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俄戰爭

1807年-1812年間的英俄戰爭
拿破崙戰爭的一部分
Opyt and Salsette.jpg
1808年7月11日,俄國「體驗」號帆船英语Russian cutter Opyt (1806)納爾根島英语Naissaar外海與一艘英軍巡防艦的交火
日期1807年9月2日-1812年7月18日
(4年10个月2周又2天)
地点
结果 法國入侵俄國,英、俄、瑞三國結成第六次反法同盟
参战方

支援

支援

1807年-1812年間的英俄戰爭發生於拿破崙戰爭,期間橫跨1807年9月2日-1812年7月18日,交戰雙方分別是英國俄羅斯帝國,起因係俄兩方簽訂《提爾西特和約》終結敵對關係。英俄雙方的敵對行動,主要侷限在波羅的海巴倫支海的小型海戰。[1]

《提爾西特和約》编辑

法皇拿破崙於1807年6月14日的弗里德蘭戰役中擊敗俄軍後,沙皇亞歷山大一世同法國簽署了《提爾西特和約》。儘管該和約在俄國朝廷間並不受歡迎,但他們並沒有選擇,因為拿破崙可以輕易橫渡尼門河並跨越俄國邊境入侵當地。

和約條款要求俄國停止對英國的海上貿易,這項封鎖條款是拿破崙持續建立大陸系統的一部份,該系統是為了強化歐陸各國間以法國為主的經濟聯繫。拿破崙的目標是為了封鎖英國最重要的市場之一,藉此在經濟上迫使英國屈服。

軍事活動编辑

1807年10月26日,全俄國人的皇帝英语Emperor of all the Russias亞歷山大一世以英國於上個月攻擊哥本哈根為由,正式對英宣戰。但亞歷山大一世並未積極發起戰爭,反而將俄國對封鎖貿易這項基本要求的貢獻進行限縮。英國在了解沙皇的處境後,也限縮俄國對其宣戰的軍事回應,然而雙方還是有少數著名的事件發生。

扣留俄國船隻编辑

英國直至12月2日才收到官方消息,當時他們正對所有在英俄國船隻宣布禁運。約七十艘船隻共同俘虜了俄國巡防艦「急迫號」(俄語:спешный),接著將其置於樸茨茅斯港。[2]俄國軍需船「威廉明娜號」(英語:Vilgemina)也同時遭到扣押。[3][4]

「急迫號」與「威廉明娜號」一同自克隆斯塔特出發,攜帶著迪米特里·森亞文英语Dmitry Senyavin麾下艦隊的工薪資條在地中海航行。[5]「威廉明娜號」較慢,但在樸茨茅斯趕上「急迫號」。[5]船上發現的部分貨物包含601,167西班牙達布隆英语doubloon及140,197荷蘭達克特[5]因此,70艘位於港口內英軍船艦上的每名能幹水手,都能獲得14先令及7.5便士的獎金。[6]

里斯本事件编辑

1807年7月,森亞文接到指令率領艦隊從地中海移防波羅的海,以面對將與瑞典開戰的芬蘭戰爭。9月19日,森亞文率隊自科孚島啟航。雖然他計畫直接開往聖彼得堡,但暴風迫使他進入太加斯河避難,並於10月30日在里斯本下錨。但葡王若昂六世此時已逃往巴西殖民地,而里斯本也遭英國皇家海軍封鎖,一艘俄軍單桅縱帆船更因英俄戰爭開打被視為敵軍而遭劫奪。11月,法軍在讓-安多許·朱諾的率領下輾過了里斯本。

森亞文處於微妙的外交地位,便開始以外交官的身份脫穎而出。他宣稱自己中立,並努力避免麾下船隻遭到扣留。1808年8月,威靈頓公爵維梅魯之戰中擊敗法軍,並迫使後者撤離葡國。森亞文麾下七艘風帆戰艦及一艘巡防艦,被迫面對具15艘風帆戰艦及10艘巡防艦的英國海軍。森亞文為了維護其中立性,威脅要自鑿船隻並在遭受攻擊時摧毀里斯本。最終他與查爾斯·柯藤英语Sir Charles Cotton, 5th Baronet達成協議,並藉此讓英國皇家海軍護衛俄國艦隊到倫敦,而且俄軍仍能豎起他們的旗幟。此外,森亞文還擔任英俄聯合艦隊的最高指揮官,作為兩軍的高階軍官。另外,「拉斐爾」號(Rafail)及「雅羅斯拉夫」號(Yaroslav)兩艘俄軍船隻因需維修,而於里斯本逗留。[7]

