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三代約克公爵理查·金雀花

第三代約克公爵理查·金雀花嘉德骑士,通常作约克的理查英文Richard Plantagenet, 3rd Duke of York,1411年9月21日-1460年12月30日),英格兰贵族巨头,论父系是爱德华三世的曾孙,论母系是爱德华三世的五世孙。他继承了大量的产业,在百年战争后期在法国担任过各种各样的公职,在英格兰则在亨利六世发疯时成为护国公,管理国家。

约克的理查
威尔士亲王[1]
约克公爵
康沃尔公爵[1]
马奇伯爵
剑桥伯爵
阿尔斯特伯爵
切斯特伯爵[1]
Richard of York Talbot Shrewsbury Book.jpeg
理查在《塔尔博特什鲁斯伯里书》的标题页,1445年
约克公爵
前任 诺里奇的爱德华
繼任 爱德华(四世)
出生 1411年9月21日
逝世 1460年12月30日(49岁)
韦克菲尔德约克郡
安葬 1476年7月30日
配偶 塞西莉·内维尔
子嗣
王朝 约克王室
父親 第三代剑桥伯爵科尼斯堡的理查
母親 安妮·德莫蒂默
宗教信仰 罗马天主教
第三代约克公爵约克的理查的纹章:第一和四部分:英格兰皇家纹章在最上,一个标签上有三个点,每个点上有三个圆环(其祖父第一代约克公爵兰利的埃德蒙的纹章[2][3]),第二部分: 卡斯蒂利亚和莱昂,第三部分:莫蒂默和伯格家族,肯特伯爵霍兰的装饰框在最上

他和亨利六世王后安茹的玛格丽特及亨利宫廷中其他成员的矛盾冲突及他本人极强的竞争王位的权利是15世纪中期英格兰政治剧变的主要因素,也是玫瑰战争的主要原因。理查最终试图夺取王位,被劝止,尽管他成为了护国公和威尔士亲王并被同意在亨利六世驾崩后登基。他在此后数周即战死。他的两个儿子后来分别成为英格兰国王爱德华四世理查三世

目录

身世编辑

理查·金雀花是第三代剑桥伯爵理查与安妮·莫蒂默之子,生于1411年9月21日。[4]母亲安妮是第四代马奇伯爵罗杰·莫蒂默埃莉诺·霍兰的女儿,即爱德华三世第二个长大成人的儿子安特卫普的莱奥内尔的外孙的女儿。1425年安妮无嗣的弟弟第五代马奇伯爵埃德蒙·莫蒂默去世后,安妮之子理查有了在英格兰法律下有争议的比源自爱德华三世第三子冈特的约翰的后裔的兰开斯特王朝更为优先的王位继承权,尽管并非通过持续的男系。[5]

从父亲这边论,理查通过祖父即爱德华三世第四个长大成人的儿子也是约克家族创始人第一代约克公爵兰利的埃德蒙获得王位宣称。这样他是王室成员,使他可以成为王位竞争者或可能的王位继承人,而其母的世系给了他更好的宣称。他1448年以“金雀花”为姓也是为了强调这一点,称自己是英王室的本家。

据说安妮在生理查时死去,父亲剑桥伯爵则因反对亨利五世的南安普顿阴谋于1415年被斩首。尽管伯爵领被没收,但剑桥未被剥夺公民权,时年4岁的孤儿理查仍是父亲的继承人。[6]理查的兄弟姐妹唯有姐姐剑桥的伊莎贝尔,她在1426年二婚后成为埃塞克斯伯爵夫人。

理查丧父后才几个月,理查无嗣的伯父第二代约克公爵爱德华·金雀花在1415年10月25日于阿让库尔战役中被杀。亨利五世在犹豫后允许理查成年后(21岁)继承伯父约克公爵的爵位和绝大部分约克公爵领地。爵位更低但土地更大的马奇伯爵领在理查的舅父第五代马奇伯爵埃德蒙·莫蒂默于1425年1月18日死后,也成了理查之物。亨利犹豫的原因是埃德蒙·莫蒂默几次被反对他的叛乱者推出称有比亨利的父亲亨利四世作为冈特的约翰和兰开斯特的布兰奇之子更强的王位继承权。埃德蒙曾是理查二世有争议的储君直至其于1399年被亨利四世所废。但埃德蒙生前一直是兰开斯特王朝的忠实拥护者。

理查已有莫蒂默(爱德华三世次子后裔)和剑桥(爱德华三世第四子的男系后裔)双重的英格兰王位继承权;在继承了伯父约克公爵和舅舅马奇伯爵,也一并继承了阿尔斯特伯爵后,理查成为全英格兰最富有、最有权势的贵族,仅次于国王。教会估价显示1443-1444年约克公爵光从莫蒂默家族领地得到的净收入就有每年3,430英镑(约相当于现在的350,000英镑)。

成长编辑

因是孤儿,理查的收入成为王室财产并由王室打理。尽管其伯父约克公爵的很多土地只被许可为他一人或其男嗣所有,其余在林肯郡、北安普敦郡、约克郡、威尔特郡和格洛斯特郡的土地也是可观的。如此一个孤儿的监护权成为王室一项有价值的奖赏,1417年10月,第一代西摩兰伯爵拉尔夫·内维尔承担了抚养孤儿理查的重任,罗伯特·沃特顿成为理查的保镖。拉尔夫有过两位妻子,他的23个子女中的20个长大成人。1424年,拉尔夫做主让理查和他9岁的女儿塞西莉·内维尔订婚。

