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豐(?—200年),字元皓鉅鹿郡鉅鹿縣[1]東漢末年爲袁紹下的謀臣,計破公孫瓚,平定河北,官至冀州別駕。為人剛直犯上[2],曾多次向袁紹進言而不被採納,後在官渡之戰時極力諫阻袁紹征伐曹操,被袁紹下令監禁。官渡之戰戰敗,袁紹對不聽田豐之言一事感到羞愧,此時逄紀又在袁紹面前說了一些對田豐不利的話,使田豐被處死。

田豐
冀州別駕
田豐 (東漢)
冀州別駕
國家韓馥袁紹
時代東漢
主君韓馥袁紹
姓名田豐
元皓
籍貫鉅鹿郡鉅鹿縣
出生
逝世200年
監牢

生平 编辑

志存聘命 编辑

田豐自幼天資聰慧,少年時喪親守喪,守喪的時間雖然已過,但他仍笑不露齒,因此為鄉鄰所器重。而且田豐博學多才,在冀州很有名望,最初被太尉府徵辟,舉薦為茂才,後來被選為侍御史,因憤恨宦官當道、賢臣被害,於是棄官回家。當時韓馥為冀州,田豐因為正直而不得志。

初平二年(191年),袁紹以反客為主之計智取冀州,成為冀州牧,聽説田豐威名,帶着豐厚貴重的禮品以及謙卑恭迎的言辭,招攬田豐,任命其為別駕,對他很是信任和器重[3][4]

袁紹入冀州時,韓馥的部下耿武、閔純持刀抗拒,兵士不能禁入。袁紹於是令田豐將耿武閔純處死。

計權合變 编辑

初平三年(192年),田豐隨袁紹出戰公孫瓚,從事期間參與界橋之戰。公孫瓚率兩千騎兵逼近袁紹,包圍袁紹數重,射來的箭矢猶如箭雨似的。田豐扶著袁紹,讓他退入一道土垣牆裡面。袁紹生氣的摘下頭盔扔到地上憤恨的說:「大丈夫應當上前戰死,怎麼能夠反而逃進牆垣裹面呢?」催促箭手競相射箭,射傷公孫瓚的不少騎兵。公孫瓚的部眾不知道是袁紹,麴義率軍來迎,公孫瓚的騎兵漸漸退走了[5]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將漢獻帝遷往許都,從此開始挾天子以令諸侯。袁紹每次接到詔書,總擔心對自己不利,於是想要天子搬遷靠近自己,派人對曹操說許昌低洼潮濕,洛陽又殘缺落敗,應當將都城遷到鄴城,以便靠近完整豐足的地區。曹操不答應。田豐對袁紹說:「遷都的計策,既然不被採納,最好早點謀取許都,接來天子,動輒假託天子韶令,向全國發號施令,這是最好的辦法。不這樣做,最終將受制於他人,那時即使悔恨也來不及了。」袁紹沒有採納。

建安四年(199年),後來袁紹採用田豐的謀略,袁紹滅公孫瓚於易京之戰,消滅了宿敵公孫瓚,平定河北,雄據四州[6]

剛而犯上 编辑

建安五年(200年),袁術敗逃北上投奔袁紹路途病逝,劉備藉機以攔截袁術為由,藉機出逃許都,劉備襲殺徐州刺史車胄,佔領了徐州背叛曹操。曹操親自率兵東征劉備展開了徐州之戰。田豐對袁紹説:“與您爭奪天下的是曹操,曹操現在去東邊攻打劉備,雙方交戰不可能很快結束,現在調動全部兵力襲擊曹操的根據地,一去就可以平定。軍隊根據時機出動,這就是時候。”袁紹推辭説兒子生病,田豐的計策沒得到施行。田豐舉着枴杖敲擊地面説:“唉!竟然因為小孩子生病喪失機會,可惜!大事去矣”袁紹聽到以後很惱怒,從此就疏遠了田豐[7]

