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Wikipedia β

亨利四世 (英格兰)

亨利四世英语:Henry IV,1367年4月15日[2]-1413年3月20日[3]),也被稱為博林布魯克的亨利Henry (of) Bolingbroke /ˈbɒlɪŋbrʊk/),英格蘭國王愛爾蘭領主,1399年到1413年在位。同时也继承从祖父爱德华三世开始的,宣称对法兰西王国的统治。

亨利四世
British - Henry IV - Google Art Project.jpg
亨利四世画像
英格蘭國王
在位 1399年9月30日 – 1413年3月20日
加冕 1399年10月13日
前任 理查二世
繼任 亨利五世
出生 (1366-04-15)1366年4月15日[1]
英格兰王国林肯郡博灵布罗克城堡
過世 1413年3月20日[1](45岁)
英格兰王国,倫敦西敏寺
安葬 英格兰王国,肯特坎特伯雷大教堂
配偶 玛丽·德·博亨英语Mary de Bohun
纳瓦拉的琼英语Joan of Navarre, Queen of England
子嗣
更多...
亨利五世
托马斯(克拉伦斯公爵)英语Thomas of Lancaster, 1st Duke of Clarence
约翰(贝德福德公爵)
汉弗莱 (格洛斯特公爵)
布兰奇(普法尔茨选帝侯夫人)英语Blanche of England
菲利帕(丹麦王后)英语Philippa of England
朝代 蘭開斯特王朝
父親 冈特的约翰(第一代兰开斯特公爵)
母親 兰开斯特的布兰奇英语Blanche of Lancaster
宗教 罗马天主教
簽章
亨利四世,根据以前的艺术品的临摹,1902年

亨利出生在林肯郡博灵布罗克城堡。 他的父亲,兰开斯特公爵冈特的约翰是爱德华三世的第四个儿子,也是存活到成年的第三子,在亨利的堂兄理查二世的大部分统治时期,都享有相当大的权力,并成为了阿基坦公爵,但最终亨利推翻了他的堂兄。亨利的母亲布兰奇英语Blanche of Lancaster亨利·金雀花(1310-1361)英语Henry of Grosmont, 1st Duke of Lancaster[4]和博蒙特的伊莎贝尔的女儿,是兰开斯特的重要继承人,因此他成为第一位金雀花王朝的分支兰开斯特家族的英格兰国王,也成为自诺曼征服以来第一位以英语为母语,而不是以法语为母语的英格兰国王。[5]

目录

兄弟姊妹编辑

亨利有两个姐姐,一位是兰开斯特的菲利帕英语Philippa of Lancaster,嫁给了葡萄牙国王若昂一世,另外一位是伊丽莎白英语Elizabeth of Lancaster, Duchess of Exeter,是第二代埃克塞特公爵约翰·霍兰英语John Holland, 2nd Duke of Exeter的母亲。他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凯瑟琳英语Catherine of Lancaster,是他的父亲和第二任妻子卡斯蒂利亚的康斯坦茨英语Constance of Castile, Duchess of Lancaster所生,是卡斯蒂利亚的王后。他还有四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由凯瑟琳·斯温福德英语Katherine Swynford所生,凯瑟琳·斯温福德原来是他姐妹们的家庭教师,而后,长时间做为他父亲的情妇,最终成为他父亲的第三任妻子。这四个孩子的姓氏改成了博福特英语House of Beaufort,是他父亲在法国香槟地区建立城堡所在地的名字。[6]

亨利与他的继母凯瑟琳·斯温福德的关系还不错,但是他与姓博福特的弟弟妹妹们关系就不一定很和睦了。他年轻的时候,跟他们似乎都很亲近,但1406年后,他开始与亨利·博福特托马斯·博福特英语Thomas Beaufort, Duke of Exeter敌对起来。同时,他的妹夫拉尔夫·内维尔英语Ralph Neville, 1st Earl of Westmorland和他最大的同父异母的弟弟约翰·博福特英语John Beaufort, 1st Earl of Somerset仍然是他最大的支持者,尽管亨利撤销了理查德二世给予约翰一个侯爵称号。 托马斯·斯温福德是凯瑟琳与第一任丈夫休·斯温福德爵士所生的儿子,他是亨利的另一位忠实伙伴。托马斯是庞特弗雷特城堡的警卫,而理查德二世国王据说死在了那里。

亨利的父亲与凯瑟琳·斯温福德所生的女儿琼·博福特英语Joan Beaufort, Countess of Westmorland爱德华四世理查三世的外祖母。琼嫁给了第一代威斯特摩兰伯爵拉尔夫·内维尔。他们的女儿塞西莉嫁给了第三代约克公爵理查·金雀花,其所生育的孩子中,包括爱德华四世和理查三世,由此,琼成为两个英格兰约克王朝国王的外祖母。

