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松(215年-3世纪),叔茂陈留人,一作会稽人,[1]东汉末年九江太守边让外孙。[2]三国时期曹魏官员。

虞松
出生215年
東漢
逝世3世纪
曹魏
职业三国官員

生平编辑

虞松弱冠之年即有才,景初年间随太尉司马懿征辽东,司马懿命他作檄文,[3]平定割据辽东的公孙渊后,又由他作露布(捷报)。虞松随军班师后,司马懿辟他为掾,正始年间,迁中书郎。[2][4]

司马懿之子司马师大将军辅政后,以虞松参计谋。[5]嘉平五年(253年)五月,孙吴太傅诸葛恪围攻合肥新城,蜀汉卫将军姜维出兵围攻狄道。司马师问虞松:“如今东、西都有战事,都告急,诸将卻意氣消沉,怎么办?”虞松举昔日周亚夫坚壁于昌邑而七国之乱自败的例子,指出诸葛恪尽出锐兵却只攻打新城,是想要决战,如果不能破城又不能决战,拖延日久,势必自退;姜维手握重兵却只是响应诸葛恪,也不是能深入的,以为魏军肯定集中用兵东线,西线必空虚,才直入的,如果派关中诸军倍道急赴,出其不意,姜维也将退兵。司马师认为他说的对,派车骑将军都督雍、凉两州军事郭淮雍州刺史陈泰率关中军队解狄道之围,敕镇东将军都督扬州毌丘俭等自守,不救新城。姜维果然粮尽而退,诸葛恪未能攻克新城,军队疲劳多病,也只得退兵。果然都如虞松所料。[6][7]

甘露元年(256年)二月,魏帝曹髦宴群臣于太极东堂,与侍中荀顗尚书崔赞袁亮钟毓、时任给事中中书令虞松等一起讲述礼典,于是言及帝王优劣之分,谈论少康汉高祖。次日经筵讲读完毕后,荀顗、袁亮等认为少康为优,而崔赞、钟毓、虞松等认为“少康德行优秀,汉高祖功绩多,比较起兵的家底则少康成功容易,比较时局则高祖成功更难”。曹髦指出上古时代凭借仁德勋业成事容易,秦汉之交凭借武力成事容易,少康立德,高祖立功,所以少康在高祖之上;少康能够诛灭暴者(指寒浞势力),武功也未必逊于高祖;少康的功绩因相关史料不全才不显,仅有伍员粗述大略,但也能从中看出少康是大才,如果关于其言行的史料完备了,便没有异议了。众臣都悦服。虞松称赞曹髦所论,建议记录成篇,流传后世。曹髦认为自己的学问还不够,不应贻笑后世,没有答应。钟毓弟侍郎钟会退下后,还是记录下了曹髦的话。[8][9]

秘书郎郑默考核旧文,删省浮秽,著《魏中经簿》。虞松说:“而今而后,朱紫(比喻善恶)别矣。”[10]

虞松后来担任太守、大司农[1]虞濬,字显弘,西晋年间官至廷尉[2]

虞松擅长书法,有隶纸草书,具姓名一纸,十一行,被唐朝窦泉认为可入品流,记入《述书赋》。[1]

存疑记载编辑

魏晋世语》记载,司马师曾命虞松作表文,数次都不满意。过了很久,虞松不知道怎么改,焦虑之情溢于言表。尚书中书侍郎钟会察觉,问他,他以实情回答。钟会取来表文看,改了五个字。虞松悦服,呈给司马师,司马师说:“这不应该是你写的,是谁写的?”虞松说:“钟会。之前也想说,正好公问我,我不敢贪冒其能。”司马师认为钟会可大用,可令他前来。钟会问虞松司马师的能力,虞松说:“博学明识,无所不贯。”于是钟会与司马师相见,司马师赞钟会“真王佐材”。《册府元龟》亦收录这则故事。但南朝宋史学家裴松之质疑:钟会是名门之子,早有声誉,弱冠之年已为显赫朝官,司马师怎么可能不认识他,要等他改了虞松的表文再通过虞松举荐才能相识,而且如果之前不相识,作为政治家的司马师怎么可能见钟会改了五字便知其可大用?[2]

西晋元康六年(296年),时任太常虞松考正旧仪,但至死没完成。此虞松与上述年代差距甚远,或非一人。[11]

文学形象编辑

罗贯中历史小说《三国演义》中,虞松主动对司马师献计,且被称为“主簿”。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