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胡中藻(1712年-1755年),字翰選,號堅磨生,吏役胡大祉之子。江西南昌府新建縣人[1]

目录

生平编辑

入仕之初编辑

乾隆四年十月的官員履歷所載,胡中藻年二十九歲,即其最晚出生於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

胡中藻為鄂爾泰門生,被视为“昌黎(韩愈)再世”,惟乾隆帝認為他文辭險怪,只有鄂爾泰獨加贊賞,令其肆無忌憚丶悖慢譸張[2]乾隆元年(1736年)丙辰科進士,考中第三甲[3],五月三日被任命為翰林院庶吉士,歷俸三年六個月。因為乾隆二年增加恩科考試,乾隆元年丙辰科進士庶吉士等入館只一年便㪚館,五月十六日,內閣帶領丙辰科散館修撰編修庶吉士引見,得旨授職者中授檢討的有六人,胡中藻名列其中,是為散館授檢討[4]

胡中藻雖僅為檢討,但已想有所表現,《長編檔秋冬底本》記載,乾隆三年十月初一日,胡中藻請取重要的律文以編輯為一簡,榜於各治集。乾隆六年五月,胡中藻曾為廣西省鄉試副考官,惟他在履歷中被評為「中平、中平,年少而騃」[5]。「中平丶中平」不算嚴重,不少人的評語亦然,而「年少而騃」則為對他「升遷」的致命傷,令其乾隆九年二月時还是在做檢討,未能迁官。而寫下評語之人,很大機會是張廷玉掌管之翰林院掌院學士福敏,令胡中藻極其厭惡以張廷玉為首的黨派。

乾隆八年十二月十四日,針對胡中藻的翰林院掌院學士福敏卸任,改由保和殿大學士丶軍機大臣鄂爾泰兼管,胡中藻或於此時投靠他,令其在乾隆九年二月三十日,被授陜西學政一職[6],再而成為通政使司右通政。

師父鄂爾泰張廷玉素不合,互相傾軋。各有依附之士,互相斗爭,為當時兩大朋黨首腦。胡中藻出身鄂爾泰之第一門,亦為其得意的學生,性多狂悖,語多譏刺[7]。從此身陷黨爭,令其日后成為政治角力中的犧牲品。因為乾隆帝對鄂爾泰等前朝重臣有顧忌。

鄂尔泰死后,即乾隆十一年閏三月十一日,胡中藻轉為通政使司左通政,同月十三日,胡中藻由左通政調豧詹事府少詹事[8]。對照後來所發生的事,乃為朝者的大陰謀。乾隆十三月二月,胡中藻到廣西省當廣西學政,仍與鄂爾泰之族人鄂昌關係密切。期間他分設陝甘學政的建議也沒通過,乾隆帝甚至批評他,可見兩者的關係已不好。陝西省旱災飢荒,胡中藻親身經歷後,忍不住上奏,乾隆帝認为好名沽直的胡中藻對災情的描述過于誇張,惟胡中藻所奏的與陜西廵撫陳宏謀所奏的內容差不多,高宗卻立即加增賞給陳宏謀,以示優恤。此事明顯不公平。乾隆十四年七月,胡中藻因高宗說他挾私瀆奏而卸事回京[9],並無任職記錄[10]。《清代通史》,以及《清通鑒》等記載胡中藻,官至內閣學士僅為謬誤。

乾隆十九年(1754年),授甘肃巡抚。同年,胡中藻之父出殯,欲折去民房讓道,族民不甘而告發他。胡寶瑔在胡中藻家中搜到他為父母祝雙壽對聯的草稿,雙聯中有犯高宗名諱的字句,並祝其父母「老及十千歲」,用只能對王后說的「十千歲」。

胡中藻案编辑

乾隆二十年二月,乾隆密谕广西巡抚卫哲治:“将胡中藻任广西学政时所出试题及与人唱和诗文并一切恶迹,严行察出速奏。”,同年三月十三日,乾隆帝痛斥胡中藻“诋讪怨望”,“非人类中所应有”。大学士九卿翰詹科道奏称:“胡中藻违天逆道,覆载不容,合依大逆,凌迟处死。”,胡中藻因而被處斬。此時,胡中藻父子妻妾女媳相繼而亡,可見其死前的命運實在坎坷。抄家時家中薄有錢財,僅有銀三千余兩並谷七十石而已。此案追究到鄂尔泰,以“私立朋党”罪名命将鄂尔泰牌位贤良祠撤出。鄂爾泰之侄鄂昌賜自盡。一般史家認為胡中藻案只是乾隆為了打擊朋黨的手段。胡中藻曾有“一把心肠论浊清”诗句,也成为其逆反的罪证。