与理查二世的关系编辑

 
被上议院议员拥立的博林布鲁克的亨利,1399年即位。珍藏于大英图书馆哈雷图书馆英语Harleian Library的当代手稿

亨利与理查二世国王的关系比他父亲与国王的关系更为复杂。亨利是理查的第一个堂兄弟和童年的玩伴。1377年,祖父爱德华三世去世后,亨利获得了德比伯爵的头衔,同年,亨利和理查共同被授予了嘉德勋章。在理查统治的初期,亨利对国王还是很忠诚的。在理查加冕时,亨利负责执御剑。在他的父亲为卡斯蒂利亚莱昂的王冠而战,不在国内的时候,亨利代替父亲管理兰开斯特郡(第一次是1378年,第二次是从1386年到1389年)。这也是他在政治舞台上的首次表演。1384年,亨利还获得了北安普顿伯爵头衔。

 
诉追派贵族,包括亨利(左四)反对理查顾问提出的政策

但是到了1387年,亨利成为了反对国王过分行为的诉追派贵族英语Lords Appellant的一员。1387年12月19日,在拉多科桥战役英语Battle of Radcot Bridge中,他击败了由罗伯特·德·维尔英语Robert de Vere, Duke of Ireland率领的王室军队。这场胜利使得诉追派贵族可以在1388年的残酷国会英语Merciless Parliament之后,能够清洗国王的宠臣们。理查德在1389年5月重获权力。在理查恢复权力之后,三名主要的诉追派贵族 - 理查二世的叔叔伍德斯托克的托马斯,第一代格洛斯特公爵[7]理查德·菲茨阿兰,第十一代阿伦德尔伯爵英语Richard FitzAlan, 11th Earl of Arundel托马斯·博尚英语Thomas de Beauchamp, 12th Earl of Warwick被捕,并且分别被判处死刑或监禁。但博林布鲁克被堂兄理查饶恕了。不仅如此,理查还将亨利从伯爵升为赫里福德公爵。

1390年全年,亨利都在率领他的300名骑士参加条顿骑士团维尔纽斯立陶宛大公国的首都)的一次不成功的围攻。在这次远征中,他购买了300名被俘虏的立陶宛贵族,并把他们带回英格兰。1392年,亨利再次加入条顿骑士团北方十字军征服古普鲁士人,第二次远征立陶宛,这一次他雇佣了一些十字军骑士。他的军队超过了100人,其中包括一些长弓手,还有六名吟游诗人,兰开斯特总共为此花费了4,360英镑。尽管亨利和他的十字军战士努力奋战,但对维尔纽斯的长达两年的围攻依然以失败告终。1392到1393年间,亨利还前往圣地,在耶路撒冷朝圣,并且在圣墓橄榄山献祭。[8]从此,他发誓要带领一支十字军“将耶路撒冷从异教徒手中解救出来”,但是他的愿望并没有实现[9]。1393年底,他返回英格兰。

 
莫布雷和博林布鲁克之间的决斗被理查的命令打断了。

1398年,亨利·博林布鲁克与国王的关系遇到了第二次危机。在这一年,博林布鲁克的一则关于理查二世统治的言论被第一代诺福克公爵托马斯·德·莫布雷英语Thomas de Mowbray, 1st Duke of Norfolk解释为叛国。两位公爵决定在卡卢顿城堡英语Caludon Castle(莫布雷在考文垂的家)附近的戈斯福德绿地进行荣誉决斗。然而,在决斗发生之前,理查二世突然决定终止决斗,以避免流血冲突,判决将亨利流放10年(经亨利父亲冈特的约翰同意),而莫布雷则被终生流放。亨利跑到了巴黎避难,然后又到了布列塔尼。

冈特的约翰于1399年2月3日在莱斯特城堡去世。不知为什么,理查取消了允许亨利自动继承冈特土地的法律文件。因此,亨利需要向理查申请,才能获得封地。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之后,亨利与流亡的前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阿伦德尔英语Thomas Arundel会面,阿伦德尔因为参与了追诉派贵族的政变,而失去了大主教的职位。

1399年6月24日,他在约克郡拉温斯普英语Ravenspurn秘密登陆。[10]亨利任命阿伦德尔为顾问,开始了军事行动,没收反对他的人的土地,并命令士兵摧毁柴郡的大部分地区。大多数骑士和国王信任的臣子都跟随国王去了爱尔兰,因此亨利在向南部进军的过程中并没有真正地遇到阻力。约克公爵兰利的埃德蒙负责在国王不在时保卫王国,但他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选择投靠亨利。[11]

 
博林布鲁克,跪下请求理查前往弗林特城堡

同时,理查从爱尔兰返回的时间却被推迟了,他7月24日才赶到威尔士[12]然后,他于8月12日前往康维诺森伯兰伯爵英语Henry Percy, 1st Earl of Northumberland会面,进行谈判。[13]一个星期之后,理查二世去了弗林特城堡会见亨利,希望能够从亨利那里获得保全自己生命的承诺。[14]随后被囚禁的国王跟随亨利返回伦敦。[15]他于9月1日到达伦敦,随即被关进伦敦塔[16]