1425年10月拉尔夫·内维尔死时,他将理查的监护权交给遗孀琼·博福特。这时因为理查已经在马奇伯爵死后继承马奇地产,其监护权更重要了。这些庄园聚集在威尔士和卢德洛周边的威尔士边境,也包括爱尔兰的北爱尔兰伯爵领。在1435年8月8日的一份文档中,理查被描述为约克公爵、马奇和北爱尔兰伯爵、威格摩尔、克莱尔、特里姆和康诺特领主。[7]

理查的早年生活几无记载。1426年5月19日,他在莱斯特被亨利五世的弟弟贝德福德公爵约翰封为骑士;同日,他被正式复立受封约克公爵[8]和其他家族荣誉,[9]这样最终确保了完全的继承权。1429年10月(或更早),理查和塞西莉·内维尔结婚。1430年1月20日,他在贝德福德缺席时在一场决斗中担任英格兰管家。[7]11月6日,他出席亨利六世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加冕典礼。1431年12月16日,理查又随亨利六世去法国,参加后者在巴黎圣母院加冕为法国国王的典礼。[8]最后,1432年5月12日,理查行使继承权,完全控制了自己的领地。1433年4月22日,理查获嘉德勋章。根据《完全貴族名鑑英语The Complete Peerage》,“他后来的职业生涯形成了英格兰本身的政治历史”。[7]

1426年5月19日,理查在莱斯特被亨利五世的弟弟贝德福德公爵约翰封为骑士。1429年10月(或更早),理查和塞西莉·内维尔结婚。11月6日,他出席亨利六世在威斯敏斯特的加冕典礼。1431年12月16日,理查又随亨利六世去法国,参加后者在巴黎圣母院加冕为法国国王的典礼。1432年5月12日,理查行使继承权,完全控制了自己的领地。

法兰西的战事编辑

理查成年后,在法兰西发生的事将把他与正在进行的百年战争联系起来。1434年春,理查参加了威斯敏斯特意在协调国王的两位叔父摄政政府的两位首脑贝德福德和格洛斯特关于法国战事的分歧的大国会会议。[10]亨利五世在法国的政府不能永久维持,因英格兰需要征服更多领地确保法国永久服从或割地求和。在亨利六世年幼时,他的摄政委员会趁法国弱势及与勃艮第结盟之机增加了英占区,但在1435年的阿拉和约后,勃艮第不再承认英王对法王位的宣称。

1436年5月,贝德福德死后数月,理查被任命为其法国总督一职的继任者。因1435年和谈失败,诺曼底的地主们感到居丧,要求派一位亲王继续战争。[11]除了格洛斯特公爵外,理查是唯一符合要求的宗室,[12]也不似前者是争议人物[13](及可能不愿在此时离开在英格兰的权力基地),[14] 理查是一个新的、没有党派关系的政治人物,他和英格兰主要的大人物有着良好的家庭关系(其妻是亨利·博福特主教的外甥女),这些因素使他成为所有政治派别都能接受的人选。[15]他最初的任期仅为一年(1436-37年),但他又延长了第二个任期,从1440年到1445年。在一个打败了长达一个世纪的战争的国家日益不稳定的政治环境中,权宜之计和政治妥协为任命这样一个重要职位奠定了基调,[16]但1440年,理查的血统、忠诚、[17]中立和灵活确保他得到各方更持久的认可;当时,他还被熟悉了英格兰在法国建立的机构。[12]

理查在法国停留两次,第一次是1436—1437年,第二次是1441—1445年。他不经常参与军务,他的基本方针是把战争的基本管理权交给他指挥的将领。他在法国事务中的作用主要是行政和外交方面的,虽然他仍然掌握着军事政策指挥权,但很少充当士兵的角色。理查全神贯注于政府事务,更愿意把战争的实地行动主要委托给令他的军事行动逊色的部下们。相反,理查将主要以其备受推崇的全面治理和对解决英格兰在法国日益衰落的统治问题的尝试闻名。[12]

对约克作为英格兰在法管理者的表现的评价似乎有分歧:一位同时期的匿名英语编年史家将他描述为无能,而另一位同样同时代的英语让·德·瓦夫兰英语Jean de Wavrin则称他履行了职责。[18]《完全貴族名鑑》中称“他在法国的进攻中几乎保持完好无损,从而赢得了很高的声誉”。[19]在他给亨利六世作的传记中,伯特兰·沃尔弗称理查“相当有能力”。[16]史学家约翰·沃茨称他的军事事业“平庸”,但对其整体的行政表现表示肯定。[12]

在法国服役(1436-1437)编辑

理查的任命是贝德福德死后为在年轻的国王亨利六世能够实施个人统治前保留法国领地而采取的一系列权宜之计之一。英格兰委员会不愿意派一个与贝德福德享有同样权力的人来,尽管大陆的军事形势十分严峻,但与理查契约任期条款有关的分歧推迟了他的离开。理查的权力和角色将受到限制。[20]他不像前任,不被允许任命主要的财政和军事官员,不是像前任贝德福德以前那样被称为“摄政”,二世得到较低的“总督将军”的头衔。[21]陪同理查的著名领主是萨福克伯爵和理查的妻族内维尔兄弟索尔兹伯里伯爵和福康堡男爵。[11]他们的军队有4,500人,加上之前所派的1,770人,大大低于英格兰答应派来的11,100人,因为理查及其军队按约只服役一年,比以前的其他人少,这一问题更加复杂。[22]此前被派往埃德蒙·博福特手下的另外2,000名士兵已被重新派往加来围城战。[23]对理查的权力的异议阻碍了他的离开(他将责怪可用船只的缺乏),而法国领地却一直在丧失。哈夫勒港和它以东的所有诺曼港口的失去迫使理查在离仍在盟军手中的鲁昂最近的港口洪夫勒下船。[22]

