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袁术

東漢末年地方軍閥及仲氏政權皇帝
(重定向自袁術

袁术(155年-199年),字公路汝南郡汝陽縣(今河南商水)人,出身于官宦門閥袁逢之子,袁基袁绍之弟。东汉末年的军阀,官至東漢左將軍後將軍。最初以南陽作為領地,其後立足淮南並僭號稱帝,國號為,却得不到支持,反遭諸侯們圍攻,在位兩年半屡次兵败,最终因悲憤吐血而死。

袁術
左將軍後將軍假节,自领扬州徐州
袁术
國家 东汉
時代 東漢末年
主君 漢靈帝漢少帝漢獻帝
封爵 阳翟
尊號 仲家/仲氏(僭帝號)
族裔
氏族 汝南袁氏
籍貫 汝南汝阳
出生 155年
汝南郡汝陽縣(今河南省商水縣)
逝世 199年
淮南尹壽春縣(今安徽省淮南市壽縣)
袁术
ACC-s05674.svg
仲家皇帝
統治 197年-199年

生平编辑

家世编辑

袁术出身东汉研究儒學的世家、号称四世三公汝南袁氏,为司空袁逢之嫡子。由於庶兄袁绍是伯父袁成嗣子,因此史書普稱袁術為袁紹的堂弟,其实血緣上两人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三国志》记载袁术“举孝廉,除郎中,历职内外,后为折冲校尉、虎贲中郎将”。

南阳发迹编辑

后汉书·袁术传》说袁术:「少以侠气闻,数与诸公子飞鹰走狗,后颇折节。举孝廉,累迁至河南尹虎贲中郎将。」何进被杀后,袁术率虎贲围南宫,焚烧嘉德殿青锁门,欲逼迫宦官段珪出宫。董卓洛阳后,卓欲废天子,表袁术为后将军,袁术惧祸逃往南陽,遂有南阳之众。孙坚杀南阳太守张咨,引兵从术。於是劉表荐袁术為南陽太守。南阳户口尚数十百万,但是他不修法度,以抄掠为资,奢姿无厌,百姓患之。

勇而無斷编辑

袁绍想立刘虞为帝,但袁术行事放纵,不愿见到成年的汉朝皇帝,于是托辞公义不赞同袁绍的提议,使兄弟两人积怨翻脸。袁术派遣孫堅进攻董卓尚未返回豫州,袁紹遂以會稽周昕為豫州刺史,直接夺取孙坚后方的地盘,豪杰大多依附袁绍,袁术怒骂他人宁可追随“家奴”(指庶出的同父兄长袁绍)也不追随自己,还曾写信给公孙瓒说袁绍不是袁氏子孙。袁术引兵擊退周昕。由于公孙瓒堂弟公孙越战死在与袁绍的豫州争夺战中,原本对袁术态度不善的幽州公孫瓚遂与袁术結盟,導致此后袁术与袁绍相互争霸的开端。

袁绍拉拢了荆州刘表结盟对抗袁术,191年袁术派遣孙坚征讨刘表,但孙坚不幸战死。李傕入长安后,想交结袁术为援,于是授左将军假节,进封阳翟侯。袁术遂协同朝廷任命的正统兖州刺史金尚攻入兖州,术屯封丘。之后袁术得到黑山賊的余部以及匈奴於扶罗等助战,与袁绍、曹操战于匡亭,但是大败。袁术退保雍丘,南回寿春,袁术所任的扬州刺史陈瑀不让其入城,袁术退守阴陵,向陈瑀求和,陈瑀不知权变又胆怯,没有立即攻打袁术。袁术于是聚集淮北军队攻打陈瑀,陈瑀派弟弟陈琮请和,被袁术扣留,陈瑀害怕逃回下邳。袁术又率领余部前往九江郡,杀死了扬州刺史陈温而自领扬州牧,又兼称徐州伯。

