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景隆(14世纪-15世纪),小名九江朱元璋外甥李文忠之子,襲父爵封曹國公。靖難之役時,為建文帝大將,屢屢敗於燕王朱棣朱棣南下時,李景隆和谷王朱橞開金川門投降,建文帝失蹤,燕王朱棣即位永乐二年(1404年),被削爵圈禁,永乐末年去世。

李景隆
李景隆

李景隆像


大明太子太傅光祿大夫左柱國
爵位 曹國公
籍貫 泗州盱眙县
族裔 漢族
原名 九江
出生 不详
逝世 1424年前
京師
親屬 父亲:李文忠
母亲:岐陽王夫人
弟弟:李增枝
女儿:朱济熿
著作

监修《明太祖实录[1]

生平编辑

洪武年间编辑

少年喜讀兵書,通典故。身材高大,眉目清秀,顾盼伟然。每次朝会时,进退举止雍容华贵,朱元璋多次瞩目于他。洪武十九年(1386年)继承爵位,次年随军参加进攻纳哈出[2]。此后,多次赴湖廣陝西河南練兵,与西番进行马匹贸易。之后掌左军都督府事,加太子太傅[3]

建文年间编辑

 
建文二年四月以前的形势

建文帝即位后,李景隆备受信任。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七月,李景隆以备边之名经过开封,将周王朱橚全家押回南京[4]靖難之役時,耿炳文前部十三萬人在初期戰事中不敵燕王朱棣黄子澄举荐李景隆接任大将军,增兵至五十萬人,齐泰极力反对但无效[5]。建文帝赐给他通天犀带,亲自为他推轮,在长江边为他饯行,命他便宜行事。李景隆只是尊贵公子,对军事并不了解,傲慢自大,众多老将怏怏不乐,不肯为他效力。李景隆到达德州,集合军队進駐河間[6]。朱棣聽說朝廷以五十萬傾國之兵交付李景隆,大喜過望,說趙括之失必然重演,燕軍必勝[7]。并提出李景隆之五敗:“軍紀不明,威令不行,一也;北平嚴寒,南卒柔脆,不能犯霜冒雪,二也;士無嬴糧,馬無宿藁,不量險易而深入,三也;寡謀而驕,色厲而餒,智勇俱無,四也;剛愎自用,不聽忠直,專喜佞諛,部曲離心,五也。”[8]

建文元年(1399年)九月初一,江陰侯吳高遼東兵攻打永平府[9],朱棣趁李景隆躊躇不決之際,九月十九日前往救援,之后再前往大宁,命燕世子朱高熾留守北平[10]。聽說燕王朱棣率精銳徵大寧,李景隆引軍攻北平。都督瞿能攻張掖門,幾乎要攻下時,因被李景隆所忌,只得停止。功敗垂成[11]。南軍因天寒地凍,戰鬥力驟降,攻勢自此受阻[12]。等到朱棣收服宁王朵颜三卫,回师救援,与李景隆展开郑村坝之战。燕軍左右衝擊,連破其七營,李景隆大敗[13]。當夜,李景隆見戰事不利,令鄭村壩所有軍隊輕裝撤退。數十萬人的輜重全部留給了燕軍[14]。但李景隆走得匆忙,沒有通知圍攻北平城的軍隊,於是燕軍輕易擊潰城下的敵軍,獲得其物資[15]。李景隆率軍撤回德州,鄭村壩之戰結束[16]。此戰中央軍喪師十餘萬。次年正月,朱棣进攻大同,李景隆率军出紫荆关前往救援,无功而返。建文帝顾虑李景隆权势不足,派遣人赐予加盖玉玺的书文,赐予黃鉞、弓矢。当使者渡江时,因疾风暴雨导致船只损毁,所赐物品全部失去,于是改制再赐[17]

建文二年(1400年)四月初一日,李景隆約武定侯郭英、安陸侯吳傑,合軍60万人自德州分兵两路,大举北伐,两军会战于白溝河(今河北雄县境内),正当中央军即将得胜时,一股旋風刮起,刮斷了李景隆的帥旗,中央軍頓時大亂。朱棣抓住機會,繞到李景隆後方放火,中央軍大敗。郭英等向西撤退,李景隆向南撤退,輜重全部扔下,投降十萬餘人。李景隆将玺书斧钺全都放弃,撤回德州[18][19]。燕军再克德州。李景隆退守济南。九月,以盛庸代李景隆。李景隆兵敗還京,黄子澄愤怒,在朝廷上抓住李景隆,请求将他处死以谢天下[20]

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燕師自瓜洲渡江,建文帝更加慌乱,方孝孺请求诛杀李景隆,建文帝不听。之后,派李景隆及兵部尚书茹瑺、都督王佐前往燕军,割地请和。十三日,燕军直逼南京,李景隆和谷王朱橞開金川門降燕[21]。此時宮中火起,建文帝不知所終,史稱“金川門之變”。