聲東擊西 编辑

曹操害怕袁紹渡過黃河,就加緊攻打劉備,不到一個月將劉備打敗。劉備投奔袁紹,袁紹這才進兵攻打許縣。田豐認為既然失去前面的時機,眼下不宜出兵,就勸阻袁紹說:「曹操已經打敗了劉備,許都就不再空虛了。而且曹操擅長用兵,變化無常,人數雖少,不可輕視。現在不如長期堅守。主公憑藉山川河固的險要,擁有四州(冀州、青州、幽州、並州)的人馬,外部結交英雄豪傑,內部實行農耕用以備戰。然後挑選精銳部隊,分為奇兵,趁敵人空虛輪番攻擊,用來騷擾黃河南岸。曹軍援救右邊,袁軍就攻其左邊;曹軍援救左邊,袁軍就攻其右邊,使敵人疲於奔命,人民不能安於本業,我方以逸待勞,但對方已經人困馬乏,用不了三年,定可戰勝敵人。現在不用緩推戰術以穩操勝券的計策而想通過一次決戰去決定成敗,萬一失敗不能如願以償,後悔就來不及了。」袁紹不聽。田豐懇求力勸,袁紹認為這是在降低士氣、影響軍心,因而怒將他下獄關押起來。於是先發布檄文,大舉南下[8]

直犯覆亡 编辑

官渡之戰袁紹兵敗後,獄友對田豐説:“你想必要獲得重用了。”田豐答道:“袁公表面寬厚但內心猜忌,不相信我的忠誠,而且我多次因為說真話冒犯他。如果他戰勝,一高興,必定會赦免我;可如今他戰敗,心中怨恨,內心的猜忌就會發作。我便沒有生還之望了。”而戰敗的袁軍都搥胸頓足哭道:「要是有田豐隨軍,就不會輸了!」袁紹對逢紀:「我不聽田豐之諫言,才有此敗。如今歸去,我沒臉羞愧見田豐了。」但忌憚田豐的逢紀卻趁機讒言污衊陷害田豐說:「他在聽聞主公大敗後,便拍手大笑,果然不出我所料。」袁紹便對手下說:“我當初不聽田豐的忠言,果然被他嘲笑了。”便將田豐殺了。[9]

然而,儘管田豐晚期被袁紹疏遠、不受重用,曹操卻仍對田豐有高額的評價。先前,曹操聽說田豐沒有隨軍南行,便高興地說:「袁紹輸定了!」等到袁紹敗逃時,又說:「要是袁紹之前用了別駕(田豐)的計策,勝負皆未可知[10]。」

其他記載 编辑

北魏酈道元《水經·渠水注》上記載,田豐為袁紹殺死後,時人有感於其為袁紹獻謀卻無辜被殺,為其建祠祭祀之,並用之諷刺袁氏覆滅,此廟到北魏時仍尚存。[11]

藝術形象 编辑

三國演義 编辑

  • 三國演義的田豐和歷史上記載幾乎一樣,是竭盡的忠心臣官。當獄中知道官渡之戰失敗,知道自己將被處決,性命不保而有所覺悟,最後在獄中自盡。

影視 编辑

漫畫 编辑

  • 火鳳燎原》:在董卓火燒洛陽時僅提及其名,於官渡之戰篇時交代因反戰而失勢,在官渡之戰後才正式登場,後被楊清(楊修)毒殺,同司馬徽為相識、侄兒田德為司馬懿之同窗好友。

評價 编辑

  • 先賢行狀》:“丰天姿朅杰,权略多奇。”
  • 孔融:「田豐、許攸,智言之士也,為之謀。」
  • 荀彧:「田豐剛而犯上。」
  • 孫盛:「觀田豐、沮授之謀,雖良、平何以過之?故君贵审才,臣尚量主。君用忠良,则伯王之业隆;臣奉暗后,则覆亡之祸至。存亡荣辱,常必由兹。丰知绍将败,败则己必死,甘冒虎口,以尽忠规。烈士之于所事,虑不存己。夫诸侯之臣,义有去就。况丰与绍非纯臣乎?《诗》云:‘逝将去汝,适彼乐土。’言去邦,就有道可也。」
  • 曹操:「向使紹用田別駕計,尚未可知也。」
  • 卢渊:“胜负不由众寡,成败在于须臾,若用田丰之谋,则坐制孟德矣。”
  • 朱敬则:“神人无功,达人无迹。张子房元机孤映,清识独流。践若发机,应同急箭;优游澹泊,神交太虚,非诸人所及也。至若陈平荀彧贾诩、荀攸、程昱郭嘉、田丰、沮授崔浩张宾等,可谓天下之菁英。帷幄之至妙,中权合变,因败为功,爰自秦汉,讫於周隋。”
  • 苏图元:“张宾崔浩,曾施神国之谋。荀彧田丰,亦运制胜之策。”
  • 郝经:“沮授、田丰计画不用,而不能去,卒蹈其难,其犹在亚父之后乎。”
  • 罗贯中:“巨鹿田元皓,天姿迈等伦。周朝齐八士,殷室配三仁。 直谏干袁绍,忠心救兆民。堪嗟牢内死,黄土盖麒麟。” “昨朝沮授军中失,今日田丰狱内亡。河北栋梁皆折断,本初焉不丧家邦!”