淮南复兴编辑

建安元年(195年)春正月,曹操军临武平,袁术所置陈相袁嗣降。曹操外出时遇袁术部曲追杀,差點被杀死,好在秦伯南捨身相救。《魏略》:「曹真本姓秦,养曹氏。或云其父伯南夙与太祖善。兴平末,袁术部党与太祖攻劫,太祖出,为寇所追,走入秦氏,伯南开门受之。寇问太祖所在,答云:『我是也。』遂害之。」

196年攻打刘备,《資治通鑒·卷六十二》:袁術攻劉備以爭徐州,備使司馬張飛守州治下邳,自將拒術於盱眙淮阴,相持經月,更有勝負。《三国志·先主传》:「袁术来攻先主,先主拒之於盱眙、淮阴。」此時劉備麾下的曹豹反叛,鼓動剛投靠劉備的呂布奪取下邳。英雄记:「陶谦故将曹豹在下邳,张飞欲杀之。豹众坚营自守,使人招吕布。布取下邳,张飞败走。备闻之,引兵还,比至下邳,兵溃。收散卒东取广陵,与袁术战,又败。」袁术打败了刘备,占领了徐州广陵等地,舉薦吴景为广陵太守。呂布指定兵敗的劉備駐守小沛,后来袁術又要攻打劉備,呂布為免唇亡齒寒,在轅門射戟使袁軍將領紀靈震懾而退兵。

僭號稱帝编辑

袁術以五德終始說作依據,又認為神秘讖緯預言:「代者當塗高。」說的就是自己,還奪取了孫堅軍在洛陽拾獲的傳國璽,作為稱帝的憑據[1];197年袁術在壽春僭號稱帝,建號仲家,仿效漢制的河南尹,將九江太守改為淮南尹,置公卿,祠南北郊。[2]

但此舉立刻引起各方諸侯反感,使袁術成為眾矢之的,不久接連遭到孫策呂布曹操劉備等勢力的叛盟與打擊。先是孫策在江東脫離袁術自立,並趕走袁術任命的丹楊太守袁胤,原本袁術手下的廣陵太守吳景、九江太守孫賁也在收到孫策書信之後,背棄袁術、倒向孫策(兩人是孫策的舅父與堂兄)陣營,使得袁術喪失廣陵、江東等大片土地,實力重挫;接著遭呂布所敗,而後侵略時,又受到曹操軍隊攻擊,袁術只能逃亡淮南谢承在《后汉书》曰:「值袁术僣号,兄弟忿争,天下鼎沸,群贼并起,陈与比界,奸慝四布,骆俊厉威武,保疆境,贼不敢犯。养济百姓,灾害不生,岁获丰稔。后术军众饥困,就俊求粮。俊疾恶术,初不应答。术怒,密使人杀俊。」

197年秋天,江淮鬧飢荒,處處可見人吃人的慘劇。當時,袁术以舒邵相,曾給十万斛米为军粮,但被舒邵拿去賑濟饥民。袁術知道後非常憤怒,想殺舒邵。舒邵回答:“我知道難逃一死。但仍這樣做。宁可犧牲我一人性命,只希望能救百姓于苦難。”袁术聽完,下马扶起舒邵,回答:“仲应啊!你是独自想名重天下,不与我共享嗎?”儘管如此,袁術仍奢侈度日,讓後宮穿著華服、享用珍饈,無視士卒挨餓受凍。

198年冬天,吕布被曹操攻打时,曾派許汜王楷求救,袁術原本因呂布拒婚之事耿耿於懷,不願救援,後經汜、楷陳說利害,方才出兵,但軍隊為曹操阻斷,無力救援。

199年,袁術因接連敗仗,領地又出現飢荒,陷入困頓,想投靠灊山的部下雷薄、陳蘭,卻遭拒絕。只得提出將帝號送給擁有四州的袁紹[3],並前往投奔袁紹長子、時任青州刺史袁譚,但在途中被曹操派遣的劉備、朱靈擋下,無法通行,只能返回壽春。問廚下,僅剩麥屑三十斛。當時天氣炎熱,想喝蜜水,也找不到蜂蜜。坐在床上,歎息許久,大聲吼叫:“我袁術怎麼落得這個下場!”其後憂鬱憤懣而死。

