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文忠(1338年-1384年),思本,小名保儿盱眙(今屬江蘇)人,汉族朱元璋外甥(母親曹國公主朱佛女),明朝開國功臣。

李文忠
李文忠 (明朝)

李文忠像,取自清代上官周《晚笑堂画传》


大明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大都督府左都督
爵位 曹国公
追封岐阳王
籍貫 泗州盱眙县
族裔 汉族
原名 保儿
字號 字思本
諡號 武靖
出生 至元五年(1338年)
河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安丰路濠州凤阳县
逝世 洪武十七年(1384年)
应天府
墓葬 李文忠墓
親屬 父亲李贞
母亲曹国长公主
長子李景隆
次子李增枝
幼子李芳英

李文忠母早亡,後來隨父投奔朱元璋,十九岁时以舍人的身份率领亲军随军支援池州,击败天完军。此后率军平定江南战事,官至荣禄大夫浙江行省平章事。明朝建立后,李文忠多次率军征讨北元,获封曹国公。洪武十二年(1379年),主持大都督府、兼主管国子监。洪武十七年,李文忠病逝,追封岐阳王,谥“武靖”。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李文忠十二岁时母亲去世,父亲李贞带着他辗转乱军之中,多次濒临死亡[1]。十六岁时,李贞帶李文忠到滁阳投奔朱元璋,留在左右。朱元璋见到李文忠,十分喜爱,便将他收为养子,跟随己姓,起名文忠[2]。李文忠读书聪颖、敏悟,所学东西就像以前学过一样。十九岁时,李文忠以舍人的身份率领亲军,随军支援池州,击败天完军。后又进攻青阳石埭太平旌德,都将其攻下。于万年街击败元朝院判阿鲁灰,又于于潜昌化击败苗军。进攻淳安,夜袭洪元帅,降服其部众千余人,李文忠被授为帐前左副都指挥兼领元帅府事。至正十八年(1358年),会合邓愈胡大海军,攻取建德,改为严州府,率军驻守[3]

“苗帅”杨完者率数万军队进攻严州,李文忠率轻兵击败其陆军,将所斩杀首级浮在巨筏之上,水军见此情形也争相逃跑。杨完者又来进攻,李文忠与邓愈一起率军将其击退。进而攻克浦江,严禁军队焚火打劫,以示恩惠、信用。义门郑氏避军于山谷,李文忠将其招回,并派兵保护。民心大悦。杨完者死后,其部将乞降,李文忠予以招抚,招降三万余人[4]。不久,李文忠与胡大海攻占诸暨张士诚侵扰严州,李文忠率军于东门抵御,另派将领出小北门,抄小路袭击张军后路,大破张士诚。过了一月,张士诚再次进攻,李文忠又在大浪滩打败张军,乘胜攻克分水。张士诚派遣将领占据三溪,李文忠又率军将其击败。斩首陆元帅,焚烧敌垒。李文忠晋升为同佥行枢密院事[5]

平定江南编辑

胡大海俘获陈汉将领李明道王汉二,送往李文忠处,李文忠释放二人,并以礼相待,命二人前去招降建昌守将王溥,王溥投降。至正二十二年,苗将蒋英刘震杀害胡大海,以金华反叛朱元璋。李文忠派遣将领将其击败,并亲自安抚其部众。处州苗军也发动叛乱,杀死耿再成。李文忠派遣将领驻屯缙云,谋取处州。李文忠被授为浙东行省左丞,总摄严、衢、信、处、诸全等地军事[6]。当时十万吴军正猛攻诸全,守将谢再兴告急,李文忠派遣同佥胡德济前去救援。谢再兴再次请求增兵,李文忠却因兵少派不出援兵。正巧此时朱元璋命邵荣讨伐处州,李文忠便扬言徐达、邵荣将率大军即日进攻。吴军获悉,十分恐惧,企图趁夜逃跑。夜半时分,胡德济与谢再兴率领敢死队开门突袭,大败吴军,从而保全了诸全[7]

