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娍子

藤原娍子平假名ふじわら の せいし/すけこ),972年(天禄三年)-1025年4月25日(万寿二年三月二十五)),平安时代中期第67代三条天皇皇后。父亲为赠右大臣藤原济时,母亲为源延光外孙女。

藤原娍子
日本皇后
國家日本
藤原
娍子
氏族藤原氏
世系藤原氏藤原北家小一条流
出生972年(天禄三年)
婚姻名份正室
逝世1025年4月25日(万寿二年三月二十五)
親屬
父親藤原济时
母親源延光外孫女
三条天皇
夫之父冷泉天皇
夫之嫡母昌子內親王
夫之母藤原超子
夫之平妻藤原妍子
夫之側室藤原原子
藤原綏子

人物生平编辑

入内缘由编辑

娍子的父亲藤原济时曾得村上天皇传授古筝技艺,娍子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这门技艺,精通一些不传之曲。当时三条天皇(居贞亲王)尚是东宫,有僧侣出入他的宫殿,谈到娍子,东宫因此心动,让僧侣们传旨纳娍子。娍子的父亲十分高兴,遵命使娍子入侍东宫。正历二年嫁入东宫,居住于宣耀殿,当时十九岁[1]

成为皇后编辑

娍子入内时,东宫已有一位名叫藤原绥子尚侍,这位绥子是东宫的母亲藤原超子的异母妹。曾有宠,后来失宠了[2]。于是东宫一心宠爱娍子,东宫生涯间与娍子生下四男二女。后来关白藤原道隆也将女儿藤原原子送入东宫处,但原子不曾生下子嗣便已亡故。

寛弘8年6月13日(1011年7月16日),东宫登基,是为三条天皇。当时左大臣藤原道长已称霸政坛,在三条天皇即位前夕将次女藤原妍子送入了后宫。对于此事,娍子表示:“时势如此,我早已清楚,没什么奇怪的。我只要养育诸子,皈依佛教就好。可是考虑到我的儿子的未来,又不能不忧虑。”[3]

长和二年,藤原妍子越过陪伴三条天皇多年、子嗣丰饶的娍子,被立为中宫。于是三条天皇打算学前朝“一帝二后”,将娍子立为皇后,却忌惮道长而不敢说。娍子推辞,毫不怨言。道长却劝天皇立娍子为皇后。天皇答:“立大纳言之女为皇后,以往还没有这样的例子,不会招致异议吗?”道长对说:“追赠她的父亲藤原济时,有何不可?”天皇深以为意,派遣使者到藤原济时墓前,追赠其为右大臣[4]

于是在同长和二年四月,娍子立为皇后。然而,道长之所以同意立娍子为后,是为了平息外廷的议论,并非是真心实意。于是,在立后当日,大臣以下诸公卿都在中宫妍子那里,天皇派遣使者召他们来参加仪式,竟没有人来,令天皇无比愤怒却又无可奈何。接着在确定侍奉皇后的官职人选时,大家又都躲避不任。娍子为此郁郁寡欢,天皇非常怜悯她[5]

悲凉余生编辑

长和五年,藤原道长以三条天皇眼疾加重为缘由,逼三条天皇禅位于后一条天皇[6]。藤原道长想立后一条天皇的亲弟弟敦良亲王为新东宫,而三条天皇执意立娍子所生的长子敦明亲王为储君。敦明亲王听说后,坐立不安,想要回绝,于是告诉母亲:“如果我今日得到储位,那明天我就回堀河府邸去。”娍子为此十分忧心,对中纳言藤原怀平说:“我这个儿子好像得了狂病一样,执意要立他,恐怕不利于我家。我想以次子中务宫敦仪亲王代之,你可以去和右大将藤原实资商量。”藤原实资惶恐,不敢议论。最终敦明被确立为新东宫。接着朝廷要商议由谁来担当东宫的职员,内外臣僚惧怕道长,都坚决辞退不受[7]

