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森川清治郎

(重定向自義愛公

森川清治郎(1861年-1902年4月7日)是台灣日治時期日本警察,去世後被台灣人奉為神明,尊稱為義愛公,俗稱日本王爺,奉於東石富安宮等台灣寺廟。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森川 清治郎
假名 もりかわ せいじろう
平文式罗马字 Morikawa Seijiro

生平编辑

森川1861年生於橫濱市,1892年與兠木千代結婚,1893年生獨子森川真一[1]

森川原任職於橫濱監獄,1896年於翌年自願隻身來台,擔任台灣巡查,配屬台南州知事官尾邦太郎麾下,後任職於東石鄉鰲鼓派出所[1]

1900年,森川調派至東石鄉副瀨派出所,並從日本接妻小來台同住。到任後,利用當地信仰中心於東石富安宮創辦簡易教室,不僅自掏腰包聘請教師,還購買文具作為成績優良者的獎勵[1],於廟內設學堂教民讀書,親自持鋤教民農耕,並教導衛生常識,深受地方敬重[2]

有一回盜匪侵犯後,一位平日受人敬重的部區長被指與盜匪同謀而遭警方緝捕。周遭認識區長的眾人皆不相信區長會是盜匪的同路人,於是森川積極提出區長無罪之證據,並含淚請願,終洗清區長之冤枉[3]

1901年,台灣總督府開始課徵漁業稅,一艘竹筏課4元50錢,村民無力繳納。森川陳情上司減稅,非但未准反遭上司斥責並限期收繳[2]

1902年4月7日,森川巡視港墘厝(龍港村)後,於慶福宮內留下『苛政擾民』之遺書,使用警備長槍自殺,死諫上司未重視民間疾苦[2]

1923年,東石地區流行流行性腦膜炎,當時保正李九夢見森川,提醒村民注意環境衛生即可安然度過,果真副瀨村民無人傷亡。村民因此雕刻神尊恭奉,尊稱為義愛公,農曆4月初8日為義愛公聖誕千日,永祀富安宮中,已分靈至台北彰化嘉義高雄等地[2]。亦有日本警察曾來此廟祭拜[4][5]

據研究,相較於森川氏的事蹟在1900年代被有意無意的隱晦,1920年代因祂被奉祀為神而出現報紙報導,到1930年代則是森川氏故事最被推廣周知的時期,並被推舉為「明治的吳鳳]。而1930年代時的多元論述,包括以森川氏之例:1.鼓勵讀者反思警民關係和「民眾警察」語彙的意涵;2.異族執政者卻熱愛臺灣居民到犧牲自己屬難能可貴,但卻沒考量官方要統一稅改的立場;3.可視以「部落教化神」的身分兼而推展同化政策;4.因臺灣人既有宗教習慣而成為防疫神和媒介童乩開藥方,進而成為當地居民本土化和在地化信仰的一環等等。之後,義愛公的身分和意義也因時空而再度轉化。森川氏可說是以森川氏、義愛公的身分存在,更是為了時人的實際需求而存在。[6]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日本警察台灣殉道 嘉義鄉親刻神像膜拜 - 大紀元. 大紀元 www.epochtimes.com. 2008-10-25 [2017-08-05] (中文(台灣)‎). 
  2. ^ 2.0 2.1 2.2 2.3 謝敏政. 日本警察抵東石 參拜義愛公. archive.is. 2013-04-19 [2017-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19). 
  3. ^ 日治時期森川警察之為民服務精神. 警光. 2012-12-23 [2017-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23). 
  4. ^ 日本警來台 參拜「前輩」義愛公. 民視新聞. 2011-03-10 [2017-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18). 
  5. ^ 日警祭拜警察神. 蘋果日報. 2013-04-18 [2017-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18). 
  6. ^ 沈佳姍. 從義愛公故事看日警變成臺灣神的虛實與意義. 臺灣文獻. 2018.06, (69:2): 157-19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