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到彦之(?-433年11月13日)[1]道豫彭城武原(今江苏邳州市西北)人。南朝宋将领,自称楚国大夫屈到后裔。東晉末年及南朝宋初年將領,得宋文帝重用,並曾參與元嘉北伐

目录

生平编辑

晉末小將编辑

东晋末,到彥之随刘裕镇压孙恩起义,屢有戰功。元興三年(404年),劉裕等人興兵討伐桓玄,劉道規於彥之家所在的廣陵(今江蘇揚州市)起事並成功控制廣陵,殺桓玄青州刺史桓弘。彥之時亦在廣陵附近,知道此事後立刻回城,但劉道規還是先一步南渡京口(今江蘇鎮江市)與劉裕會合了。到彥之接著趕到京口,劉裕等軍卻已兵向建業(今江蘇南京市),留守京口的孟昶就將彥之留下。桓玄最終敗死,劉裕恢復東晉政權,然而到彥之卻為劉裕所責,彥之不作解釋,孟昶亦不為其申辯,故彥之始絡沒獲加官褒賞。义熙元年(405年),任劉裕的鎮軍参军,後遷廣武將軍。义熙六年(410年),卢循出兵進攻建康,荊州刺史劉道規派了到彥之與司馬王鎮之及揚武將軍檀道濟支援建康,然而到了尋陽(今江西九江市)時被後秦派往支持盧循的將領苟林擊敗,彥之被免官[2]。后以军功封佷山县子,曾先後任太尉中兵參軍、骠骑谘议参军及驃騎司马南郡太守。義熙十四年(418年),劉義隆出鎮荊州,到彥之改任使持節、南蠻校尉。永初元年(420年)宋代晉,进封为佷山縣侯

宋文心腹编辑

到彥之多年來出鎮荊州,在當地士民中都很有威信。元嘉元年(424年),輔政大臣徐羨之等人廢宋少帝,改立劉義隆為帝,即宋文帝。羨之顧忌到彥之,就想讓他外任邊將,正巧雍州刺史褚裕之去世,羨之就讓到彥之暫鎮襄陽(今湖北襄陽市),並想正式讓其外任雍州。可是宋文帝不允,並任命到彥之為中領軍,將中軍事務交給其管理。元嘉三年(426年),宋文帝誅殺徐羨之等,並派到彥之征讨荆州刺史谢晦。到彥之兵至彭城洲(今湖南岳陽縣東北),部將蕭欣於當地敗於謝晦軍,眾將勸彥之退守夏口,但彥之不肯,退守隱圻。不久檀道济大军至,與到彥之會合,軍勢之盛令谢晦軍再無鬥志,謝晦只得退走江陵(今湖北荊州市),後被捕誅殺[3]。彥之隨即接收江陵,改監荊州州府事,封建昌縣公。五月,朝廷調彥之為南豫州刺史、监六州诸军事,镇守历阳(今安徽和縣[4]

北伐主將编辑

元嘉七年(430年),宋文帝欲收复黄河以南之地,亦想讓到彥之建立功勳以加其開府,遂用到彦之北伐主將,命其统率王仲德竺灵秀尹冲段宏赵伯符竺灵真庾俊之朱修之等北伐北魏。彥之率軍自,北魏以兵少放弃洛陽(今河南洛陽市)、滑台(今河南滑縣東)、虎牢(今河南滎陽汜水鎮)等地,宋军乘机收复失地,並沿黃河布防阻止北魏南侵。其年十月,北魏乘冬季反攻,洛陽及虎牢失陷而滑臺被圍攻,到彥之見洛陽既失,黃河守軍又敗,且黃河已結冰,即有退意。時垣護之認當時青州豐饒,漕運暢通,兵力又足,建議派竺靈秀支援滑臺,大軍留在北方進兵河北,繼續對魏施壓[5]。但到彥之其時眼疾發作,將士也有疫病,還是決定退返,率水軍入濟水後燒毀船艦,大軍步行逃至彭城(今江苏徐州市)。此次北伐宋文帝供給大軍的軍需品相當充足,但到彥之撤還時將這些物資拋棄,遂令武庫一時空虛。宋文帝此時改派檀道濟率軍支援滑臺,將彥之免官下狱。次年复起用为护军将军。元嘉九年(432年),朝廷恢复其封邑,但彥之辭讓。彥之在元嘉十年(433年)病死,朝廷恢復其封邑,並賜谥号

宋孝武帝孝建三年(456年),到彥之与王華王昙首皆得配享文帝庙庭的禮遇。

子女编辑

长子到元度官至益州刺史,次子到仲度嗣爵,官至骠骑从事中郎。兄弟二人皆有才干,可惜早卒。

参考资料编辑

《南史·列传第十五·到彦之传》

  1. ^ 《宋書·文帝紀》:〔八月〕辛巳,護軍將軍到彥之卒。
  2. ^ 《宋書·劉道規傳》:「盧循寇逼京邑,道規遣司馬王鎮之及揚武將軍檀道濟、廣武將軍到彥之等赴援朝廷,至尋陽,為賊黨荀林所破。」《晉書》、《資治通鑑》作苟林。
  3. ^ 《宋書·謝晦傳》:「晦至江口,到彥之已到彭城洲。庾登之據巴陵,畏懦不敢進。會霖雨連日,參軍劉和之曰:「彼此共有雨耳,檀征北尋至,東軍方強,唯宜速戰。」登之恇怯,使小將陳祐作大囊,貯茅數千斛,縣於帆檣,雲可以焚艦,用火宜須晴,以緩戰期。晦然之,遂停軍十五日。乃攻蕭欣於彭城洲,中兵參軍孔延秀率三千人進戰,甚力。欣於陳後擁楯自衛,又委軍還船,於是大敗。延秀又攻洲口柵,陷之,彥之退保隱圻。……道濟既至,與彥之軍合,牽艦緣岸。晦始見艦數不多,輕之,不即出戰。至晚,因風帆上,前後連咽,西人離阻,無複鬥心。台軍至忌置洲尾,列艦過江,晦大軍一時潰散。晦夜出,投巴陵,得小船還江陵。」
  4. ^ 《宋書·文帝紀》:「夏五月乙未,以征北將軍、南兗州刺史檀道濟為征南大將軍、江州刺史,中領軍到彥之為南豫州刺史。」
  5. ^ 《宋書·垣護之傳》:「隨到彥之北伐,彥之將回師,護之為書諫曰:『外聞節下欲回師反旆,竊所不同。何者?殘虜畏威,望風奔迸,八載侵地,不戰克復。方當長驅朔漠,窮掃遺醜,況乃自送,無假遠勞。宜使竺靈秀速進滑台助朱修之固守,節下大軍進擬河北,則牢、洛遊魂,自然奔退。且昔人有連年攻戰,失眾乏糧者,猶張膽爭前,莫肯輕退。況今青州豐穰,濟漕流通,士馬飽逸,威力無損。若空棄滑台,坐喪成業,豈是朝廷受任之旨。』彥之不納,散敗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