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王翱(1384年-1467年),字九臯直隸鹽山縣(今河北省滄州市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明朝政治人物,官至吏部尚書

王翱
王翱

明《三才圖會》載《吏部尚書王忠肅公像》


大明太子太保吏部尚書
籍貫 直隸鹽山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九臯
諡號 忠肅
出生 洪武十七年(1384年)
直隸鹽山縣
逝世 成化三年(1467年)
京師
出身
  • 永樂十三年乙未科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永樂十三年(1415年),成祖首次在北京舉行會試。當時正值成祖準備遷都,意欲選拔北方人才,而王翱在會試、殿試均名列前茅,成祖大喜,特地召其賜食。改庶吉士,授大理寺左寺正,左遷為行人

宣德元年(1426年),由楊士奇推薦,擢為监察御史。宣德五年(1430年),巡按四川。英宗即位,擢為右僉都御史,偕同都督武興鎮守江西,懲治貪污,深得吏民敬畏。正統二年(1437年),召還朝中。四年(1439年),鎮壓處州松潘民變。六年(1441年),代替陳鎰出鎮陝西,軍民中有無力償還借糧者,王翱准許免除債務。七年冬,提督遼東軍務。次年,進右副都御史。十二年(1447年),與總兵曹義等出塞攻擊兀良哈,擒斬百余人,進右都御史。十四年(1449年),諸將在廣平山破敵,進左都御史脫脫不花進犯廣寧,明軍潰敗,王翱入城死守。敵軍退後,王翱被追究,被停俸半年[1]

景泰三年(1452年),召還京師任職,加太子太保。当时,潯、梧瑤族起事,朝廷特派王翱監督軍務,成為首任兩廣總督。次年,召為吏部尚書,当时何文淵王直掌管吏部,多用私人,后被言官弹劾离去,王翱遂取代。

天順初年,王直致仕,權臣石亨排擠王翱,王翱上疏請求退休,幸虧李賢力爭,方得以留任。後來李賢也險些被石亨逐官,亦幸得王翱上言留任,兩人因此私交甚篤。天順五年(1461年),加封太子少保。成化元年,進太子太保。多次上疏乞歸,均被慰留,并派遣御醫診治。成化三年(1467年),王翱病重,方獲准致仕,未及離京即卒,享年八十四歲。贈太保,謚忠肅[2]

