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诠子

藤原诠子是日本历史上的第一位女院,院号为东三条院圆融天皇女御,一条天皇生母。父关白藤原兼家,母藤原时姬。同母兄藤原道隆藤原道兼,同母弟藤原道长。以国母权威多干预政事,为藤原道长一门崛起的强大助力。

藤原诠子
日本后妃、女院
國家日本
藤原
诠子
氏族藤原氏
世系藤原氏藤原北家九条流兼家流
院號东三条院
出生应和2年(962年)
婚年天元元年(978年)8月
婚姻名份侧室
逝世长保3年闰12月22日(1002年2月7日)
藤原行成府邸
墓葬藤原氏一族墓地木幡宇治陵
親屬
父親藤原兼家
母親藤原时姬
圆融天皇
夫之父村上天皇
夫之母中宫藤原安子
夫之元配藤原媓子
夫之繼室藤原遵子
夫之側室尊子内亲王
同胞兄弟藤原道隆(兄)
藤原道兼(兄)
藤原道长(弟)
同胞姊妹藤原超子(姐)
異母兄弟藤原道纲(兄)
異母姊妹藤原绥子(妹)
一条天皇
養女媄子内亲王(实为孙女)

人物生平编辑

入内与诞育皇子编辑

藤原诠子为父藤原兼家与母藤原时姬的次女,生于应和2年(962年)。天元元年(978年),藤原诠子被父亲送入圆融天皇后宫,此前她的同母姐姐藤原超子也已进入冷泉天皇后宫并生下三子一女。圆融天皇为冷泉天皇同母弟,二人之母皆为兼家之姐藤原安子,即诠子为圆融天皇表亲。入内后,诠子被封为女御,居住的宫殿为凝华舍[1]
诠子入内之时,圆融天皇后宫中有中宫藤原媓子和女御藤原遵子两人。翌年天元二年(979年)六月三日,中宫媓子崩逝,中宫无主。天元三年(980年)一月,诠子获封从四位下,当时她已怀孕。而此时遵子因其父亲藤原赖忠关白的缘故,早已是从四位上。
虽然在地位上被遵子领先,但据《荣华物语》所说,诠子性格温婉,最受天皇宠爱。天皇只是因为赖忠是关白才重视遵子,其实喜欢的是诠子[2]。同天元三年(980年),诠子按规矩退出皇宫到父亲兼家的东三条府邸待产,后于天元三年(980年)六月一日生下圆融天皇第一皇子怀仁亲王。圆融天皇想看皇子,却因忌惮关白赖忠而未能成行[3]

中宫之争编辑

后位空虚,诠子和遵子都想正位中宫,成为皇后。诠子的父亲藤原兼家认为女儿生有皇嗣,必为中宫。然而天元五年(982年)三月十一日,无子的藤原遵子被立为了皇后,兼家的愿望落空了。从此之后,诠子和父亲住在一起,圆融天皇数次想见诠子,兼家都叫诠子拒绝不见。同年怀仁亲王举行穿袴仪式,诠子才终于回宫,但三日后就又离开了皇宫。整个圆融天皇时代,诠子终是不得正位中宫[4]。但她所生的怀仁亲王为圆融天皇的独生子,在圆融天皇让位侄子花山天皇冷泉天皇第一皇子)后,怀仁亲王被立为皇太子。
宽和二年,怀仁亲王践祚,为一条天皇。诠子以母尊遂晋从三位,又尊为皇太后[5],而嫡母藤原遵子仍号中宫。日本古例,嗣帝生母非皇后者,当封皇太夫人[6],虽然日后逾制加封皇太后的例子也有四例,但此四例的情况是前帝在位时皆不曾立皇后[7]。至诠子时,不但没有先加封皇太夫人,再晋皇太后,而且直接封为皇太后之后,对前帝中宫未加任何尊称,算是日後皇后和中宫被一分为二的远因[8]

国母权威编辑

一条天皇登基时尚且年幼,诠子以母后故,无论天皇去参拜石清水神社还是贺茂神社,诠子都和天皇同舆而行[9]。日后,天皇还曾参诣藤原氏的家庙春日大社等,藤原氏外戚的隆盛达到顶峰[10]。正历2年(991年)2月,夫圆融上皇驾崩。后诠子有疾,一条帝亲自侍奉她。同年9月16日诠子落发出家,停皇太后宫职,以其私邸东三条邸为名,称其为东三条女院,年官年爵封户如旧。退位后的天皇多以其居所称某院,女院即由此来,意思是诠子的地位相当于准太上天皇这是女院这一制度的开始[11]
成为女院后的诠子,母仪天下,获得朝廷内外、举国上下的尊崇。她的兄弟们在外朝为高官侍奉她,政事多由诠子的意思执行。长德元年(995年),诠子的长兄关白藤原道隆、藤原道兼相继去世,诠子的侄子、道隆嫡子内大臣藤原伊周(一条天皇皇后藤原定子之兄)与弟弟大纳言藤原道长争为关白,而诠子属意道长。然而一条天皇意在伊周,不听母亲之言,诠子流泪对儿子说道:“老身说这些烦人的话,都是为了国家为了国君,但您却不听从。从今往后,老身将不问世事。”一条天皇因此不得已听从了母亲,诠子立即叫藏人头源俊贤来传达天皇的旨意,命道长为内览[12]
由于诠子全面支持道长,其兄道隆一族被逼入绝境,侄子藤原伊周、藤原隆家遭流放,皇后定子引咎出宫。