第二年,谢再兴叛降于张士诚,率吴军进犯东阳。李文忠与胡深义乌迎战,率领千名骑兵横突敌阵,大败吴军。不久,李文忠采纳胡深之计,在离诸全五十里处另筑一城,与诸全互为掎角。张士诚派遣司徒李伯升率十六万大军前来进攻,未能攻克。一年后,又派二十万大军进攻新城。李文忠率朱亮祖等迅速救援,在离新城十里之处扎营。胡德济派人告知李文忠,说吴军势头极盛,应当驻扎以待大军。李文忠说:“用兵在于谋略,而不在于人数众多。”于是下令道:“敌军多而骄,我军少而锐,以锐遇骄,必能克敌制胜。敌军辎重堆积如山,这是上天要使你们富裕起来,你们要努力啊!”[8]

当时有股自东北而来的白气覆盖军队上空,李文忠占卜“必胜”。决定次日早晨与吴军会战,大雾笼罩,天空昏暗,李文忠对天盟誓,于是命元帅徐大兴汤克明等统率左军,严德王德等统率右军,而自己亲率中军首当其冲。处州援兵这时也已赶到,奋勇搏击。浓雾稍散,李文忠横握长矛率领数十名精锐骑兵,从高处奔驰而下,冲往敌军中坚之中。敌军精锐骑兵将李文忠重重包围。李文忠亲手杀敌甚多,引骑向外猛冲,所向披靡。大军乘机进攻,城中军队也擂鼓呐喊着猛冲出城,敌军大溃。李文忠军追击败兵数十里,斩首数万,溪水尽成血色,俘获将领六百,士兵三千,收缴兵器、粮草,数日不尽,李伯升仅只自身幸免逃脱。捷报传来,朱元璋大喜,将李文忠召回,整日设宴慰劳,赏赐御衣名马,然后命其返回军中[9]

次年秋天,大军进攻张士诚,李文忠受命进攻杭州以牵制张军。李文忠率朱亮祖等攻克桐庐新城富阳,然后进攻余杭。余杭守将谢五,是谢再兴之弟,李文忠以信招降,许他不死。谢五与谢再兴之子五人出城投降。诸将请求处以死刑,李文忠不同意。然后直趋杭州,守将潘元明也投降,李文忠整军而入。潘元明以歌妓相迎,李文忠便挥军离去,驻扎丽谯,并下令:“擅入民居者死。”一名士兵借用百姓炊锅,被斩首示众,城中因而井然有序。李文忠获军三万,粮食二十万,被就地加封为荣禄大夫、浙江行省平章事,恢复李姓。大军进攻福建,李文忠另外率军驻扎浦城,进逼闽地。返师之后,金子隆等聚众抢劫,李文忠再次讨伐,将其擒获,于是平定三州。下令军中收养途中弃儿,被养活者无数[10]

北伐大漠编辑

洪武二年(1369年),李文忠担任偏将军,跟随常遇春攻占元上都。常遇春死后,李文忠受命代替统率其军,奉诏会合徐达进攻庆阳。行至太原时,获悉太原被围告急,便对左丞赵庸说:“我等受命而来,如果是有利于国家的军务,我们可以自己决定。而今大同情况紧急,我们可以顺路前去救援。”于是率军出雁门,驻扎马邑,打败元游兵,擒获平章刘帖木,进至白杨门。当时雨雪交加,军队已经驻扎,李文忠却下令向前移动五里,依水为险阻自固。元兵乘夜来劫,李文忠军坚壁清野,岿然不动。天亮时,元军大至,李文忠委派二营将士,殊死作战,估计元军已经疲惫,才派出精兵,左右夹击,大破元军,擒获元将脱列伯,俘斩万余人,追击至莽哥仓而返[11]

第二年,李文忠被授为征虏左副将军,与大将军徐达分道北征,率领十万人出野狐岭,到达兴和,降服兴和守将。进兵察罕脑儿,擒获平章竹真。驻军骆驼山,赶走平章沙不丁。驻军开平,降服平章上都罕等。当时元顺帝已死,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即位,即元昭宗。李文忠派人探知此情,率军兼程奔往应昌。元昭宗北逃,李文忠俘获其嫡长子买的立八剌及后妃、宫女、诸王、将相官属数百人,及宋、元玉玺金宝十五件,玉册二件,镇圭、大圭、玉带、玉斧各一件。并派出精锐骑兵穷追至北庆州而返。经过兴州时,擒获国公江文清等,降服三万七千人。到达红罗山时,又降服杨思祖的部众一万六千余人。李文忠到京城奉献捷报,朱元璋御临奉天门接受朝贺。大封功臣,李文忠功劳最大,被授为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大都督府左都督,封为曹国公,同知军国事,食禄三千石,并被授予世袭凭证[12]