爱德华三世的继承权编辑

亨利下定决心登上王位,但他必须使这个行为合法化。通常的说法是理查是因为他的暴政和无能,丢掉王位的。[17]根据爱德华三世1376年的继承人限定,亨利是下一顺位的王位继承人。这一继承限定明确了长子继承制,也被称为萨利克法。那时,国王的女儿继承王位的顺位是没有国王的兄弟高的。事实上,根据当时的观点,妇女没有继承王位的权利:女性继承人的唯一先例是马蒂尔达皇后,这引发了与另一个主角玛蒂尔达姑姑(不是她的叔叔)的儿子长时间的内战。然而,根据普通法(处理农民和商人等普通民众的房屋和租约的法律),王位继承人应该是第五代马奇伯爵埃德蒙·莫蒂默,是爱德华三世的第三个儿子(存活到成年的第二个儿子)安特卫普的莱昂内尔的女儿的继承人。博林布鲁克的父亲冈特的约翰,是爱德华的第四个儿子,也是存活到成年第三个兒子。[18]亨利强调了自己的父系继承权,而马奇的继承权则来自他的祖母。

然而,关于继承权的质疑从未消除。问题在于,亨利只是最突出的男性继承人,但不是爱德华三世的最高顺位的男性继承人。虽然他依照爱德华三世1376年的限定继承,继承了王位,[19]伊恩·莫蒂默英语Ian Mortimer (historian)博士在他出版于2008年的亨利四世传记中指出,这一点可能随着理查二世1399的退位而被理查二世的限定继承取代(参见伊恩·莫蒂默,"亨利四世的恐惧",附录二,第366页-369页)。因此,亨利需要解决莫蒂默的高顺位,使自己的继承合法。而当莫蒂默的继承权和约克派的继承权最终合并到约克公爵理查·金雀花一人身上时,这个问题更加难以解决了。约克公爵是爱德华三世的继承人,也是亨利的孙子亨利六世的假定继承人(因为需要男性继承,亨利四世的其他儿子没有男性继承人,而根据法律的博福特家族被排除在王位之外)。兰开斯特王朝最终被爱德华四世通过玫瑰战争推翻,爱德华四世就是第三代约克公爵约克的理查的儿子。

统治编辑

 
英格兰国王亨利四世的加冕典礼。摘自15世纪让·弗鲁瓦萨尔的《见闻录英语Froissart's Chronicles》手稿。

根据官方的说法,9月29日,理查自愿让位于亨利。[20]9月30日,按照他的要求,他被带到了议会,宣布放弃王位,他还面临着33项指控(包括对上帝惩罚的报复),并且不被允许为自己辩护。议会接受了理查的退位申请,判处理查无期徒刑,任命亨利·博林布鲁克为国王,似乎整个国家都支持亨利。1399年10月13日,亨利在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由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阿伦德尔英语Thomas Arundel为其加冕。在加冕礼上,他向贵族们进行了演讲,这可能是1066年诺曼征服后,英格兰君主第一次以英语发表演说。

前任编辑

亨利作为君主所面临的第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如何处理被废黜的理查。理查被废黜后的命运不是很清楚。他于1399年10月从伦敦塔被带到庞特弗雷特城堡。[21]1400年1月初,一起试图让理查二世复辟的针对国王的暗杀阴谋(主显日起义英语Epiphany Rising)被挫败[22],此后不久,可能是在1400年2月14日,理查便死于囚禁,虽然对确切的日期和真正死因的真正原因都有很大的争议[23],很可能是被饿死的。他当时只有33岁。虽然很多人怀疑亨利将他的前任谋杀了,但至今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能够证明。当时的一些历史记录者声称,沮丧的理查是绝食而死的,[23]但这些人可能不了解理查的性格。虽然官方记录显示,直到2月17日,对国王的食物供应也没有停止,一些历史记录者据此认为理查不可能是死于2月14日,但是这条证据并没有办法推导出这个结论。目前可以确认的是,他不是因为遭受暴力而死亡,因为在对他尸骨的检查中,并没有发现有遭受暴力的迹象;但他是否是绝食而死,还是被饿死的,尚未有定论。[23]

 
亨利四世2便士银币,存于约克文物管理委员会

理查去世后,他的遗体在旧圣保罗大教堂被公开展示,向他的支持者证明他已经死了,然后,亨利谨慎地决定于3月6日将理查埋葬在位于赫特福德郡金斯兰利英语Kings Langley的一所道明会修道院英语King's Langley Priory里。后来,亨利五世国王将他的遗体带回伦敦,并埋葬于理查生前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为自己预定的墓地。[24]