晚年生涯编辑

长德三年(997年),诠子生病,一条天皇再次为她大赦天下。借此机会,伊周、隆家得以获释归来,期间定子皇后也携第一皇女脩子内亲王回宫。这时,一条天皇还未有子嗣。道隆死前,天皇后宫只有定子一位皇后,道隆家失势后,女御藤原义子、藤原元子相继入宫,诠子曾对这些天皇妃嫔们说,只有生下儿子的我才会看重她[13]。长保元年(999年)11月7日,定子皇后生下了天皇的第一皇子敦康亲王。尽管如此,后盾尽失的定子皇后还是被迫和藤原道长的长女女御藤原彰子并称皇后,定子由原来的中宫改称皇后,彰子称中宫。
长保二年(1000年)年底,定子皇后生下一女媄子内亲王后因胎衣不下崩逝。诠子将这个孙女作为自己的养女。翌长保三年(1002)年十月,诠子迎来四十大寿,一条天皇同中宫彰子一齐前往道长的府邸上东门邸,设宴为诠子祝寿,此外一条天皇又命诸寺院为太后祈寿。然而到了润十二月,诠子的病还是加重了。天皇请医者照看诠子,而诠子不肯,令天皇担忧,四处为母亲祈祷,再度大赦天下。因为怀疑是鬼祟作孽,诠子迁藤原行成的府邸。不久就在那儿崩逝,享年四十岁[14]
诠子死后,尸体按当时的风俗火化,葬入藤原氏一族的族墓宇治陵。

轶事编辑

  • 大镜》记载,诠子的后位竞争对手遵子立后入宫时,遵子之弟藤原公任随行。路过诠子所在的东三条府邸时,曾停马说:“这家的女御,何时才能像我姐姐一样呢?”令诠子和兼家父女怀恨在心。等到诠子封了女院入宫时,公任在随从队伍里,诠子的侍女自牛车中叫来公任,对他说:“你家那个生不出孩子的皇后(素腹后)现在怎么样了?”令公任十分羞愧沮丧[15]
  • 诠子的母亲时姬年少时,想占卜前途吉凶。于是来到二条大路,听人诵经。有一个老婆婆对时姬说:“你的子女日后必定荣华显达,没有什么事不顺心,而且福泽绵长,就像这条二条大路那样宽那样长。”等到诠子为国母,果然应验当年老婆婆之言[16]

脚注编辑

  1. ^ 《大日本史·诠子传》天元元年,入居凝華舍。授正四位下,為女御。
  2. ^ 《大日本史·诠子传》資性腕順,最得寵幸。帝雖以關白賴忠故,重四條中宮,意常屬女御。
  3. ^ 《大日本史·诠子传》三年,出就兼家第,生一條帝。帝欲臨視之,而憚賴忠不果。
  4. ^ 《大日本史·诠子传》時宮闈無主,兼家謂女御有子,必當冊立。及四條中宮立,意甚不懌。帝數召女御。兼家使女御辭。五年,一條帝著袴。是日,女御始入宮。三日乃出。終帝世,遂不得正位宮闈。
  5. ^ 《大日本史·诠子传》寬和二年,進正三位。一條帝登祚,尊為皇太后。
  6. ^ 见“皇太夫人”词条
  7. ^ 这四个例子分别是:文德天皇藤原顺子清和天皇藤原明子阳成天皇藤原高子醍醐天皇班子女王。班子女王又稍例外,她最初是亲王妃,但丈夫光孝天皇登基后未封其为皇后,而是女御。
  8. ^ 诠子之子一条天皇立藤原定子为后时,当时的后宫的“三后”都已有主:太皇太后为冷泉天皇中宫昌子內親王,皇太后为诠子,中宫(皇后)为遵子。为将定子立为中宫,定子之父藤原道隆将中宫职和皇后宫职拆分开了,是故遵子称皇后,定子称中宫。日后藤原道长即如法炮制,令定子为皇后,女儿彰子为中宫,是为一帝二后。
  9. ^ 《大日本史·诠子传》一條帝年尚幼,御禊及謁石清水、賀茂,后必同乘。
  10. ^ 见《日本纪略·一条院·上》、《大日本史·一条天皇传》
  11. ^ 《大日本史·诠子传》正曆二年,后疾,一條帝親候之。后落髮,停皇太后宮職,號東三條院,年官、年爵、封戶如舊。准太上皇,稱女院始此。
  12. ^ 《大日本史·诠子传》會關白道兼薨,后欲大納言道長居職。帝不聽,后流涕曰:「媼所煩言者,為國為君,而不聽從。自今而後,媼不復言事。」帝不得已聽之。后即呼藏人頭源俊賢傳敕,以道長內覽。
  13. ^ 《大日本史·藤原元子传》:時帝未有嗣,東三條院每曰:「唯生皇子者吾重之。」
  14. ^ 《大日本史·诠子传》長德三年,后又疾。帝大赦天下救之。三年十月,帝與中宮幸道長上東門第,設宴賀后壽四十,又命諸寺祈后壽。閏十二月,后疾劇。延醫視之,后不肯。帝大憂之,萬方禱祈,大赦天下。以有鬼祟,遷藤原行成第。尋崩,年四十。
  15. ^ 《大日本史·诠子传》寬和二年,進正三位。一條帝登祚,尊為皇太后。初四條中宮立,備儀入宮,中宮弟公任從焉。路過兼家東三條第,公任駐馬曰:「此家女御,何日得復如此。」女御、兼家聞而銜之。及上號入宮,公任適在扈從,辨內侍自車中喚公任謂曰:「素腹后今何如?」公任大慚沮。
  16. ^ 《大日本史·诠子传》。二月,敕贈后母時姬正一位。初時姬少時,欲卜前途吉凶,出二條大路,聽輿人之誦。有一老婆謂時姬:「娘子後必榮顯,無事不濟,以廣以長,如此大路。」果如其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