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紐約及新澤西戰役英语:New York and New Jersey campaign),是指美國獨立戰爭於1776年7月至1777年3月期間,美國英國紐約州新澤西州的多場戰鬥。

紐約及新澤西戰役
美國獨立戰爭的一部分
NY-NJ-retreat-1776.svg
英軍及大陸軍在紐約及新澤西戰役期間的行軍圖。
日期紐約:1776年7月至11月
新澤西:1776年12月至1777年3月
地点
结果 紐約:英軍勝利
新澤西:大陸軍及民兵勝利
参战方
美國 美國 英国 英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美國 喬治·華盛頓
美國 查理斯·李英语Charles Lee (general) (俘虜)
美國 約翰·沙利文
英国 威廉·何奧
英国 查爾斯·康沃利斯
英国 理查德·何奧
兵力
最高約20,000人 最高約25,000人
伤亡与损失
約1,500人死傷
超過4,000人被俘
約3,000人死傷
1,400人被俘

1776年3月波士頓戰役結束後,獨立戰爭的重心逐漸轉移到紐約市喬治·華盛頓開始在紐約佈防,而北美英軍總司令威廉·何奧也準備從海路進攻紐約。1776年7月初,何奧派大軍登陸斯塔滕島,並在8月底的長島會戰擊敗大陸軍。9月何奧謹慎地向紐約州推進,先後登陸曼哈頓島布朗克斯,再在白原戰役擊敗華盛頓,終於在11月包圍了曼哈頓島的大陸軍,並在11月16日的華盛頓堡攻城戰俘虜了接近3,000名美國士兵。大陸軍主力雖然屢屢避過英軍包圍,但只能在哈林高地戰役布朗克斯獲得小勝,自此更被逐出曼哈頓島一帶,直到美國獨立戰爭結束為止。

華盛頓堡攻城戰結束後,新澤西州戰事隨即展開。華盛頓率領敗軍穿越新澤西州,終於在1776年12月初橫過特拉華河,進入賓夕法尼亞州。美國革命因接連戰敗、士兵服役期滿及士氣低落等因素,而陷入生死存亡的危機。不過,戰爭的局勢卻在12月中旬開始逆轉。何奧一直未有積極追擊華盛頓,並且在特拉華河岸宣佈停止追擊,下令士兵過冬。這些士兵分散於各個哨站,不少人更到處搶掠強姦,引發平民組成民兵反抗,是為新澤西州起義。這些民兵在短時間內令到英軍哨站疲於奔命,令華盛頓有機可乘。

1776年12月26日,華盛頓率領部隊在惡劣天氣下夜渡特拉華河,成功突襲特倫頓的黑森駐軍,並俘虜了接近900名黑森士兵。大陸軍在這場戰役的大勝,迫使英軍恢復軍事行動,嘗試殲滅華盛頓的部隊。然而華盛頓先在1777年1月2日的阿孫平克溪戰役守住英軍攻勢,再於翌日早上突襲英軍在普林斯頓的後方基地,並取得勝利。在短短一個多星期,華盛頓迫使何奧放棄新澤西州多個哨站,更反將英軍包圍於不倫瑞克市一帶,令到英軍陷入被動。美國革命也大受鼓舞而起死回生。1月到3月,新澤西州民兵不斷攻擊英軍的搜集糧草部隊,引發糧草戰爭。這一系列的攻擊令到英軍損耗加劇,而且士氣大挫。

紐約及新澤西戰役是美國獨立戰爭其一重要轉捩點。何奧的戰略目標是以武力鎮壓北美殖民地的叛亂,打擊革命派的信心,從而恢復英國殖民管治。這個目標在紐約州戰役中取得成功,更一度將美國革命迫入絕境。但英軍在新澤西州卻激起更多反抗,又在戰爭接連落敗,令到何奧的戰略計劃在短時間內完全失效,而革命派的信心則更為堅定。1777年夏季,何奧將目標轉為美國首都,發動了費城戰役;身處加拿大的約翰·伯戈因則以切割新英格蘭地區為目標,發動薩拉托加戰役

目录

背景及紐約開戰:1776年3月至8月编辑

1776年3月17日,英軍由波士頓撤退到哈利法克斯,等待英國及黑森僱傭兵援軍。在英軍有新一輪行動前,美國獨立戰爭的重心已逐漸轉移到紐約州。紐約州位於北美十三州東北,被哈德遜河南北貫穿。哈德遜河的東面有康涅狄格州羅德島州麻薩諸塞州新罕布夏州四個新英格蘭州分,北面是尚普蘭湖英屬魁北克省,而紐約市則在南面出海口的東岸。