 
英格兰人进入蓬图瓦兹

在经历了许多问题和拖延之后,理查最终于1436年6月7日登陆。[22]这是公爵第一次统军。[23]他最初的目的地巴黎的陷落使得他的军队改变方向到诺曼底。在和贝德福德手下的将领共事时,理查取得了一些成功,如收复很多失地、坚守科斯的佩英语Pays de Caux,在诺曼底公国建立了良好公正的秩序。[16]这些军事行动主要由当时领衔的英格兰将军塔尔博特领主实施,但理查也在阻止和逆转法军进军时起到作用,收复费康圣日耳芒和一些其他城镇。[24]在举行了一场关于此事的战争委员会之后,理查和英军收复了鲁昂和巴黎之间的重要战略据点蓬图瓦兹,并威胁到首都本身。理查本人留在鲁昂,忙着处理日常行政事务。

英格兰国会似乎对理查的表现感到满意,并希望他能多待一段时间。[15]然而,理查对自己受任的条件不满,因为他需要从自己的地产中取钱来应对军费和其他支出。[25]他的任期仍然被延长到最初的12个月以外(直到他的继任者沃里克伯爵到来),直到1437年11月才回英格兰。正是在这个时候,亨利六世漫长的摄政期结束了:他于11月13日正式行使全部王权。尽管理查贵为这个王国的位高权重的贵族之一,但他回来后并没有被包含在亨利六世的国会。[26]

重返法兰西(1440-1445)编辑

1440年和谈失败后,亨利六世再次起用理查。7月2日,理查官复原职,再任法国总督,其权力和先前贝德福德在世时相同。此时,理查仍如1437年那样可倚仗贝德福德的旧部,如約翰·法斯特爾夫威廉·奥尔道尔爵士和威廉·托马斯爵士。[17]他被许诺得到一笔20,000英镑的年金以支持他的职位。[17]尽管如此,他第一次上任的模式还是重复着:他又一次出发迟了,直到1441年6月,也就是他被任命后一年,他才到达法国。[12]因为法国不断取得的成功和英王室的忽视使诺曼国会陷入绝望,理查最终离开。[27]公爵夫人塞西莉陪他到诺曼底陪伴他,他的孩子爱德华埃德蒙伊丽莎白都在鲁昂出生。

 
1441年蓬图瓦兹之围

理查到法国后,率领3600多人的军队,[28]迅速沿着塞纳河向塔尔博特勋爵正努力解法军之围的蓬图瓦兹移动。[12]蓬图瓦兹的解围将是理查军事生涯的亮点:[29]他避免了约翰·法斯特爾夫所不同意的围攻战的高昂代价,和塔尔博特在一次失败的将法国军队带到战场的尝试中,在塞讷河和瓦兹河附近的几个河流交叉口领导了一场精彩的战役,几乎追击对方到巴黎的城墙边。[30]同时期的编年史家昂格兰·德·蒙斯特雷莱英语Enguerrand de Monstrelet对理查在英军渡河时分散法军注意力的成功尝试表示钦佩,随后英军吓跑了法军。[29]但史学家托马斯·贝辛英语Thomas Basin也指出,他的撤退可能破坏了塔尔博特在普瓦西伏击并俘获夏尔七世的计划。尽管如此,理查的军队在一些小冲突和严重的后勤问题之后已经精疲力竭,[29]迫使他们于8月撤回鲁昂。[31]最后,因1441年9月法军奇袭夺取蓬图瓦兹,理查所有的努力都徒劳了。[30]

失去法蘭西島大區最后的前哨[32]是对英格兰人的重击;理查的努力未能将诺曼底的战争平衡改变到有利于英方。[33]这将是理查在第二次总督任内的唯一一次军事行动,[12]这场灾难可能令他沮丧到再无进展。[29]他再次将重心转移到行政和外交的寻常事务上。[12]理查对法国贵族采取了外交手段:1441年,他在鲁昂接待了来自布列塔尼和勃艮第的大使。[29]与勃艮第人的谈判导致了英格兰和勃艮第之间无限期休战的协定,1443年4月23日由约克公爵理查和勃艮第公爵夫人伊莎贝尔在第戎签署。[34]

 
孔什围城(1442年)

1442年,理查与塔尔博特领主率领下赶到的新英军继续在诺曼底守住边界。[35]法军当时聚焦加斯科尼,在诺曼底的军事活动减少了;这场战斗仅因收复孔什迪耶普围城而闻名,[30]但也因格朗维尔失守的另一场灾难闻名。[36]为战争提供资金正成为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英格兰政府对是否将重点放在诺曼底或加斯科尼的防御上犹豫不决,[37]而理查虽然在1441–2年获得了他20000英镑的年金,但直到1444年2月才从英格兰获得更多的资金。[38]

但是,在1443年,亨利六世安排新封的索默塞特公爵约翰·博福特统领一支8,000人的军队,起初意在解加斯科尼之围。该地区受到的威胁,以及理查谨慎(也许不情愿)的战争行为一定促使了英格兰政府支持一场更具侵略性的远征。[12]这正是理查正在努力守住诺曼底边界的时候,这使得他失去了急需的人力和资源。不仅如此,而且索默塞特的任命可能使理查感到他自己作为整个兰开斯特法国的实际摄政者的角色已经被减弱为诺曼底总督。英格兰在诺曼底建立的机构对这一措施表示强烈反对,[39]但理查派遣抗议这一决定的代表团未获成功。[40]