永樂年间编辑

朱棣即位后,封李景隆为奉天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增岁禄千石。朝廷每有大事,李景隆仍然班列众臣之首主持议论,靖难功臣都愤愤不平。永乐二年(1404年),周王朱橚揭发李景隆建文年间在府邸收受贿赂之事,刑部尚书郑赐等也弹劾李景隆包藏祸心,蓄养亡命之徒,图谋不轨,明成祖下诏不予追究。之后,成国公朱能、吏部尚书蹇义与文武群臣,当廷弹劾李景隆及其弟李增枝谋逆有证,六科给事中张信等再次弹劾。明成祖下诏削去勋号,停止朝见,以公爵身份返回府邸,奉曹国长公主祀。不久禮部尚書李至剛等又说:“李景隆在家中接受守门人跪地通报姓名,如同君臣之礼一般,大逆不道。李增枝多立庄田,蓄养数百奴仆,意怀叵测。”明成祖于是褫夺其爵位,与弟李增枝、妻儿等数十名家人一起被软禁家中,被抄家。李景隆绝食十日不死,直到永樂末年逝世[22]

景隆女嫁昭德王朱济熿(后为平阳王、晋王)为正妃[23]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通鑑》(卷13):“己未,詔重修《太祖實録》,命曹國公李景隆監修,尚書茹瑺副之,侍讀解縉為總裁。”
  2. ^ 明史》(卷129):“二十年命胜为征虏大将军,颖国公傅友德、永昌侯蓝玉为左右副将军,帅南雄侯赵庸等以步骑二十万征之。郑国公常茂、曹国公李景隆、申国公邓镇等皆从。”
  3. ^ 明史》(卷126):“景隆,小字九江。讀書通典故。長身,眉目疏秀,顧盼偉然。每朝會,進止雍容甚都,太祖數目屬之。十九年襲爵,屢出練軍湖廣、陝西、河南,市馬西番。進掌左軍都督府事,加太子太傅。”
  4. ^ 明鉴纲目》(卷1):“乃命曹国公李景隆以备边为名,猝至开封,围王宫,执之以归。”
  5. ^ 明史》(卷141):“时太祖功臣存者甚少,乃拜长兴侯耿炳文为大将军,帅师分道北伐,至真定为燕所败。子澄荐曹国公李景隆代将,泰极言不可。子澄不听,卒命景隆将。”
  6. ^ 明史》(卷126):“建文帝即位,景隆以肺腑見親任,嘗被命執周王橚。及燕兵起,長興侯耿炳文討燕失利,齊泰、黃子澄等共薦景隆。乃以景隆代炳文為大將軍,將兵五十萬北伐。賜通天犀帶,帝親為推輪,餞之江滸,令一切便宜行事。景隆貴公子,不知兵,惟自尊大,諸宿將多怏怏不為用。景隆馳至德州,會兵進營河間。”
  7. ^ 明太宗實錄》(卷4):“上語諸將曰:“李九江,豢養之子,寡謀而驕矜,色厲而中餒,忌刻而自用,況未嘗習兵,見戰陣而輙以五十萬付之,是自坑之矣。漢高祖大度知人,善任使,英雄為用,不過能將十萬,九江何等才而能將五十萬?趙括之敗可待矣。””
  8. ^ 明太宗實錄》(卷4):“上笑曰:“兵法有五敗,景隆皆蹈之。為將政令不脩,紀律不整,上下異心,死生離志,一也;今北地早寒,南卒裘褐不足,披冒霜雪,手足皸瘃,甚者墮指,又士無贏糧,馬無宿槁,二也;不量險易,深入趨利,三也;貪而不治,智信不足,氣盈而愎,仁勇俱無,威令不行,三軍易撓,四也;部曲喧嘩,金鼓無節,好諛喜佞,專任小人,五也。九江五敗悉備,保無能為。然吾在此,必不敢至,今須往援永平,彼知我出,必來攻城,回師擊之,堅城在前,大軍在後,必成擒矣。””
  9. ^ 明太宗實錄》(卷4):“九月戊辰朔,永平守將郭亮馳報:江陰侯吳高、都督耿瓛等以遼東兵圍城。”
  10. ^ 明太宗實錄》(卷4):“丙戌,上率師援永平,諸將請曰:「必守盧溝橋,扼李景隆之沖,使不得徑至地城下。」上曰:「天寒冰涸,隨處可度,守一橋何足拒敵?舍之不守,以驕敵心,使深入受困於堅城之下,此兵法所謂利而誘之者也。」壬辰,吳高等聞上至,倉卒盡棄輜重,走山海。上遣輕騎追之,斬首數千級,俘降亦數千人,盡散遣之。上議攻大寧,……乙未,師行。上諭世子嚴守備,敵至,慎毋與戰。”