洪武四年(1371年)秋,傅友德平定蜀地,李文忠受命前去安抚。李文忠下令建筑成都新城,派军队守卫诸郡要害之地,然后才返回。第二年又以左副将军的身份由东路北征,出居庸关,直趋和林,到达口温,元军逃遁。军队进至胪朐河时,李文忠命部将韩政等保护辎重,而自率大军,每人携带二十日粮食,迅速赶至土剌河。元太师蛮子哈剌章率领部众全部渡河,列阵以待。李文忠率军进逼,元军才稍微退却。到达阿鲁浑河时,元军逐渐增多。李文忠马中飞箭,他下马之后,手持短器,继续战斗。指挥李荣将自己的战马交给李文忠,而自己则夺乘敌军战马。李文忠重获战马,更加殊死作战,终于将元军打败,俘获元兵数以万计。追奔至称海时,元军重新聚集。李文忠便收兵据险,杀牛犒劳士兵,将所获马匹释放野外。元军怀疑有伏,慢慢引军而去。李文忠也率军返回,错过了旧路。到达桑哥儿麻时,缺乏饮水,军中将士十分口渴,于是向天祈祷。所乘战马跑过之地,泉水涌出,全军都得以解渴,于是杀牲祭天,然后班师回朝。这一战役,两军胜负相当,而宣宁侯曹良臣,指挥使周显常荣张耀都已战死,因此朱元璋未予赏赐[13]

洪武六年,李文忠率军前往北平、山西边境,在三角村击败元军。七年,派遣部将分道出塞。到达三不剌川,俘获平章陈安礼。到达顺宁杨门,斩杀真珠驴。到达白登,擒获太尉不花。这年秋天,李文忠率军进攻大宁高州,攻克两地,斩杀宗王朵朵失里,擒获承旨百家奴。追奔至毡帽山,击斩鲁王,俘获其妃及司徒答海等。然后进军丰州,擒获元朝旧官十二人,马驼牛羊甚多,穷追至百干儿才返。此后,李文忠屡次率军防备边境[14]

入朝参政编辑

洪武十年,李文忠受命与李善长一起商议军国要事。十二年,洮州十八番族反叛,李文忠与西平侯沐英合兵将其讨平,并筑城于东笼山南川,设置洮州卫。还朝之后,李文忠报告说西安城里的水含有咸卤,不能饮用,请求凿地引龙首渠水入城,以便汲取,朱元璋采纳了他的建议。李文忠返回之后掌管大都督府、兼领国子监事[15]。李文忠器量深沉而宏大,人莫能测。临阵踔厉风发,大敌当前而更显壮志。李文忠颇好学问,经常因事就教于金华范祖干胡翰,通晓经义,所写诗歌雄浑可观。当初,朱元璋平定应天,因军队兴盛,粮饷不足,而增加百姓田租,李文忠为此请求,百姓得以减低税额[16]

洪武十三年(1380年),朱元璋裁撤大都督府[17]。李文忠解除兵权,闲居家中后,为人恭敬谨慎,如一位儒者,朱元璋十分偏爱看重他。家中因此宾客很多,李文忠曾以宾客之言,劝说朱元璋少杀戮,又劝谏朱元璋征伐日本,甚至说宦官过多,并非天子不近刑人之义。因此屡屡触犯圣旨,不免遭受谴责。洪武十六年冬,李文忠得病。朱元璋亲临探视,并命淮安侯华中负责医治。第二年三月,李文忠去世,终年四十六岁。朱元璋怀疑华中下毒,便降低华中的爵位,将其家属逐至建昌卫,其他医生及妻子儿女都被斩首。朱元璋废朝三日,亲自写文致祭,追封李文忠为岐阳王,赐葬钟山之北,谥号武靖[18]。配享太庙,肖像功臣庙,均位列第三。李文忠之父李贞已先死,追赠为陇西王,谥号恭献[19]

