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蚌埠淮河铁路老桥[1],又名京沪铁路淮河大桥津浦铁路淮河大铁桥[2],或直接简称为大铁桥,位于安徽省蚌埠市蚌山区龙子湖区的交界处,南距蚌埠车站1.9公里,西距老蚌埠港约500米[3],有京沪铁路经过。本桥于1909年12月开工,1911年5月15日建成,是当时津浦铁路上第二大的桥梁,仅次于同时期的济南泺口大桥[3]。该桥的通车对沟通中国南北、发展经济和巩固国防都具有重要意义,也成为了蚌埠的城市象征之一。同时,大桥也是目前中国大陆保存较完好的铁路桥遗址,具有极其重要的科学、历史价值[3]

蚌埠淮河铁路老桥
Bengbu Huaihe Railway Bridge.JPG
坐标 32°57′16″N 117°21′17″E / 32.95457°N 117.35467°E / 32.95457; 117.35467坐标32°57′16″N 117°21′17″E / 32.95457°N 117.35467°E / 32.95457; 117.35467
承載 京沪铁路
跨越 淮河
地點

 中国安徽省蚌埠市

津浦铁路832.415公里处
上游桥梁 朝阳路淮河公路桥
下游桥梁 解放路淮河公路桥
特性
全长 586.28米(初建时)
930.27米(1988年改造后)
高度 25.27米(从桥底至河床)
跨數 9
橋墩数 8[註 1]
负载限制 古柏氏E-35
轨道特性
轨道 1
电气化 交流电25千伏,50赫兹
历史
开工日 1909年12月
完工日 1911年5月15日
津浦铁路淮河大铁桥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分类 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
时代 1911
编号 8-0594-5-078
登录 2019年10月
津浦铁路淮河大铁桥
安徽省文物保护单位
所在 蚌埠市龙子湖区
分类 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
时代 1911年
登录 2012年6月21日

历史编辑

设计与建造编辑

 
1934年的津浦铁路淮河大桥

桥梁由英方总工程司德纪(T.W. Tuckey)设计[4]:179。桥址原定在临淮关附近,但当地百姓担心铁路会“破了地脉”,极力反对[5];另一边,怀远县的地方乡绅却上书清政府,请求将铁路大桥改在怀远荆山和涂山峡间,以使古城兴盛[5]。英方通过1908年的考察,发现凤阳地势低洼,易遭洪水淹没,而怀远的荆涂两山之间河道狭窄、水流湍急,建桥风险太大;最终,施工方于同年4月确定在蚌埠建桥[1][5]

桥梁于1909年12月开工建造,1911年3月桥墩和桥台英语Abutment完工,2个月后全桥竣工,共历时17个月[6]。为建设此桥,清政府从唐山市调来了一千多名铁路工人,并从皖北招募了两万多名农民参与其中[7]。当时津浦线临淮关(今凤阳县)以南尚未铺轨通车,所用材料均靠数万民工沿水路运至蚌埠。建桥共完成混凝土8806立方米、花岗石352立方米、石子508立方米、钢材250吨;除钢桁梁系购自苏格兰锐特赫德森公司外,其他各项器材均在国内购置,所用气压沉箱由上海江南造船厂制造。全桥共用款项不及100万银元,较原计划110万元节约10余万元。[1]

建成初期编辑

淮河铁路桥的建成连接了淮河的南北两岸,使津浦铁路成功贯通。这样的条件使大桥通车后,蚌埠得以成功开埠,并从一个集镇迅速发展为安徽的商业中心,又在50年代成为了安徽的工业中心[8];同时,蚌埠的人口也从铁路通车初期的500户人家,增长到1930年代的10万人,1947年时更增长到30万人,使蚌埠成功升级为城市[8]。于是,蚌埠市被称为“火车拉来的城市”[8],大桥也就成为了城市的象征[9]

战争破坏编辑

 
1938年国军炸毁蚌埠铁桥
 
1938年,侵华日军在炸毁的津浦铁路淮河大铁桥旁修建临时木桥通过

1938年2月,日本侵略军兵临蚌埠。为阻止日军前进,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七师在2月2日撤离蚌埠时炸毁该桥钢梁7孔、桥墩6座。日军侵占后,于同年9月修复。[1][10]修复后的淮河大桥曾一度成为了日军的“刑场”[7]

1949年1月16日、淮海战役结束后,国军第96军为阻止解放军南下,炸毁该桥第3至第7孔桁梁及3个桥墩;其中第3、4、7 孔桁梁各炸落一端,第5孔中部炸断落水,第6孔全部炸落水中。被毁各墩均被炸毁至墩顶以下约13米。当时解放军即将发起渡江战役,为保证运输通畅,铁道兵团和苏联方面的专家在讨论后,决定在正桥上游30米处先修建一座半永久性的渡河便桥[註 2]。便桥于1949年5月1日正式开工,6月30日竣工,1950年8月20日拆除。当时列车只能以25公里/小时的速度通过。[1]

修复及改造编辑

列车通过2002年建成的淮河下行桥和蚌埠站

1949年9月,正桥永久性修复方案启动。工程由济南铁路局桥梁工程处的4个桥工队负责施工,于1949年11月16日正式开工,1950年7月4日竣工,历时237天,共用钢材154吨、水泥286吨,铺设轨道线路及两端正线1193米。1950年7月11日,铁道部滕代远主持了落成典礼。为纪念便桥和大桥修复通车,铁道兵团在南桥脚西侧建立了一座纪念碑[1][2]

1957年后,铁路部门又对铁桥进行过10多次的改造和加固,其中1965年曾将第二孔钢梁换成加拿大华伦式钢梁英语Warren truss[11]

