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鑛(16世紀-1657年10月27日[1]),我蘧四川敘州府富順縣[2]明朝南明政治人物。

生平编辑

范鑛是萬曆二十年未殿試貢士范岷彚的嗣子,生父范岷献[3][4]萬曆四十三年(1615年)中舉人[5],到四十七年(1619年)成進士,選授浙江山陰知縣,先後改上虞河陽,因忤逆魏忠賢,一直無法升遷。不久轉為戶部新餉員外郎,以治理邊疆才能外任口北僉事,駕馭軍隊有方。舊制道內的圍戶,一年可得三百銀及若干俸祿,范鑛將他們交給部下;累擢河南副使、貴州屯田參議。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七月,以都察院僉都御史巡撫貴州,拒絕靖江王朱亨嘉偽詔,帶兵防御。

隆武帝時,范鑛升任為兵部右侍郎、都察院副都御史,總督滇黔,駐在貴陽,讓周文燦調兵。平溪有僧人查繼仁冒稱弘光帝,范鑛洞悉奸計,領兵上殿,披幄打開戴巾,綁住查繼仁審訊,繼仁伏誅[2]

永曆元年(1647年),孫可望攻入烏江,范鑛監督皮熊與副總兵楊吉三千名士兵守江,但在南山戰敗,前往定番,再回到貴陽。四月,苗藍二叛亂,攻佔湄潭黃平關,他派平越總兵張才平定,次月晉升為兵部尚書。孫可望派李定國到貴陽,他和皮熊、瞿㫤蔣克達、陳勰宗、莫宗文於苗寨躲避;李定國兵馬沒有入城,派人告知范鑛關於孫可望願意結盟,受命南明朝廷的事。他從容地說明大義,又說:「假如孫可望背棄聯盟,又如何?」定國回應:「扶明的我會尊奉,背盟的我會殺死。」於是在新添結盟後離去。永曆二年(1648年)七月,王祥包圍貴陽,他指令武邦賢解圍;兩年後(1650年),范鑛上疏論及胡執恭矯詔的罪行,十二月時孫可望授與他行營吏部尚書職務。次年(1651年),他與陳起相安龍拜見永曆帝;不久,在永曆六年(1652年)任吏部尚書、東閣大學士[6]

孫可望失勢,朝廷大臣公開彈劾其黨,范鑛和方于宣任僎朱運久吳中蕃、張夔龍等人被送往三法司審問,他因憂懼而去世,永曆帝表示哀悼,在永曆十二年(1658年)追贈太子太師、武英殿大學士。[7]

引用编辑

  1. ^ 錢海岳《南明史·卷四·本紀第四》:(永曆十一年九月)辛酉,……大學士范鑛、尚書陳謹卒。
  2. ^ 2.0 2.1 錢海岳《南明史·卷五十七·列傳第三十三》:范鑛,字我蘧,富順人。萬曆四十七年進士。授山陰知縣,歷上虞、河陽。忤魏忠賢,考最不遷。久之,轉戶部新餉員外郎。以邊才出為口北僉事,馭軍有方。故事,道有圍戶,歲得鏹三百及俸若干,一以歸部。累擢河南副使、貴州屯田參議。崇禎十七年七月,以僉都御史巡撫貴州,卻靖江王亨嘉偽詔,厲兵固圉。紹宗陞兵部右侍郎、副都御史,總督滇黔,駐貴陽。命周文燦調其兵。平溪有查繼仁,偽稱聖安皇帝,鑛燭其奸狀,以兵上殿,披幄揭所戴巾,縛訊之,具服伏誅。
  3. ^ 道光《富順縣志·卷十九·封典志》:范岷獻,以子鑛廣恩贈光祿大夫。范岷彚,以嗣子鑛贈光祿大夫。
  4. ^ 道光《富順縣志·卷二十一·鄉賢志下》:范鑛,字我蘧,岷彚子……
  5. ^ 道光《富順縣志·卷十七·科甲志》:(萬曆)四十三年乙卯科(舉人)……范鑛 見進士
  6. ^ 錢海岳《南明史·卷五十七·列傳第三十三》:永曆元年,孫可望入烏江,督皮熊及副總兵楊吉以兵三千守江。戰南山敗績,走定番……已回貴陽。四月,苗藍二反,陷湄潭黃平關,督平越總兵張才敗之。五月,晉兵部尚書。可望使李定國至貴陽,與熊、瞿㫤、蔣克達、陳勰宗、莫宗文避苗寨。定國兵不入城,使人告鑛,以可望受命為朝廷效力,願結盟。鑛從容開陳大義,且曰:「假可望渝盟,奈何?」定國曰 :「扶明我則奉之,渝盟我則誅之。」遂盟於新添而去。二年七月,王祥圍貴陽。督武邦賢卻之,圍解。四年,疏論胡執恭矯詔罪。十二月,可望除行營吏部尚書。五年,與陳起相謁安龍。六年,拜吏部尚書、東閣大學士。
  7. ^ 錢海岳《南明史·卷五十七·列傳第三十三》:可望敗,廷臣公疏糾黨逆,與方于宣、任僎、朱運久、吳中蕃、張夔龍等下三法司提問。鑛憂悸卒,昭宗追悼之,十二年贈太子太師、武英殿大學士。

參考文獻编辑

  • 錢海岳南明史》·卷四·本紀第四
  • 錢海岳《南明史》·卷五十七·列傳第三十三
  • 道光《富順縣志》·卷十七·科甲志
  • 道光《富順縣志》·卷二十一·鄉賢志下
官衔
前任:
錢應華
明朝上虞縣知縣
天啟年間
繼任:
何涼
前任:
王陞
明朝山陰縣知縣
1629年-1630年
繼任:
鍾震陽
前任:
張佐辰
南明吏部尚書
1652年-1654年
繼任:
張佐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