家庭编辑

李文忠有李景隆李增枝李方英三子[20]

李文忠死后,李景隆袭父爵封曹国公。靖难之役时,为建文帝大将,屡屡败于燕王朱棣。朱棣南下进攻应天府时,李景隆和谷王朱橞金川门投降,使朱棣顺利入城。永乐二年(1404年),李景隆被副都御史陈瑛、礼部尚书李至刚等告发“在家坐受阁人伏谒如君臣礼,大不道”。明成祖于是褫夺其爵位,与弟李增枝、妻儿等数十名家人一起被软禁家中,家产遭收,李景隆绝食十日不死,直到永乐末年逝世[21]

信仰编辑

現時,香港黃竹坑大王爺廟以及觀塘雞寮大王爺廟,所供奉的大王爺就是李文忠。

注釋编辑

  1. ^ 国朝献徵录》(卷5):“王讳文忠,字思本,姓李氏,世为泗州旴眙人。父陇西恭献王,尚曹国长公主,生王。十有二岁,而公主薨,时元末大乱,恭靖携王走军中,几不能存。”
  2. ^ 明太祖實錄》(卷1):“上姊夫李贞携其子保保,自淮东来见。上以姊早殁,见之甚喜。因养为己子,俾姓朱氏,更名文忠。教之读书,常使居左右,随侍出入,虽马上亦随事诲之。文忠时年始十四。”《明太祖实录校勘记》据神道碑及《明实录》更正当时其年十六。
  3. ^ 明史》(卷126):“李文忠,字思本,小字保兒,盱眙人,太祖姊子也。年十二而母死,父貞攜之轉側亂軍中,瀕死者數矣。踰二年乃謁太祖於滁陽。太祖見保兒,喜甚,撫以為子,令從己姓。讀書穎敏如素習。年十九,以舍人將親軍,從援池州,破天完軍,驍勇冠諸將。別攻青陽、石埭、太平、旌德,皆下之。敗元院判阿魯灰於萬年街,復敗苗軍於於潛、昌化。進攻淳安,夜襲洪元帥,降其衆千餘,授帳前左副都指揮兼領元帥府事。尋會鄧愈、胡大海之師,取建德,以為嚴州府,守之。”
  4. ^ 明史》(卷126):“苗帥楊完者,以苗、獠數萬水陸奄至。文忠將輕兵破其陸軍,取所馘首,浮巨筏上。水軍見之亦遁。完者復來犯,與鄧愈擊却之。進克浦江,禁焚掠,示恩信。義門鄭氏避兵山谷,招之還,以兵護之。民大悅。完者死,其部將乞降,撫之,得三萬餘人。”
  5. ^ 明史》(卷126):“與胡大海拔諸暨。張士誠寇嚴州,禦之東門,使別將出小北門,間道襲其後,夾擊大破之。踰月,復來攻,又破之大浪灘,乘勝克分水。士誠遣將據三溪,復擊敗之,斬陸元帥,焚其壘。士誠自是不敢窺嚴州。進同僉行樞密院事。”
  6. ^ 明史》(卷126):“胡大海得漢將李明道、王漢二,送文忠所,釋而禮之,使招建昌守將王溥。溥降。苗將蔣英、劉震殺大海,以金華叛。文忠遣將擊走之,親撫定其衆。處州苗軍亦殺耿再成叛。文忠遣將屯縉雲以圖之。拜浙東行省左丞,總制嚴、衢、信、處、諸全軍事。”
  7. ^ 明史》(卷126):“吳兵十萬方急攻諸全,守將謝再興告急,遣同僉胡德濟往援。再興復請益兵,文忠兵少無以應。會太祖使邵榮討處州亂卒,文忠乃揚言徐右丞、邵平章將大軍刻日進。吳軍聞之懼,謀夜遁。德濟與再興帥死士夜半開門突擊,大破之,諸全遂完。”
