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葵涌一帶的樓宇
位於葵涌荔崗街11號的、建於荔景山頂的浩景臺共有六座,以數字排列 ( 即1-6座 ),是香港多個夾心階層住屋屋苑其中之一。
位於葵涌興芳路223號的新都會廣場共有兩期,鄰近葵芳港鐵站,多條巴士小巴路綫亦經過新都會廣場
葵涌一帶興建有不少工業大廈
中葵涌一帶的工業大廈

葵涌英语:Kwai Chung)在香港新界西南[1],亦是荃灣新市鎮的一部份,位於規劃署定義的香港都會區範圍之內。在香港行政區劃中,曾經為荃灣區,葵涌後來與青衣島一同分拆,組成葵青區。葵涌可以再細分為上葵涌中葵涌下葵涌,住宅主要集中在上葵涌及下葵涌,較多大型的公共房屋及私人住宅,人口比較稠密,而工貿區則主要集中在中葵涌一帶。

葵涌一直是香港的工商業重鎮,有大量公司在此設立辦事處,同時亦有不少公共屋邨居屋。其中葵涌貨櫃碼頭為全球吞吐量第六大的貨櫃碼頭

目录

歷史编辑

 
粵大記》中「葵涌」的記載。

葵涌的歷史最少可以追溯到明朝時設立的「葵涌海澳」,其東面為官富巡檢司,西面則為屯門海澳正德年間,葡萄牙人在盤踞屯門地區時,亦曾滋擾「葵涌海澳」一帶,直至屯門海戰被明軍擊退為止。至1898年,葵涌一帶隨新界被租借給英國成為香港殖民地的一部份。

葵涌於1960年代前甚少發展,直到荃灣衛星城市逐漸開發,住宅群擴展至葵涌一帶。加上政府亦於1970年代初興建葵涌貨櫃碼頭,使葵涌得以發展迅速。本來屬於荃灣區一部份的葵涌,亦於1985年聯同青衣島分拆出葵青區,而城門隧道則成為往來新界東之主要幹道。

自從1990年代起,前香港政府開始興建赤鱲角新機場。作為新機場配套基建之一的青嶼幹線,途經葵涌、青衣一帶,令葵青區的社區面貌,起了很大的轉變。人口結構方面,大批自1960年代至1970年代遷入的市民續漸老化,出現人口老化問題。

葵涌衝突编辑

2019年7月30日,有網民發起到葵涌警署的示威行動,要求警方釋放於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中、2019年7月28日港島區衝突期間的被捕示威者與早日拘捕元朗襲擊事件中的施襲者。示威行動後來演變成警民衝突,警方於晚上施放胡椒噴霧以驅趕示威者,而警長則持雷明登870霰彈槍港鐵葵芳站一帶指向示威者,惟至7月31日凌晨近1時40分,示威者方結束對峙與完全撤退。

人口結構编辑

香港1970年代工業發展蓬勃,吸引不少來自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的單身男子來港打工,寄錢回鄉養家。由於葵涌鄰近貨櫃碼頭,並有不少船務工場,加上工廠區內紗廠及其他工業,從而為他們提供了大量工作機會。部份南亞人為節省交通費,加上附近租金便宜,他們會合租一個單位,在屏麗徑及葵涌一帶聚居,慢慢形成一個社群。當中不少居住在葵涌與石籬交界的屏麗徑。到現時已經是家庭的第二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據2011年人口普查,葵青區住了逾2,000名巴基斯坦居民,是全港第三高,僅次於油尖旺元朗區[2]

商業中心编辑

葵涌由於原來屬於荃灣區,亦是荃灣新市鎮的一部份,本身並無像其他新市鎮般有稱為市中心的地帶。但隨著葵涌脫離荃灣區,區內亦多了屬於自己的公共設施,例如以「葵青」為名的葵青劇院。而港鐵葵芳站一帶,連同附近葵盛游泳池葵涌運動場南葵涌賽馬會診所,當中包括兩個人流量極高購物中心:新都會廣場葵涌廣場,亦儼如成為了葵涌市中心。

區內屋苑编辑

區內辦公室编辑

區內工廠编辑

1970年代香港工業發達,工廠區內設紗廠及其他工業,為不少港人及南亞人提供了大量工作機會。隨著中國大陸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大量廠商將廠房北移至中國大陸,各類創意文化產業紛紛進駐空置的工廈單位,例如創意媒體100毛的工作室設於同珍工業大廈

公共屋邨编辑

葵涌設有多個公共屋邨,大多由1964年至1970年代中發展,部份在1991年至2008年重建。其中葵涌邨是荃灣新市鎮及葵青區最大公共屋邨。

區內名校编辑

區內中學编辑

區內醫院编辑

在葵涌只興建有以下兩間醫院﹕

區內運動場编辑

交通编辑

葵聯路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