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舟(?-前595年),姓,[1],名无畏,字子舟,因被封于申,以邑为氏,别为氏,又被称为文之无畏毋畏文无畏楚文王的后代[2]春秋時期楚國左司马。

申舟
無畏
子舟
别名文之無畏、無畏、文無畏、申無畏
时代春秋
国家楚國
身份楚國左司馬
逝世日期前595年
子女申犀

生平编辑

前617年,陈共公郑穆公在息地会见楚穆王。冬季,他们和蔡庄侯一起领兵驻扎在厥貉,准备攻打宋国。宋国司寇华御事亲自迎接楚穆王,慰劳楚军,表示服从。楚穆王之后在孟诸打猎,宋昭公率领右边圆阵,郑穆公率领左边圆阵,下令早晨在车上装载取火工具出发。宋昭公违背了命令,申舟因此便鞭打了宋昭公的御戎,并在全军示众。有人对申舟说:“国君是不可以侮辱的。”申舟说:“我按照司马的职责办事,有什么强横?《诗经》说:‘刚强的东西不吐掉,柔软的东西不吞掉’,又说‘不要放纵狡诈的人,以使放荡的行为得到检点。’这都是在说不避强横。我不敢爱惜生命而放弃职守。”[3]

前595年,楚莊王派遣申舟到齊國聘问,要求他不要向宋国借路。同时派公子冯到晋国聘问,也不许他向郑国借路,同时向宋、郑两国挑衅。申舟由于孟诸之事已得罪了宋国,便对楚庄王说:“郑国明白,宋国糊涂。去晋国的使者没有危险,我却死定了。”楚庄王答复:“要是杀了你,我就攻打宋国。”申舟把儿子申犀引见给楚庄王后离国出使,到达宋国后宋国人不让他继续前进。宋国的正卿右师华元认为申舟经过宋国却不请求借路,是把宋国当做楚国边境内的县,如同把宋国当做被灭亡之国;杀了楚国使者必定会遭到楚国攻击,也不过是被灭亡,于是就杀了申舟。楚庄王听说申舟被杀后,一甩袖子就站起来,随从赶到前院才送上鞋子,追到寝宫门外才送上佩剑,追到蒲胥街市才让楚庄王登上马车。[4]这年秋季九月,楚庄王发兵攻打宋国,晋国因三年前邲之战吃了败仗,不敢救援宋国,宋国被逼到互相交换儿子吃,拆开尸骨烧来做饭都不肯屈服。[5][6]次年五月,楚军准备撤退,申犀在楚庄王马前叩头说:“我的父亲无畏知道必死也不敢废弃君王的命令,君王却食言了。”楚庄王不能回答,后来楚庄王采纳了申叔时的围城办法,宋国无奈屈服。[7]

相关記載编辑

  • 淮南子·主术训》:「楚庄王伤文无畏之死于宋也,奋袂而起,衣冠相连于道,遂成军宋城之下,权重也。」
  • 吕氏春秋·行论》:「楚莊王使文無畏於齊,過於宋,不先假道。還反,華元言於宋昭公曰:『往不假道,來不假道,是以宋為野鄙也。楚之會田也,故鞭君之僕於孟諸。請誅之。』乃殺文無畏於揚梁之隄。莊王方削袂,聞之曰:『嘻!』投袂而起,履及諸庭,劍及諸門,車及之蒲疏之市,遂舍於郊,興師圍宋九月。宋人易子而食之,析骨而爨之。宋公肉袒執犧,委服告病,曰:『大國若宥圖之,唯命是聽。』莊王曰:『情矣宋公之言也。』乃為卻四十里,而舍於盧門之闔,所以為成而歸也。凡事之本在人主,人主之患,在先事而簡人,簡人則事窮矣。今人臣死而不當,親帥士民以討其故,可謂不簡人矣。宋公服以病告而還師,可謂不窮矣。夫舍諸侯於漢陽而飲至者,其以義進退邪?彊不足以成此也。」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文公十年》引梁履绳左通补释》:「文盖以谥为氏者;申,其食邑;舟,字也;之;语辞。」
  2. ^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文公十年》:《万氏氏族略》谓文之无畏为楚文王之后,故梁谓以谥为氏。
  3. ^ 左传·文公十年》:陈侯、郑伯会楚子于息。冬,遂及蔡侯次于厥貉。将以伐宋。宋华御事曰:“楚欲弱我也。先为之弱乎,何必使诱我?我实不能,民何罪?”乃逆楚子,劳,且听命。遂道以田孟诸。宋公为右盂,郑伯为左盂。期思公复遂为右司马,子朱及文之无畏为左司马。命夙驾载燧,宋公违命,无畏抶其仆以徇。或谓子舟曰:“国君不可戮也。”子舟曰:“当官而行,何强之有?《诗》曰:‘刚亦不吐,柔亦不茹。’‘毋从诡随,以谨罔极。”是亦非辟强也,敢爱死以乱官乎!”
  4. ^ 左傳·宣公十五年》:楚子使申舟聘于齐,曰:“无假道于宋。”亦使公子冯聘于晋,不假道于郑。申舟以孟诸之役恶宋,曰:“郑昭宋聋,晋使不害,我则必死。”王曰:“杀女,我伐之。”见犀而行。及宋,宋人止之,华元曰:“过我而不假道,鄙我也。鄙我,亡也。杀其使者必伐我,伐我亦亡也。亡一也。”乃杀之。楚子闻之,投袂而起,屦及于窒皇,剑及于寝门之外,车及于蒲胥之市。秋九月,楚子围宋。”
  5. ^ 左傳·宣公十五年》:「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爨。」
  6. ^ 公羊传·宣公十五年》:「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
  7. ^ 《左传·宣公十五年》:夏五月,楚师将去宋。申犀稽首于王之马前,曰:“毋畏知死而不敢废王命,王弃言焉。”王不能答。申叔时仆,曰:“筑室反耕者,宋必听命。”从之。宋人惧,使华元夜入楚师,登子反之床,起之曰:“寡君使元以病告,曰:‘敝邑易子而食,析骸以爨。虽然,城下之盟,有以国毙,不能从也。去我三十里,唯命是听。’”子反惧,与之盟而告王。退三十里。宋及楚平,华元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