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玄辉[1](492年-557年11月15日),名不详,字玄辉安定郡临泾县(今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彭阳县)人,灵太后的妹妹,嫁给元乂

生平编辑

灵太后临朝听政后,胡玄辉在延昌四年八月壬申(515年8月26日)被封为新平郡君,后改封冯翊郡君,册拜为女侍中[2][3][4][5]神龟二年(519年)九月,灵太后从容对中书舍人杨昱说:“现在皇帝年幼,我每天处理纷繁的政务,但是自己道德教化浅薄不能感化姻亲,他们在外面的作为不能让人满意,你有所见闻,千万不要隐瞒。”杨昱于是上奏扬州刺史李崇装载五车货物,恒州刺史杨钧打造银制食器十套,一并送给了元乂。灵太后召见元乂和胡玄辉,哭泣着责备他们[6][7][8]

元乂死后,元乂的弟弟元罗逼奸胡玄辉,当时的人认为这非常丑陋,也有人说这是元罗救命的计策[9][10]建义元年四月庚子(528年5月17日),尔朱荣发动河阴之变,灵太后和幼主元钊被沉入黄河,胡玄辉将灵太后和元钊的尸体收敛在双灵寺[11][12]普泰元年(531年),胡玄辉被册拜为江阳王太妃。北齐天保八年岁次丁丑十月九日(557年11月15日),胡玄辉在京师邺城县安明里去世,虚岁六十六,当年十一月丙申朔廿六日辛酉(558年1月1日)葬于邺城西面负郭廿五里[1]

其他编辑

洛阳城中景明寺南一里有秦太上公两座寺庙,西寺是灵太后所建立,东寺是胡玄辉所建立,都是为父亲胡国珍祈祷冥福,当时的人称之为双女寺[13]

当初,中山王元熙起兵讨伐元乂,没有成功遭到诛杀,灵太后重掌大权后,元熙才被改葬。元顺上奏灵太后说:“臣昨天去看中山王家中的葬礼,不仅是同宗亲属为他的冤案感到悲哀,过路的男女看见他一家七人丧命,都为之伤心,无不心酸哭泣。”当时胡玄辉坐在灵太后身边,元顺指着她说:“陛下为何以一个妹妹的原因,不治元乂的罪,使天下的人心怀冤屈?”灵太后沉默不语[14][15]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父亲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灵太后
  • 胡祥,北魏殿中尚书、中书监、侍中、东平孝景公

