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祥妃(1808年正月十三日-1861年正月初六),钮祜禄氏。郎中久福之女,內閣中書索寧安之孫女,一等兼察哈尔总管恒德之曾孫女。

祥妃钮祜禄氏
Imperial Consort Xiang.JPG
钮祜禄氏
封號 贵人→嫔→妃→贵人→嬪→妃
婚姻名份 贵人
谥号 皇考祥妃→皇祖祥妃
親屬
父親 钮祜禄·久福
清宣宗旻宁
夫之父 清仁宗
夫之母 孝淑睿皇后喜塔拉氏
夫之元配 孝穆成皇后钮祜禄氏
夫之正室 孝慎成皇后佟佳氏
孝全成皇后钮祜禄氏
夫之側室 孝静成皇后博尔济吉特氏
惇亲王奕誴
道光帝皇次女
寿臧和硕公主

目录

早期生平编辑

嘉庆十三年正月十三日辰时出生,生母為寧夏將軍阿魯之孫女馬佳氏。她出身自旗人著名的世家,即鑲黃旗滿洲弘毅公家族的第十房,道光帝的繼母孝和睿皇后亦是出身自同一家族。雖然親緣關係相差比較遠,但是孝和睿皇后在堂親上仍是她的族內堂姐。

道光二年(1822年)外八旗選秀时被指定为祥贵人而入宫,居翊坤宮。根據內務府《鴻稱通用》里的記載,「祥」字的滿文意思為「吉祥」、「福氣」。同樣的滿文也被用於封諡「禧」字中。 道光三年二月二十二日,祥貴人诏晋為祥嫔;十一月二十五日,以礼部尚书穆克登额为正使,内阁学士特登额为副使,正式册封为祥嫔道光四年八月(1824年)庚午,祥嬪诏晋为祥妃。

道光五年正月十三日子时,生皇二女,二公主因先天不足而诱发慢惊风,从六月十六日开始医治,至七月十四日还是不幸夭折,只活了不到半岁。道光五年四月十三日,以礼部尚书汪廷珍为正使,礼部右侍郎刘彬士为副使,册封祥妃

道光九年十月十九日卯时,生皇五女寿臧和硕公主。此時,和恭慈皇太后仍在盛京祭祖回銮的路上,十月二十四日才回宫。从凊实录和起居注来看,在該年十一月十七日,道光帝曾陪皇太后专门去翊坤宮看望祥妃,卻沒有順便看望剛生下三阿哥的靜妃。道光十一年六月十五日辰时,生皇五子惇勤亲王奕誴

晚期生平编辑

道光十五年的万寿节,皇子和皇女们给道光帝行礼,唯独没有五公主[1]。当年年底,五阿哥出痘送圣,祥妃赏赐了奏乐的昇平署太监,而道光帝却没有按例给这些太监赏赐[2],其他阿哥送圣后時,太監都有一些賞賜。道光帝对他們如此冷遇,只能是出于对他们的母亲祥妃的厌恶。道光十五年十一月,祥妃的宫分如同貴人之位,明显已经失宠,惟位下的宫女人数还是依妃位配給。由此可见,此时的祥妃虽然还保有位分,但已经失宠并连累了她的儿女。

道光十五年除夕和道光十六年元旦的宫廷活动,祥妃和五公主都没有参加。而且道光十六年十一月的后妃缎匹宫分中,祥妃的排序甚至在佳嬪之後,宫內的一切待遇亦照贵人之例配給,空有個妃的名号 。由此可見,道光帝已極度厭惡祥妃,已有將鈕祜祿氏降為貴人之心。

道光十七年,钮祜禄氏已降为祥贵人,位序在常贵人之次。道光二十六年十一月三十日,祥貴人位下的宮女安庆、伶安、伶顺三人因怕祥貴人又責打她們,一時糊塗而從翊坤宮跑趕出來。因此,她們受重责三十板,並且即刻趕出宫去[3]