1970年1月7日,蚌埠淮河铁路复线桥在下游5公里处动工兴建,并于1975年6月1日和蚌埠东站一齐正式验交使用[1][9]。新桥投入使用后,津浦线的货物列车遂经由新桥和曹山线过河,不再驶经蚌埠站和老桥[4]:216

1987年,根据治理淮河规划,确保洪峰流畅通过,淮河老桥北岸段河道取直。为此,淮河老桥向北扩孔340余米、接长11孔,桥梁南端更换4孔柏式桁梁。此工程被称为“退堤切滩”,于1987年4月1日开工,1988年7月30日竣工;扩孔后桥梁全长增为930.27米。施工期间,老桥封锁停用,蚌埠站的旅客列车只能通过新桥迂回运行。[11]

2002年,作为复线改造的一部分,一座紧挨着老桥、与老铁路桥相似的新桥被建成[12]。新的复线桥全长2100米,其主跨为多孔钢梁,采用浮托拖拉法一次架设就位,曾荣获多项科技奖项[13]。因此,两座桥也常被统一称为蚌埠淮河铁路双桥

存在的问题编辑

蚌埠老铁路桥高程25.27米;在淮河水位为19.60米的时候,净空高度只有5.67米[12]。同时,大桥附近的航道宽度也不足,容易引发事故。另外,大桥附近的河床底部还有岩石甚至大桥施工时遗留下来的部件[12]。这些原因使得大桥成为了淮河航道的“瓶颈”。

大桥早在设计时,就因为可能对淮河的航运造成影响而引发了争论,甚至导致工期被拖延一年[12]。为解决此问题,通过此大桥下方的帆船只能放倒桅杆,用“两船夹护一船”的方式通过,这才使争论暂时平息[12]

在“十三五”期间,安徽省政府提出了相应的交通发展规划,其中提高淮河干流的通过能力成为了水运方面的重点[14];然而,目前大桥附近的航道甚至达不到三级航道标准[12]。为此,淮河航道局曾与铁路方面多次沟通过。2012年时,淮河航道局曾提出将大桥拆除,但由于其重要的意义遭到了多方面的反对[12]。后来航运部门又提出对老铁路桥进行改造,但铁路方面未有回应[12]。另外,航道局曾提出在别处新建一座桥梁,并将京沪铁路正线改道的计划,也由于对铁路运输影响太大而被铁路方面否决[12]

纪念编辑

淮河大桥烈士纪念碑
 
蚌埠市文物保护单位
所在 蚌埠市龙子湖区
分类 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
时代 1950年
登录 1982年10月8日

淮河大铁桥建桥烈士纪念塔位于桥南端西侧旁边,为纪念在修建便桥和抢修主桥时牺牲的解放军铁道兵战士,于1949年7月1日建成[2]。塔的底部为烈士纪念碑,该碑由碑基座、碑身构成。碑基座为砖混结构,外饰水磨石。碑文内容为铁道兵团第三支队抢修淮河铁桥的过程,以及抢修时牺牲的战士的名字[2][3][9]

注释编辑

  1. ^ 桥墩信息:
    • 材料:混凝土
    • 形状:圆端形:
    • 施工方法:
      • 1至5号墩为气压沉箱
      • 6至8号墩为圆端形沉井
  2. ^ 便桥采用木桩、木笼填石及木笼填石固桩等基础,木排架墩,全长500.38 米,设计年限不超过3年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第五节 桥梁和隧道. 安徽交通志. [2019年2月16日]. 
  2. ^ 2.0 2.1 2.2 2.3 蚌埠广播电视新周报. 老蚌埠-建桥烈士纪念塔: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搜狐号. 2018-10-18 16:13 [2019-03-05]. 
  3. ^ 3.0 3.1 3.2 3.3 蚌埠市博物馆——津浦铁路淮河大铁桥. www.ahbbmuseum.com. [2019-02-27]. 
  4. ^ 4.0 4.1 上海铁路局志. 中国铁道出版社. 2004. ISBN 9787113053802. 
  5. ^ 5.0 5.1 5.2 蚌埠文化旅游新媒体中心. 这座拥有百年历史的标志性建筑 竟集科学、历史、艺术价值于一体-腾讯网. new.qq.com. [2019-03-05]. 
  6. ^ H. G. W. Woodhead; H. T. Montague Bell. The China Year Book 1914. George Routlege & Sons. 1914: 244. 
  7. ^ 7.0 7.1 《桥与城》——蚌埠篇 第一集 应运而生. 《见证》. 中国中央电视台. 2011年10月07日 01:01 [2019-02-17]. 
  8. ^ 8.0 8.1 8.2 安徽蚌埠开埠百年 “火车拉来的城市”迸发新活力_资讯频道_凤凰网. news.ifeng.com. 2011年06月16日 15:58 [2019-03-05]. 
  9. ^ 9.0 9.1 9.2 蚌埠铁桥六十年--观点--人民网. opinion.people.com.cn. [2019-02-16]. 
  10. ^ AP. Japan Reports Taking Pengpu in Hard Battle. The Republican Courier (newpaperarchive.com). 1938-02-03 (英语). 
  11. ^ 11.0 11.1 第一节 铁路交通基础设施. 蚌埠市志 卷七 交通邮电. [2019年2月20日].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水运节节攀升碍航瓶颈凸显 蚌埠“大铁桥”何去何从?. 凤凰网. 2018年12月24日 09:54 [2019-02-17]. 
  13. ^ 津浦铁路蚌埠淮河铁路特大桥 - 国家优质工程. www.crec4.com. 中铁四局. [2019-02-16]. 
  14. ^ 安徽省交通厅. 安徽省交通运输“十三五”发展规划 (pdf): 30. 2017年3月 [2019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