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知命

艾知命(19世纪?-20世纪?)热河人,中华民国初年政治人物,基督教徒。

生平编辑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艾知命等揭露俄日英法德各国洋行勒买内蒙热河皮毛情形,拟集资十万两开设热塞公司。[1]

蒙古实业商团辟才胡同二条,以振兴蒙古实业发达为宗旨,由艾知命发起创办,会长艾知命,1912年12月创办,12月16日批准备案。”[2]

1913年2月,熊希龄赴任热河都统。《民谊》杂志1913年4月第六号称, “热河都统熊希龄到任后即与绅士艾知命等商议改建行省,昨电政府以边地为外人所注意,防备应加严密,都统只能治理军事,民政无人管理,以致俄人藉经商占据土地,如改行省,诸事有所统属。”[3]

1913年,孔教会企图游说国会在起草《中华民国宪法》时将孔教定为国教。他们的主张遭到章太炎蓝公武马相伯及部分国会议员的反对。许世英发表《反孔教为国教呈》、艾知命发表《上国务院暨参众两院信教自由不立国教请愿书》等,表示反对立孔教为国教。[4]

国会解散后,1914年1月14日,政治會議開會讨论大總統袁世凯咨詢的祭天、祀孔兩案。政治会议议员中,除馬相伯天主教徒)、艾知命(基督教徒)兩人坚决反对此兩案外,其余议员均仅就细节问题提问。馬相伯認為,祀天可專設典祀之官,大總統不必躬臨預祭;尊孔則“與宗教前途大有妨礙”,“現在政教分離,宗教之事,概應听人自由信仰,國家萬不可干涉。現在當道者崇奉孔子,遂定祀孔典禮,他日若換一崇奉他教之政府,則又要特頒崇祀他教之典,實非長久之規。而且,既令學堂崇祀孔子,則凡不崇祀之學堂勢必受人排斥,影響甚大。”艾知命提出了三个問题,“(一)孔子是神,還是人?(二)學校祀孔,則將來非孔教者,能否受同等之教育?(三)祀孔典禮與祭天同,則祭天與祀孔,究竟是一是二?”政治会议议员孫毓筠許鼎霖反對称,“學堂祀孔與不祀孔之學堂,二者並行不悖,並無妨礙。一如外國人崇拜天主耶穌,並未嘗強迫吾人不拜天主耶穌。而且,祀天祀孔乃我國數千年來的習慣,而非今日的特別創舉,因此決不至由此而引起宗教之禍。”双方长时间争论,後来以“應否大祀孔子”交付表決,获得多數议员贊成,仅馬相伯、艾知命两人反對,会议随即散會,將兩案交付審查。1月29日,政治会议再次召开,審查長趙惟熙許鼎霖報告了審查兩案的情形,議長即决定交付表決,获多數贊成,兩案通過。[5]

参考文献编辑

  1. ^ 天津商会档案汇编 1903-1911(2)唐山,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1855页
  2. ^ 北京档案史料1991(1-4),第74页
  3. ^ 熊希龄集(2),长沙:湖南出版社,1996年,第602页
  4. ^ 左玉河,民国初年的信仰危机与尊孔思潮,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2年第1期
  5. ^ 刘义,清末民初思想与政治实践中的信教自由——以基督教会的活动为中心(1900-1917),载 吴梓明、吴小新主编,基督教与中国社会,香港: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宗教与中国社会研究中心,200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