  8. ^ 明史》(卷126):“明年,再興叛降於吳,以吳軍犯東陽。文忠與胡深迎戰於義烏,將千騎橫突其陣,大敗之。已,用深策去諸全五十里別築一城,以相犄角。士誠遣司徒李伯昇以十六萬衆來攻,不克。踰年,復以二十萬衆攻新城。文忠帥朱亮祖等馳救,去新城十里而軍。德濟使人告賊勢盛,宜少駐,以俟大軍。文忠曰:「兵在謀不在衆。」乃下令曰:「彼衆而驕,我少而銳,以銳遇驕,必克之矣。彼軍輜重山積,此天以富汝曹也。勉之。」”
  9. ^ 明史》(卷126):“會有白氣自東北來覆軍上,占之曰「必勝」。詰朝會戰,天大霧晦冥,文忠集諸將仰天誓曰:「國家之事在此一舉,文忠不敢愛死以後三軍。」乃使元帥徐大興、湯克明等將左軍,嚴德、王德等將右軍,而自以中軍當敵衝。會處州援兵亦至,奮前搏擊。霧稍開,文忠橫槊引鐵騎數十,乘高馳下,衝其中堅。敵以精騎圍文忠數重。文忠手所格殺甚衆,縱騎馳突,所向皆披靡。大軍乘之,城中兵亦鼓譟出,敵遂大潰。逐北數十里,斬首數萬級,溪水盡赤,獲將校六百,甲士三千,鎧仗芻粟收數日不盡,伯昇僅以身免。捷聞,太祖大喜,召歸,宴勞彌日,賜御衣名馬,遣還鎮。”
  10. ^ 明史》(卷126):“明年秋,大軍伐吳,令攻杭州以牽制之。文忠帥亮祖等克桐廬、新城、富陽,遂攻餘杭。守將謝五,再興弟也,諭之降,許以不死。五與再興子五人出降。諸將請僇之,文忠不可。遂趨杭州,守將潘元明亦降,整軍入。元明以女樂迎,麾去之。營於麗譙,下令曰:「擅入民居者死。」一卒借民釜,斬以徇,城中帖然。得兵三萬,糧二十萬。就加榮祿大夫、浙江行省平章事,復姓李氏。大軍征閩,文忠別引軍屯浦城以逼之。師還,餘寇金子隆等聚衆剽掠,文忠復討禽之,遂定建、延、汀三州。命軍中收養道上棄兒,所全活無算。”
  11. ^ 明史》(卷126):“洪武二年春,以偏將軍從右副將軍常遇春出塞,薄上都,走元帝,語具遇春傳。遇春卒,命文忠代將其軍,奉詔會大將軍徐達攻慶陽。行次太原,聞大同圍急,謂左丞趙庸曰:「我等受命而來,閫外之事苟利於國,專之可也。今大同甚急,援之便。」遂出鴈門,次馬邑,敗元游兵,禽平章劉帖木,進至白楊門。天雨雪,已駐營,文忠令移前五里,阻水自固。元兵乘夜來劫,文忠堅壁不動。質明,敵大至。以二營委之,殊死戰,度敵疲,乃出精兵左右擊,大破之,禽其將脫列伯,俘斬萬餘人,窮追至莽哥倉而還。”
  12. ^ 明史》(卷126):“明年拜征虜左副將軍。與大將軍分道北征,以十萬人出野狐嶺,至興和,降其守將。進兵察罕腦兒,禽平章竹真。次駱駝山,走平章沙不丁。次開平,降平章上都罕等。時元帝已崩,太子愛猷識里達臘新立。文忠諜知之,兼程趨應昌。元嗣君北走,獲其嫡子買的立八剌暨后妃宮人諸王將相官屬數百人,及宋、元玉璽金寶十五,玉冊二,鎮圭、大圭、玉帶、玉斧各一。出精騎窮追至北慶州而還。道興州,禽國公江文清等,降三萬七千人。至紅羅山,又降楊思祖之衆萬六千餘人。獻捷京師,帝御奉天門受朝賀。大封功臣,文忠功最,授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特進榮祿大夫、右柱國、大都督府左都督,封曹國公,同知軍國事,食祿三千石,予世券。”