 
理查二世的葬礼

理查仍然活着的传言持续了一段时间,但在英格兰,始终没有很多人相信。[25]在苏格兰,一名由于相貌相似而被认定为理查的男子由奥尔巴尼公爵罗伯特·斯图尔特英语Robert Stewart, Duke of Albany安排住在斯特灵城堡,并对外宣称这是一位重要人物,对罗拉德派在英格兰对付兰开斯特家族的几次阴谋负责。他于1419年去世,当时的人发现他原本就是一名乞丐。但他还是以国王的身份被埋葬在斯特灵道明会修道院里。

反抗编辑

亨利作为国王,花了他的大部分经历来应付各种阴谋,反叛和暗杀。

在亨利统治的头十年间,叛乱一直在持续,比较重要有两次,一次是1400年由自称威尔斯亲王欧文·格兰道尔领导的起义,另一次是第一代诺森伯兰伯爵亨利·珀西英语Henry Percy, 1st Earl of Northumberland领导的叛乱。借助于他的长子蒙茅斯的亨利的军事能力,国王成功的挫败了这些叛乱。

到了亨利统治的最后一年,反叛愈演愈烈。理查还活着的谣言又开始传播了,在这一年,一些苏格兰使者在英格兰的民间四处穿梭,宣称理查就在苏格兰,只需要内应们的一个信号,他便会返回伦敦并恢复王位。

理查国王的老侍从在伦敦四处宣扬他的主人还活着,就在苏格兰。萨瑟客人也被埃里亚斯·莱维特(莱维特英语Levett)爵士和他的伙伴托马斯·克拉克煽动起来叛乱,托马斯·克拉克还承诺苏格兰会援助这次起义。但最终,叛乱还是失败了。骑士莱维特被释放了,但他的追随者们则都被投入了伦敦塔。[26]

反叛列表编辑

 
什鲁斯伯里战役,“热刺”之死
 
首席大法官威廉·加斯科因拒绝判处约克大主教死刑。

与议会与教会的关系编辑

亨利确实经常与议院进行磋商,但有时也会与议员们有所争执,尤其是在教会事务上。1401年,根据阿伦德尔的意见,亨利从议院那里通过了异端燃烧法令英语De heretico comburendo,规定了可以将异教徒执行火刑;该法令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抑制当时如火如荼的罗拉德派英语Lollardy运动。1410年,议院建议没收教会用地的法案。亨利因为曾得到教会的帮助而夺得权力,所以拒绝执行该法案,下议院不得不请求私下将这个法案取消。[29]

 
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阿伦德尔英语Thomas Arundel(布道人),是亨利统治期间最重要的政治顾问之一。

从1401年到1406年,议会一再指责国王不善管理税收,并获得了较大的控制王室支出和任用权的权力。

对外关系编辑

拜占庭帝国编辑

1400年12月到1401年1月间,亨利招待了来访的曼努埃尔二世·帕里奥洛格斯,曼努埃尔二世由此成为唯一一位到访过英格兰的拜占庭皇帝。曼努埃尔二世下榻在埃尔特姆宫,亨利还特意为他在宫中举办了一场长枪比武大赛。曼努埃尔二世离开时,亨利向他提供了3000马克的资金上的支持,帮助他对抗奥斯曼帝国[30]当时君士坦丁堡正在被围困,直到1402年,围困才解除。

苏格兰编辑

1400年亨利率军入侵苏格兰,但在爱丁堡前被停下了进军的脚步。1402年,苏格兰入侵者在霍米尔登山被击退。苏格兰人的入侵一直持续到1406年。1406年3月22日,英格兰的海盗在弗兰伯勒角英语Flamborough Head附近海岸俘虏了正在前往法国的苏格兰王储詹姆斯·斯图亚特,就是未来的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31]詹姆斯被交给了英格兰国王,并被亨利囚禁在莎城堡,直到1424年,亨利过世多年以后,才被释放。据说,苏格兰国王罗伯特三世闻讯后悲痛而亡。小詹姆斯的叔叔阿尔巴尼公爵英语Duke of Albany罗伯特英语Robert Stewart, Duke of Albany成为苏格兰的摄政王,但不急于支付这个年轻国王的赎金,以使他成为王国的真正统治者。在被囚禁期间,詹姆斯一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并且熟悉了英格兰政府和行政方法。

法国编辑

虽然自封为法国国王,但亨利四世从未计划入侵欧洲大陆,一部分原因是他恶劣的健康状况,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主要经历被放在了国内,以维持兰开斯特王朝对英格兰的统治,同样法国国王查理六世也没有多大的意图恢复战争,因为亨利有他的女儿作为人质,他的女儿就是理查的妻子,瓦卢瓦的伊莎贝拉英语Isabella of Valois。由于这些原因,在百年战争中,在亨利四世十四年的统治时期继续理查二世和查理六世之间的休战。

