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耿炳文(1334年-1403年),濠州(今安徽鳳陽)人,中國明朝开国军事将领,官至大将军,以功封長興侯

耿炳文

大明总兵都元帅长兴侯
爵位 長興侯
籍貫 安徽
族裔 漢族
出生 元順帝元統二年(1334年)
濠州
逝世 明成祖永樂元年(1403年)
京師
親屬 耿君用
耿璿耿瓛耿瑄
江都公主
出身

襲父職

經歷

管軍總管
总兵都元帅
长兴侯食禄千五百石

目录

生平编辑

元朝末年,他與其父亲耿君用追隨朱元璋渡過長江。耿君用在1356年救援宜興時,與張士誠交鋒,力戰而死。耿炳文承襲其父的管軍總管之職,繼續統領其部眾。至正十七年(1357年)二月初一耿炳文從廣德長興州,張士誠守將趙打虎以三千精兵迎戰失利,逃往湖州。初三,炳文攻陷長興,獲戰船三百多艘。朱元璋改長興为长安州,在县署内设立永兴翼元帅府,炳文任总兵都元帅。炳文納儒士溫祥卿於幕下,協助策劃防守。炳文固守長興十年,前後歷數十戰,多次打敗張士誠

朱元璋向張士誠全面進攻時,炳文帶兵攻克湖州,围平江苏州)。朱元璋建立明朝後,授镇国上将军兼右率府副使。耿炳文随大军征讨中原,攻克山东沂、峄等州,攻下汴梁,巡视河南,侍从太祖北巡。又随常遇春攻占大同,攻克晋、冀。随大将军徐达征讨陕西,打败李思齐、张思道。洪武二年(1369年),镇守陕西,疏通泾阳洪渠十万余丈,给老百姓带来了很多好处。洪武三年(1370年)任命为秦王府左相兼陕西行省右丞,封长兴侯,食禄一千五百石[1]。洪武十四年(1381年),随大将军徐达出塞,在北黄河打败元朝平章乃儿不花,再次返回陕西。洪武十九年(1386年),随颍国公傅友德征讨云南,平定曲靖蛮。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从永昌侯蓝玉北征,到达捕鱼儿海。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赐钞造第于凤阳,修葺先茔,追赠父亲耿君用侯爵。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耿炳文率兵平定陕西徽州妖人之乱。洪武三十年(1397年),任征西将军,擒获蜀寇高福兴,俘虏敌军三千人。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镇守辽东。

明太祖排列功臣之时,耿炳文与大将军徐达等人列为一等。朱元璋晚年殺戮功臣颇多,倖存的只有耿炳文和郭英二人。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爆發靖難之役時,朝廷僅能派66歲的耿炳文率兵北上討伐,佩大將軍印,號稱30萬人。炳文軍13萬人在八月到達真定徐凱率兵駐河間潘忠楊松率兵駐鄚州(今河北任丘),以先鋒9000人據守雄縣。燕軍趁中秋之夜突襲雄縣,又擊敗了援兵,潘忠、楊松被執,燕軍攻陷鄚州。炳文在移動部隊渡過滹沱河時被燕軍攻擊,部將李堅甯忠顧成被執,斬首3萬餘級。炳文與殘軍10萬人退入真定城(今河北正定),坚守不出。耿炳文拙於攻略,長於守城,故能固守長興達十年之久。朱棣攻城三日,一直没有攻下,於是对诸将说:“攻城下策,徒旷时日,钝我士气。”遂解围而去。但是,此時惠帝朱允炆接受黄子澄的建議,撤換耿炳文,以李文忠之子曹國公李景隆接任,齐泰堅決反對却不被采纳,由景隆調兵五十萬伐燕,戰事遂不可為[2]

去世编辑

明成祖朱棣奪權成功後,登基称帝。耿炳文被罢免职务,赋闲在家。刑部尚书郑赐、御史陳瑛永樂元年(1403年)彈劾耿炳文「衣服器皿有龍鳳飾,玉帶用紅鞓,僭妄不道」,耿炳文上吊自殺,终年七十岁[3]。耿炳文的三个儿子前军都督佥事耿璇、后军都督佥事耿瓛、尚宝司卿耿瑄也都受到牵连被杀。