参考文献 编辑

注釋 编辑

  1. ^ 裴注《先賢行狀》有一作勃海郡人,《後漢書》遵鉅鹿說(魏郡審配,鉅鹿田豐)。
  2. ^ 荀彧:「田豐剛而犯上。」
  3. ^ 《後漢書》:魏郡審配、鉅鹿田豐,並以正直不得志於韓馥。紹乃以豐為別駕,配為治中,甚見器任。
  4. ^ 《先賢行狀》:“天姿朅傑,權略多奇,少喪親,居喪盡哀,日月雖過,笑不至矧。博覽多識,名重州黨。初闢太尉府,舉茂才,遷待御史。閹宦擅朝,英賢被害,豐乃棄官歸家。袁紹起義,卑辭厚幣以招致豐,豐以王室多難,志存匡救,乃應紹命,以為別駕。”
  5. ^ 《三國志魏書袁紹傳》:瓚散兵二千餘騎卒至,圍紹數重,射矢雨下。田豐扶紹,使卻入空垣。紹脱兜鍪抵地,曰:“大丈夫當前鬥死,而反逃垣牆間邪?”促使諸弩競發,多傷瓚騎。眾不知是紹,頗稍引卻。會麴義來迎,騎乃散退。
  6. ^ 《先賢行狀》:紹後用豐謀,以平公孫瓚。
  7. ^ 《後漢書》:五年,左將軍劉備殺徐州刺史車胄,據沛以背曹操。操懼,乃自將徵備。田豐説紹曰:“與公爭天下者,曹操也。操今東擊劉備,兵連未可卒解,今舉軍而襲其後,可一往而定。兵以幾動,斯其時也。”紹辭以子疾,未得行。豐舉杖擊地曰:“嗟乎,事去矣!夫遭難遇之幾,而以嬰兒病失其會,惜哉!”紹聞而怒之,從此遂疏焉。
  8. ^ 《資治通鑑·卷六十三》:冀州別駕田豐說袁紹曰:「曹操與劉備連兵,未可卒解。公舉軍而襲其後,可一往而定。」紹辭以子疾,未得行。豐舉杖擊地曰:「嗟乎!遭難遇之時,而以嬰兒病失其會,惜哉,事去矣!」曹操還軍官渡,紹乃議攻許,田豐曰:「曹操既破劉備,則許下非復空虛。且操善用兵,變化無方,眾雖少,未可輕也,今不如以久持之。將軍據山河之固,擁四州之眾,外結英雄,內修農戰,然後簡其精銳,分為奇兵,乘虛迭出以擾河南,救右則擊其左,救左則擊其右,使敵疲於奔命,民不得安業,我未勞而彼已困,不及三年,可坐克也。今釋廟勝之策而決成敗於一戰,若不如志,悔無及也。」紹不從。豐強諫忤紹,紹以為沮眾,械繫之。
  9. ^ 《資治通鑑·卷六十三》:或謂田豐曰:「君必見重矣。」豐曰:「公貌寬而內忌,不亮吾忠,而吾數以至言迕之,若勝而喜,猶能救我,今戰敗而恚,內忌將發,吾不望生。」紹軍士皆拊膺泣曰:「向令田豐在此,必不至於敗。」紹謂逢紀曰:「冀州諸人聞吾軍敗,皆當念吾,惟田別駕前諫止吾,與眾不同,吾亦慚之。」紀曰:「豐聞將軍之退,拊手大笑,喜其言之中也。」紹於是謂僚屬曰:「吾不用田豐言,果為所笑。」遂殺之。
  10. ^ 《先賢行狀》曰:初,曹操聞豐不從戎,喜曰:「紹必敗矣。」及紹奔遁,復曰:「向使紹用其別駕計,尚未可知也。」
  11. ^ 《水經 渠水注》:渠水又東逕田豐祠北,袁本初慙不納其言,害之。時人嘉其誠謀,無辜見戮,故立祠于是,用表袁氏覆滅之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