身後编辑

袁術從弟袁胤畏曹操,不敢居壽春,率其部曲奉術柩及妻子奔廬江太守劉勳皖城;孫策破劉勳,得袁術百工及鼓吹部曲三萬餘人,俘獲袁術、劉勳妻子。

後來袁術女兒被納入孫權後宮,兒子袁燿仕吳為郎中,袁燿的女儿又许配给孙权的儿子孫奮

逸闻编辑

袁术担任长水校尉,车马华贵,喜好奢华行为放肆,常盛气凌人,被人称为“路中悍鬼袁长水”[4]

人物評語编辑

  • 蒯越:「袁術勇而無斷。」(裴注《三國志·劉表傳》引司馬彪戰略)
  • 董卓:「但杀二袁儿,则天下自服矣。」(《后汉纪·孝献皇帝纪卷第二十六》)
  • 刘备:「袁公路近在寿春,此君四世五公,海内所归,君可以州与之。」(《三國志·蜀書‧先主傳第二》)
  • 陈登:「公路驕豪,非治亂之主。」(《三國志·蜀書‧先主傳第二》)
  • 孔融:“袁公路岂忧国忘家者邪?冢中枯骨,何足介意。”(《三國志·蜀書‧先主傳第二》)
  • 陳珪:「暹、奉與術,卒合之軍耳,策謀不素定,不能相維持,子登策之,比之連雞,勢不俱棲,可解離也。」 (《三国志·吕布传》)
  • 何夔:「天之所助者顺,人之所助者信。术无信顺之实,而望天人之助,此不可以得志于天下。」
  • 吕布:「喜为大言以诬天下。」
  • 裴松之:「袁术无毫芒之功,纤介之善,而猖狂于时,妄自尊立,固义夫之所扼腕,人鬼之所同疾。虽复恭俭节用,而犹必覆亡不暇。」
  • 陳壽:「袁術奢淫放肆,榮不終己,自取之也。」
  • 王沈:「为长水校尉,好奢淫,骑盛车马,以气高人,语曰:‘路中捍鬼袁长水’。」
  • 范曄后汉书》:「术虽矜名尚奇,而天性骄肆,尊己陵物。及窃伪号,淫侈滋甚,媵御数百,无不兼罗纨,厌梁肉,自下饥困,莫之简恤。」「焉作庸牧,以希后福。曷云负荷?地堕身逐。术既叨贪,布亦翻覆。」
  • 常璩:「汉末大乱,雄杰并起。若董卓、吕布、二袁、韩、马、张、杨、刘表之徒,兼州董郡,众动万计,叱咤之间,皆自谓汉祖可踵,桓、文易迈。」
  • 伏滔《晋书·列传第六十二》:「李宪因亡新之余,袁术当衰汉之末,负力幸乱,遂生僭逆之计,建号九江,称制下邑,狼狈奔亡,倾城受戮。」
  • 王勃:「区区公路,欲据列郡之尊;琐琐伯珪,谓保易京之业。瓒既窘毙,术亦忧终。」
  • 司马光:「术以侠气闻。」
  • 何去非《何博士备论之魏论》:「方二袁之起,借其世资以撼天下。绍举四州之众,南向而逼官渡;术据南阳,以扰江淮,遂窃大号;吕布骁勇,转斗无前而争衮州。方是之时,天下之窥曹公,疑不复振。而人之所以争附而乐赴者,袁、吕而已。」
  • 陆游《读袁公路传》:「成败相寻岂有常,英雄最忌数悲伤。芜蒌豆粥从来事,何恨邮亭坐箦床?」
  • 郝经《续后汉书》:「术恃冢中枯骨,敢奸大分,罪浮于绍矣。」
  • 王夫之讀通鑑論》:「狂愚而逞者袁術,而猶飾偽以自尊」
  • 柳从辰:「卓虽受诛,豪杰并起,跨州连郡如刘虞、公孙瓒、陶谦、袁绍、刘表、刘焉、袁术、吕布者,皆尝雄视一时,其权力犹足匡正帝室。」
  • 缪沅:「公路浦前白日昏,千重骇浪犹奔腾。袁曹昔时争战地,秋原尚作黄云屯。兄弟阋墙事堪叹,术也仇绍翻结瓒,谬算适足羞先公,强云图谶天所赞。里谣谁记当涂高,僭号不闻阎象谏。符命之说诚荒唐,当车有臂疑螳螂。江淮冻饥士卒死,宫中日夜为荒亡。蛾眉皓齿竞害宠,冯家小女悲悬梁。山之败所自致,江亭奔窜如亡羊。堆床十斛仅麦屑,一勺入口无蜜浆。当时割据意何取,离离满目悲禾黍。我来袁浦为吊古,老龙昼眠蛟夜舞,鲸波蚀尽战场土。」
  • 罗贯中:「汉末刀兵起四方,无端袁术太猖狂,不思累世为公相,便欲孤身作帝王。强暴枉夸传国玺,骄奢妄说应天祥。渴思蜜水无由得,独卧空床呕血亡。」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父親编辑