8月31日,森亞文率艦隊自葡萄牙啟航,前往樸茨茅斯。9月27日,英國海軍部獲報敵艦在樸茨茅斯下錨,艦上還如平和時期那樣飄揚旗幟。英國以各種藉口扣留了朴茨茅斯的俄軍艦隊,直到冬季到來使他們無法返回波羅的海。英國方面堅持森亞文艦隊應當航向阿爾漢格爾斯克,否則他們將遭嚴陣以待的瑞典艦隊攔截。1809年,俄軍離港時程又因英軍毀滅性的瓦爾赫倫島遠征而被再次拖延。最終,俄軍於8月5日獲准離開樸茨茅斯前往里加,並於同年9月9日抵達當地。[7]

波羅的海海軍衝突编辑

1808年,俄國也入侵當時屬英國親密盟友的瑞典。但這不太可能與英國及和約有關,因為當時兩國已經不和。芬蘭戰爭期間,英軍的men-of-war英语men-of-war也支援瑞典艦隊,並於1808年7月及1809年8月在芬蘭灣兩度擊敗俄軍。

1808年5月,英國方面派出一支由詹姆士·索摩賴斯英语James Saumarez, 1st Baron de Saumarez爵士率領的艦隊,前往波羅的海。1808年6月23日,俄軍「體驗」號巡邏艦英语Russian cutter Opyt (1806)上的船長與水兵經歷英勇抵抗後,全艦遭到英軍「撒爾塞特」號英语HMS Salsette (1805)巡防艦俘虜。這場海戰發生於納爾根島英语Naissaar外海,屬塔林的外海據點。[8]英國海軍部隨後將「體驗」號改名為「波羅的海」號,並將其服役。

「半人馬座」號與「無情」號對戰「弗謝沃洛德」號编辑

7月9日,俄軍艦隊在彼得·哈尼科夫(Peter Khanykov)上將的帶領下,自克隆斯塔特出海。瑞軍以魯道夫·科德斯多姆英语Rudolf Cederström海軍上將為首,在厄勒英语Örö基米托恩集結了一支艦隊意圖對抗之,當中包含11艘風帆戰艦及5艘巡防艦。8月16日,索摩賴斯派出具七十四門火砲英语Seventy-four (ship)「半人馬座」號英语HMS Centaur (1797)「無情」號英语HMS Implacable (1805)兩艘風帆戰艦,用以助陣瑞軍。同月19日,他們追擊兩艘俄軍巡防艦,並於隔日與瑞軍會師。

8月22日,俄軍艦隊移師漢科威逼瑞典,該艦對包含九艘風帆戰艦、五艘大型巡防艦以及六艘小型巡防艦。瑞軍則與兩艘英軍戰艦集結在厄勒,並於三天後航向俄軍與之交鋒。

俄軍與英瑞聯軍勢均力敵,但俄軍選擇撤退,而聯軍則追擊前者。英軍的「半人馬座」號與「無情」號優於瑞典船隻且些微靠前,使得「無情」號追上俄軍中落隊的具74門火砲的「弗謝沃洛德」號英语Russian ship Vsevolod (1796),該艦指揮官為魯德涅夫船長(Rudnew)。經歷重大傷亡後,「弗謝沃洛德」號舉旗投降英语Striking the colours[9]1847年,英國海軍部頒發海軍一般服役獎章英语Naval General Service Medal (1847)給作戰中的生還官兵,當中刻有「Implacable 26 Augt. 1808」或「Centaur 26 Augt. 1808」的字樣。[10]

隔日,索摩賴斯副海軍上將率整個艦隊會合英瑞聯合艦隊,接著他們封鎖哈尼科夫艦隊數月之餘。英瑞聯軍放棄封鎖後,俄軍艦隊才使得折返克隆斯塔特。[9]