索默塞特公爵的军事行动本身也自取其辱:他的举动使得英格兰与布列塔尼英语Francis I, Duke of Brittany阿朗松英语Jean II, Duke of Alençon两位公爵发生了争执,扰乱了理查(在1442-1443年进行的)试图让英格兰与法国贵族结盟的企图。[12]索默塞特的军队一无所获,最终返回诺曼底,索默塞特在那里死于1444年。这可能是理查对博福特家族怀有仇恨的开始,这种仇恨后来将演变成内战

这时英格兰的政策转回到与法和谈(或至少达成一个和约),故理查在法国余下的时间都花在日常管理和国内事务上。1445年3月18日,理查在蓬图瓦斯会见了为亨利六世准备的新娘安茹的玛格丽特[31]理查本人与夏尔七世签订协议,为自己的长子鲁昂的爱德华与后者的女儿缔结婚姻,[41]尽管这最终没有实现。

1450年前的政治角色编辑

当时英格兰的政治局势主要是为控制亨利六世政府而进行的斗争,以及在法国正在进行的百年战争。紧张的局势围绕着博福特红衣主教和格洛斯特公爵汉弗莱之间的争执。汉弗莱似乎曾认为约克公爵是一个盟友,正如1440年他在对理查和其他人被国王的信赖所“疏远”所提出的申诉所表明的那样。[42]格洛斯特和理查都不被国王青睐。亨利六世似乎不愿意任用理查,他在1437年11月的摄政结束时没有被邀请参加第一届王室委员会。[16]

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表明理查与格洛斯特有着显著的联系。除了在法国的行动,他似乎在政治上一直保持低调,直到1445年他最终回国。随着格洛斯特公爵和他对战争的鹰派观点失去国王的支持,理查似乎仍然是一个中立的人物。他还接受了一些其他的小的王室任命,例如,他曾在1437-1438年试图在威尔士执行命令。他还获得了沃里克伯爵英语Henry Beauchamp, 1st Duke of Warwick的监护权。他还花时间参观了自己的庄园;[12]他1434-35年在爱尔兰。[31]直到1445年,理查的主要行动都是针对法国的涉英事务。

1445年10月20日,理查在法国的五年任期结束后返回英格兰。他肯定曾对续任有合理的期望。然而,他已经与反对亨利六世对法国的政策的诺曼底的英格兰人有了联系,其中一些人跟随他来到了英格兰(例如威廉·奥尔德霍尔爵士和安德鲁·奥加德爵士)。最后(1446年12月24日),总督一职属于继任了兄长约翰的第二代索默塞特公爵埃德蒙·博福特。1446年和1447年,理查参加了亨利六世的国会和议会的会议,但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威尔士边界上的地产管理上。1447年格洛斯特公爵的去世使约克成为王位的潜在继承人。

理查对国会作为对法休战和为亨利迎娶法国新娘的延伸放弃法国曼恩省的态度一定促成了他在1447年7月30日被任命为爱尔兰总督。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合乎逻辑的任命,因为理查也是北爱尔兰伯爵,在爱尔兰有可观的地产,但这也是一种让他离开英格兰和法国的捷径。他的任期为十年,这期间他不用考虑担任任何其他高级职务。

因为处理琐事,理查在1449年6月之前一直在英格兰,但他终究前去爱尔兰赴任了,带着怀孕的夫人塞西莉和大约600人的军队。这意味着他在爱尔兰停留了一段时间。但理查声称缺少资金来维持英格兰的财产,决定回到英格兰。这时理查的财政似乎出了问题,在1440年代中期他已经欠下王室38,666英镑,[43](相当于现在的£30,800,000英镑),他从地产上得到的收入也在减少。

理查在爱尔兰停留了大约一年(1449—50年)。他到后,各种爱尔兰贵族归顺他,这在一定程度上复制了14世纪理查二世访问该岛的成果。[44]理查试图与爱尔兰政治中的一些重要团体(尤其是奥尼尔王朝)交朋友,这将有助于当国内的政治局势变得紧张时,把爱尔兰变成他的一个安全的避难所。他的统治也为后来约克王朝在爱尔兰享有的声望做出了贡献。

成为反对派首领(1450-1453)编辑

 
亨利六世(右)坐着,同时约克公爵(左)和索默塞特公爵(中)正在争执。

1450年,英格兰王室过去10年的各种失败终于激起了政治的动荡。1月,掌玺大臣和奇切斯特主教亚当·莫林斯死于私刑。5月,国王的首席顾问第一代萨福克公爵威廉·德拉波尔在流放途中被杀。下院要求国王收回赏赐给宠臣的大量土地和金钱。

6月,肯特苏塞克斯发生了化名为莫蒂默的杰克·凯德领导的叛乱,叛军控制了伦敦,杀死了财务大臣第一代塞耶和西尔男爵约翰·芬恩斯。8月,诺曼底的最后几个镇也落入法国手中,难民纷纷涌回英格兰。

