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逢(?-?),字陶臣,蒲州河东(今山西永济市)人,唐代诗人。

士族出身,家门屡遭不幸[1],会昌元年(841)辛酉科崔岘榜进士第三人,釋褐秘書省校書郎。[2]大中三年(849年),得宰相崔鉉提攜,調任萬年縣尉,後任秘書郎,授弘文館,參與編寫《續會要》。[3]持論鯁切,忤逆权贵,仕途颇不得意。[4]彭城人劉瑑的才华不如薛逢,被薛逢嘲笑,導致劉瑑心生怨恨。大中十二年(858年),任河南府司錄參軍,大中末年,劉瑑升知政事,有人推荐薛逢知制诰,但劉瑑不同意,只好出京为巴州刺史。[5]咸通六年(865年)改绵州刺史。[6]咸通七年(866年),得罪宰相楊收,遷為甘州府錄事參軍[7],咸通八年(866年),杨收罢相,以太常少卿召还,官给事中,迁秘书监,老弱多病,拄著拐杖上朝[8],卒於任上。許學夷評論說:“薛逢七言律〈老聽笙歌〉一篇,聲氣亦勝,〈陰風獵獵〉一篇與李郢〈虯鬚憔悴〉相伯仲”。[9]有《薛逢诗集》、《别纸》、《赋集》,均佚。[10]全唐诗》卷548錄其詩一卷,《全唐文》卷766有文存15篇。育有一子薛廷皀

注釋编辑

  1. ^ 《上白相公启》云:“如某者,关中士族,海内穷人。幼遭悯凶,壮知传导。南穷海裔,北济河源。勤苦一经,恓惶三纪。家门板荡,亡惠子之五车;风树哀缠,痛虞邱之三失。加与于元昆抱瘵,孀妹无家。同气六人,半归泉壤。”
  2. ^ 《舊唐書·薛逢傳》記“釋褐秘書省校書郎”。《唐才子傳》卷七記他進士及第後“調萬年尉”,有誤。《上白相公启》中所记“大中四年冬,蒙相公念以苦心,拔授官职。期于旦暮,必使奋飞。旋遇羌寇犯边,相公北讨,风云一失,流落十年。尉万年而郎秘书,宰四畿而纠东洛”。
  3. ^ 《舊唐書·崔鉉傳》載:“七年,以館中學士崔瑑、薛逢等撰《續會要》四十卷獻之”。
  4. ^ 辛文房《唐才子傳》评价说:“薛逢天资本高,学力亦赡,故不甚苦思,而自有豪逸之态。第长短皆率然而成,未免失浅露俗。盖亦当时所尚,非离群绝俗之诣也。夫道家三宝,其一不敢为天下先,前人者谁肯后之?加人者孰能受之?观逢恃才怠傲,耻在宣卑,而喋喋唇齿,亦犹恶醉而强酒也。累摈远方,寸进尺退,至龙钟而自愤不已,盖祸福无不自己者焉。”
  5. ^ 《旧唐书·列传·薛逢传》(卷一百九十下)载:“应进士时,与彭城刘瑑尤相善,而瑑词艺不迨逢,逢每侮之。至大中末,瑑扬历禁署,逢愈不得意,自是相怨。俄而瑑知政事,或荐逢知制诰,瑑奏曰:‘先朝立制,两省官给事中、舍人除拜,须先历州县。逢未尝治郡,宜先试之。’乃出为巴州刺史”。《巴中县志·宦迹》载:“薛逢迁巴州刺史,在州五年,有惠政,民歌其德曰:‘日出而耕,日入而归。吏不到户,夜不掩扉。有孩有童,愿以名垂。何以字之?薛孙薛儿。’”薛逢在四川應是先出任成都府少尹,其作品《鑷白髮》詩有“前年依亞成都府,月請俸緍六十五”句可證,少尹月俸正好是六萬五千(六十五貫)。
  6. ^ 《神仙感遇傳》一書記“河東薛逢咸通中為綿州刺史”。
  7. ^ 《舊唐書》記薛逢“又出為蓬州刺史”,此依薛逢《醉中闻甘州》诗:"听笙歌亦解意,醉中因遣合甘州。行追赤岭千山外,坐想黄河一曲流。"
  8. ^ 《唐摭言》卷三:“薛監晚年厄於宦途,嘗策羸赴朝。”
  9. ^ 《詩源辯體》卷三十一
  10. ^ 薛逢《上白相公啟》一信寫於大中十三年(859年),信中寫有“役思慮者三十年,著詩賦者千餘首”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