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佔屯門

历史上殖民地

葡佔屯門(葡萄牙語:Tamão)是指葡萄牙在1514–1521年間在東莞縣(今香港屯門島屯門海澳葵涌海澳及附近地區的軍事佔領地。[1][2]

Tamão
葡佔屯門
1514年-1521年
葡佔屯門国旗
Pic de Lantao Près de l'entrée du Bocca Tigris.jpg
地位軍事佔領
首都屯門島
常用语言葡萄牙語粤語
宗教羅馬天主教
葡萄牙和阿爾加爾维王國國王 
• 1514-1521年
曼努埃爾一世
葡萄牙和阿爾加爾维王國海軍將領 
• 1514年-1521年
歐華利
历史时期地理大發現
• 佔領屯門海澳
1514年
1521年
货币銀兩
先前国
继承国
東莞縣
東莞縣
今属于 香港

背景编辑

15世紀地理大發現時期,葡萄牙人歐洲往東方發展貿易,在非洲安哥拉印度果亞東南亞馬六甲等地先後建立起軍事及貿易據點。一般認為1493年葡萄牙和阿爾加爾维王國阿維斯王朝)軍隊抵達大明帝國東莞守禦千所的領地(今深圳香港沿海),與東莞守禦千所千戶袁光岑子澳激戰,因戰敗而撤退。[3]這也是現代西方社會首度與中國接觸。

建立编辑

1513年(正德八年),歐華利Jorge Álvares)率領一支葡國船隊行經珠江三角洲一帶,要求登陸並進行貿易通商,但明朝政府不予接納,因而船員唯有在水面上與華民商人直接交易。同年,薛奎羅葡萄牙語Diego Lopez de SequieraDiogo Lopes de Sequeira)率領另一批船隊直接抵達「屯門海澳」,並於岸邊探查據點英语Outpost (military),修築工事,設刑場英语Execution Ground,製火器刻石立碑以示佔領

根據明代官員郭棐所著的《粵大記》中記載,書末附有一幅「廣東沿海圖」,修於萬曆五年(1577年),距屯門海戰時間不遠。該圖詳細記錄了當時廣東沿海各個重要聚落的名稱,包括將軍澳黃泥涌赤柱及稍箕灣(筲箕灣)等等,具有重要的研究價值;其「屯門」標示所在之處,右邊的「聖山」即為當時的青山,可見明朝所指的「屯門」一帶,其地理位置與現今香港新界的屯門範圍基本一致。

 
明朝萬曆二十三年 (1595)《粵大記.廣東沿海圖》節錄重繪,圖上為南、圖左為東

另據清《新安懸志》在卷四《山水略》第43條有載:「九逕山在縣南四十里,下臨屯門澳,明海道汪鋐帥土人殲佛朗哥於此。」此書同時亦記載:「杯渡山 (即今青山)在懸南四十里,高峻插天,原名羊坑山...」,九逕山、杯渡山兩山同時記載其位置在縣南四十里,符合「廣東沿海圖」所標示現今兩山與「屯門澳」的地理位置,故「葡佔屯門」即今青山灣

擴張编辑

1515-1517年間,葡萄牙人因貿易問題與明朝政府起糾紛。1517年6月17日,葡萄牙使者皮莱资(Tomé Perez)領費爾南·佩雷茲·德·安德拉德Fernão Perez de Andrade)等人所統領的八船船隊前往珠江一帶,並於8月15日抵達「屯門島」。「屯門島」應是指今香港大嶼山[4]也有人認為是指内伶仃島大鏟島[5]

1518年,費爾南之弟西眇葡萄牙語Simão_de_AndradeSimão D. Andrade)率領葡船一艘、帆船三艘抵達屯門,並在鄰近島嶼建設堡壘壕障,設置刑場,並肆意掠奪,拒絕明朝課稅。[6]葡萄牙人企圖進一步攻佔南山半島(今深圳市南山區蛇口),但由於明政府駐軍太多而失敗,撒退至「屯門島」安營扎寨,作下一步軍事準備。此後,葡人又在「屯門海澳」及「葵涌海澳」(今香港青衣島葵涌一帶)探查據點,製火器,立石碑,並與當地居民衝突。[7]

葡軍戰敗及撤退编辑

1521年,嘉靖帝派遣廣東海道副使帶領明軍攻打葡佔屯門葡軍則由歐華利坐鎮,得到卡爾佛Diogo Calvo)、科埃略葡萄牙語Duarte CoelhoDuarte Coelho)及雷戈Ambrocio do Rego)的支援並予以還擊,展開了為時近一個月的攻防戰