此时的法国,由于查理六世的精神问题,阿马尼亚克派与勃艮第派正在为了控制摄政权而大打出手。亨利的二儿子托马斯,克拉伦斯公爵英语Thomas of Lancaster, 1st Duke of Clarence1412年5月18日与阿马尼亚克派签订了“布尔日条约法语Traité de Bourges”而结盟。他同意派遣一千名重骑兵和三千名弓箭手去夺回他们失去的阿基坦公国英语Duchy of Aquitaine。几个星期之后,这个条约因为阿马尼亚克派与勃艮第派的停战而作废。

1412年8月,兰开斯特的托马斯率军在圣瓦阿斯拉乌盖登陆,并在布卢瓦遭遇了奥尔良的查理,强迫其认可“布尔日条约法语Traité de Bourges”。为了让托马斯返回英格兰,查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几十万镑赔款,并且将他的弟弟,未来的弗朗索瓦一世的祖父,约翰·昂古莱姆作为付款保证的人质。这并没有阻止托马斯率军到达波尔多,并毁灭沿途的一切。

汉莎联盟编辑

亨利刚登上王位,就确认了汉萨同盟商人的特权;但是,因为从理查二世时代起,英格兰就对汉萨海军,特别是普鲁士人进行袭击,而在亨利四世时代,这种袭击依然没有停止,所以英国商人被驱逐出所有汉莎港口,同时也抵制英国的商品。

但是因为欧洲大陆对英格兰布料的需求,对英国商品的封锁执行的并不是很严格,因此汉莎的领导者们开始与亨利进行谈判,并于1407年达成协议(共有三份协议:一份是与普鲁士骑士团签订,一份是与利沃尼亚骑士团签订,最后一份是与汉莎联盟的其他成员签订),这些协议一方面结束了对商品的抵制,另一方面也终结了海上的攻击。1409年,英格兰发生了饥荒,因为需要欧洲大陆的粮食,亨利给予汉莎商人更多的特权。但到了亨利执政的末期,趁汉莎联盟分裂的机会,亨利无视1407年的协议,在英国贸易已经恢复,而且格但斯克赋予了英国商人在汉莎港口建立自治组织的权利的同时,英国再次袭击了汉莎的军舰。

统治危机编辑

由于病魔缠身,亨利渐渐丧失了权力。从1410年1月开始,亨利·博福特托马斯·博福特英语Thomas Beaufort, Duke of Exeter--冈特的约翰的合法儿子--以叔叔的身份辅佐威尔士亲王亨利治理国家。很快,在威尔士亲王的支持下,托马斯·阿伦德尔英语Thomas Arundel被罢免。

 
威尔斯亲王亨利(站立者),从1410年开始扩大了权力。(藏于伦敦大英图书馆,大约1411年的微型画英语Miniature (illuminated manuscript),阿伦德尔手稿38号,第37页)

尽管博福特曾经争取让亨利四世逊位,但父子之间的争论好像只是政治上的,威尔士亲王的对外和对内政策的观点与国王有比较大的差异。国王在1411年11月拿回了权力,亲王的对头因而拼命的诋毁亲王,父子关系由此变得紧张。因此直到1413年的国王去世之前,兰开斯特的托马斯英语Thomas of Lancaster, 1st Duke of Clarence才是英格兰的主人。

疾病与死亡编辑

到了亨利的晚年,他面临着非常严重的健康问题。他本来就得了一种皮肤病,但更严重的是,在1405年6月,1406年4月,1408年6月,在1408-1409年的冬天,1412年12月,遭受了一系列严重的急性疾病的袭击,1413年3月的那次是最致命的。医学史专家长期以来一直在讨论他的病症。皮肤病可能是麻风病(15世纪与现代医学的认证不一定完全相同),也有可能是银屑病或其他疾病。而那几次急性疾病范围则宽泛的多,从癫痫到某种形式的心血管疾病,有各种各样的解释。[32]一些中世纪作家认为,因为他对约克大主教理查德·勒·斯普罗德英语Richard le Scrope的处理,使他遭受了麻风病的惩罚,约克大主教在1405年6月因为政变失败,被亨利下令处决。[33]

根据霍林斯赫德的说法,有预言宣称,亨利将死在耶路撒冷,该预言也出现在莎士比亚的戏剧英语Henry IV, Part 2中。亨利据此认为这意味着他将会死于十字军东征的途中。但实际上,他是在1413年3月20日,议会召开期间英语Legislative session,死于威斯敏斯特教堂院长的“耶路撒冷室英语Jerusalem Chamber”里。[3]他的遗嘱执行人英语Executor托马斯·兰利英语Thomas Langley当时就在他的身边。