由於新英格蘭四州是美國革命的重鎮,倘若英軍能夠控制紐約州及哈德遜河,則可斷絕新英格蘭與南部州分的聯繫,從而消滅叛亂。此外,紐約州效忠派英语Loyalist (American Revolution)革命派居民勢力不相伯仲,成為英國與革命雙方致力羅致的對象。故此,北美英軍總司令威廉·何奧早在邦克山戰役後,已經部署攻打紐約州;而喬治·華盛頓也在3月開始派人到紐約市佈防,等待英軍攻擊。[1]大陸議會為防英軍從魁北克省南下,更在5月發動軍隊遠征加拿大

經過長時間的準備,何奧終於在1776年6月開始行動。何奧的兄長理查德·何奧率領英國皇家海軍艦隊,在6月29日抵達下紐約灣。何奧在7月2日派軍登陸並佔領斯塔滕島,而大陸議會則在同日簽署美國獨立宣言,並在7月4日對外公佈,美國正式立國。

在1776年7月初,華盛頓已經在長島布魯克林高地佈防,又在哈德遜河沿岸及曼哈頓島建造堡壘。布魯克林高地可以協助紐約市區防守,而哈德遜河的堡壘則可阻止英國軍艦溯河北上,以免河道被英軍控制。不過,英軍在紐約市仍然擁有海軍及情報優勢,佔有戰術主動。當華盛頓拒絕與何奧談判時,何奧便決意發動進攻。8月22日,何奧派軍登陸長島南部,並在27日從兩路包抄大陸軍,是為長島會戰。這場會戰是獨立戰爭規模最大的一場戰爭,何奧一共投入了超過20,000名可作戰士兵,而華盛頓在長島亦有約10,000名軍兵作戰。何奧在會戰為英軍取得勝利,但華盛頓卻在晚上成功撤走全部士兵,未至於即時滅亡。

曼哈頓島爭奪戰:1776年9月至11月编辑

長島會戰後,華盛頓的大陸軍退回曼哈頓島。由於曼哈頓島三面環水,大陸軍有被英軍包圍之虞。不過,華盛頓及大陸軍軍官都無意棄守而去,何奧將軍也沒有即時發動進攻。當時何奧兄弟既是軍事將領,亦是英國國會任命的和平特使,可以向殖民地頒發有限的特赦令。故此,理查德·何奧在長島會戰後,決定與殖民地領袖進行談判,雙方在9月11日舉行斯塔滕島和議。由於雙方分歧過大,和議沒有取得任何成果。

9月15日,何奧將軍開始包圍曼哈頓島的軍事計劃。他在當日發動基普灣登陸戰,在曼哈頓島東南側登陸。雖然何奧於同日和平佔據紐約市,但駐守紐約的大陸軍兵再次避過攔截,而安全向哈林區撤退。雖然大陸軍在翌日的哈林高地戰役成功擊退英國的一支追兵,但何奧當時已經無意繼續行動。他起初忙於協助效忠派居民佔領紐約市的軍事設施;後來紐約在9月21日發生大火,幾乎燒毀整個市區,何奧又要協助居民及士兵安頓,一直無暇進攻。

要到10月初,何奧才再次行動。他一方面派軍艦闖入哈德遜河,穿越大陸軍的堡壘防線,並向華盛頓的曼哈頓軍隊施加壓力;另一方面又派軍隊穿過東河,在長島海灣布朗克斯區登陸,打算從東面向西行軍,將曼哈頓島由陸路及海路四面包圍。不過,何奧及華盛頓卻各自犯下錯誤。何奧因地圖失誤,而要臨時改變登陸地點,使到華盛頓及時率領部分軍隊離開,到北面的白原市高地防守;何奧也在10月18日登陸沛爾岬後被民兵狙擊拖延,令到大陸軍有充足時間行軍。至於華盛頓則仍相信曼哈頓島可以防守,而沒有撤走所有駐軍,令到該等士兵無法脫離險境。

10月28日,英軍在白原戰役取勝,迫使華盛頓放棄白原,退守北面的哈德遜河高地。這使到大陸軍再也無法直接支援曼哈頓島。何奧在11月5日掉頭南下,終於將曼哈頓島的3,000名大陸軍兵包圍,並在11月18日的華盛頓堡攻城戰迫使全堡軍兵投降。紐約戰役就此告終。這是大陸軍在紐約損傷最嚴重的一場戰鬥,而紐約市附近的地方也恢復英國殖民管治,直到獨立戰爭結束為止。

不過,何奧切割新英格蘭的計劃卻要暫時擱置。1776年5月,大陸軍在魁北克戰役落敗,輾轉被逐回尚普蘭湖區域。10月11日,蓋伊·卡爾頓爵士瓦庫爾島戰役擊破大陸軍艦隊,一度迫近提康德羅加堡。然而卡爾頓不願意在寒冬作戰,決定撤回魁北克過冬,未有沿哈德遜河南下。