註釋编辑

  1. ^ 明史》(卷177):“王翺,字九臯,鹽山人。永樂十三年,初會試貢士於行在。帝時欲定都北京,思得北士用之。翺兩試皆上第,大喜,特召賜食。改庶吉士,授大理寺左寺正,左遷行人。宣德元年,以楊士奇薦,擢御史,時官吏有罪,不問重輕,許運磚還職。翺請犯贓吏但許贖罪,不得復官,以懲貪黷。帝從之。五年巡按四川。松潘蠻竊發,都督陳懷駐成都,相去八百餘里,不能制。翺上便宜五事:請移懷松藩;而松茂軍糧於農隙齊力起運,護以官軍,毋專累百姓,致被劫掠。吏不給由為民蠹,令自首毋隱;州縣土司遍設社學,會川銀場歲運米八千餘石給軍,往返勞費,請令有罪者納粟自贖。詔所司議詳運糧事,而遷蠹吏北京,餘悉允行。英宗即位,廷議遣文武大臣出鎮守。擢翺右僉都御史,偕都督武興鎮江西,懲貪抑奸,吏民畏愛。正統二年召還院。四年,處州賊流劫廣信,命翺往捕,盡俘以還。是年冬,松潘都指揮趙諒誘執國師商巴,掠其財,與同官趙得誣以叛。其弟小商巴怒,聚眾剽掠。命翺及都督李安軍二萬征之。而巡按御史白其枉,詔審機進止。翺至,出商巴於獄,遣人招其弟,撫定餘黨,而劾誅諒,戍得,復商巴國師。松潘遂平。六年代陳鎰鎮陝西,軍民之借糧不能償者,核免之。七年冬,提督遼東軍務。翺以軍令久馳,寇至,將士不力戰,因諸將庭謁,責以失律罪,命左右曳出斬之。皆惶恐叩頭,願效死贖。翺乃躬行邊,起山海關抵開原,繕城垣,浚溝塹。五里為堡,十里為屯,使烽燧相接。練將士,室鰥寡。軍民大悅。又以邊塞孤遠,軍餉匱,緣俗立法,令有罪得收贖。十餘年間,得穀及牛羊數十萬,邊用以饒。八年以九載滿,進右副都御史。指揮孫璟鞭殺戍卒,其妻女哭之亦死。他卒訴璟殺一家三人。翺曰:「卒死法,妻死夫,女死父,非殺也。」命璟償其家葬薶費,璟感激。後參將遼東,追敵三百里,事李秉為名將。十二年與總兵曹義等出塞,擊兀良哈,擒斬百余人,獲畜產四千六百,進右都御史。十四年,諸將破敵廣平山,進左。脫脫不花大舉犯廣寧,翺方閱兵,寇猝至,眾潰。翺入城自保。或謂城不可守,翺手劍曰:「敢言棄城者斬。」寇退,坐停俸半載。”
  2. ^ 明史》(卷177):“景泰三年,召還掌院事。易儲,加太子太保。潯、梧瑤亂,總兵董興、武毅推委不任事,於謙請以翁信、陳旺易之,而特遣一大臣督軍務,乃以命翺。兩廣有總督自翺始。翺至鎮,將吏詟服,推誠撫諭,瑤人向化,部內無事。明年召入為吏部尚書。初,何文淵協王直掌銓,多私,為言官攻去。翺代,一循成憲。天順改元,直致仕,翺始專部事。石亨欲去翺,翺乞休。已得請,李賢力爭乃留。及賢為亨所逐,亦以翺言留,兩人相得歡甚。帝每用人必咨賢,賢以推翺,以是翺得行其志。帝眷翺厚,時召對便殿,稱「先生」不名。而翺年幾八十,多忘,嘗令郎談倫隨入。帝問故,翺頓首曰:「臣老矣,所聆聖諭,恐遺誤,令此郎代識之,其人誠謹可信也。」帝喜,吏部主事曹恂已遷江西參議,遇疾還。翺以聞,命以主事回籍。恂怒,伺翺入朝,捽翺胸,摑其面,大聲詬詈。事聞,下詔獄。翺具言恂實病,得斥歸,時服其量。五年加太子少保。成化元年進太子太保,雨雪免朝參。屢疏乞歸,輒慰留,數遣醫視疾。三年,疾甚,乃許致仕。未出都卒,年八十有四。贈太保,謚忠肅。翺在銓部,謝絕請謁,公餘恒宿直廬,非歲時朔望謁先祠,未嘗歸私第。每引選,或值召對,侍郎代選。歸雖暮,必至署閱所選,惟恐有不當也。論薦不使人知,曰:「吏部豈快恩怨地耶。」自奉儉素。景帝知其貧,為治第鹽山。孫以蔭入太學,不使應舉,曰:「勿妨寒士路。」婿賈傑官近畿,翺夫人數迎女,傑恚曰:「若翁典銓,移我官京師,反手爾。何往來不憚煩也!」夫人聞之,乘間請翺。翺怒,推案,擊夫人傷面。傑卒不得調。其自遼東還朝也,中官同事者重翺,贐明珠數顆,翺固辭。其人曰:「此先朝賜也,公得毋以贓卻我乎。」不得已,納而藏焉。中官死,召其從子還之。為都御史時,夫人為娶一妾,逾半歲語翺。翺怒曰:「汝何破我家法!」即日具金幣返之。妾終不嫁,曰:「豈有大臣妾嫁他人者?」翺卒,妾往奔喪,其子養之終身。李賢嘗語人曰:「臯陶言九德,王公有其五:亂而敬,擾而毅,簡而廉,剛而塞,強而義也。」然性頗執。嘗有詔舉賢良方正、經明行修及山林隱逸士。至者率下部試,翺黜落,百不取一二。性不喜南士。英宗嘗言:「北人文雅不及南人,顧質直雄偉,緩急當得力。」翺由是益多引北人。晚年徇中官郭聰囑,為都御史李秉所劾,翺自引伏,蓋不無小損云。子孫世官錦衣千戶。”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