葬礼编辑

 
亨利四世(16世纪画像),珍藏于伦敦国家肖像馆

尽管几位前任都选择葬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但亨利和他的第二任妻子,英格兰王后纳瓦拉的琼英语Joan of Navarre, Queen of England,都葬在了坎特伯雷大教堂,就在圣三一礼拜堂的北部,毗邻圣托马斯·贝克特的神龛。当时,对贝克特的崇拜仍然十分狂热,修道院的记录和诸如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这样的文学作品中的描述都证明了这一点,亨利似乎也特别狂热。他安葬在坎特伯雷的原因是有争议的,这似乎是一种政治权谋,亨利很有可能需要将自己与圣人联系起来,以使得他在理查二世手中夺取王位后,获得执政的合法性。[34]一个证据是,在加冕典礼上,他进行涂油礼时用的圣油据传说是贝克特1170年临死前由圣母玛利亚交给他的;[35][36]当时,这种油是盛放在一个独特的鹰形容器中。根据故事的一个版本,圣油最终传到了亨利的外祖父,第一代兰开斯特公爵格兰斯蒙特的亨利英语Henry of Grosmont, 1st Duke of Lancaster的手中。[37]

亨利有意与圣托马斯有所联系的另一个证据在于坟墓本身的结构。他坟墓西端的木板上绘有一幅贝克特殉难的图画,而在墓葬之上的木制顶冠画上了亨利个人的座右铭“Soverayne”,间或出现头戴王冠的金黄色的鹰。同样地,华盖上的绘画主要是三枚大幅纹章,周围环绕着SS型项链,每个圈里面都绘有一只金色的鹰。[38]这种鹰的图案象征着亨利的加冕油和圣托马斯的关联。在国王去世一段时间后,为国王和王后又建造了一座更壮观的坟墓,这可能是由琼王后自己委托和支付修建的。[39]该坟墓顶部刻有国王和王后的雪花石膏雕像,头戴王冠,穿着礼袍。坟墓在1832年被打开,历史学家发现亨利的遗体保存完好,据此推定,雕像很好的还原了国王和王后的本来面貌。[40][41]

 
英格兰国王亨利四世墓(坎特伯雷大教堂)。

头衔、称号、爵位及徽章编辑

头衔编辑

  • 亨利·博林布鲁克

徽章编辑

在1399年父亲去世之前,亨利以王国的徽章为基础,加上了"五条貂皮纹"。父亲去世后,附加的条纹变成了"被一直条一分为二的五条貂皮纹和百合纹"。[42]成为国王后,因为法国王室更新了徽章,亨利也更新了王国的徽章,百合花饰从充满盾面减少到了只有三朵。

作为赫里福德公爵的徽章 
作为赫里福德和兰开斯特公爵的徽章 
作为国王的王室徽章,从古典英语Ancient and modern arms法式(青色英语Azure (heraldry)金黄色英语Or (heraldry)百合花饰充满盾面)变为当代法式青色英语Azure (heraldry)底三朵金黄色英语Or (heraldry)百合花饰) 

谱系编辑

婚姻及子女编辑

亨利第一次婚姻的妻子是玛丽·德·博亨英语Mary de Bohun,婚礼具体的日期和地点,都不是很确定,但由亨利父亲冈特的约翰在1380年6月购买的结婚执照,目前保存在国家档案馆。婚礼很可能于1381年2月5日,在玛丽埃塞克斯老家的罗奇福德大厅英语Rochford Hall举行。[3]但根据当时的历史记录者让·弗鲁瓦萨尔的记录,玛丽的姐姐埃莉诺·德·博亨英语Eleanor de Bohun布莱希城堡英语Pleshey绑架了玛丽,并将她扣押在了阿伦德尔城堡,在那里被当作见习修女;埃莉诺的目的是控制玛丽的一半的博亨的遗产(或允许她的丈夫,伍德斯托克的托马斯,第一代格洛斯特公爵来控制)。[43][44]然后,玛丽被劝说嫁给了亨利。他们生育了六个孩子:[45]

玛丽于1394年6月4日去世。

1403年,亨利与纳瓦拉国王查理·埃夫勒的女儿纳瓦拉的琼英语Joan of Navarre, Queen of England结婚。根据大不列颠百科全书记载,琼和亨利之间的关系开始于他在布列塔尼流亡期间。在英格兰国王求婚后,珍妮于1402年6月23日阿维尼翁教区获得了“三层血缘关系”许可,并于1403年1月13日离开布列塔尼。在2月7日,于温彻斯特与亨利四世举行婚礼,成为亨利的第二任妻子,2月25日,她在伦敦加冕为王后。[46]琼是布列塔尼公爵约翰四世英语John IV, Duke of Brittany的遗孀(在传统的英格兰资料中被称为约翰五世),[47]她曾生育过四个女儿和四个儿子;然而,她与英格兰国王并没有生育子女,但琼和亨利和前妻所生的孩子关系很融洽,甚至在威尔士亲王与他父亲争吵的时候还站在亲王这一边。

