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茹瑺(?-1409年),湖廣行省潭州府衡山縣(今湖南省衡陽市衡山縣)人,明朝政治人物。忠誠伯。

簡介编辑

洪武年間,其由國子監生除承敕郎,歷任通政使。因勤勉而受明太祖赏识。洪武二十三年,拜右副都御史,又試兵部尚書,之后實授之,加太子少保明惠帝即位后,改为吏部尚书,与黄子澄有大矛盾而不容,刑部尚书暴昭检举其受贿,后改任河南布政司事。之后再次召入为兵部尚书[1]

燕王朱棣攻入龍潭时,明惠帝派遣茹瑺、曹國公李景隆、都督同知王佐到燕军前议和。茹瑺见到朱棣,伏地流汗,不敢说一言。朱棣说:“你们要说什么就说便是,至于这么恐惧的么?”之后,茹瑺才说是奉詔割地講和。朱棣笑道:“我没有罪过却被削为平民,现在救死,又拿什么割地来说!况且明太祖封各位皇子,已经各有封地了。如果惠宗把奸臣送过来,我自解甲謁孝陵歸藩。”茹瑺等人唯唯頓首且还[2]。明成祖攻入南京后,召见茹瑺,茹瑺为首劝朱棣即位。明成祖即位后,下诏称茹瑺、李景隆、王佐、陳瑄等人侍奉明太祖有忠,功劳甚大。封茹瑺为忠誠伯,食祿一千石,終其身。仍然给兵部尚書、太子少保。选其子茹鑒为秦府長安郡主儀賓[3]

茹瑺归朝时,因为不送赵王而被连坐,遣送歸乡里。之后为家人诉讼而逮捕入京,后释放归还。经过長沙时不拜謁谷王,谷王因此上奏。当时明朝注重藩王礼节,谷王又开金川門有功,朱棣向着他。此时陳瑛遂弹劾茹瑺违背祖制,逮下錦衣獄。茹瑺知祸不免,命其子茹銓到集市买毒药服之去世。三法司劾茹銓毒杀其父,請以謀殺父母論罪。後以茹銓承认是承父命,后被減死,與兄弟家屬二十七人謫戍廣西河池明仁宗立,釋還。明宣宗时,归还所沒田廬[4]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151):“茹常,衡山人。洪武中,由監生除承敕郎,歷通政使。勤於職,太祖賢之。二十三年拜右副都御史,又試兵部尚書,尋實授,加太子少保。及惠帝即位,改吏部,與黃子澄不相能,刑部尚書暴昭發其贓罪,出掌河南布政司事。尋復召為兵部尚書。”
  2. ^ 明史》(卷151):“燕兵至龍潭,帝遣常及曹國公李景隆、都督同知王佐詣燕軍議和。常等見成祖,伏地流汗,不能發一言。成祖曰:「公等言即言耳,何懼至是。」久之,乃言奉詔割地講和。成祖笑曰:「吾無罪而削為庶人,今救死,何以地為!且皇考封諸子,已各有分地矣。其縛奸臣來,吾即解甲謁孝陵歸藩。」常等唯唯頓首還。”
  3. ^ 明史》(卷151):“成祖入京師,召常。常首勸進。成祖既即位,下詔言景隆、常、佐及陳瑄事太祖忠,功甚重。封常忠誠伯,食祿一千石,終其身。仍兵部尚書、太子少保。選其子鑒為秦府長安郡主儀賓。即命常出營郡主府第。”
  4. ^ 明史》(卷151):“還朝,坐不送趙王,遣歸裏。既而為家人所訟,逮至京。釋還。過長沙不謁谷王,王以為言。時方重藩王禮,谷王又開金川門有功,帝意向之。陳瑛遂劾常違祖制,逮下錦衣獄。常知不免,命子銓市毒藥,服之死。時永樂七年二月也。法司劾銓毒其父,請以謀殺父母論。後以銓實承父命,減死,與兄弟家屬二十七人謫戍廣西河池。仁宗立,釋還。宣宗與所沒田廬。”
官衔
前任:
杜澤
明朝吏部尚書
1398年
繼任:
張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