9月7日,理查在博马里斯登陆。他避开了亨利对他回英格兰的干涉,沿途召集了他的追随者们,于27日到达伦敦。在一次和国王的无果甚至可能暴力的会面后,理查继续在东盎格利亚和英格兰西部募兵。由于伦敦的暴力事件,在诺曼底失守后回国的索默塞特被关进伦敦塔以保证人身安全。12月,议会选举理查的管家威廉·奥尔道尔爵士为议长。

理查以一个改革者的姿态展现在公众面前,要求改良政府,审判失去法国北部的叛国者。从理查的后续行动来看,理查可能还有一个隐藏动机——推翻已被释放的索默塞特。虽然被授予在特伦特南面森林的司法权,但理查在议会和家臣以外缺乏真正的支持。

1451年4月,索默塞特被从伦敦塔释放及任为加来将军。当理查的顾问之一布里斯托尔下院议员托马斯·扬提出理查应该成为王储,就被送入伦敦塔,议会也被解散。亨利六世被迫进行迟来的意图恢复公共秩序和改善王室金融的改革。理查因缺乏政治权力而受挫,退居卢德洛

1452年,理查再次谋求权力,但没有要求王位。他坚决表示自己的忠诚,意在被结婚七年还没有生育的亨利六世确立为王储,及试图彻底打垮因是博福特后裔而使亨利六世可能更希望确立为王储的索默塞特。在从卢德洛进军的路上,理查召集部下,抵达伦敦,但城门却被亨利六世下令关闭,不让他进城。在肯特的达特福德,理查的军队占优,但只得到库特奈和科巴姆2个贵族的支持,理查被迫和亨利和解。他被准许向国王吐露对索默塞特的不满,但随后即被带到伦敦,在为期2周的实际软禁后,理查被迫在圣保罗教堂宣誓效忠。

护国公(1453-1455)编辑

1453年夏天,理查似乎在权力角逐中败下阵来。亨利六世开始了一系列司法措施,惩罚跟随理查前往达特福德的家臣。王后安茹的玛格丽特已经怀孕,即使流产,新封的里奇蒙伯爵埃德蒙·都铎和约翰·蒲福的女儿玛格丽特·蒲福的婚姻也为王位继承提供了另一种可能。7月,理查失去了爱尔兰总督和特伦特南面森林司法的职位。

8月,亨利六世精神崩溃,这也许是英军在卡斯蒂永战役中在加斯科尼战败的消息导致的,这场败仗使英军被逐出法国。他变得完全迟钝,不能说话,只能被人从一个房间领到另一个房间。国会认为这只是暂时,所以继续运行。但最终他们决定解决这个问题。10月,成立大国会的邀请被签署。尽管索默塞特试图排挤,理查仍然被列入其中。索默塞特的恐惧在11月得到了全面的证实,他被投入伦敦塔。

1454年3月22日,宰相主教约翰·肯普去世,使得国王名义下的宪法治国无以为继。亨利不能被诱导回应任何关于由谁替代肯普的建议。[45]尽管玛格丽特王后反对,理查仍然在3月27日被任命为护国公和首席顾问。理查任命内兄第五代索尔斯伯里伯爵理查·内维尔为大臣,这是很重要的一项任命。1453年恢复神智的亨利曾见他试图阻止贵族家庭之间的各种纠纷引起的暴力行为。珀西-内维尔争端逐渐极端化。不幸的是,代表国王的索默塞特站在珀西一边,这使得内维尔一家倒向了理查,理查第一次得到了来自一派贵族的支持。

对抗与善后(1455-1456)编辑

史学家罗宾·斯托雷说:“如果亨利的失常是一个悲剧,他的康复将是国家的灾难”。[46]1455年1月,恢复神智的亨利几乎一刻不停地推翻理查的所为。索默塞特被释放并再度得宠。理查被剥夺了加来将军(索默塞特重新获得了这个职位)和护国公的职位。索尔斯伯里也辞去朝臣之职。5月21日,当在远离索默塞特在伦敦的政敌的莱斯特召开了大国会,理查,索尔斯伯里和后者的长子第十六代沃里克伯爵理查·内维尔感到了威胁。理查和他的内维尔家族姻亲在北方募兵,可能在威尔士边境也募了兵。当索默塞特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时间组织军队勤王了。

理查率军到达莱斯特南方,阻断了前往大国会的通道。理查和国王之间关于如何处置索默塞特的争执终将由武力决定。5月22日,国王和索默塞特到达圣奥尔本斯,只带着一支匆忙组建、装备低劣的大约2000人的军队。更重要的是,至少一些士兵在英格兰和苏格兰边境不断的小冲突和威尔士人的偶尔叛乱中有战斗经验。

第一次圣奥尔本斯战役就此打响。只有50人战死,但其中包括索默塞特和两位领主,第二代诺森伯兰伯爵亨利·珀西第八代克利福德男爵托马斯·克利福德。理查和内维尔家族成功消灭了敌人,尤其是理查俘虏了国王,这给了他恢复权位的机会。理查必须保证国王活着,否则,不但理查不能成为国王,而且英格兰将陷入年仅2岁的威尔士亲王威斯敏斯特的爱德华的幼主统治。由于理查缺乏贵族支持,他不能支配玛格丽特王后领导的幼主国会。

在理查监护下,国王在理查和索尔斯伯里的骑行陪同下返回伦敦,沃里克手持王剑在前方开路。5月25日,理查将王冠还给亨利六世。理查自封为英格兰摄政,任命沃里克为加来将军。在理查在法国时的旧部、索尔斯伯里的胞弟福孔堡勋爵威廉·内维尔等贵族同意加入他领导的政府后,理查的地位得到巩固。