  11. ^ 明鑑綱目》(卷2):“燕世子高熾堅守,夜遣勇士縋城出斫營,營中驚擾,驟退。都督瞿能攻張掖門,垂克。景隆忌能功,令止之。”
  12. ^ 明通鑑》(卷12):“景隆日夕戒嚴,不恤士卒,皆植戟立雪中,凍死者相踵。於是北平之守益堅。”
  13. ^ 明通鑑》(卷12):“辛未,戰於鄭村壩,連破其七營,遂逼景隆。燕將張玉等列陣而進,乘勝抵城下,城中兵亦鼓噪而出,內外夾攻,景隆師潰,宵遁。”
  14. ^ 明太宗實錄》(卷5):“是夜,景隆盡棄其輜重,拔眾南遁,遂獲馬二萬餘匹。諸將請追之,上歎曰:「殺傷多矣,降皆釋之,遁者不須追也。況天氣冱寒,饑凍而死者亦不少,宜抑止鋒銳,勿過傷生。」諸將乃止。”
  15. ^ 明太宗實錄》(卷5):“時敵兵違九門者尚未知景隆遁,猶固守不退。癸酉,上率兵攻之,破其四營,其餘望風奔遁,所獲兵資器仗不可勝計。”
  16. ^ 明通鑑》(卷12):“翌日,九壘猶固守,燕兵次第破其四壘。餘眾聞景隆已走,遂棄兵糧,晨夜南奔。景隆退還德州。”
  17. ^ 明史》(卷126):“遂命世子居守,戒勿出戰,而自引兵援永平,直趨大寧。景隆聞之,進圍北平。都督瞿能攻張掖門,垂破。景隆忌能功,止之。及燕師破大寧,還軍擊景隆。景隆屢大敗,奔德州,諸軍皆潰。明年正月,燕王攻大同,景隆引軍出紫荊關往救,無功而還。帝慮景隆權尚輕,遣中官齎璽書賜黃鉞弓矢,專征伐。方渡江,風雨舟壞,賜物盡失,乃更制以賜。”
  18. ^ 明通鑑》(卷12):"比日晡,瞿能復引眾搏戰,大呼滅燕,斬馘數百。越雋侯俞通淵、陸涼衛指揮滕聚,引眾赴之。會旋風起,折大將旗,南軍陣動,王乃以勁騎繞其後,乘風縱火。能父子及通淵、聚皆死,安與朱能亦敗,官軍大亂,奔聲如雷。郭英等潰而西,景隆潰而南,棄其器械輜重殆盡。燕師追至月樣橋,降十餘萬人。景隆走德州。"
  19. ^ 明史》(卷118):“白溝河之戰,成祖幾為瞿能所及,高煦帥精騎數千,直前決戰,斬能父子于陣。”
  20. ^ 明史》(卷126):“四月,景隆大誓師於德州,會武定侯郭英、安陸侯吳傑等於真定,合軍六十萬,進營白溝河。與燕軍連戰,複大敗,璽書斧鉞皆委棄,走德州,複走濟南。斯役也,王師死者數十萬人,南軍遂不支,帝始詔景隆還。黃子澄慚憤,執景隆於朝班,請誅之以謝天下。”
  21. ^ 明史》(卷126):“燕師渡江,帝旁皇甚,方孝孺複請誅景隆。帝皆不問。使景隆及尚書茹瑺、都督王佐如燕軍,割地請和。燕兵屯金川門,景隆與谷王橞開門迎降。”
  22. ^ 明史》(卷126):“燕王即帝位,授景隆奉天輔運推誠宣力武臣、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增歲祿千石。朝廷有大事,景隆猶以班首主議,諸功臣咸不平。永樂二年,周王發其建文時至邸受賂事,刑部尚書鄭賜等亦劾景隆包藏禍心,蓄養亡命,謀為不軌。詔勿問。已,成國公朱能、吏部尚書蹇義與文武群臣,廷劾景隆及弟增枝逆謀有狀,六科給事中張信等複劾之。詔削勳號,絕朝請,以公歸第,奉長公主祀。亡何,禮部尚書李至剛等複言:「景隆在家,坐受閽人伏謁如君臣禮,大不道;增枝多立莊田,蓄僮僕無慮千百,意叵測。」於是奪景隆爵,並增枝及妻子數十人錮私第,沒其財產。景隆嘗絕食旬日不死,至永樂末乃卒。”
  23. ^ 明太祖实录》(卷256):“册曹国公李景隆女为平阳王济熿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