亨利与第一任妻子已经育有四个儿子,这无疑是他夺取王位的合法性的一个关键因素。相比之下,理查二世没有孩子,理查的推定继承人埃德蒙·莫蒂默只有七岁。亨利的六个孩子中活到成年的两人是亨利五世和格洛斯特公爵汉弗莱。亨利四世的兰开斯特王朝的男性继承传统随着于1471年在兰开斯特家族和约克家族间进行的玫瑰战争期间,他的孙子亨利六世和亨利六世的儿子威尔斯王子爱德华的死亡而终结。亨利四世的儿子格洛斯特公爵汉弗莱的后裔包括乔治六世的王后,伊丽莎白二世的母亲,伊丽莎白·鲍斯-莱昂[48]和女王现在的儿媳,康沃尔公爵夫人卡米拉以及威塞克斯伯爵夫人苏菲[49]

参见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History – Henry IV. Bbc.co.uk. [2013-02-09]. 
  2. ^ Mortimer, Ian. Henry IV's date of birth and the royal Maundy. Historical Research英语Institute of Historical Research (University of London). 2007, 80 (210): 567–576. ISSN 0950-3471. doi:10.1111/j.1468-2281.2006.00403.x. 
  3. ^ 3.0 3.1 3.2 Brown, A. L.; Summerson, Henry. Henry IV (1366–1413).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Englan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January 2008. doi:10.1093/ref:odnb/12951. 
  4. ^ 亨利·金雀花(1310-1361)英语Henry of Grosmont, 1st Duke of Lancaster英格兰国王和阿基坦公爵亨利三世的曾孙,是第一代兰开斯特伯爵埃德蒙·克罗奇贝克英语Edmund Crouchback 之孙。
  5. ^ Isabelle Janvrin, Catherine Rawlinson, The French in London: From William the Conqueror to Charles de Gaulle, p.16
  6. ^ Armitage-Smith, Sydney. John of Gaunt, King of Castile and Leon, Duke of Lancaster, &c.. Constable, 1904.
  7. ^ 伍德斯托克的托马斯,第一代格洛斯特公爵理查二世 (英格兰)的父亲黑太子爱德华和亨利的父亲冈特的约翰的弟弟。
  8. ^ Bevan, Bryan. Henry IV. London: Macmillan. 1994: 32. ISBN 0-948695-35-8. 
  9. ^ Bevan (1994: 1)
  10. ^ Il fut aidé par le duc de Bretagne, voir Albert le Grand, Bertrand d'Argentré et Histoire résumée du Moyen Âge... , par M. Petit Baroncourt
  11. ^ Harriss 2005,第486–487页
  12. ^ Saul 1997,第411页
  13. ^ Saul 1997,第412–413页
  14. ^ Richard II King of England. 
  15. ^ Saul 1997,第417页
  16. ^ Saul 1997,第417页
  17. ^ McKisack 1959,第494–495页
  18. ^ Saul 1997,第419–420页
  19. ^ Given-Wilson, Chris. Alfonso Antón, Isabel, 编. Building Legitimacy: Political Discourses and Forms of Legitimacy in Medieval Societies. Boston, MA: Brill. 2004:  90. ISBN 90-04-13305-4. 
  20. ^ C. Given-Wilson. The manner of King Richard's renunciation: A Lancastrian narrative? cviii.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365–71. 1993. 
  21. ^ Saul 1997,第424页
  22. ^ Saul 1997,第424–425页
  23. ^ 23.0 23.1 23.2 Anthony Tuck, 'Richard II (1367–1400)', in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24. ^ Joel Burden, 'How Do You Bury a Deposed King?', in Henry IV: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Regime, 1399–1406, ed. Gwilym Dodd and Douglas Biggs (York: York Medieval Press, 2003), pp. 35–53.
  25. ^ Tuck 1985,第226页
  26. ^ The Book of the Princes of Wales, Heirs to the Crown of England, Dr. John Doran, London, Richard Bentley, New Burlington Street, Publisher in Ordinary to Her Majesty, 1860. Google Books. 1860 [2012-08-17]. 
  27. ^ Bean 2004.
  28. ^ Trevor Royle, The Wars of the Roses; England's First Civil War, Abacus, 2009, ISBN 978-0-349-11790-4 pg 95
  29. ^ Terry Jones, Medieval Lives, page 112
  30. ^ G. Dennis, The Letters of Manuel II Palaeologus (Washington DC, 1977) Letter 38.
  31. ^ E W M Balfour-Melville, James I King of Scots, London 1936
  32. ^ Peter McNiven, "The Problem of Henry IV's Health, 1405–1413",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100 (1985), pp. 747–772
  33. ^ Swanson Religion and Devotion p. 298
  34. ^ Christopher Wilson, 'The Tomb of Henry IV and the Holy Oil of St Thomas of Canterbury', in Medieval Architecture and its Intellectual Context, ed. Eric Fernie and Paul Crossley (London: The Hambledon Press, 1990), pp. 181–190.
  35. ^ Thomas Walsingham, The St Albans Chronicle: The Chronica Maiora of Thomas Walsingham, Volume II, 1394-1422, ed. and trans. John Taylor et al. (Oxford: Clarendon Press, 2011), p. 237.