兄弟编辑

  • 長兄袁基
  • 庶兄袁紹(同父兄,按宗法为堂兄)

妻子编辑

  • 馮氏(馮方之女),有国色,避乱扬州,袁术将她纳为妻,十分爱幸。袁术诸妇因妒将她绞死,袁术以为是自杀,厚加殡敛。由曹操《让县自明本志令》有“两妇预争为皇后”语,袁术应另有一妻。

岳父编辑

子女编辑

  • 袁耀(子)
  • 袁氏,孫權后宫(女)
  • 袁氏,黃猗之妻(《吳志·孫策傳》引《江表傳》)

子孫编辑

  • 袁氏(袁耀之女,後為孫權之子孫奮的妻子)

族人编辑

  • 袁隗(袁术叔父)
  • 杨彪杨修是袁术的外甥,证明术有姐姐或者妹妹与杨彪结婚。)
  • 何夔(袁术堂兄袁遗的母亲是何夔的姑姑。)
  • 高幹,袁紹的外甥,袁紹辭世後表面上歸順朝廷,待袁氏兄弟與曹操全面開戰時,高幹再起而支持袁家。
  • 袁遺,袁绍堂兄,字伯業,曾任長安令、揚州刺史,最後為袁術所敗,因部下背叛而被殺。曹操稱其「長大而能勤學者,惟吾與袁伯業矣。(白話:年紀漸長仍能堅持好學不倦的,就只有我與袁伯業了。)」
  • 袁敘,袁绍堂弟。
  • 袁胤,袁绍堂弟,曾任丹楊太守。

部下编辑

武将编辑

  • 張勳,袁術遣大將張勳攻呂布。
  • 橋蕤梁綱樂就李豐,皆被曹操將于禁生擒,全部斬首。
  • 紀靈,袁術將,曾步騎三萬攻劉備,受呂布制止。
    • 荀正,三国演义虚构人物,纪灵副将,被关羽斩杀。
  • 苌奴,拒險使曹洪不得進。
  • 戚寄、秦翊,袁術將,刘馥说服他们两个,使率眾投降曹操。[5]
  • 张闿,袁術使部曲將,暗殺陳國相駱俊
  • 陳蘭,在袁術病死後降於曹操所置劉馥,又於劉馥逝世後叛變曹操,被張遼斬殺。
  • 雷薄,與陳蘭屯兵於灊山。
  • 师宜官,著名书法家,后为袁术将。
  • 韓浩,袁術騎都尉。後跟隨曹操。
  • 劉勳,袁術病死,袁術妻子依術故吏廬江太守劉勳,孫策破勳廬江太守,劉勳率眾降曹操。
  • 孙策,孫堅之子,197年後脫離袁術。
  • 孙香,隨孫堅爭戰多年,孫堅戰死後隨孫策投靠袁術,在壽春去世。
  • 孫賁,在孫堅戰死後侄子孫賁統率孫堅部眾投靠袁術。
  • 吳景,吳景追隨孫堅征伐有功,受騎都尉,袁術上表吳景爲丹楊太守。