  13. ^ 明史》(卷126):“四年秋,傅友德等平蜀,令文忠往拊循之。築成都新城,發軍戍諸郡要害,乃還。明年復以左副將軍由東道北征,出居庸,趨和林,至口溫,元人遁。進至臚朐河,令部將韓政等守輜重,而自帥大軍,人齎二十日糧,疾馳至土剌河。元太師蠻子哈剌章悉衆渡河,列騎以待。文忠引軍薄之,敵稍却。至阿魯渾河,敵來益衆。文忠馬中流矢,下馬持短兵鬬。指揮李榮以所乘馬授文忠,而自奪敵馬乘之。文忠得馬,益殊死戰,遂破敵,虜獲萬計。追奔至稱海,敵兵復大集。文忠乃斂兵據險,椎牛饗士,縱所獲馬畜於野。敵疑有伏,稍稍引去。文忠亦引還,失故道。至桑哥兒麻,乏水,渴甚,禱於天。所乘馬跑地,泉湧出,三軍皆給,乃刑牲以祭。遂還。是役也,兩軍勝負相當,而宣寧侯曹良臣,指揮使周顯、常榮、張耀俱戰死,以故賞不行。”
  14. ^ 明史》(卷126):“六年行北平、山西邊,敗敵於三角村。七年遣部將分道出塞。至三不剌川,俘平章陳安禮。至順寧、楊門,斬真珠驢。至白登,禽太尉不花。其秋帥師攻大寧、高州,克之,斬宗王朶朶失里,禽承旨百家奴。追奔至氈帽山,擊斬魯王,獲其妃及司徒答海等。進師豐州,禽元故官十二人,馬駝牛羊甚衆,窮追至百千兒乃還。是後屢出備邊。”
  15. ^ 明史》(卷126):“十年命與韓國公李善長議軍國重事。十二年,洮州十八番族叛,與西平侯沐英合兵討平之,築城東籠山南川,置洮州衞。還言西安城中水鹹鹵不可飲,請鑿地引龍首渠入城以便汲,從之。還掌大都督府兼領國子監事。”
  16. ^ 明史》(卷126):“文忠器量沉宏,人莫測其際。臨陣踔厲風發,遇大敵益壯。頗好學問,常師事金華范祖幹、胡翰,通曉經義,為詩歌雄駿可觀。初,太祖定應天,以軍興不給,增民田租,文忠請之,得減額。”
  17. ^ 明史》(卷2):“罢中书省,废丞相等官,更定六部官秩,改大都督府为中、左、右、前、后五军都督府。”
  18. ^ 国朝献徵录》(卷5):“洪武十有七年春三月,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大都督府左都督、曹国公、同知军国事李公薨于第。皇上辍视朝三日,亲制文,遣使致祭。追封岐阳王,谥武靖,赐葬地于锺山之阴。”
  19. ^ 明史》(卷126):“其釋兵家居,恂恂若儒者,帝雅愛重之。家故多客,嘗以客言,勸帝少誅僇,又諫帝征日本,及言宦者過盛,非天子不近刑人之義。以是積忤旨,不免譴責。十六年冬遂得疾。帝親臨視,使淮安侯華中護醫藥。明年三月卒,年四十六。帝疑中毒之,貶中爵,放其家屬於建昌衞,諸醫並妻子皆斬。親為文致祭,追封岐陽王,諡武靖。配享太廟,肖像功臣廟,位皆第三。父貞前卒,贈隴西王,諡恭獻。”
  20. ^ 明史》(卷126):“文忠三子,长景隆,次增枝、芳英,皆帝赐名。增枝初授勋卫,擢前军左都督。芳英官至中都正留守。”
  21. ^ 明史》(卷126):“礼部尚书李至刚等复言:‘景隆在家,坐受阍人伏谒如君臣礼,大不道;增枝多立庄田,蓄僮仆无虑千百,意叵测。’于是夺景隆爵,并增枝及妻子数十人锢私第,没其财产。景隆尝绝食旬日不死,至永乐末乃卒。”

原因:明太祖封之
明岐陽國國王 繼任:

後一相同頭銜:朱邃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