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王懿(?-438年7月5日)[1]仲德东晋劉宋将领,太原祁縣人。晋朝时为司马懿避讳,以字行,称为王仲德。他自稱東漢司徒王允王懋的七世孫,對於他出身魏晉高門太原王氏的真實性,當時南方的高門士族都不採納,在後世稱其家族為下邳王氏。[2]東晉末及南朝宋時將領,曾參與多場北伐戰爭。

目录

生平编辑

王懿家族在西晉末年沒有南渡,一直在北方生活。王懿年輕時就顯得沉穩謹慎,有謀略,且通曉陰陽及音律。淝水之戰前秦崩潰,慕容垂乘機叛秦復燕,王懿就與兄長王叡共起義兵對抗,可是被其擊敗。王懿兄弟南渡黃河至滑臺(今河南滑縣),一度被當時盤據當地的丁零人翟遼留下任其將領,及後才成功逃走。

東晉太元末年,王懿兄弟遷居彭城(今江蘇徐州市)。後來,他們前去投靠出身太原王氏,於東晉任高官的王愉,但不獲王愉禮待,於是兄弟倆改投桓玄。不過,當時桓玄篡奪了東晉政權,王懿曾與輔國將軍張暢談及當時時事,就說:「朝代更迭自古即有,確實不會限於一個家族,可是今天新起為君的,恐怕不能夠成就大事。」[3]桓玄於元興二年(403年)年末篡位,而劉裕於次年二月就起兵討伐桓玄,王叡本也參加,預備在首都建康(今江蘇南京市)起兵響應,但事件泄露,王叡被殺,王懿唯有與侄兒王方回躲起來,待劉裕攻陷建康後才出來。劉裕遂以王懿當自己的中兵參軍。

義熙五年(409年),劉裕北伐南燕,王懿亦有參戰,並擔當前鋒,前後打了二十多場大小戰事,盡皆獲勝。次年成功滅南燕,但國內盧循就乘機作亂,並逼近建康。劉裕當時雖然及時回防建康,但手下士兵都是剛剛從南燕出征回來,可作戰兵力才數千人,兵力遠遠不及聚眾達十萬的盧循軍,故當時就有建議遷都迴避,但王懿反對[4]。劉裕最終決定堅守建康,又以王懿守越城抵抗盧循進攻。盧循進攻不果,於是退軍,留了部眾范崇民據南陵。劉裕派了王懿、劉鍾等人率眾追擊盧循,王懿擊敗范崇民,並燒毀其船艦,收編其散兵。後以功封新淦縣侯

義熙十二年(416年),劉裕北伐後秦,進王懿為征虜將軍,加冀州刺史,率前鋒進攻。王懿親率水軍入黃河,並逼近魏佔的滑臺,魏滑臺守將尉建恐懼逃走,王懿於是乘勢入城,並聲稱:「晉國本來想以七萬匹布帛換取魏國借道,豈料魏國守將突然棄城逃走。」[5]東晉於是收復滑臺。王懿及後會合劉裕大軍攻進潼關,王鎮惡等軍亦攻至長安,秦王姚泓被逼投降,後秦亡。王懿在戰後即轉太尉諮議參軍,又負責押送姚泓直到彭城。

劉裕篡晉稱帝後,王懿屢次升遷後任徐州刺史,加都督。至元嘉三年(426年),王懿進安北將軍。元嘉七年(430年),宋軍北伐,王懿與竺靈秀率水軍進黃河,聯同到彥之等攻魏。當時魏軍因河南兵少而暫時撤兵,於是宋軍輕易奪得滑臺、碻磝、洛陽及虎牢等城。因為這種成果,當時軍人都十分高興,只是王懿慮及魏軍只是重新集結兵力,擔心待冬天河水結冰時就會大舉南侵[6]。十月,宋軍沿河置守,屯守東平郡[7],同月魏軍攻至,虎牢、洛陽皆失,到彥之想立即燒毀船艦循陸路撤軍,但王懿慮及這樣做宋軍軍心定必瓦解,建議先讓水軍進至馬耳谷口才決定[8]。最終宋軍進濟水歷城後才燒船棄甲奔還彭城,竺靈秀亦因到彥之等退軍而棄東平郡南走,於是魏軍大攻青兗二州。事後王懿及到彥之皆下獄免官。魏軍於次年尚在攻滑臺,王懿又受命隨檀道濟率軍救援,但礙於魏將叔孫建等阻礙,糧食耗盡亦未能援救滑臺,終令滑臺失陷,檀道濟亦退兵。