群艦海戰编辑

1809年7月7日與8日間,「普羅米修斯」號(HMS Prometheus)、「無情」號英语HMS Implacable (1805)「柏勒羅豐」號英语HMS Bellerophon (1786)「墨爾波墨涅」號英语HMS Melpomene (1794)等船艦在波羅的海漢戈角(Hangöudde)外海,各自俘虜或擊沉俄軍諸砲艦或護衛船隊。被俘的俄軍炮艦計有編號5、10、13及15。[11]1847年,英國海軍部頒發海軍一般服役獎章給作戰中的生還官兵,當中刻有「7 July Boat Service 1809」的字樣。[12]

緊接著的7月25日,一支由「卡洛琳公主」號「米諾陶洛斯」號英语HMS Minotaur (1793)「克爾柏洛斯」號英语HMS Cerberus (1794)「普羅米修斯」號等船艦所組成之英軍艦隊,在瑞屬芬蘭弗雷德里克港(今為芬蘭境內的哈米納)附近的阿斯波英语Aspö錨地攻擊只有四艘砲艇的俄軍艦隊。「普羅米修斯」號艦長佛雷斯特(Forrest)指揮諸艦,並成功俘獲62、65和66號砲艇,以及運輸艦旅11號。本次行動相當血腥,英軍計有19人戰死與51人負傷,而俄軍則有28人陣亡與59名傷員。[13]1847年,英國海軍部頒發海軍一般服役獎章給35名作戰中的生還官兵,當中刻有「25 July Boat Service 1809」的字樣。[12]

然而,俄軍在陸上取得勝利,藉此迫使瑞典於1089年簽署《弗雷德里克港和約》,後者被迫割讓芬蘭大公國給俄國。1810年,瑞典向法國求和,加入大陸系統並施行形式上的對英封鎖。然而瑞典還是持續對英貿易,而英國皇家海軍也持續使用瑞典諸港。

巴倫支海的海上突襲行動编辑

由於英俄戰爭的時間與英國對丹麥-挪威作戰的砲艦戰爭重疊,導致英軍將禁運擴大至俄國水域,並派遣海軍向北進入巴倫支海。英國海軍突襲了哈什維克亨墨菲斯,並干擾俄國與挪威間的波莫貿易英语Pomor trade

1809年6月,「那伊阿得斯登」號巡防艦英语HDMS Najaden (1796)#Anglo-Russian War參與了一至兩場海軍行動:首先是一場對基利金島的夜襲,掃蕩了島上的俄國駐軍。「那伊阿得斯登」號上的小船在科拉河俘虜了22至23艘貿易船隻,後者當中有許多是來自今日莫曼斯克市的上游。[14]「那伊阿得斯登」號還在海上俘獲其他俄軍船隻作為獎賞。

「那伊阿得斯登」號可能是曾於7月佔據凱薩琳港的船隻,該港是科拉要塞英语Ostrog (fortress)。英軍還徵用了所有屬白海公司的商店,該公司成立約於1803年的阿爾漢格爾斯克。「泰晤士報」報導指出,這是英軍首次在俄國領土上進行軍事行動,而基利金島行動的新聞不是一同報導,就是遭到忽視。[15]

英軍在該區的海軍干涉持續至1811年。1810年8月3日,「嘉蘭特」號Gallant)雙桅船俘虜了「聖彼得號」(St. Peder)。隔年1月2日,「嘉蘭特」號又在挪威灘頭外海俘獲丹麥私掠船「恢復者」號(Restorateur)。「恢復者」號具有六門12磅艦炮,並有19名船員。[16]四個月後的4月5日,「嘉蘭特」號俘獲「維多利亞」號(Victoria)。[17] 接著於1811年8月1日,「亞歷山卓」號Alexandria)巡防艦自利斯海軍駐點英语Leith Station出航後,俘獲了俄國船隻「邁克爾」號(Michael)、「伊萬·伊薩西瑪」號(Ivan Isasima)及「聖奧魯夫」號(St. Oluff),其所裝載的貨物也一並遭英軍收繳。[18]

波斯地區编辑

1804年至1813年的俄羅斯-波斯戰爭期間,約翰·馬爾科姆英语John Malcolm的1809年訪波使節團中,數名英軍軍官因停留該國而藉此為波斯軍隊的改革做出訓練。其中一名英軍軍官威廉·蒙特斯英语William Monteith阿巴斯·米爾札的偕同下,發起失敗的喬治亞英语Georgia within the Russian Empire戰役,隨後又指揮前線部隊與葉里溫的守軍。[19]

