氣候所保存下來的。在龜茲焉耆的遺址發現了這種語言的樣本,包括許多壁畫題字。

焉耆-龜茲文
Tocharian.JPG
类型元音附標文字
语言焉耆-龜茲語
使用时期西元八世紀
母书写系统
姊妹书写系统笈多(Gupta),巴勒婆英语Vatteluttu alphabet(Pallava)。

焉耆語(舊稱吐火羅語甲種,西方文獻多稱為Tocharian A)與龜茲語(舊稱吐火羅語乙種,西方文獻多稱為Tocharian B)並不具有相互理解性。恰當地說,這是基於twγry作為聯繫“Tokharoi吐火羅”的試驗性解釋,只有焉耆語可以被称为twγry語,而龜茲語則是“Kuchean”(其本地名稱可能是kuśiññe),但由於他們的文法通常在學術著作中一起被對待著,表示甲種與乙種已被證明是有幫助的。一個普遍的原始吐火羅語語言必須在數世紀前經過證明的語言,大概可以追溯到西元前1000年。鑑於焉耆語的地理範圍小並且缺乏世俗文本,它可能作為一種儀式性的語言英语liturgical language,兩者的關係類似於文言文現代標準漢語。然而,在焉耆語中缺乏世俗的文集決不是確定的,這是由於文本乃零碎保存的關係。

焉耆-龜茲人所使用的字母來源於婆羅米語字母音節(元音附標文字)並且被稱為斜婆羅米。不久變得明顯的是很大一部分手稿是於梵文中已知的佛教經典的翻譯並且有些甚至是雙語的,便於用來翻譯新的語言。除了佛教和摩尼教的宗教經典外,還有寺院的書簡和帳目紀錄、商業文件、商隊許可證、醫療和法術文本,以及一首愛情詩。許多焉耆-龜茲人信奉著善惡二元論的摩尼教或者是皈依佛教。

在1998年的時候,中國語言學家季羨林發表了一篇於1974年在焉耆回族自治縣發現的吐火羅文Maitreyasamiti-Nataka的殘篇斷簡之翻譯和分析。[1][2][3]

焉耆-龜茲文可能在西元840年後就消失了,當回鶻人黠戛斯人從蒙古地區驅逐時,便撤退到塔里木盆地。這一理論是由焉耆-龜茲語文本被翻譯成回鶻文的發現而得到了支持。在回鶻人統治期間,各民族與回鶻人的混居進而產生了如今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的大部分現代居民。

焉耆-龜茲文字编辑

焉耆-龜茲文字是以婆羅米文為基礎的,每個輔音有一個固有的元音,這可以通過添加元音符號來做改變,或刪除了一個特殊的無效標記,卽怛達點畵。與婆羅米文一樣,焉耆-龜茲語使用连接的輔音疊加,並具有不規則连接形式的焉耆-龜茲語字母 ,音:ra。[4]

焉耆-龜茲語字母表编辑

焉耆-龜茲語的元音
獨立字母 A Ā I Ī U Ū
           
R̥̄ E Ai O Au Ä
             
符號
(在 之上)
Tha Thā Thi Thī Thu Thū
           
Thr̥ Thr̥̄ The Thai Tho Thau Thä
             
焉耆-龜茲語的輔音
軟腭音 Ka Kha Ga Gha Ṅa
         
腭音(Palatals) Ca Cha Ja Jha Ña
         
捲舌音 Ṭa Ṭha Ḍa Ḍha Ṇa
         
齒音 Ta Tha Da Dha Na
         
唇音 Pa Pha Ba Bha Ma
         
響音 Ya Ra La Va
       
噝音 Śa Ṣa Sa Ha
       
其他符號
止韻 隨韻 去母音符號 (在 之上) 軟齶擦音英语Jihvamuliya(Jihvamuliya) 雙唇擦音英语Upadhmaniya(Upadhmaniya)
         

註釋编辑

  1. ^ "Fragments of the Tocharia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Andrew Leonard, How the World Works, Salon.com, January 29, 2008
  2. ^ "Review of 'Fragments of the Tocharian A Maitreyasamiti-Nataka of the Xinjiang Museum, China. In Collaboration with Werner Winter and Georges-Jean Pinault by Ji Xianli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J. C. Wright, Bulletin of 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London, Vol. 62, No. 2 (1999), pp. 367–370
  3. ^ "Fragments of the Tocharian a Maitreyasamiti-Nataka of the Zinjiang Museum, China", Ji Xianlin, Werner Winter, Georges-Jean Pinault, Trends in Linguistics, Studies and Monographs
  4. ^ Gippert, Jost. Tocharian Brahmi Script. TITUS Didactica. [2017-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6).  Retrieved 8 May 201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