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羊琇(236年-282年),稚舒泰山郡南城县(今山东省新泰市)人,曹魏太常羊耽辛憲英之子,尚書右僕射羊瑾之弟,景獻皇后羊徽瑜及名將羊祜之堂弟。《魏書·酷吏傳》載羊祉為其六世孫。

羊琇
出生 236年
曹魏
逝世 282年
西晉
职业 西晉外戚及大臣

生平编辑

羊琇自少已於本郡出身,後來在鎮西將軍鐘會軍中參軍事,跟隨他討平蜀漢。後來鍾會謀反,羊琇正言苦諫不果,回朝後賜爵關內侯。羊琇博涉於學,為人有智謀、善算計,他自幼已與晉武帝司馬炎相熟,每逢筵會他們都同席而坐。羊琇更曾經向司馬炎說:「如果您有一天騰達富貴,我為您擔任領護各十年。」司馬炎戲而許諾。當司馬炎未立為太子時,其名聲不及弟弟司馬攸,而司馬昭又素來屬意於司馬攸,因此司馬攸甚有繼位之望。羊琇便私下為司馬炎籌畫策略,做了不少工夫。羊琇又主動觀察司馬昭處事的風格,猜度他的喜好,為司馬炎設計好一些應對司馬昭提問的方案。當司馬昭要考究司馬炎的才幹見識及鑒人知事的能力時,司馬炎果然能答出正中司馬昭下懷的答案,這才得以獲得儲位。司馬炎為撫軍時,命羊琇參軍事;司馬炎即王位後,擢升羊琇為左衛將軍,封甘露亭侯。司馬炎繼位登基後,羊琇累遷為中護軍,加散騎常侍。琇在職十三年,掌管禁兵,預知機密,受到司馬炎厚待。

不過羊琇為人崇尚奢華,放恣犯法,多次被人檢劾。其後司隸校尉劉毅彈劾羊琇,按律應受重刑,司馬炎因其舊恩而僅免去其官職。不久羊琇又以侯爵不當為白衣的原因而得領護軍,沒多久盡復其職。及至齊王司馬攸出鎮,羊琇犯顏強諫,忤逆了司馬炎的旨意,被貶為太僕。羊琇便因失寵而感到憤怨,後來發病求退。朝廷體恤其情,加羊琇為散騎常侍,但當羊琇回到府中的時候就逝世了。朝廷追贈他為輔國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賜東園秘器,朝服一襲,錢三十萬,布百匹。諡號為威。

性格特徵编辑

  • 羊琇為人傲慢輕狂。杜預拜鎮南將軍時,朝中人士競相慶賀,在席者均連榻同坐。羊琇與裴楷後至,看到大眾連榻而坐的光景,便向裴楷說:「杜元凱(杜預字元凱)還是以連榻招待客人嗎?」於是不肯坐下就此離開。
  • 羊琇為人奢侈,生活奢華,連溫酒器具都以珍貴的林木炭搗成碎屑製成獸形,令洛陽的豪貴爭相仿效。[1]冬天時,羊琇為了製作溫暖的美酒,便命人抱甕溫酒,接連換人保持甕中酒的溫度,衍生「抱甕釀」一詞。[2]加上羊琇喜歡宴會,夜以繼日,親戚共聚一堂而且無男女之別,這種生活方式頗為時人譏議。而且他為人放恣犯法,經常受到有司的糾劾。
  • 不過羊琇對屬下及同僚極為照顧,盡心地推舉人材。對於窮困的人,亦很能施財振恤。選任人才時不根據既定次序提拔,而以得其意者居先。將士都願意不愛惜自己的身軀與性命而為其效命。

評價编辑

  • 司馬炎手詔:「琇與朕有先后之親,少小之恩,歷位外內,忠允茂著。不幸早薨,朕甚悼之。其追贈輔國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賜東園秘器,朝服一襲,錢三十萬,布百匹。」[3]

家庭编辑

父親编辑

母親编辑

舅舅编辑

兄弟编辑

從兄弟编辑

五世孫编辑

六世孫编辑

七世孫编辑

八世孫编辑

備註编辑

  1. ^ 太平御覽·卷四百九十三·人事部》載《晉朝雜記》:「洛下少林木炭,正如粟状。羊琇驕豪,乃搗小炭為屑,以物和之,作獸形。後何石之徒共集,乃以溫酒,火勢既猛,獸皆開口向人,赫赫然,諸豪相矜,皆服而效之。」
  2. ^ 《九家舊晉書輯本》:「外戚傳羊琇羊稚舒冬月釀。令人抱甕。須臾復易人。酒速成而味好。」
  3. ^ 《晉書·外戚傳》
  4. ^ 梁書·卷三十九·羊侃傳》:「祖規,宋武帝之臨徐州,辟祭酒從事、大中正。」《魏書·卷八十九·酷吏傳》:「父規之,宋任城令。世祖南討至鄒山,規之與魯郡太守崔邪利及其屬縣徐通、愛猛之等俱降,賜爵鉅平子,拜雁門太守。」
  5. ^ 生平見載於《魏書·卷八十九·酷吏傳》。
  6. ^ 生平見載於《魏書·卷七十七·羊深傳》。
  7. ^ 魏書·卷七十七·羊深傳》:「子肅,武定末,儀同開府東閤祭酒。」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