在夏天余下的日子里,理查把国王控制在赫特福德城堡或伦敦。7月,国王在伦敦重登王位。11月议会再度召开时,王位又空了,国王又病了。理查重登护国公之位,尽管他在1456年2月亨利六世恢复时还政,但亨利六世似乎愿意接受理查及其支持者在王国中扮演重要角色。

索尔斯伯里和沃里克继续担任大臣,沃里克也被正式认可为加来将军。6月,理查被派往北方抵御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二世威胁性的入侵。但国王再次处于一位重要政客的控制之下,此人比萨福克或索默塞特更难扳倒并且将在国王余下的任期中将其控制,她就是玛格丽特王后。

不稳定的和平(1456-1459)编辑

尽管玛格丽特王后取代了萨福克和索默塞特曾经的地位,她并不能主导局势。理查延长了自己爱尔兰总督的任期,并且继续参加国会。但1456年8月,王廷迁往王后领地中心的考文垂。理查的待遇现在决定于王后的权势。理查在三个前沿问题上受到质疑:他威胁到了年轻的威尔士亲王的继承权;他正试图让长子爱德华和勃艮第联姻;他作为内维尔家族的支持者介入了王国的一大麻烦——珀西/内维尔争端。

这时,内维尔家族也在失势。索尔斯伯里渐渐不参加国会。1457年,他的弟弟杜拉姆主教罗伯特·内维尔去世,劳伦斯·布思接替了罗伯特的职位,而布思是王后一党。珀西家族在宫廷开始得宠,在苏格兰边境的权力斗争中也开始得势。

1458年3月24日,亨利试图在“爱日”(Loveday)和解因圣奥尔本斯战役划分成的两派。但贵族们早把伦敦变成了一个军营,他们在公开场合的友谊根本无从持续。

内战爆发(1459)编辑

1459年6月,考文垂的王廷召开了一场大国会。理查、内维尔家族和其他一些贵族拒绝出席,担心军队根据上个月的决议逮捕他们。相反,理查和索尔斯伯里在根据地招兵买马,并在伍斯特和率加来军赶来的沃里克会师。11月,议会召开,但理查和内维尔家族没有出现。这意味着他们将被指控叛国。

10月11日,理查试图南下,但被迫向卢德洛进军。12日,在卢德福德桥战役中,理查像7年前在达特福德一样面对国王。沃里克的加来军队拒绝作战,叛军四散——理查逃到爱尔兰,沃里克和理查长子爱德华逃往加来。[47]理查的夫人塞西莉和他们的两个年轻儿子乔治理查在卢德洛城堡被俘,关押在考文垂。

时来运转(1459-1460)编辑

理查的逃脱为他带来了好处。他仍然是爱尔兰总督,而且试图撤换他的几次尝试都没有成功。爱尔兰议会支持理查,为他提供金钱和军队上的支持。沃里克回到加来也被证明是幸运的。他对英吉利海峡的控制使支持约克公爵的宣传在南英格兰流传,一面强调对国王的忠诚,一面诋毁那些极坏的大臣。约克派在海上的主导权使沃里克得以在1460年3月航行到爱尔兰会见理查并在5月返回加来。沃里克对加来的控制甚至影响到伦敦的羊毛贸易。

1459年12月,理查和索尔斯伯里、沃里克的财产被没收,领地被国王收回;他们的继承人不能继承。这是贵族所能遭受的最极端的惩罚。理查现在的处境和1398年的亨利·博林布罗克相似,只有发起一场对英格兰的入侵才能转运。假如成功,理查有三个选择:再次出任护国公;废除国王的命令让自己的儿子恢复继承权;夺取王位。

6月26日,沃里克和索尔斯伯里在桑德维奇登陆。肯特的民众起事加入了他们。7月2日,伦敦开门迎接内维尔家族。内维尔家族北上进入英格兰中部,7月10日在北安普顿战役中利用对方内部的背叛击败了国王的军队,再次俘虏了亨利六世,带回伦敦。

理查仍然在爱尔兰。当他在9月9日来到英格兰时,他表现得像国王一样。他行军时戴着先祖莱奥内尔的纹章,到达伦敦后又展示了皇家纹章。

10月7日召开的议会否决了之前一年的考文垂议会的合法性。10月10日,理查到达伦敦,在宫殿住下。当他进入议会大厅时,他走向王座,把手放在上面,似乎要占有它。他希望在场的贵族们能像1399年拥戴亨利四世一样拥戴他为王。但是,现场沉默了。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布尔切问理查为何急于见驾。理查回答:“我不知道在这个王国裡有谁不是等着我来,而是等着国王来。”他专横的回答并没有打动在场的贵族。[48]

第二天,理查以正常的手续根据继承法提出了对王位的要求,但缺乏贵族支持再次导致了他的失败。经过几周的谈判,最终达成了可能达到的最佳结果——《调解法案》,规定由理查及其继承人继承亨利的王位。但议会授予理查额外的行政权力,于10月31日[49]任他为威尔士亲王、切斯特伯爵、康沃尔公爵和英格兰护国公。[1]因实际上监禁了国王,理查和沃里克成为了王国实际上的主宰。

最后的军事行动和阵亡编辑

与此同时,兰开斯特的忠实支持者在北英格兰集结。因为担心珀西家族的进攻威胁,而玛格丽特王后也正在寻求苏格兰新国王詹姆斯三世的支持,理查和次子拉特兰伯爵埃德蒙以及索尔斯伯里在12月2日北上。12月21日,他们到达了理查的根据地桑德尔城堡,发现情况正在变得更糟。忠于亨利六世的军队控制了约克城,附近的庞特弗拉克特城堡也已落入敌手。

