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萍洲可談》,宋朝朱彧著,凡三卷,成書於1119年。卷一記朝廷章典,卷二多記北宋末年廣州藩坊市舶司之事,卷三記有王安石司馬光蘇轍黃庭堅沈括等人的事蹟,其中對蘇軾記載尤詳。

朱彧在王安石變法時屬新派人物,故此書對二蘇頗有微辭,對於執行新法的呂惠卿舒亶又有好感。

原書早佚,最早的刻本是左圭百川学海》的《可谈》,收55条[1]。清朝開四庫館時,從《永乐大典》、左圭百川學海》、陳繼儒寶顏堂秘笈》等書節錄,得一百八十余条,编为三卷[2],「約略校計,已得其十之八九」[3],为四库文澜阁本。张海鹏《墨海金壺》来自四库本;钱熙祚将《墨海金壶》本,和《百川学海》本校订,刊入《守山閣叢書》。

2006年,中國學者李偉國点校《萍洲可談》,他以《墨海金壺》所本,與《百川學海》對校,又從《永樂大典》殘本《宋會要輯稿》、《玉芝堂谈荟》各辑录出一条佚文,附於卷末[4]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注釋编辑

  1. ^ 李国伟点校 《萍洲可谈》 《前言》 中华书局 99页
  2. ^ 李国伟点校 《萍洲可谈》 《前言》 中华书局 99页
  3. ^ 四庫全書總目
  4. ^ 宋朝朱彧著,李偉國点校《萍洲可谈》中华书局 ISBN 978-7-101-057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