宽仁元年(1017年),三条天皇驾崩。内外朝臣害怕道长,无人敢侍奉新东宫。致使东宫门可罗雀,庭生杂草。同年8月9日,敦明亲王难抵压力主动辞去储位,被藤原道长尊为“小一条太上皇”。当时娍子听说儿子被废,非常震惊,悲不自胜,不知道长在东宫处便说道:“东宫有何罪,要逼他到这个地步?”道长听到后,哭笑不得[8]

宽仁三年(1019年),娍子落饰。万寿二年(1025年)三月,娍子崩御,葬于西院。遗令停国忌、山陵、素服、举哀[9]

轶事编辑

在《大日本史·藤原原子传》中记载,和娍子同为东宫女御的藤原道隆之女藤原原子突然呕血而死,当时的人都相传是娍子或是她身边的侍女下的毒手[10]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大日本史·娍子传》:藤原皇后,諱娀子。大納言濟時女也。村上帝嘗授箏於濟時,后傳之,妙究秘曲。帝在東宮,有僧屢出入宮中,一夕語及后,帝意動,遂使僧達旨。濟時大喜而奉命。正曆二年,嬪于東宮,居宣耀殿。時年十九。
  2. ^ 《大日本史·绥子传》:尚侍藤原綏子,關白兼家第三女也。永觀二年,為尚侍。有姿色。永延元年,侍東宮,居麗景殿。有寵。帝幼與綏子狎昵,夏日以冰授綏子曰:「汝深愛我,持之待命。」綏子捧持,至手色變。授從二位。後與參議源賴定私,事露,以故出宮。帝聞其有身,使攝政道長驗察之。事果實。帝雖惡之,而以兼家故,置而不問。
  3. ^ 《大日本史·娍子传》:及中宮入宮,后語侍者曰:「時勢如此,吾固知之,今復何怪。但當育諸兒,歸佛乘耳。然為吾兒謀,不能無憂。」帝即位,授從四位下,為女御。稱宣耀殿女御,又稱堀河女御。
  4. ^ 《大日本史·娍子传》:長和元年二月,中宮立。帝又欲立后,憚道長不敢發。后自引退,無所怨望。道長勸帝冊立,帝曰:「納言之女為后,近古無例,得無遺物議乎?」道長曰:「追贈濟時,何不可之有?」帝善之,遣使濟時墓,追贈太政大臣(应为右大臣)。四月,立為皇后。
  5. ^ 《大日本史·娍子传》:道長逼外議,勸帝冊立,而實非其意也。是日,大臣以下多在中宮,帝遣使召之,無至者。帝怒,而不能如之何。及置宮職,皆避而不就。后意甚不樂,帝憫之。
  6. ^ 《大日本史·娍子传》:長和五年,帝禪位於後一條帝,以小一條院居東宮。
  7. ^ 《大日本史·敦明亲王传》:及帝之將讓位於後一條,帝左大臣道長欲立後一條弟敦良親王為儲貳。帝不聽,意欲立敦明。敦明聞而不安,固欲退避,往告母后藤原氏曰:「若今日得儲位,則明日即歸堀河第耳。」毋后大憂之,會中納言藤原懷平入而起居,后曰:「此兒殆如病狂,必欲立之,恐不利於吾門戶。吾欲以中務宮代之,卿宜往謀于右大將。」中務宮即敦明母弟敦儀親王,右大將懷平弟實資也,懷平往而議之。實資大驚,無所可否,因啟曰:「此非愚臣所可敢及。」既而廷議將任東宮屬,內外臣僚以名見擬者,皆憚道長,固辭避之。
  8. ^ 《大日本史·敦明亲王传》:母后疑其有變,遣侍女候之,至則被廢,輒大驚惋,悲不自勝,不知道長在坐曰:「皇太子何罪,遽至此也?」道長聞而憫笑之。宽仁三年,娍子落发出家。
  9. ^ 《大日本史·娍子传》:寬仁元年,帝崩。三年,落餝。萬壽二年三月,崩,葬于西院。遺令:「停國忌、山陵、素服、舉哀。」
  10. ^ 《大日本史·原子传》:長保四年八月,謳血暴卒,世謂皇后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