元嘉九年(431年),王懿任鎮北將軍、徐州刺史,次年又加領兗州,元嘉十三年(436年)又進鎮北大將軍。元嘉十五年(438年),王懿去世,獲賜諡號

子女编辑

註釋编辑

  1. ^ 《宋書·文帝紀》:〔五月〕辛卯,鎮北大將軍、徐州刺史王仲德卒。
  2. ^ 唐長孺因其王氏親族王玄邈在《南齊書‧王玄邈傳》被記載為下邳人,確定史傳中的籍貫「自敘」,「照例表示其不可信」,見唐長孺,〈北魏的青齊土民〉,《魏晉南北朝史論拾遺》(北京:中華書局,1983),頁94;韓樹峰則從王玄謨於晉末起家徐州從事,判定王家已在晉末定居徐州下邳,故王家應稱為下邳王氏,而非太原王氏,見韓樹峰,《南北朝時期淮漢迤北的邊境豪族》(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3),頁12。又根據《宋書‧武帝紀》:「(劉裕)於是與弟道規、沛郡劉毅、平昌孟昶、任城魏詠之、高平檀憑之、琅邪諸葛長民、太原王元德 、隴西辛扈興、東莞童厚之,並同義謀(反桓玄)」,以及崔浩的岳父太原郭逸娶王仲德之姊等事,說明王叡(字元德)、王懿兄弟的太原籍貫雖然為真,但並非東漢王允家族的子孫。
  3. ^ 《宋書·王懿傳》:「值玄篡,見輔國將軍張暢,言及世事,仲德曰:『自古革命,誠非一族,然今之起者,恐不足以成大事。』」
  4. ^ 《宋書·王懿傳》:「衆議並欲遷都,仲德正色曰:『「今天子當陽而治,明公命世作輔,新建大功,威震六合。妖賊豕突,乘我遠征,既聞凱入,將自奔散。今自投草間,則同之匹夫,匹夫號令,何以威物?義士英豪,當自求其主爾此謀若行,請自此辭矣。』帝悅之,以仲德屯越城。」
  5. ^ 《魏書·叔孫建傳》:「兗州刺史尉建率所部棄城濟河,仲德遂入滑臺。乃宣言曰:『晉本意欲以布帛七萬匹假道於魏,不謂魏之守將便爾棄城。』」
  6. ^ 《宋書·王懿傳》:「司、兗既定,三軍咸喜,仲德獨有憂色,曰:『胡虜雖仁義不足,而凶狡有餘,今斂戈北歸,並力完聚,若河冰冬合,豈不能為三軍之憂!』」
  7. ^ 《魏書·世祖記》:「冬十月庚申,到彥之、王仲德沿河置守,還保東平。」
  8. ^ 《宋書·王懿傳》:「彥之聞二城不守,欲焚舟步走,仲德曰:『洛陽既陷,則虎牢不能獨全,勢使然也。今賊去我千里,滑台猶有強兵,若便舍舟奔走,士卒必散。且當入濟至馬耳穀口,更詳所宜。』」

參考資料编辑

  • 宋書·卷46 列傳第6·王懿傳》
  • 南史·卷25 列傳第15·王懿傳》
  • 《資治通鑑》(卷一一五至一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