丈夫编辑

  • 元乂,北魏使持节、侍中、骠骑大将军、领军将军、尚书令、冀州刺史、江阳景昭王[1]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大同北朝艺术研究院. 《北朝艺术研究院藏品图录》. 北京: 文物出版社. 2016年5月: 130–131. ISBN 978-7-5010-4630-0 (中文(简体)‎). 
  2. ^ 《魏书·卷十六·列传第四》:灵太后临朝,以叉妹夫,除通直散骑侍郎。叉妻封新平郡君,后迁冯翊郡君,拜女侍中。
  3. ^ 《北史·卷十六·列传第四》:灵太后临朝,以叉妹夫,除通直郎。叉妻封新平君,后迁冯翊君,拜女侍中。
  4. ^ 《魏书·卷八十三下·列传外戚第七十一下》:封国珍继室梁氏为赵平郡君,元叉妻拜为女侍中,封新平郡君,又徒封冯翊君。
  5. ^ 《资治通鉴·卷一四八·梁纪四》:继子叉娶胡太后妹,壬辰,诏复继本封,以叉为通直散骑侍郎,叉妻为新平郡君,仍拜女侍中。
  6. ^ 《魏书·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六》:灵太后尝从容谓昱曰:“今帝年幼,朕亲万机,然自薄德化不能感亲姻,在外不称人心,卿有所闻,慎勿讳隐。”昱于是奏扬州刺史李崇五车载货,恒州刺史杨钧造银食器十具,并饷领军元叉。灵太后召叉夫妻泣而责之。
  7. ^ 《北史·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灵太后尝谓昱曰:“亲姻在外,不称人心,卿有所闻,慎勿讳隐。”昱奏扬州刺史李崇五车载货,恒州刺史杨钧造银食器十具,并饷领军元叉。灵太后令召叉夫妻,泣而责之。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九》:太后从容谓兼中书舍人杨昱曰:“亲姻在外,不称人心,卿有闻,慎勿讳隐!”昱奏扬州刺史李崇五车载货,相州刺史杨钧造银食器,饷领军元义。太后召义夫妻,泣而责之。
  9. ^ 《魏书·卷十六·列传第四》:叉死之后,罗逼叉妻,时人秽之。或云其救命之计也。
  10. ^ 《北史·卷十六·列传第四》:叉死后,罗通叉妻,时人秽之,或云其救命之计也。
  11. ^ 《魏书·卷十三·皇后列传第一》:太后妹冯翊君收瘗于双灵佛寺。
  12. ^ 《北史·卷十三·列传第一》:太后妹冯翊君收瘗于双灵寺。
  13. ^ 《洛阳伽蓝记·卷三·城南》:东有秦太上公二寺,在景明南一里。西寺,是太后所立。东寺,皇姨所建。并为父追福,因以名之。时人号为双女寺。并门邻洛水,林木扶疏,布叶垂阴。各有五层浮图一所,高五十丈,素彩画工,比於景明。至於六斋,常有中黄门一人监护,僧舍衬施供具,诸寺莫及焉。
  14. ^ 《魏书·卷十九中·景穆十二王列传第七中》:初,中山王熙起兵讨元叉,不果而诛,及灵太后反政,方得改葬。顺侍坐西游园,因奏太后曰:“臣昨往看中山家葬,非唯宗亲哀其冤酷,行路士女,见其一家七丧,皆为潸然,莫不酸泣。”叉妻时在太后侧,顺指之曰:“陛下奈何以一妹之故,不伏元叉之罪,使天下怀冤!”太后默然不语。
  15. ^ 《北史·卷十八·列传第六》:初,中山王熙起兵讨元叉,不果而诛。及灵太后反政,方得改葬。顺侍坐西游园,因奏太后曰:“臣昨往看中山家葬,非唯宗亲哀其冤酷,行路士庶见一家十丧,皆为青旐,莫不酸泣。”叉妻时在太后侧,顺指之曰:“陛下奈何以一妹之故,不伏元叉之罪,使天下怀冤?”太后默然不语。
  16. ^ 16.0 16.1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侍中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令冀州刺史江陽王元公之墓誌銘」公諱乂,字伯俊,河南洛陽人也。道武皇帝之玄孫。太師京兆王之世子。派道天河,分峰日觀,川岳合而」為靈,辰昴散而成德。清明內照,光景外融,標致玄遠,崖涘高峻,皂白定於是非,朱紫由其標格。加以思極」來往,學貫隱深,奇文異制,雕龍未爽,樞機暫吐,詎越談天。楊葉棘刺之妙,基衛未之踰,蛇形鳥跡之術,張」蔡熟能比?於是遠近惟慕,藉甚京師。遭太妃喪,哀毀過禮,幾於滅性。太師敦喻,乃更蘇粒。