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粵語懶音指的是粵語語音的內部規律中的流變。這一現象可以增加同音字而且導致意義上的歧義,從而得名懶音。但懶音一稱也存有各種爭議,因為某些音變中的合併及變異并不起因在懶惰。懶音或許起因在沒有正式地接觸標準發音的教育,或者甚至是受到鄉音的影響。粵語懶音普遍出現在韻母上,而也有部分的懶音出現在複雜的輔音、聲調當中。亦有指香港粵語懶音包括鼻音韻尾[P]變讀[p],塞音韻尾[v]、[m]相混,圓唇舌根音[my]、[myj]圓唇成分脫落,後鼻音聲母[P]與零聲母互換,以及鼻音聲母[p]變入[n]等音變現象。[1][2]

聲母编辑

n、l合流编辑

因素编辑

英華分韻撮要(1856年)已載n-、l-混淆現象。[3]同樣現象亦開始於1950年代出現於香港
  • 語音同化
  • 方言口音(南海口音西關口音、番禺口音、順德口音)
  • 其他汉语方言的影响(20世纪70年代香港鼓励粤语取代其他汉语方言在公众场合使用,原先以客家话、闽南话等方言为母语的使用者在学习粤语时,带入母语n/l不分的发音习惯。而香港客家話是 n-、l-不分。)

現狀编辑

粵語廣府方言的使用者,尤其是部分在廣東香港地區的年輕人[4],鼻音n和舌邊音l在日常生活当中一般是自由变体,以舌邊音l为代表。n/l合流現象,除了南番順地區,较少见于广东,某些粵語方言仍然清晰地區分这些声母。有香港播音員相反地將「藍色」讀成「男色」。

例子编辑

男女(naam4 neoi5/nam4 nêu5)[5] -> 藍呂(laam4 leoi5/lam4 lêu5)

ng鼻音脫落编辑

因素编辑

現狀编辑

聲母ng的脫落在香港地區较为普遍。相反地,廣州西關口音[來源請求]一般把零聲母读一律加上ng聲母。廣州有一道菜的名字非常經典,可以練習ng聲母:“芽菜炒牛肉”(ngaa4 coi3 chaau2 ngau4 yuk6)。

例子编辑

我(ngo5) -> o5

複合聲母w(u)[6]脫落(韻母o之前)编辑

因素编辑

  • 语流音变
  • 語音同化
  • 方言口音
  • 其他漢語語言的影響(客家話)

現狀编辑

近年[何时?]來,廣東地區粵語使用者念以o為韻母的字時往往把gw(gu)發成g,把kw(ku)發成k。此現象於港澳亦常見。

例子编辑

(gwong2/guong2)府 -> (gong2)府[7]
(gwo2/guo2) -> 水(go2)
(kwok3/kuog3) -> 轮(kog3)

由於客家話中並沒有gw-及kw-聲母,故此,部分人可能受客家話的影響。就以上例子,「廣」與「港」在客家話裏是同音(gong);「果」與「嗰」在客家話裏都是同音(go);「廓」與「確」在客家話裏也是同音(kok)[8]

以o為韻母的gw字列表编辑
  • 戈 gwo1/guo1
  • 果 gwo2/guo2
  • 裹 gwo2/guo2
  • 過 gwo3/guo3
  • 國 gwok8/guog3
  • 郭 gwok8/guog3
  • 光 gwong1/guong1
  • 廣 gwong2/guong2
以o為韻母的kw字列表编辑
  • 廓 kwok8/kuog3
  • 礦 kwong3/kuong3
  • 狂 kwong4/kuong4

聲母弱化编辑

因素编辑

  • 音变(语流音变、同化、异化)

廣州話编辑

(keoi5/kêu5) -> heoi5/hêu5

韻母编辑

韻尾-ng與-n不分编辑

因素编辑

  • 音变(语流音变、同化、异化)
  • 方言口音(部份鄉鎮番禺口音、蜑家口音)

現狀编辑

大部分人能辨別並準確發出這兩個韻尾。[來源請求]

例子编辑

  • 冷(laang5/lang5) -> 懶(laan5/lan5)
  • 猛(maang5/mang5) -> 晚(maan5/man5)
  • 恒生銀行 -> 「痕身」ɐn「寒」

韻尾–k(-g)與-t(-d)不分编辑

起源编辑

和韻尾-ng與-n不分相若(因韻尾-ng與-n的對應入聲剛好分別為韻尾–k(-g)與-t(-d))。[來源請求]

現狀编辑

和韻尾-ng與-n不分相若。

例子编辑

策(tsaak8/tsag3) -> 察(tsaat8/tsad3)
責(zaak8/zag3) -> 札(zaat8/zad3)

韻母ng變成m编辑

因素编辑

  • 语流音变
  • 語音同化

現狀编辑

粵語中发m音的汉字仅有『唔』一字,其他字如五、吳、誤等一并从ng音。现在有不少的人把ng韻母音和m音混同。

例子编辑

(ng4) ->(m4)[9]
(ng6)會 -> m6會

聲調编辑

第一聲(陰平55/53)中高平調55與高降調53不分编辑

現狀编辑

粵語第一聲(陰平55/53)分為高平調55(與普通話第一聲[阴平55]相同)和高降調53(與普通話第四聲[去聲51]相似)。一般來説,除了老年層和吟詩場合,現在人們讀陰平調時一律讀成高平,所以聲調系統只剩下九調。[10]