戰火波及新澤西州與革命形勢逆轉:1776年11月底至12月编辑

華盛頓堡攻城戰後,華盛頓率領敗兵橫過新澤西州,向賓夕法尼亞州撤退,終於在12月2日至7日橫渡特拉華河。當時英軍將領普遍相信北美叛亂即將告終,故此何奧只派查爾斯·康沃利斯負責追擊華盛頓,而亨利·克林頓則分兵佔領羅德島州紐波特。康沃利斯的追兵未有積極追擊,最終在12月8日佔領特拉華河畔的特倫頓。此時新澤西大部分土地已經恢復英國殖民管治。

正如英軍將領所料,革命一方陷入了嚴重危機。紐約州的戰敗令到民兵士氣低落,軍隊又欠缺衣物、鞋隻及食物,卻要在寒冬及惡劣天氣下行軍。適逢大陸軍士兵在12月起陸續服役期滿,大量士兵開始離去,令到華盛頓的部隊不斷縮減。另外,英軍在新澤西州節節勝利,使革命出現信心危機。大陸軍在各地的募兵活動遭到冷待、部分支持革命的家族開始轉趨觀望、恐慌情緒一直向各州蔓延、華盛頓的領導才能也受到質疑。華盛頓私下也透露出一絲悲觀。他在12月17日一封家書寫道:[2]

不過,英軍很快在新澤西州遇上障礙。何奧相信叛亂即將告終,在12月13日下令士兵過冬,停止向大陸軍攻擊。這些士兵分散到新澤西州各個哨站,協助效忠派居民恢復英國管治,並接受所有居民向英國重新宣誓效忠。但是,英軍因為補給線過長,使到糧食物資極為短缺。無奈之下,何奧只好派士兵到郊區向居民徵集物資。然而徵集物資很快便演變為搶掠與強姦,就連效忠派居民也不能倖免。結果新澤西州平民開始組成民兵,自發攻擊英軍哨站與部隊,是為新澤西州起義

正當英軍因新澤西州起義而疲於奔命,美國革命卻開始出現復甦。首先,華盛頓先後獲得約翰·沙利文霍雷肖·蓋茨的增援,而新澤西州的起義民兵也樂於配合大陸軍作戰。第二,華盛頓在危機中獲得大陸議會信任,向其下放更多權力之餘,也嘗試為他籌措更多補給。第三,湯瑪斯·潘恩撰寫的《美國人的危機英语The American Crisis》,在12月19日開始出版,令到革命派士氣大振。這些事件,令到華盛頓足以發動反攻。

12月26日,華盛頓在惡劣天氣下率軍橫渡特拉華河,成功突襲特倫頓的黑森駐軍,是為特倫頓戰役。華盛頓的部隊只有少量人命損失,卻俘虜了接近900名黑森士兵,還迫使南新澤西的英軍及黑森士兵放棄哨站,逃到北面的普林斯頓。戰役的消息傳開後,北美各地的革命派恢復活躍,而何奧也被迫恢復軍事行動。

1776年12月27日,康沃利斯由紐約率軍急行南下,討伐華盛頓的部隊。當時華盛頓再次橫渡特拉華河,得悉英軍即將抵達,決定在特倫頓東南面隔河守住英軍攻勢。1777年1月2日,阿孫平克溪戰役因而爆發。英軍在普林斯頓向南行軍之時,接連遭到民兵及大陸軍滋擾,喪失了寶貴的白晝時間。後來康沃利斯決定等待日出再戰,使華盛頓再次有機可乘。他在當晚率領所有部隊離開,繞行一條小路,最後在1月3日早上突襲防禦薄弱的普林斯頓。大陸軍不但取得最終勝利,還威脅英軍在不倫瑞克市的大本營。結果康沃利斯放棄了南方大量據點,趕回不倫瑞克防守。

英軍陷入被動與糧草戰爭:1777年1月至3月编辑

普林斯頓戰役結束後,何奧將英軍退回不倫瑞克一帶,而華盛頓則到摩利斯鎮過冬。雖然華盛頓沒有能力發動另一次戰役,但新澤西州的民兵卻受到特倫頓及普林斯頓的勝利鼓舞,愈來愈敢於攻擊英軍部隊。適逢1777年1月至3月是北美寒冬,牧草無法生長,何奧必須派軍到郊區搜集糧草食物,令到民兵有機可乘。

1777年1月至3月,新澤西民兵在大陸軍配合下,持續不斷地攻擊英軍搜掠部隊,令到英軍傷亡慘重。到春季來臨時,何奧再次要等待英國及黑森的援軍,方能發動新一輪攻擊。相對英軍的士氣低落,革命派的信心卻日益堅定。何奧的平叛戰略就此失敗。何奧在1月31日向殖民地大臣熱爾曼勳爵英语George Germain, 1st Viscount Sackville寫道:[3]

