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禹貢錐指》,研究禹貢的書籍,清初經學家、地理學家胡渭撰,凡二十卷。

自漢代起,研究《禹貢》已成為專門的學問,郑玄马融王肃孔颍达蔡沈等历代注释、疏证者不可胜数。[1]宋代有毛晃《禹貢指南》,程大昌《禹貢論》及《禹貢山川地理圖》。明代地理学家徐霞客写《江源考》一文,[2]否定“岷山导江”之说,提出长江正源为金沙江的观点。胡渭精於輿地之學,講解《禹貢》甚精當。胡渭認為歷代以來的經學家對《尚書·禹貢篇》注釋有不少錯誤,立志寫一本《禹貢》專書。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冬,胡渭參與纂修《大清一統志》於洞庭山,與精於地理之學者無錫顧祖禹、常熟黃儀等互相討論,期間钞录大量的资料,为撰写《禹贡锥指》做好准备。[3]三十三年七月,徐乾学死,书局星散,胡渭返回故乡,閉門著述。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成書二十卷,《禹貢錐指》成為研究《禹貢》的集大成之作。《禹貢錐指》之名取《莊子·秋水篇》「以管窺天,以錐指地」之意。康熙四十二年,清圣祖南巡,胡渭撰《平成颂》一篇,連同《禹贡锥指》诣献,圣祖深嘉之,御書「耆年篤學」四大字賜之。

本書也有失誤。胡渭稱徐霞客的《江源考》不足道,说他“恐未必身历其地。徒恃其善走,大言以欺人耳!非但不学无识也。”[4]

注釋编辑

  1. ^ 李振裕在為胡渭《禹貢錐指》作序時稱:“自禹治水,至今四千餘年,地理之書無慮數百家,莫有越《禹貢》之範圍者。”
  2. ^ 《徐霞客游记》卷十下)
  3. ^ 夏定域:《德清胡朏明先生年谱》
  4. ^ 《禹贡锥指》卷14下《附论江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