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裴英起(?-556年7月9日),河东郡闻喜县(今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人,出自河东裴氏定著五房之一的南来吴裴,北魏、东魏、北齐官员。

生平编辑

裴英起的祖先在东晋末年渡过淮河,侨居在淮南的寿阳县。裴英起聪明幽默诙谐,喜欢畅谈,不拘泥于礼仪,在北魏官至定州长史。东西魏分裂时,裴英起官至散骑常侍镇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1]武定末年,裴英起官至洛州刺史[2][3]高澄引荐裴英起为行台左丞。天保年间,裴英起官至都官尚书,兼任侍中[4]天保六年(555年),梁元帝萧绎被西魏攻灭,齐文宣帝高洋册立萧渊明为南梁皇帝,派侍中裴英起护卫萧渊明返回建邺[5][6]

萧渊明被陈霸先废除皇位后,齐文宣帝派遣水军仪同萧轨厍狄伏连尧难宗东方老、侍中裴英起、东广州刺史独孤辟恶、洛州刺史李希光,与任约徐嗣徽等人,率领十万军队,于天保七年三月戊戌(556年4月18日)从栅口出兵,向梁山进发,讨伐南梁。南梁帐内荡主黄丛迎击,将齐军击败,烧掉齐军前锋战船,齐军退守驻扎在芜湖[7][8]。天保七年六月乙卯(556年7月4日),陈霸先率领梁军在钟山以西进攻齐军,齐军大败,萧轨、东方老、王敬宝、李希光、裴英起、王僧智等四十六名将帅都被俘虏,北齐将士返回的只有十分之二到十分之三[9][10]。六月庚申(556年7月9日),裴英起等人都被处死[11][12]。北齐朝廷赠予裴英起开府尚书左仆射[4]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 裴彥先,北魏勃海相、雍丘恭惠子

父亲编辑

  • 裴约,北魏代理勃海郡太守、雍丘县子

兄弟姐妹编辑

  • 裴威起,东魏齐王开府中兵参军
  • 裴媚,嫁西魏黄河、魏兴、华阳三郡太守、大都督、万年县子柳桧[13]