  36. ^ 'Pope John XXII to King Edward II of England, 2 June 1318', English Coronation Records, ed. L.G.W. Legg (London: Archibald Constable & Co. Ltd., 1901), pp. 73-75.
  37. ^ Thomas Walsingham, The St Albans Chronicle: The Chronica Maiora of Thomas Walsingham, Volume II, 1394–1422, ed. and trans. John Taylor et al. (Oxford: Clarendon Press, 2011), pp. 237–241.
  38. ^ Christopher Wilson, 'The Tomb of Henry IV and the Holy Oil of St Thomas of Canterbury', in Medieval Architecture and its Intellectual Context, ed. Eric Fernie and Paul Crossley (London: The Hambledon Press, 1990), pp.186–189.
  39. ^ Christopher Wilson, 'The Medieval Monuments', in A History of Canterbury Cathedral, ed. Patrick Collinson et al. (Oxford: OUP, 1995), pp. 451–510
  40. ^ C. Eveleigh Woodruff and William Danks, Memorials of the Cathedral and Priory of Christ in Canterbury (New York: E.P. Dutton & Co., 1912), pp. 192–194.
  41. ^ (ANTIQUARY s9-IX (228): 369. (1902)).
  42. ^ Francois R. Velde. Marks of Cadency in the British Royal Family. Heraldica.org. [2012-08-17]. 
  43. ^ Johnes, Thomas; Froissart, Jean. Chronicles of England, France and Spain 5. London: Longman. 1806: 242. OCLC 465942209. 
  44. ^ Strickland, Agnes. Lives of the queens of England from the Norman conquest with anecdotes of their courts 3. London: Henry Colborn. 1840: 144. OCLC 459108616. 
  45. ^ Note: The idea that he and Mary had a child in 1382 (Edward of England) (born and died April 1382 retrieved fromMarek, Miroslav. anjou/anjou6.html#H4). genealogy.euweb.cz.  is based on a misreading of an account which was published in an erroneous form by JH Wylie in the 19th century. It missed a line which made clear that the boy in question was the son of Thomas of Woodstock. The attribution of the name Edward to this boy is conjecture based on the fact that Henry was the grandson of Edward III and idolised his uncle Edward of Woodstock yet did not call any of his sons Edward. However,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there was any child at this time (when Mary de Bohun was twelve), let alone that he was called Edward. See appendix 2 in Ian Mortimer's book The Fears of Henry IV.
  46. ^ Barthélémy-Amédée Pocquet du Haut-Jussé法语Barthélémy-Amédée Pocquet du Haut-Jussé Les Papes et les Ducs de Bretagne COOP Breizh Spézet (2000) ISBN 284346 0778 p. 335 note no 10
  47. ^ Jones, Michael. The Creation of Brittany. London: Hambledon Press. 1988: 123. ISBN 090762880X. 
  48. ^ Bernard Burke, A Genealogical and Heraldic History of the Commoners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Enjoying Territorial Possessions Or High Official Rank: But Uninvested with Heritable Honours, Volume 4. p. 134.
  49. ^ Charles Mosley, editor. Burke's Peerage, Baronetage & Knightage, 107th edition, 3 volumes (Wilmington, Delaware, U.S.A.: Burke's Peerage (Genealogical Books) Ltd, 2003), volume 2, p. 2720.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亨利四世 (英格兰)
蘭開斯特王朝
出生于:1367年4月3日逝世於:1413年3月20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理查二世
英格蘭國王
愛爾蘭領主

自封法國國王

1399年-1413年
繼任:
亨利五世
前任:
冈特的约翰,第一代兰开斯特公爵
阿基坦公爵
1399年–1400年
英格兰贵族爵位英语Peerage of England
前任:
冈特的约翰,第一代兰开斯特公爵
兰开斯特公爵
1399年
继任:
蒙茅斯的亨利
空缺期
原因:搁置
前一位相同頭銜:汉弗莱·德·博亨,第七代赫里福德伯爵
北安普顿伯爵英语Earl of Northampton
1384年–1399年
继任:
格洛斯特的安妮英语Anne of Gloucester
官衔
前任:
冈特的约翰,第一代兰开斯特公爵
贵族审判法庭庭长英语Lord High Steward
1399年
继任:
兰开斯特的托马斯,第一代克拉伦斯公爵英语Thomas of Lancaster, 1st Duke of Cla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