例子编辑

好孫(高平)-> 好酸(高降)
方(高平)糖 -> 荒(高降)唐

米篩(名詞高平)->篩(動詞高降)米

第二聲(陰上35)與第五聲(陽上13)不分编辑

起源编辑

受某些方言的影響,如清遠話、中山石岐口音。[來源請求]

現狀编辑

總括來説,大部分人都能分清這兩個聲調,只有極少部分人區分不清。
[來源請求]

例子编辑

枉wong2 -> 往wong5
想soeng2/sêng2 -> 上soeng5/sêng5
鄙pei2/péi2 -> 婢pei5/péi5
寫se2/sé2 -> 社se5/sé5

第三聲、第八聲(陰去33、中入3)與第六聲、第九聲(陽去22、陽入2)不分编辑

例子编辑

陽去、陽入讀作陰去、中入编辑

協hip9/hib6 -> hip8/hib3
昨zok9/zog6 -> zok8/zog3

陰去、中入讀作陽去、陽入编辑

乙jyut8/yud3 -> jyut9/yud6
錫sek8/ség3 -> sek9/ség6

入聲變調與不變調不分编辑

起源编辑

粵語入聲可以變調,有的更有辨義作用。但由於其中一些變調比較少出現,所以造成一些年輕人區分不清。

現狀编辑

大部分人能勉強區分。

例子编辑

去買嚿玉juk9/yug2
去買嚿肉juk9/yug6
肉玉本同音,是第九聲(陽入22),玉可以變調讀第二聲(陰上35),但肉不可以。

半個月jyut9/yud6(十五天)
半個月jyut2/yud2(半個月亮)

其它编辑

文白異讀區分不清编辑

起源编辑

粤语与各现有汉语分支一样都存有文白二读现象,粤语中的文读白读之间发音差异明显较小,出现频率也不高,因此有部分人區分不清。

現狀编辑

大部分人能區分清楚。

例子编辑

韻母编辑

最常见的形态是以白读-eng韵母取代文读-ing韵母,如病、命、钉、听、岭白读-eng,文读-ing。

聲母编辑

文讀:(gan6/gen6)代,白讀:远(kan5/ken5)。

其他编辑

白讀ngaak9/ngag6,文讀jik9/yig6。

普通話的影響编辑

起源编辑

甲、乙二字粵音相異,但國音相同,導致講者誤會兩字粵音亦相同,因此把甲之粵音張冠李戴,套用於乙字。
相反現象(甲、乙二字國音相異,但粵音相同而導致誤讀)亦見於初學國語之母語為粵語之人士。
中國大陸推廣普通話教育,某些學生受普通話影響嚴重。

現狀编辑

廣東學生(特別是非粵語為母語者)的此种現象較嚴重。

例子编辑

橫(waang4/wang4) -> 衡(hang4/heng4)
榮(wing4) -> 容(jung4/yung4)
函(haam4/ham4) ->含(ham4/hem4)
熠(jap9/yep6) -> 藝(ngai6/ngei6)
坡(bo1) -> po1
凝(jing4/ying4) -> 寧(ning4)
恩(jan1/yen1) -> 奀(an1/en1)
宏(wang4/weng4) -> 红(hung4/hung4)

桌 (coek3)-> zo1

逆 (jik9)-> 力 (lik6)


軼事编辑

懶音當諧音编辑

廣府粵語中有不少諧音的笑話、歇後語等,其中不少不單展現於日常生活,有些更出現於影視作品上[11][12],經典的如於周星馳電影《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以懶音當作借字的「吳廣德(ng4gwong5dak7)」幽默點子(懶音作(m4gong5dak7)唔講得,請參考上述《韻母ng變成m》和《複合聲母w(u)脫落(韻母o之前)》的段落)[13]

参看编辑

腳注编辑

  1. ^ 【The Ninth LSHK Workshop on Cantonese (WOC-9)/香港語言學學會第九屆粵語討論會】・懶音可正?
  2. ^ 香港人常見粵語發音問題
  3. ^ 講懶音之一
  4. ^ 再探討香港粵語聲母/n-/、/l-/不分/Reanalysis of Initial Merger of /n-/ and /l-/ in Hong Kong Cantonese
  5. ^ 本頁面中之粵語拼音,前者爲香港粵語拼音,後者爲廣東教育廳發佈的《廣州話拼音方案》中的粵語拼音。
  6. ^ 本頁面中之粵語拼音,於括號外者爲香港粵語拼音,於括號內者爲廣東教育廳發佈的《廣州話拼音方案》中的粵語拼音。
  7. ^ 多少先生名叫“吳廣德”-文化評論-文化名城-廣佛都市網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 ^ www.hkilang.org 香港本土語言保育協會 發音字典
  9. ^ 多少先生名叫“吳廣德”-文化評論-文化名城-廣佛都市網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0. ^ 中山大學中文系譚步雲博士認為廣州話有高平變調和兩個陰平調,香港話一般只有高平變調。
  11. ^ 粵講粵過癮[100531[猜情尋] - Youtube -]
  12. ^ Podcast: 正斗中文 第十二集
  13. ^ 多少先生名叫“吳廣德”-文化評論-文化名城-廣佛都市網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