戰爭初期,明軍因葡軍火砲猛烈而不敵。汪轉而策動間諜戰,向葡萄牙船上的水手查問葡軍蜈蚣船佛朗機炮的構造,並策動下一輪攻勢。

9月,明軍準備了很多滿載柴草及油料的小船,待一天刮強南風,[汪率軍士約4000人,乘50多艘船隻再次攻打葡軍船隊。明軍先將填有膏油草料的船隻點燃,讓火船高速駛向葡軍艦隊,由於葡軍艦隊巨大而緩慢,無法躲開火船進攻,很快燃燒了起來,葡軍大亂。汪又趁機派人潛入水中,將未起火的葡軍船隻鑿漏,不少葡軍將士只得跳海逃命。其後,明軍登上敵船與葡軍短兵交接。葡軍不敵,率餘下三艘大船,在9月7日乘夜黑之際開往附近島嶼匿藏。乘第二天清晨風向逆轉之機,葡軍艦隊借北風避過明軍追擊,往滿剌加撤退。[8]

1522年4月,葡軍再派出由六艘軍艦組成的艦隊企圖重新佔領屯門,8月兩軍在大奚山(即今大嶼山茜草灣附近對峙,是為第四次中葡戰爭(茜草灣之戰)。此戰從茜草灣海面一直打到了哨州[9]海面,最後明軍獲勝。至此,明朝政府收復了「屯門島」、「屯門海澳」及「葵涌海澳」等葡佔屯門全境。葡萄牙人自此再也未能重奪在香港的失地。[10][11][12][13]

後續编辑

葡萄牙失去香港一帶的屯門島屯門海澳葵涌海澳後,輾轉逃至上川島浪白滘粵语浪白竈,及後再轉而向澳門埋首。葡人先是轉往上川島一帶落腳[14],至1542年,葡人又佔領浪白滘。1545年,明政府封鎖上川島。

1553年,葡萄牙人賄賂海道副使汪柏,終取得停泊船隻於澳門的權利和澳門居留權,獲得更多在中國的利益,並繼續拓展葡國遠東的版圖[15][16][17],而澳門亦落入葡萄牙手中成為殖民地[14][18]

遺址编辑

香港大嶼山大澳一帶仍保存著葡佔屯門的據點「番鬼塘」(粵語「番鬼」意指「西洋人」)。[19]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蕭國健:《香港古代史(修訂版)》,香港:中華書局,2006年,第47頁。
  2. ^ 蕭國健、林天蔚:《香港前代史論集》,台北:商務印書局,1985年。
  3. ^ 深圳博物館編、張一兵著:《深圳古代簡史》,文物出版社,1997年,第148-155頁。
  4. ^ 施存龙:<葡人入居澳门前侵占我国“南头”考实>,載《中国边疆史地研究:澳门专号》1999年第2期。「南頭島」和「大濠島」是大嶼山別稱。參見呂烈:《大嶼山》,香港:三聯書店,第14頁。
  5. ^ 深圳說以張一兵為首,以駁斥主流的大嶼山說。其論據為大嶼山島太大,不便葡萄牙人管理。然此說已被施存龙加以駁斥,見前注。深圳博物館編、張一兵著:《深圳古代簡史》,文物出版社,1997年,第148-155頁。
  6. ^ 蕭國健:《香港古代史(修訂版)》,香港:中華書局,2006年,第47、184頁。
  7. ^ 深圳博物館編、張一兵著:《深圳古代簡史》,文物出版社,1997年,第148-155頁。
  8. ^ 《汪公遺愛祠記》:「於正德辛巳出師,嘉靖壬午凱旋」
  9. ^ 哨州位置約在大嶼山以西,萬山群島以東
  10. ^ 《殊域周咨錄》:「有東莞縣白沙巡檢何儒,前因委抽分,曾到佛朗機船,見有中國人楊三、戴明等,年久住在彼國,備知造船、鑄銃及製火藥之法。鋐令何儒密遣人到彼,以賣酒米為由,潛與楊三等通話,諭令向化,重加賞齎,彼遂樂從。約定其夜,何儒密駕小船,接引到岸,研審是實,遂令如式製造。鋐舉兵驅逐,亦用此銃取捷。奪獲伊銃大小二十餘管。」
  11. ^ 《重建汪公生祠記》:「公(汪鋐)以儒發身戎務,若非素習,壹旦挺身行陣,摧數百年未睹之強寇,豈偶然者哉!公生平忠義自許,剔歷中外,始終壹節。」
  12. ^ 蕭國健、林天蔚:《香港前代史論集》,台北:商務印書局,1985年。
  13. ^ 呂烈:《大嶼山》,香港:三聯書店,第13頁。
  14. ^ 14.0 14.1 香港電台廣播節目《中華五千年第四百九十八集·澳門開埠》
  15. ^ 深圳博物館編、張一兵著:《深圳古代簡史》,文物出版社,1997年,第148-155頁。
  16. ^ Jonathan Porter. Macau, the Imaginary City: Culture and Society, 1557 to the Present. [S.l.]: Westview Press, 1996. ISBN 0813328365
  17. ^ Richard L. Edmonds. China and Europe Since 1978: A European Perspective. [S.l.]: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0521524032
  18. ^ 爾東. 周海燕, 编. 《香港歷史之謎》. 香港: 明報出版社有限公司. 2007年4月: 頁12. ISBN 978-962-973-634-7. 
  19. ^ 蕭國健:《歷史考察工作坊:香港漁民與大澳棚屋》(視聽資料),聯合出版集團,2013年,於2015年7月7日查看。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