12月30日,理查率军从桑德尔城堡突围。他们决定突围的原因不明;可能是被兰开斯特军所蒙骗,可能是遭到了被理查误信为盟友的北部诸侯的背叛,也可能仅仅是出于理查的毛躁。[50]人数占优的兰开斯特军在韦克菲尔德战役中摧毁了约克军。约克公爵理查阵亡。试图逃跑的拉特兰伯爵埃德蒙被截杀,杀他的可能是在圣奥尔本斯战役中被杀的克利福德男爵之子第九代男爵约翰。索尔斯伯里虽然逃脱,但当夜即被俘并被处决。

纸王冠编辑

理查被葬在庞特弗拉克特,但他的头颅被得胜的兰开斯特军挑在长矛上戴上纸王冠在约克城的米克尔盖特城墙示众。他的遗骸后来被迁移到佛瑟灵海聖瑪丽與全聖教堂[51]

遗产编辑

约克公爵理查死后几星期内,他存活的子女中的长子爱德华在陶顿战役中对兰开斯特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终于成为英格兰国王爱德华四世,建立了约克王朝。在一段偶尔有骚乱的统治后,爱德华于1483年驾崩,由其子爱德华五世继位;约克公爵理查的小儿子理查随后也成为国王理查三世。

约克公爵理查的孙子女有爱德华五世和约克的伊丽莎白等。伊丽莎白嫁给都铎王朝的开国之君亨利七世,并成为亨利八世玛格丽特·都铎玛丽·都铎的母亲。此后所有的英格兰国王都是伊丽莎白的后裔,也即理查的后裔。

在文学中,理查出现在莎士比亚的《亨利六世(上)英语Henry VI, Part 1》《亨利六世(中)英语Henry VI, Part 2》《亨利六世(下)英语Henry VI, Part 3》中。[52]

理查是流行记忆法“约克的理查徒劳地挑战”的主角,用以按顺序记忆彩虹的颜色(红橙黄绿青蓝紫)。

头衔编辑

臂章编辑

在约克公爵领地,理查继承他的祖父兰利的埃德蒙的臂章。

先祖编辑

理查和一些主要的英格兰贵族家族一样,是英格兰和卡斯蒂利亚王室的后裔。

子女编辑

理查和塞西莉·内维尔有如下子女:

  1. 约克的琼安(1438年生、卒)
  2. 约克的安妮(1439年8月10日 - 1476年1月14日),第三代埃克塞特公爵亨利·霍兰托马斯·圣·莱杰的夫人
  3. 约克的亨利(1441年生,早夭)
  4. 爱德华四世(1442年4月28日 - 1483年4月9日)
  5. 埃德蒙,拉特兰伯爵(1443年5月17日 - 1460年12月31日)
  6. 约克的伊丽莎白(1444年4月22日 - 1503年1月之后),第二代萨福克公爵约翰·德拉波尔的夫人。约翰的前妻是亨利七世的母亲玛格丽特·蒲福郡主,当时后者才3岁,后来婚姻被取消
  7. 约克的玛格丽特(1446年5月3日 - 1503年11月23日)。嫁给勃艮第公爵大胆查理
  8. 约克的威廉(1447年7月7日生,早夭)
  9. 约克的约翰(1448年11月7日生,早夭)
  10. 克拉伦斯公爵乔治(1449年10月21日 - 1478年2月18日)。娶沃里克长女伊莎贝尔·内维尔。他的女儿玛格丽特·波尔的婆婆是玛格丽特·蒲福郡主的同母姐姐
  11. 约克的托马斯(1451年生,早夭)
  12. 理查三世(1452年10月2日 - 1485年8月22日)。娶沃里克次女安妮·内维尔
  13. 约克的乌尔苏拉(1455年7月22日生,早夭)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Act of Accord, from Davies, John S., An English Chronicle of the Reigns of Richard II, Henry IV, Henry V, and Henry VI, folios 208–211 (from Googlebooks, retrieved 15 July 2013)
  2. ^ Marks of Cadency in the British Royal Family
  3. ^ Pinches, John Harvey; Pinches, Rosemary (1974), The Royal Heraldry of England, Heraldry Today, Slough, Buckinghamshire: Hollen Street Press, ISBN 0-900455-25-X
  4. ^ Richardson IV 2011, pp. 400–404.
  5. ^ Dockray, Keith. Henry VI, Margaret of Anjou a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from contemporary chronicles, letters & records revised. Fonthill Media. 2016. ISBN 978-1-78155-469-2. 
  6. ^ Harriss 2004.
  7. ^ 7.0 7.1 7.2 Cokayne 1959, p. 906.
  8. ^ 8.0 8.1 Richardson IV 2011, p. 404.
  9. ^ Cokayne, G. Vicary Gibbs, 编. The Complete Peerage 2 2nd. London: St. Catherine Press. 1912.  p. 495
  10. ^ Laynesmith 2017, p. 32.
  11. ^ 11.0 11.1 Barker 2012, p. 235.
  12. ^ 12.00 12.01 12.02 12.03 12.04 12.05 12.06 12.07 12.08 12.09 12.10 Watts 2011.
  13. ^ Barker 2012, p. 248.
  14. ^ Griffiths 1981, p. 455; Barker 2012, pp. 235, 248.
  15. ^ 15.0 15.1 Laynesmith 2017, p. 33.
  16. ^ 16.0 16.1 16.2 16.3 Wolffe 2001, p. 153.
  17. ^ 17.0 17.1 17.2 Griffiths 1981, p. 459.
  18. ^ Madison, Kenneth G. Duke Richard of York, 1411–1460. P. A. Johnson. Speculum (review). 1991, 66 (3): 647–8. doi:10.2307/2864254.  p. 647
  19. ^ Cokayne 1959, pp. 906–7.
  20. ^ Barker 2012, pp. 247–9.
  21. ^ Griffiths 1981, p. 455.
  22. ^ 22.0 22.1 22.2 Barker 2012, p. 249.
  23. ^ 23.0 23.1 Griffiths 1981, p. 201.
  24. ^ Turner, S. The History of England During the Middle Ages 3 2nd. London: Longman, Hurst, Rees, Orme, Brown and Green. 1825.  p. 28
  25. ^ Rowse 1998, p. 111.
  26. ^ Storey 1986, p. 72.
  27. ^ Gairdner 1896, p. 177; Barker 2012, p. 289.
  28. ^ Barker 2012, p. 290.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Laynesmith 2017, p. 41.
  30. ^ 30.0 30.1 30.2 Wolffe 2001, p. 154.
  31. ^ 31.0 31.1 31.2 Gairdner 1896, p. 177.
  32. ^ Barker 2012, p. 292.
  33. ^ Barker 2012, p. 294.
  34. ^ Wolffe 2001, p. 169.
  35. ^ Griffiths 1981, p. 462.
  36. ^ Barker 2012, p. 302.
  37. ^ Griffiths 1981, p. 463–4.
  38. ^ Wolffe 2001, p. 154–5.
  39. ^ Griffiths 1981, p. 467.
  40. ^ Griffiths 1981, p. 468.
  41. ^ Gairdner 1896, p. 177–8.
  42. ^ Roskell 1965, p. 221.
  43. ^ Storey 1986, p. 75.
  44. ^ Hariss 2005, p. 515.
  45. ^ Goodwin (2012), pp.63-64
  46. ^ Storey, p. 159.
  47. ^ Goodman, p. 31.
  48. ^ Rowse, p. 142.
  49. ^ Cokayne, and others, The Complete Peerage, volume XII/2, page 908.
  50. ^ Rowse, p.143
  51. ^ Haigh, pp. 31ff.
  52. ^ Richard Plantagenet, Duke of York. shakespeareandhistory.com/. [19 May 2013]. 