詩作编辑

李藴芳申發祥等人推尊胡中藻為韓愈再世,自比韓門弟子,胡中藻本人亦以韓愈自負。清高宗說他「文辭險怪」、「文尚奇澀」,韓愈所寫的古文和詩作,也有此特性。胡中藻與其他江西士子的詩,注重「無一字無來歷」,高明者常能于詩中用典故而不露斧鑿痕跡[11]。實際上,胡中藻似有意將「險怪」復歸「清真雅正」以合朝廷的要求,故其被人視為「險怪之詞」,大多數都用四書五經之典,惟其用典,因無痕跡,高宗不知,反生誤會。

許多的話,如果往壞的地方想,便可疑其是壞的意思。高宗雖然寫詩不少,但缺乏某些文學氣質,只往政治上想。只要是能引起聯想到毀謗皇帝丶國家、祖先等的文字,就不放過。例如胡中藻以「并蒂花」來形容帝后思愛,高宗卻說「然朕亦曷嘗令有干預朝政,驕縱外家之事。」

乾隆帝提倡經學,只是虛的,并不真實尊經。胡中藻的詩想以經籍做護符,經籍也保不了他。胡中藻出版《堅磨生詩鈔》令乾隆帝爆發心中的怨憤,遂興文字獄而誅之。由此可見,高宗對于他認為不合「清真雅正」的詩人,少了一份同情心。

《堅磨生詩鈔》注解编辑

  • 胡中藻詩:「一把心腸論濁清」,又曰:「天非開清泰」
  • 注解:詩中的「濁清」,可能只為了平仄或押韻的關係。濁為入聲、三覺,此處正應用仄聲。清為下平聲、八庚,胡中藻此詩,若用八庚為韻,而適為韻腳,自用「濁清」不用「清濁」矣。實際上,此詩的「清」是指人品純潔[12]。因此,此詩是指言捫心評論世之清濁,或人品之清濁。
  • 胡中藻詩:「亦天之子亦萊衣」
  • 注解:「亦」字有「也」、「又」之意。此處不過說高宗是天子,同時也是孝子而已。高宗喜歡獨一無二,「也」、「又」都是前有後才有,故高宗不滿意。而且,高宗未必喜人以「萊衣」形容其孝,蓋此為平民之舉止。
  • 胡中藻詩:「并花已覺單無蒂」
  • 注解:「并花已覺單無蒂」,不過言孝賢皇后死,以及高宗之孤單,如并蒂花中一朵枯落,另一朵孤單。胡中藻以「并蒂花」來形容帝后恩愛,可能是欠考慮的。高宗是個有三宮六院的人,聽了這些話,未必以為然的。

参考文献编辑

  1. ^ 朱汝珍輯之《詞林輯略》第四卷,第二頁
  2. ^ 《清高宗實錄》第十冊,第四百八十六卷,第二十至二十三頁
  3. ^ 《明清歷科進士題名碑錄》,第三冊,第1879頁,台灣華文書局
  4. ^ 《清高宗實錄》第二冊,第四十三卷,第十六至十七頁
  5. ^ 《清代官員履歷檔案全編》第一冊,第三百七十頁,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1997年初版
  6. ^ 《清高宗實錄》第五册,第二百一十一卷,第二十三頁
  7. ^ 昭槤著《嘯亭雜錄》第一卷,第十頁,收入《筆記小說大觀續編》第二十四冊,台北新興書局,1962年版
  8. ^ 《乾隆朝上諭檔》,乾隆十一年閏三月十三日條
  9. ^ 《清代文字獄檔》上冊,第四十九頁,原北平故宮博物院文獻館編輯,上海書店,1986年版
  10. ^ 《乾隆朝上諭檔》第二冊,第七百八十六頁
  11. ^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十九卷,第二百零四頁
  12. ^ 《尚書孔傳》,第一卷,第九頁,見四部備要,台灣中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