年方弱冠,應物」來仕,掩浮雲而止征,摶積風而鼓翼。初除散騎侍郎。尚宣武胡太后妹馮翊郡君。以親賢莫二,少歷顯官,」尋轉通直,遷散騎常侍光祿勳。職惟談議,任實總領,選才而舉,民無閒然。非唯獲賞參乘,見知廉清而巳。」轉侍中領軍將軍,領左右,尋加衛將軍。雖秩班近侍,而任居時宰,朝權國柄,僉望有歸。類公旦之相周,等」霍侯之輔漢,妙識屠龍之道,深體亨鮮之術。振綱而萬目理,委轡而四牡調。人無癈才,官無癈職,時和俗」泰,遠至邇安。田疇之謠既弭,羔裘之刺亦息。于時三雍締構,疑議紛綸。以公學綜墳籍,儒士攸宗,復領明」堂大將。公斟酌三代,憲章漢晉,獨見卓然,經始用立。志性廉隅,非禮不動,雖涓人童隸,必冠而見。慍憙不」形於色,蠆介未曾經懷,積而能散,貴而能貧。湛湛然若滄瀛之靡浪,汪汪焉如江河之末流。深達癈興,鑒」誡滿覆,自以為大權不可久居,大功難可久樹,周公東征,范蠡浮海,乃頓首歸政,固乞骸骨。聖上謙虛,屢」詔不許。表疏十上,終不見聽。夫任首三獨,禮均八命,自非外著九功,內含一德,俞往之誥,未見其人。乃」詔解領軍,更授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令侍中,領左右如故。公沖讓懇款,煩於辭牘,既不獲巳,復親」庶政。翼亮王猷,緝熙治道,濟斯民於貴壽,弼吾君於堯舜。春氣生草,未足同言;夏雨膏物,曾何竊比?至於」異流並會,文墨成山,言若循環,筆無停運,商較用捨,曲有章條。文若之奇策密謀,清塵未遠;伯師之匪躬」亮直,獨亦何人?公儀範端華,音神秀徹,言稱古昔,景行行止,多能寡欲,員中方外,孝為行本,信作身輿。運」斗柄而長六官,擁大璫而釐萬務。一人拱己,無為百司,仰而成績,正色危言,獻替無殆,送往勞來,吐握忘」倦。論玉不由小大,求馬忘其白黑。管庫咸舉,關析靡遺,猶如挹水於河,取火於燧者矣。至於高清臨首,宮」徵鳴腰,懷金挓玉,陟降墀陛,故以儀形列辟,冠冕群龍。信廣夏之棟梁,大川之舟楫。豈唯一草之根,一狐」之腋而已哉?方贊玉鼓之化,陪金繩之禮,隆成平於天地,增光華於日月,而流言僔沓,萋斐成章。公乃垂」淚謁帝,遜還私宅。俄而有詔解公侍中領左右。尋又除名為民。公遂杜門奉養,曾無慍色。公少好黃老,」尤精釋義,招集緇徒,日盈數百。講論疑滯,研賾是非,以燭嗣日,怡然自得。邢茅之報未嘉,藏甲之謗已及。」孝昌二年三月廿日,詔遣宿衛禁兵二千人夜圍公第。公神色自若,都無懼容,乃啟太師,開門延使者,與」第五弟給事中山賓同時遇害。春秋卌有一。公臨終歎曰:夫忠貞守死,臣之節也。伊尹不免,我獨何為?但」恨不得辭老父,訣稚子耳。仰藥而薨。天下聞之,莫不流涕。雖秦之喪百里,漢之殺蕭傅,何以匹諸?所謂人」之云亡,古之遺愛者也。既而聖上追遠,叡后傷懷,贈使持節侍中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尚書令冀」州刺史。皇太后親臨哭弔,哀動百寮,自薨及葬,賵贈有加。遣中使監護喪事。賜朝服一襲,蠟三百斤,贈」布帛一千三百匹,錢卌萬,祠以太牢,給東園轜車,挽歌十部,賜以明器,發卒衛從,自都及墓。太師悼世子」之夙泯,愍孤魂之靡託,乃表讓爵土,追授于公。朝廷義之,哀而見許,乃改封江陽王。粵七月戊戌朔廿四」日辛酉窆於成周之北山長陵塋內。丹青有歇,韋編易絕,銘茲琬琰,幽塗永晰。其詞曰:」百世寥廓,非聖伊賢,資靈象宿,稟氣河山。英哉上德,有從自天,百世隨踵,千里比肩。仁為經緯,孝作終始,」學海不窮,為山未止。識同四面,辯非三耳,徘徊語嘿,優遊宴憙。人官奚寶,天爵斯貴,合信四時,齊明五緯。」斧藻川流,雕篆霞蔚,業通鄒魯,聲高梁魏。畜寶待價,藏器須時,通夢協下,命世應期。三事俞住,百揆允釐,」鼎實斯屬,鹽梅在茲。方賴股肱,弼諧元首,緝我王度,永作先後。天鑒孔明,宜登上壽,豈云不弔,如禽度牖。」暑往秋來,筮從龜襲,金鐸夜警,龍轜曉立。寂寂原田,蕭蕭都邑,逝矣何期,瞻望靡及。昔遊國道,華轂生塵,」今首山路,迴望無人。短生已夕,脩夜不晨,唯蘭與菊,空播餘芬。」妃安定胡氏。父珍,相國太上秦公。息亮,字休明,年十一,平原郡開國公。息妻范陽盧氏。父聿,駙馬都尉太尉司馬。」息穎,字稚舒,年十五,祕書郎中。舒妻清河崔氏。父休,尚書僕射。女僧兒,年十七,適瑯琊王子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