後續影響编辑

英軍透過紐約及新澤西戰役,成功恢復曼哈頓島及長島一帶的殖民管治,直到獨立戰爭在1783年結束為止。[4]至於新澤西州方面,英軍在1777年初只能控制不倫瑞克及安博伊一帶。1777年6月30日,何奧將新澤西駐軍全部撤回斯塔滕島,預備即將展開的費城戰役,新澤西州大致上回到美國手中。[5]約翰·伯戈因在1777年夏季取代卡爾頓,並指揮軍隊沿尚普蘭湖南侵,是為薩拉托加戰役。紐約及新澤西州的武裝衝突一直持續至戰爭結束。[6]

英軍在紐約及新澤西州損耗嚴重。當何奧在8月27日發動長島會戰時,他統計得北美英軍共有31,625人,當中有24,464人可以作戰。受到戰損、傷病及逃亡等因素影響,到1777年1月8日,何奧統計得北美英軍只剩下22,957人,當中僅有14,000人可以作戰。換言之,英軍在北美征戰超過半年,其可作戰部隊已經縮減超過四成,當中大部分更是英國、黑森及蘇格蘭的精銳士兵。[7]由於英軍在北美沒有獲得大量民兵支持,何奧不能在北美補充兵源,只能要求倫敦當局增派援軍。他在1月31日向熱爾曼勳爵寫信,要求額外20,000名士兵,令到朝野震撼。[8]由於英國招募士兵困難,兼且黑森僱傭兵非常昂貴,熱爾曼向何奧回覆,指他只能預計有7,800人增援。北美英軍再未能夠恢復1776年夏季的戰力,軍隊的絕對優勢自此一去不返。[9]

至於美國方面,大陸軍同樣面對兵力不足問題,卻能夠於北美補充兵力。華盛頓的部隊在1777年初陸續因服役期滿而離去,又或者被派往家鄉招募士兵,到1月19日一度萎縮至800人,以及數千名地方民兵。[10]雖然大陸議會及華盛頓已經開始招募三年服役期的士兵,而各地亦陸續有士兵遠道而來,但到1777年3月,華盛頓仍只有2,500名士兵駐守摩利斯鎮,使華盛頓要繼續依賴紀律不嚴的民兵。5月中旬,華盛頓在摩利斯鎮統計得有8,188人,當中大部分是民兵。[11]

最後,美國也憑著新澤西戰役的勝利,說服法國提供更多援助。西勒·迪恩英语Silas Deane在1776年初已經出使法國,而班傑明·富蘭克林則在12月隨後而至。法國政府先派博馬舍代理軍火,以一間私人公司的名義,運送大量武器物資到美國;而路易十六也私下向美國借貸一百萬法鎊(相當於二十萬英鎊)。1777年3月至4月,三艘法國商船先後抵達北美,向大陸軍提供了最少23,000挺火槍及刺刀、多門火炮與及大量衣服。[12]英國駐法大使曼斯菲子爵英语David Murray, 2nd Earl of Mansfield曾多次向法國外交大臣夏爾·格拉維耶抗議,但沒有效果。曼斯菲子爵更指法國宮廷受到新澤西的戰事鼓舞,而在對英立場日趨強硬。[13]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Fischer 2006,第46-49页,McCullough 2005,第118页
  2. ^ Middleton 2012,第60页,全文可參見Letter to Lund Washington - TeachingAmericanHistory
  3. ^ Fischer 2006,第360页
  4. ^ Ward 1952,第837页,Lengel 2005,第xlii页
  5. ^ Middleton 2012,第76页
  6. ^ Ward 1952,第616-628页
  7. ^ Fischer 2006,第359页
  8. ^ Fischer 2006,第359页
  9. ^ Fischer 2006,第360页
  10. ^ Ketchum 1991,第323页
  11. ^ Fischer 2006,第348页,Middleton 2012,第74页
  12. ^ Allison 2011,第44页,Middleton 2012,第74页
  13. ^ Ketchum 1991,第328-329页

參考資料编辑

  • Allison, Robert J.,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A Concise Histor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ISBN 978-0-19-531295-9 (英语) 
  • Ketchum, Richard, The Winter Soldiers: The Battles for Trenton and Princeton, New York: Anchor Books, 1991, ISBN 0-385-09888-X (英语) 
  • Fischer, David Hackett, Washington's Crossing,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978-0-19-518159-3 (英语) 
  • Lengel, Edward, General George Washington, New York: Random House Paperbacks, 2005, ISBN 0-8129-6950-2 (英语) 
  • Middleton, Richard, The War of American Independence: 1775-1783, New York: Pearson Education Limited., 2012, ISBN 978-0-582-22942-6 (英语) 
  • Ward, Christopher, The War of the Revolution, New York: Macmillan, 1952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