道光三十年(1850年),清文宗登极,尊其為皇考祥嫔。咸丰元年三月十五日,以礼部右侍郎瑞麟为使,册封为皇考祥嫔

咸丰十年腊月二十九日,咸丰帝对跟随其到热河行宮的先帝嫔妃进行了年节赏赐。此时的祥嫔尚在赏赐行列中,怎料翌年 (1861年) 正月初六日,就出现了咸丰帝送祥嬪殉殓物品的记录。殉殮物品有碧玉蓮蓬子手串一盤、白玉珮一件、小荷包一箇和金洋錢兩箇。每箇重三錢五分。因为遺體在热河行宮,在时间点上不方便,所以鈕祜禄氏的后事一切从简了,惟仍用银八千一百多两[4]

咸丰十一年二月二十五日,金棺暂安慕东陵西配殿;十月二十二日,因生育惇亲王而被穆宗追尊为皇祖祥妃。同治初年,如意馆奉旨恭绘祥妃朝服大像,这是目前发现的唯一一例为妃等级的主位绘制朝服大像(畫像現況不明)。同治二年九月初四日辰时,祥妃金棺奉安慕东陵。

影视作品编辑

影視作品 飾演的演員
满清十三皇朝 苑瓊丹祥 妃 (祥贵人→祥妃)
大清后宫 伊能静祥 妃
萬凰之王 李思欣康祥 (祥嫔)

注释编辑

清宮醫案顯示,祥妃的身體還算健康,無甚大病。只不過因為其生育皇二女的時候年紀太小,導致皇二女體禀不足,所以因抽搐病而夭折。

參考資料编辑

  1. ^ 《起居注》:(十五年八月) 初十日寅正一刻请驾后,安佑宫行礼。由内诣皇太后前行礼,由内至正大光明受贺,次诣西佛堂送焚化。陞奉三无私,受皇后等位及三公主、四公主礼,次受四阿哥、五阿哥、六阿哥、六公主礼。
  2. ^ 《清宮昇平署檔案》:(十二月)十五日,五阿哥出喜差,送娘娘,翊坤宫中和乐伺候樂......奴才禄喜谨奏,于十二月十五日,祥妃赏禄喜,小卷八丝褂料一件; 中和乐首领、太监等,银十两。
  3.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奏为查验翊坤宫交出女子情形事》:总管内务府谨奏,为遵旨讯明据实覆奏事。十一月三十日,由内交出翊坤宫女子安庆、伶安、伶顺三名。臣等当即派员将该女子等隔别详细讯问。据女子安庆供称:现年十九岁,于道光二十年二月十六日进宫,在祥贵人位下当差。自进宫后,偶有小过,亦常责打。此次,因同宫之女子伶安、伶顺拙笨懒惰,于十一月三十日,令我管教。我替他们分辨,言语冒撞,就要将我们三人一并责打。我们因怕责打,一时糊涂,从本宫跑喊出来,被人拦阻。因此受责三十板交出,并无别故。又据女子伶安供称:现年十九岁。伶顺供称:现年十八岁。均于二十三年二月二十二日进宫当差。因我们素日拙笨,时常受责。于十一月三十日,令女子安庆管教我们,安庆替我们分辨,就要将我们责打,我们怕打,随同安庆一齐跑出,因此受责三十板交出,并无别故,各等语。讯得该女子等实系因恐受责,一时糊涂跑出,再三研诘,委无别情等因。禀覆前来,谨将臣等讯明缘由据实遵旨密封奏闻。谨奏。奉旨:知道了。
  4. ^ 《奏为从减办理祥嫔后事事宜折》(節錄):奴才恭奉谕旨,遵即督令热河总管毓泰并内务府司员等敬谨办理。需用供献、香烛、纸钱、成做陀罗被、供桌、拆做金棺,并讽经十四日及太监、女子等饭食、日用柴薪并送往慕东陵大杠杠夫等项,用过银八千一百十三两六钱六分六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