但是,根据顾诚在《靖难之役和耿炳文、沐晟家族——婚姻关系在封建政治中作用之一例》一文中的考证出耿炳文在靖难之役中于真定死难,这种说法并没有得到史学界的认可。

家庭编辑

炳文長子耿璿是懿文太子朱標長女江都公主駙馬[4]。他和兄弟耿瓛(后军都督佥事)、耿瑄(尚宝司卿,正五品)都被朱棣杀害。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百三十):“耿炳文,濠人。父君用,從太祖渡江,積功為管軍總管。援宜興,與張士誠兵爭柵,力戰死。炳文襲職,領其軍。取廣德,進攻長興,敗士誠將趙打虎,獲戰船三百余艘,擒其守將李福安等,遂克長興。長興據太湖口,陸通廣德,與接壤,為門戶。太祖既得其地,大喜,改為長安州,立永興翼元帥府,以炳文為總兵都元帥,守之。溫祥卿者,多智數。避亂來歸,炳文引入幕府,畫守御計甚悉。張士誠左丞潘元明、元帥嚴再興帥師來爭。炳文奮擊,大敗去。久之,士誠復遣司徒李伯升帥眾十萬,水陸進攻。城中兵七千,太祖患之,命陳德華高費聚往援。伯升夜劫營,諸將皆潰。炳文嬰城固守,攻甚急,隨方御之,不解甲者月余。常遇春復帥援兵至,伯升棄營遁,追斬五千余人。其明年,改永興翼元帥府為永興衛親軍指揮使司,以炳文為使。已而士誠大發兵,遣其弟士信復來爭。炳文又敗之,獲其元帥宋興祖。士信憤甚,益兵圍城。炳文與費聚出戰,又大敗之。長興為士誠必爭地,炳文拒守凡十年,以寡御眾,大小數十戰,戰無不勝,士誠迄不得逞。大軍伐士誠,炳文將所部克湖州,圍平江。吳平,進大都督府僉事。”
  2. ^ 明史》(卷百三十):“始,炳文守長興,功最高,太祖榜列功臣,以炳文附大將軍達為一等。及洪武末年,諸公、侯且盡,存者惟炳文及武定侯郭英二人。而炳文以元功宿將,為朝廷所倚重。建文元年,燕王兵起。帝命炳文為大將軍,帥副將軍李堅、寧忠北伐,時年六十有六矣。兵號三十萬,至者惟十三萬。八月次真定,分營滹沱河南北。都督徐凱軍河間,潘忠、楊松駐鄚州,先鋒九千人駐雄縣。值中秋,不設備,為燕王所襲,九千人皆死。忠等來援,過月漾橋,伏發水中。忠、松俱被執,不屈死。鄚州陷。而炳文部將張保者降燕,備告南軍虛實。燕王縱保歸,使張雄、鄚敗狀,謂:「北軍且至。」於是炳文移軍盡渡河,並力當敵。軍甫移,燕兵驟至,循城蹴擊。炳文軍不得成列,敗入城。爭門,門塞,蹈藉死者不可數計。燕兵遂圍城。炳文眾尚十萬,堅守不出。燕王知炳文老將,未易下,越三日,解圍還。而帝驟聞炳文敗,憂甚。太常卿黃子澄遂薦李景隆為大將軍,乘傳代炳文。比至軍,燕師已先一日去。炳文歸,景隆代將,竟至於敗。”
  3. ^ 明史》(卷百三十):“燕王稱帝之明年,刑部尚書鄭賜、都御史陳瑛劾炳文衣服器皿有龍鳳飾,玉帶用紅鞓,僭妄不道。炳文懼,自殺。”
  4. ^ 明史》(卷百三十):“子璿,前軍都督僉事。尚懿文太子長女江都公主。炳文北伐,璿嘗勸直搗北平。炳文受代歸,不復用,璿憤甚。永樂初,杜門稱疾,坐罪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