夫人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西安碑林博物馆编;赵力光主编. 《西安碑林博物馆新藏墓志汇编 上》. 北京: 线装书局. 2007年10月: 25–26. ISBN 978-7-80106-630-5 (中文(中国大陆)‎). 
  2. ^ 《魏书·卷七十一·列传第五十九》:长子英起,武定末,洛州刺史。
  3. ^ 《北史·卷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三》:长子英起,武定末,洛州刺史。
  4. ^ 4.0 4.1 《北齐书·卷二十一·列传第十三》:裴英起,河东人。其先晋末渡淮,寓居淮南之寿阳县。祖彦先,随薛安都入魏,官至赵郡守。父约,渤海相。英起聪慧滑稽,好剧谈,不拘仪检,仕魏至定州长史。世宗引为行台左丞。天保中,都官尚书,兼侍中,及战没,赠开府、尚书左仆射。
  5. ^ 《北齐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二十五》;天保六年,梁元为西魏所灭,显祖诏立明为梁主,前所获梁将湛海珍等皆听从明归,令上党王涣率众以送。是时梁太尉王僧辩、司空陈霸先在建邺,推晋安王方智为丞相。显祖赐僧辩、霸先玺书,僧辩未奉诏。上党王进军,明又与僧辩书,往复再三,陈祸福,僧辩初不纳。既而上党王破东关,斩裴之横,江表危惧。僧辩乃启上党求纳明,遣舟舰迎接。王飨梁朝将士,及与明刑牲歃血,载书而盟。于是梁舆东度,齐师北反。侍中裴英起卫送明入建邺,遂称尊号,改承圣四年为天成元年,大赦天下,宇文黑獭、贼察等不在赦例。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六》:王僧辩遣使奉启于贞阳侯渊明,定君臣之礼,又遣别使奉表于齐,以子显及显母刘氏、弟子世珍为质于渊明,遣左民尚书周弘正至历阳奉迎,因求以晋安王为皇太子。渊明许之。渊明求度卫士三千,僧辩虑其为变,止受散卒千人。庚子,遣龙舟法驾迎之。渊明与齐上党王涣盟于江北,辛丑,自采石济江。于是梁舆南渡,齐师北返。僧辩疑齐,拥楫中流,不敢就西岸。齐侍中裴英起卫送渊明,与僧辩会于江宁。
  7. ^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三月戊戌,齐遣水军仪同萧轨、厍狄伏连、尧难宗、东方老、侍中裴英起、东广州刺史独孤辟恶、洛州刺史李希光,并任约、徐嗣徽等,率众十万出栅口,向梁山,帐内荡主黄丛逆击,败之,烧其前军船舰,齐顿军保芜湖。
  8. ^ 《南史·卷九·陈本纪上第九》:三月戊戌,齐遣水军仪同萧轨、库狄伏连、尧难宗、东方老、侍中裴英起、东广州刺史独狐辟恶、洛州刺史李希光并任约、徐嗣徽、王僧愔等众十万出栅口,向梁山,帐内荡主黄丛逆击,败之,烧其前军船舰。
  9. ^ 《北史·卷七·齐本纪中第七》:六月乙卯,萧轨等与梁师战于钟山西,遇霖雨失利,轨及都督李希光、王敬宝、东方老、军司裴英起并没,士卒还者十二三。
  10. ^ 《北齐书·卷四·帝纪第四》:六月乙卯,萧轨等与梁师战於钟山之西,遇霖雨,失利,轨及都督李希光、王敬宝、东方老、军司裴英起并没,士卒散还者十二三。
  11. ^ 《陈书·卷一·本纪第一》:甲寅,少霁。是时食尽,调市人馈军,皆是麦屑为饭,以荷叶裹而分给,间以麦绊,兵士皆困。会文帝遣送米三千石,鸭千头,帝即炊米煮鸭,誓申一战。士及防身,计粮数脔,人人裹饭,婫以鸭肉。帝命众军蓐食,攻之,齐军大溃。执嗣徽及其弟嗣宗,斩之以徇。虏萧轨、东方老、王敬宝、李希光、裴英起、王僧智等将帅四十六人。其军士得窜至江者,縳筏以济,中江而溺,流尸至京口者弥岸。惟任约、王僧愔获免。先是童谣云:“虏万夫,入五湖,城南酒家使虏奴。”自晋、宋以后,经絓在魏境江、淮以北,南人皆谓为虏,于时以赏俘贸酒者,一人裁得一醉。丁巳,众军出南州,烧贼舟。己未,斩刘归义、徐嗣产、傅野猪于建康市。是日解严。庚申,诛萧轨、东方老、王敬宝、李希光、裴英起等。
  12. ^ 《南史·卷九·陈本纪上第九》:三月戊戌,齐遣水军仪同萧轨、库狄伏连、尧难宗、东方老、侍中裴英起、东广州刺史独狐辟恶、洛州刺史李希光并任约、徐嗣徽、王僧愔等众十万出栅口,向梁山,帐内荡主黄丛逆击,败之,烧其前军船舰。齐顿军保芜湖。五月丙申,齐兵至秣陵故城。己亥,帝率宗室王侯及朝臣,于大司马门外白虎阙下,刑牲告天,以齐人背约,发言慷慨,涕泗交流,士卒观者益奋。辛丑,齐军于秣陵故城,跨淮立桥栅,引度兵马。癸卯,自方山进及儿塘,游骑至台,都下震骇。帝潜以精卒三千配沈泰,度江袭齐行台赵彦深于瓜步,获其舟粟。六月甲辰,齐兵潜至锺山龙尾。丁未,进至莫府山。帝遣钱明领水军出江乘,要击齐人粮运,尽获之。齐军大馁,杀马驴而食之。壬子,齐军至玄武湖西北莫府山南,将据北郊坛。众军自覆舟东移,顿郊坛北,与齐人相对。其夜,大雨震电,暴风拔木,平地水丈余。齐军昼夜坐立泥中,县鬲以爨,足指皆烂。而台中及潮沟北,水退路燥,官军每得番易。甲寅,少霁。是时食尽,调市人馈军,皆是麦屑为饭,以荷叶裹而分给,间以麦䬳,兵士皆困。会文帝遣送米三千石,鸭千头,帝即炊米煮鸭,誓申一战。士及防身,计粮数脔,人人裹饭,婫以鸭肉。帝命众军蓐食,攻之,齐军大溃。执嗣徽及其弟嗣宗,斩之以徇。虏萧轨、东方老、王敬宝、李希光、裴英起、王僧智等将帅四十六人。其军士得窜至江者,䌸筏以济,中江而溺,流尸至京口者弥岸。惟任约、王僧愔获免。先是童谣云:“虏万夫,入五湖,城南酒家使虏奴。”自晋、宋以后,经絓在魏境江、淮以北,南人皆谓为虏,于时以赏俘贸酒者,一人裁得一醉。丁巳,众军出南州,烧贼舟。己未,斩刘归义、徐嗣产、傅野猪于建康市。是日解严。庚申,诛萧轨、东方老、王敬宝、李希光、裴英起等。
  13. ^ 王连龙著. 《新见北朝墓志集释》. 北京: 中国书籍出版社. 2013年7月: 116–119. ISBN 978-7-5068-3445-2 (中文(中国大陆)‎).