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羊續(142年-189年),字興祖泰山郡平陽县(今山东省新泰市)人,東漢地方官員,是著名清官,有「懸魚太守」之稱。[1]西晉初年名將羊祜之祖父。生平記載於《後漢書·郭杜孔張廉王蘇羊賈陸列傳》。

羊續
地方官員
太守
國家 中國
時代 東漢
興祖
籍貫 泰山平陽
出生 142年
逝世 189年

生平编辑

羊續的先祖七代均於漢室擔任職秩二千石的校佐級官員。祖父羊侵漢安帝時任司隸校尉,父親羊儒則於漢桓帝時擔任太常。羊續以「忠臣子孫」的身分授任為郎中,後來受大將軍竇武府所辟。竇武失勢後,羊續亦被視為一黨,因此被朝廷禁錮了十餘年,而羊續亦接受安排,幽居守靜。後來黨禁解除,羊續可以再次為官,受辟於太尉府,再遷任為廬江太守

其時揚州黃巾賊攻打舒城縣,焚燒當地城郭。羊續於是下令徵召縣中二十歲以上的男子,都要手持兵器臨陣抗敵,而弱小的男性,亦要負責往來搬運水源滅火救災。當時羊續成功集合縣中數萬人,與黃巾賊人對抗,成功大破賊軍,令郡界以內的境地得到短暫的和平。後來,安風賊戴風等作亂,羊續又帶領軍民將其擊破,斬首三千餘級,生獲賊首渠帥,至於跟隨戴風作亂的其餘黨眾,原本只是平民,於是羊續又賞與農具,命令他們從事農業工作。

中平三年(186年),江夏軍人趙慈反叛,殺害南陽太守秦頡,攻陷六縣。朝廷拜羊續為南陽太守,接管南陽事務。羊續入郡界時,暗下微服私訪,只安排一名童子隨侍,在縣城裡到處觀歷,探問當地的風俗人情,完成觀察後,他才正式以新任太守的身份到任。上任之初,羊續已盡知郡中縣令何人貪瀆、何人正直,也能分辨士民中的良士賢人、奸猾之徒。郡內官民見羊續竟如此了解南陽郡上下諸事,無不被其震懾。羊續安頓縣情後,便發兵與荊州刺史王敏共同攻擊趙慈,成功破賊,並斬殺趙慈,獲首五千餘級,六縣附近的其他賊人亦陸續請降,羊續向朝廷申報,並請求朝廷寬恕跟從趙慈起事的從賊。平定趙慈後,羊續亦表現出優秀的治才,將南陽郡管理得井井有條,軍民無不喜悅。

中平六年(189年),漢靈帝打算提拔羊續為太尉。不過,那是一個賣官鬻爵的年代,當時官拜三公的人,都要向東園進獻數千萬錢為向朝廷道謝之禮,朝廷更派名為「左騶」的中使負責監督這些進獻手續;左騶所到之處,官員都會向他們恭迎送禮,表示敬意,大加賄賂。左騶到達羊續官邸,羊續讓他坐在單薄的席子上,並向左騶出示自己的縕袍(當時一種貧窮的人所穿的粗布麻衣),表示自己沒有多餘財帛。左騶便將此言直接告知靈帝,靈帝甚為不悅,因此打消讓羊續當三公的念頭。

及後羊續被徵為太常,可是尚未赴任就得病而卒,享年48歲。

為官清廉编辑

羊續很討厭土豪權貴追求奢華生活的行徑,他自己則保持節衣省食的生活,出入的車駕都很破舊,馬匹亦很瘦弱。一次,其屬下南陽府丞以生魚作禮,獻予羊續,希望能討好羊續,羊續把生魚懸掛在住所的前庭處,讓魚風乾;其後府丞再次向羊續進獻生魚,羊續便出示之前那條風乾了的生魚,表示以後不會再收受他作為禮物所奉獻的魚,明確拒絕收受賄賂。這行徑成為了古代官員廉潔的榜樣,因此後世有「前庭懸魚」、「羊續懸魚」、「掛府丞魚」的成語傳世。

羊續就任南陽太守時,並未有帶妻子同行。後來羊續的妻子與兒子羊秘前來找尋羊續,羊續卻緊閉著門不讓妻子進入,只帶著兒子羊秘進府,向其顯示自己的資產--幾張薄衣破被、不足數斛的鹽麥。羊續便向兒子說:「我也只是過著這樣的生活,怎樣供養你的母親呢?」便叫兒子與母親返回故鄉。

羊續臨死之時遺言必須進行薄殮,亦不接受別人的贈送施予。根據當時法則,二千石品秩的官員都會得到朝廷百萬錢的資助以處理喪事,府丞焦儉遵照羊續遺願,不接受朝廷的賻儀。朝廷欣賞羊續的清廉,於是下詔褒揚,並敕令泰山太守賜錢予羊續家人,讓他們處理羊續基本的喪儀。

明代名臣于謙有詩提到:「喜剩門前無賀客,絕勝廚傳有懸魚。清風一枕南窗臥,閒閱床頭幾卷書。」當中「懸魚」一語說的就是羊續的典故。

家庭编辑

夫人编辑

  • 济北星氏,星重之女[2],一说为济北蛇邱氏,济北太守蛇邱重之女[3]

儿子编辑

  • 羊秘,羊續長子,曹魏京兆太守
  • 羊衜,羊續中子,曹魏上党太守
  • 羊耽,羊續少子,曹魏太常

编辑

備註编辑

  1. ^ 清官軼事錄:「懸魚太守」
  2. ^ 《广韵·青》:星,姓。《羊氏家传》曰:“南阳太守羊续,娶济北星重女。”
  3. ^ 《元和姓纂·卷五·110》:河汉河内太守蛇邱惑,生重,济北太守,女适羊续。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