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石延年

(重定向自石曼卿

石延年(994年-1041年),字曼卿宋代文學家書法家

先世幽州(今河北省涿縣)人,後遷宋州宋城(今河南省商丘市)。不拘禮法,不慕名利。屢試不中,宋真宗時,因為三舉進士不中,最後補三班奉職(从九品下,俸钱七百文)。歷官知金乡县,累遷大理寺丞。好飲酒[1],有時披頭散髮,雙手要帶著枷鎖,稱“囚飲”;有時爬到樹上去飲,曰“巢飲”;有时用稻麥桿束身,伸出头来与人对饮,称作“鳖饮”[2];有時和朋友摸黑饮酒,稱作“鬼饮”[3]。在海州通判时,與劉潛曾在王氏酒楼喝酒,从早饮到晚,不发一言,隔日,京城传出昨日王氏酒楼有二神仙来饮酒。和杜默歐陽修合稱“三豪”。石曼卿舉止放蕩,善為談諧,一日乘马游览报宁寺,不慎坠马落地,侍从连忙把他搀起来扶上马鞍。石曼卿对侍从说:“幸亏我是石学士,如果是瓦学士的话,岂不早被摔碎了?”[4]迁太子中允、秘阁校理。宋仁宗康定二年(1041年)二月四日卒于京师,年四十八歲。石延年死後二十六年,其友欧阳修作《祭石曼卿文》。《宋史》评:“延年虽酣放,若不可撄以世务,然与人论天下事,是非无不当。”

注釋编辑

  1. ^ 《归田录》卷二
  2. ^ 《梦溪笔谈·人事一》:“(石曼卿)以槀束之,引首出饮,復就束,谓之'鳖饮'。”
  3. ^ 张舜民《画墁录》卷一载:“苏子美(舜饮)、石曼卿(延年)辈饮酒,有名曰鬼饮、了饮、囚饮、鳖饮、鹤饮。鬼饮着,夜不烧烛。了饮者,饮次挽歌哭泣而饮;囚饮者,露头围坐;鳖饮者,以毛席自裹其身,伸头出饮,毕,復缩之;鹤饮者,一盃復登树下再饮耳。”
  4. ^ 邢居實《拊掌录》:“(石曼卿)嘗出遊報甯寺,馭者失控,馬驚,曼卿墮馬,從吏遽扶掖升鞌。市人聚觀,意其必大詬怒。曼卿徐著鞭,謂馭者曰:‘賴我是石學士也;若是瓦學士,豈不破碎乎?’”

參考書目编辑

  • 《宋史》 卷四四二 文苑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