結果编辑

俄皇亞歷山大一世一直試圖在法國對英作戰中保持中立,除了允許俄國人持續秘密與英國貿易外,也沒有施行大陸系統要求的封鎖。[20]1810年,他代表俄國退出大陸系統,英俄間的貿易也隨之成長起來。[21]

1810年後,法俄關係急遽惡化;到了1811年,拿破崙很明顯不想繼續遵守《提爾西特條約》中關於他的部分。他曾允諾在俄土戰爭中協助俄國,但當戰事爆發後,法國從未提供任何援助。[20]

當法俄間衝突迫在眉睫之際,亞歷山大一世著手準備以外交手段鞏固俄國情勢。1812年4月,俄瑞兩國簽署共同防禦協約。一個月後,亞歷山大一世透過《布加勒斯特條約》正式結束對土作戰,從而確保俄國南翼安全。[21]

1812年6月,拿破崙入侵俄國後,英俄兩國於同年7月18日簽署《厄勒布魯條約英语Treaties of Örebro》,而英瑞兩國也於同日同地簽署另一個《厄勒布魯條約》結束英瑞戰爭英语Anglo-Swedish War (1810–1812),後者這場戰爭甚至未開一槍一火,也未有任何傷亡。[22]

註腳编辑

  1. ^ Aleksandr A. Orlov, Russia and the Napoleonic Wars (Palgrave Macmillan, London, 2015) pp. 84-96.
  2. ^ Speshnoy was the name ship for the 34-member Speshni-class of frigate.
  3. ^ 第16276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09-07-15. 
  4. ^ Clarke & Jones 1808,第129頁.
  5. ^ 5.0 5.1 5.2 Tredrea & Sozaev 2010,第198, 391頁.
  6. ^ 第16195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08-10-25. 
  7. ^ 7.0 7.1 Mikaberidze, Alexander. Russian Officer Corps of the Revolutionary and Napoleonic Wars. Casemate Publishers. 2005: 356 [2022-05-25]. ISBN 978-1611210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1). 
  8. ^ 第16167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08-07-30. 
  9. ^ 9.0 9.1 Tredrea & Sozaev 2010,第71–72頁.
  10. ^ 第20939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49-01-26. 
  11. ^ 第16447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11-01-26. 
  12. ^ 12.0 12.1 第20939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49-01-26. 
  13. ^ 第16291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09-08-22. 
  14. ^ 第16291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09-08-22. 
  15. ^ The Times, 29 July 1809.
  16. ^ 第16448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11-01-29. 
  17. ^ 第16589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12-04-04. 
  18. ^ 第16584號憲報. 倫敦憲報. 1812-03-17. 
  19. ^ Chichester 1894.
  20. ^ 20.0 20.1 Nolan 2002,第1666頁.
  21. ^ 21.0 21.1 Chapman 2001,第29頁.
  22. ^ Norie 1827,第560頁.

參考编辑

  • Chapman, Tim, Imperial Russia, 1801–1905 illustrated, reprint, Routledge: 29, 2001, ISBN 978-0-415-23110-7 
  • Chichester, Henry Manners. Monteith, William. Sidney Lee (编).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Volume 38 38. London: Smith, Elder & Co. 1894: 280–281 [2022-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1). 
  • Clarke, James Stanier; Jones, Stephen, The Naval chronicle 1808 (January–June), Containing a general and biographical history of the royal navy of the United kingdom with a variety of original papers on nautical subjects ([1799–1818]) 19, London: J. Gold: 129, 1808 
  • Nolan, Cathal J., The Greenwood Encyclopedia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S-Z, The Greenwood Encyclopedia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athal 4 illustrated,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666, 2002, ISBN 978-0-313-32383-6 
  • Norie, John William, The naval gazetteer, biographer, and chronologist; containing a history of the late wars, from their commencement in 1793 to their final conclusion in 1815; and continued, as to the biographical part, to the present time, j. w. Noire & Co: 560, 1827 
  • Tredrea, John; Sozaev, Eduard, Russian Warships in the Age of Sail, 1696–1860, Seaforth, 2010, ISBN 978-1-84832-058-1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