参考编辑

文献编辑

  • Goodman, Anthony(1990年),《The Wars of the Roses》,Routledge&Kegan,ISBN 0-415-05264-5
  • Goodwin, George. Fatal Colours. London: Phoenix. 2012. ISBN 978-0-7538-2817-5. 
  • Griffiths,《Henry VI》,ISBN 0-7509-3777-7
  • Haigh, Philip(2002年),《From Wakefield to Towton》,Pen and Sword Books,ISBN 0-85052-825-9
  • Hariss, G.L., 《The Struggle for Calais: An Aspect of the Rivalry between Lancaster and York》,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LXXV(1960), 30.
  • Hicks,《Warwick the Kingmaker》,ISBN 0-631-23593-0
  • Hilliam, David(2000年),《Kings, Queens, Bones and Bastards》,Sutton Publishing,ISBN 0-7509-2340-7
  • Jacob, E.F., The Oxford History of England: The Fifteenth century, 1399–1485 (Clarendon Press, 1961; reprint 1988) ISBN 0-19-821714-5
  • Johnson,《Richard Duke of York》,ISBN 0-19-820268-7
  • Rowse, A.L. 《Bosworth Field and the Wars of the Roses》, Wordsworth Military Library, 1966 ISBN 1-85326-691-4
  • Storey, Robin(1986年),《The End of the House of Lancaster》,Sutton Publishing,ISBN 0-86299-290-7
  • Wolffe,《Henry VI》,ISBN 0-300-08926-0

外部链接编辑

Webb, Alfred.   York, Richard, Duke of. A Compendium of Irish Biography. Dublin: M. H. Gill & son. 维基文库. 1878 

司法职务
前任:
格洛斯特公爵
爱尔法官
特伦特南部法官

1447–1453
繼任:
索默塞特公爵
英格兰贵族爵位英语Peerage of England
前任:
诺里奇的爱德华
(1415年没收)
约克公爵
(恢复)

1425–1460
继任:
爱德华·金雀花
前任:
埃德蒙·莫蒂默
马奇伯爵
1425–1460
前任:
科尼斯堡的理查
(1415年没收)
剑桥伯爵
(恢复)

1426–1460
愛爾蘭貴族爵位
前任:
埃德蒙·莫蒂默
阿尔斯特伯爵
1425–1460
继任:
爱德华·金雀花
榮銜
空缺期
前一位相同頭銜:共同: 贝德福德公爵约翰 &
格洛斯特公爵汉弗莱
英格兰护国公
1454年4月3日–1455年2月
1455年11月19日–1456年2月25日
1460年10月31日–12月30日
空缺期
下一位相同頭銜:格洛斯特公爵理查
前任:
威斯敏斯特的爱德华 (争议)
争议于 威斯敏斯特的爱德华 (兰开斯特派):
威尔士亲王切斯特伯爵 (约克派)
康沃尔公爵 (约克派)

1460年10月31-12月30日 (争议)
继任:
威斯敏斯特的爱德华 (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