文官编辑

郡守刺史编辑

依附拉拢编辑

人质编辑

  • 陈应陈珪之子,被袁术劫持以逼迫陈珪为自己所用,却被陈珪拒绝。
  • 马日磾,被袁术劫持。

藝術形象编辑

漫畫编辑

  • 蒼天航路》(王欣太
  • 火鳳燎原》(陳某):設定為仁義自居之人,為了玉壐而收留孫策,初期有無名軍師輔助,本來早知道玉壐存在於洛陽,曾派人伺機去取但死於洛陽大火中,使孫堅得到,孫堅亦在無名軍師設計下被甘寧射殺,孫堅死後使人分化及兼併孫家的幕後黑手,在玉壐到手和無名軍師死後稱帝,在攻打呂布失敗後元氣大傷,在官渡之戰篇初期被劉備打敗後受司馬懿指使推袁紹為帝以換取糧食,最終被毒死。

影视编辑

遊戲编辑

注释编辑

  1. ^ 《後漢書·劉焉袁術呂布列傳》、《三國志·孫破虜討逆傳》引《山阳公载记》
  2. ^ 后漢書·劉焉袁術呂布列傳》:“建安二年,因河內張烱符命,遂果僭號,自稱仲家。以九江太守為淮南尹,置公卿百官,郊祀天地。”;《三国志·武帝紀》引《魏武故事》:“又袁術僭號於九江,下皆稱臣,名門曰建號門,衣被皆為天子之制,兩婦預爭為皇后。志計已定,人有勸袁術即帝位,昭告天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三國志·董二袁劉傳》:“用河內張蜅之符命,遂僭號。以九江太​​守為淮南尹,置公卿,祠南北郊。”;《三国志·董二袁刘传》引《典略》:“術以袁姓出陳,陳,舜之後,以土承火,得應運之次。又見讖文云:『代漢者,當塗高也。』自以名字「公路」符合讖文,於是建號「仲氏」。”;《资治通鉴》第六十二卷:“袁术称帝于寿春,自称仲家,以九江太守为淮南尹,置公卿百官,郊祀天地。”
  3. ^ 《后漢書·劉焉袁術呂布列傳》:「憂懣不知所為,遂歸帝號於紹,曰:『祿去漢室久矣,天下提挈,政在家門。豪雄角逐,分割疆宇。此與周末七國無異,唯強者之耳。袁氏受命當王,符瑞炳然。今君擁有四州,人戶百萬,以強則莫與爭大,以位則無所比高。曹操雖欲扶衰獎微,安能續絕運,起已滅乎!謹歸大命,君其興之。』紹陰然其計。」;《三国志·董二袁刘兼传》引《魏書》曰:「術歸帝號於紹曰:『漢之失天下久矣,天子提挈,政在家門,豪雄角逐,分裂疆宇,此與週之末年七國分勢無異,卒強者兼之耳。加袁氏受命當王,符瑞炳然。今君擁有四州,民戶百萬,以強則無與比大,論德則無與比高。曹操欲扶衰拯弱,安能續絕命救已滅乎?』」;《资治通鉴》第六十三卷:「乃遣使歸帝號於從兄紹曰:『祿去漢室久矣!袁氏受命當王,符瑞炳然。今君擁有四州,人戶百萬,謹歸大命,君其興之!』」
  4. ^ 《北堂书钞·卷六一·设官部·公路以气高人》引《魏志》 曰:“袁术字公路,为长水校尉,好奢淫,騎盛车马,以气高人,人语曰:『路中悍鬼袁长水。』”【陳俞本無淫字,騎作綺,語作謠】考今本三國志無此條,或當出王沈《魏書》
  5. ^ 三国志注·魏书·十五刘司马梁张温贾传第十五》:刘馥字元颖,沛国相人也。避乱扬州,建安初,说袁术将戚寄、秦翊,使率众与俱诣太祖。太祖悦之,司徒辟为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